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设立部长级的联合工作组来解决流浪汉的社会现象

(2014年6月13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根据昨天的报道,政府将计划在2014年7月份开始在吉隆坡展开大规模行动来扫荡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和乞丐。[1] 这项联合行动是由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KPWKM)所发起,并由警方,移民局,隆市政局(DBKL)和国家反毒机构(AADK)连同协助。

从各新闻报道引述妇女部长拿督斯里罗哈妮所发表的言论,充分地反映出该部长对流浪者的现象是严重地缺乏理解和同情心。

Continue reading “要求设立部长级的联合工作组来解决流浪汉的社会现象”

社会包容委员会可以扮演如同人权委员会的角色来密切监督政府在各人权领域的扶弱政策。

(吉隆坡4月10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在3月27日,掌管经济策划组的首相署部长阿都瓦希(Abdul Wahid Omar )在针对我的社会包容案的提呈时,回答议会表示,“国家不需要社会包容法案,因此政府不会将之列为考虑事项。”[1] 眼见国内日益严重的赤贫问题,这无疑是令人失望的回复。

虽然国家的赤贫水平已经在过去的50年已显著地减少,但事实上,在520万个家庭中有80巴仙,是符合参与第一轮的一马援助金(BR1M)的资格。相对的,这就清楚地表示了这个国家的赤贫困问题仍需要被关注的。最近, 财政部副部长拿督阿末马斯兰指出,相比BR1M 1.0的26亿令吉和BR1M 2.0的45亿令吉,政府将会在未来发放45亿令吉的一个大马人民援助金BR1M 3.0,预料造惠790万人。[2]

Continue reading “社会包容委员会可以扮演如同人权委员会的角色来密切监督政府在各人权领域的扶弱政策。”

为什么我会以个人名义来支持由和丰国会议员再也古玛所提呈一项题为2014年社会包容法案的私人法令?

(吉隆坡2月24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今早,和丰国会议员再也古玛 (Dr Jeyakumar)在会议常规的第49条文底下,向国会提呈一项有关2014年社会包容法案的私人法令。而这项私人法令也获得我的信件附议。[1]

在此,我想恭贺大马行动方略联盟 (GBM)对这项法案的支持。同时,我也要祝贺非政府组织大马之子(Saya Anak Bangsa Malaysia)与全国人权协会(National Human Rights Society)对此法案的草拟所作出的所有努力。

作为国会议员,我会支持这项法案的5个原因如下:

第一,2014年社会包容法案与民联根据需求来落实扶弱政策所拟出的竞选宣言,是相符的。此法案的重点之一,就是成立一个的社会包容委员会(Social Inclusion Commission),以发展符合社会包容政策,同时拟出摆脱赤贫、舒缓收入不均、消除结构性歧视,以及加强边缘化社群的能力。

第二,此法案建议,成立强大的社会包容委员会,并被赋予足够的权限来监督政府部门对该计划的执行。举个例子,在17(1)(C)法案,此委员会有权进行监督,调查与评估,甚至介入和批准由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所推行的社会包容计划。目前,充斥社会各方面的赤贫和社会包容的课题并没有获得政府和内阁的全面正视。因此,成立强大的社会包容委员会,有助于更专注地朝针对社会包容计划执行的既定目标推进。

第三,该法案建议制定成立社会包容委员会的透明过程;而社会包容国会特委会,由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领导,其中四名跨党派的国会议员(分别两名各来自执政党和反对党国会议员)向首相推荐七名委员会成员,并由国家元首委任。另外,此委员会也能委任三名专家来针对东马(沙巴和沙劳越)社会包容的特殊情况提供援助。

第四,这项法案也为国会和公共责任提供了良好的典范。在此法案下,社会包容委员会的总审计师每半年得向国会呈交并对外公开详细的报告和审计账目。再来,此法案也必需让公众有机会在该委员会草拟任何社会包容的政策的过程中发表自己的意见。

第五,此法案也尊重和捍卫国家宪法,包括《联邦宪法》153条。

基于这完整的法案已被递交,并不违反常规命令或宪法。因此,我希望国会秘书处能答应提呈此私人法令给预订3月10日开始的国会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