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送给有抱负的政治工作者的著作

 (2018年3月18日)行动党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兼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书评

大部分在2008年和2013年大选中首次当选的行动党同志之前其实都不曾有成为国会议员或州议员的想法。我身边的朋友在成长的过程中也不曾想过有朝一日能成为马来西亚的下一届首相。 但自从2008年大选海啸后,更多的年轻一代就拥有多一份在政治上的想象。他们很多都分别为国阵和希望联盟的议员办公室实习和工作。大学生们也通过像模拟联合国或马来西亚公共政策比赛等活动,积极地参与公共政策的讨论和辩论。

Continue reading “一本送给有抱负的政治工作者的著作”

马来西亚在“金钱,政治和政治资金透明度指数”研究上的排名说明我们迫切需要改革和管制选举资金

(2015年7月21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在7月16日,全球廉正和阳光基金会联合进行一项“金钱,政治和竞选资金透明度指数”(MPT)的研究计划,而其选举廉正计划也公布了最新系列,包括选举法律和资金方面的数据和结果。[1]

马来西亚在54个国家排名第50名,在100分满分之下只获得19分。相比之下,马来西亚还比印尼47分,孟加拉41分和尼日利亚29分来得更低。马来西亚在这项研究差劲的表现,实际上也和其他类似研究竞选过程的调查结果是一致的。此外,马来西亚也曾在选举廉正计划(MPT的领航计划之一)过去的调查报告里在127个国家排名第114名。[2]

Continue reading “马来西亚在“金钱,政治和政治资金透明度指数”研究上的排名说明我们迫切需要改革和管制选举资金”

马来西亚青年国会有多大代表性?

(2015年5月15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首届青年国会甫在上周落幕。青年国会的成立对国家是个积极正面的发展,特别是为了鼓励青年一代勇于针对全国重要课题和国家所面对的挑战进行辩论。举一个例子,在最近的一场会议中,青年国会代表就拥有一个场合来辩论马来西亚或会签署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的利与弊。

但青年国会的结构比例突显了其缺点,即无法反映国家的代表性。在我予2015年3月10日收到的国会答复,显示了以下的统计数据:

Continue reading “马来西亚青年国会有多大代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