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偏向让大型公司推行电力收购机制(Feed in Tariff)的措施已是遭到完全挫败。反之,个人申请者应该被优先获批。

<吉隆坡9月26日讯>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稿发表

根据2011年SEDA的年度报告,永续能源发展机构分别在2012年和2013年批发了总发电容量为380兆瓦(MW)的电力收购机制(FIT)额度的执照。根据SEDA的官网,至今只有可怜的31%或120兆瓦(MW)的再生能源系统成功被安装(参考以下图表)。在2013年,也有190兆瓦(MW)中的8%,也就是15兆瓦(MW)能源额度的执照被释放出来。

各别已安装好的再生能源系统的发电容量(万兆)
Year Biogas Biogas ( Landfill / Sewage ) Biomass Biomass ( Solid Waste ) Small Hydro Solar PV Total
2012 2.00 3.16 43.40 8.90 15.70 31.53 104.69
2013 3.38 0.00 0.00 0.00 0.00 11.86 15.24
Cumulative 5.38 3.16 43.40 8.90 15.70 43.39 119.93

Continue reading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偏向让大型公司推行电力收购机制(Feed in Tariff)的措施已是遭到完全挫败。反之,个人申请者应该被优先获批。”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应先确定电力收购机制(Feed in Tariff)有效执行,才向政府申请增加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收费从1%增至2%。

<吉隆坡9月19日讯>潘检伟和王建民博士的联合新闻稿发表

根据2013年8月份的报章消息指出,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向政府申请,向用电量超過300千瓦時(kWh)的用戶徵收,从1%收费率增至每月2%的额外费用。[1] 根据该机构的说法,此举的理由是为了要兴建更多裝置及太阳能发电厂來增加更多再生能源固打和落实电力收购制度(FIT)以便让安装可再生能源装置的用户往后可出售电力给电网。

然而,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应在未增加人民负担前,先确定能有效地执行现有的电力收购机制(Feed in Tariff)。 根据以下的例子,目前当局的表现仍无法让人满意,例子如下:

Continue reading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应先确定电力收购机制(Feed in Tariff)有效执行,才向政府申请增加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收费从1%增至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