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8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国会致词

感激最高元首陛下的恩准,让我有这个机会发表以下国会致词 。

在我继续致词之前,我先恳求我方和对方同志的许可,以免中途介入,因为我想要充分的时间来完成接下来的演讲。

我想借此机会挑起一些国家课题,以便让民众适逢第14届大选前更清楚地了解首相纳吉所领导的国阵成绩单。

Continue reading “2018年3月8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国会致词”

为什么国会议员需要素质良好的国会研究助理呢?

(Also published on Malaysiakini)

根据很多人一般的观察,马来西亚议会很多时间看起来像是在浪费时间。率先脑海里出现最清晰的画面莫过于就是在国会上看到两侧的国会议员相互叫嚣 ,有者则以行为不检为由而被逐出议会或议员们群起撕纸抗议的场景。

然而,在现场辩论和直播的媒体镁光灯之外,实际上一名国会议员可以扮演更多和重要的角色。为了让我们能成为更高效的立法议员,我们其实需要富有能力,经验和勤奋的国会研究助理。

Continue reading “为什么国会议员需要素质良好的国会研究助理呢?”

伊斯兰刑事法,作为私人法案要在被辩论之前,还有一段很远的路要走。

(Juga diterbitkan dalam Bahasa Inggeris di The Star Online)

日前,关于伊斯兰议员是否会将通过提呈私人法案到国会,并在这个国家来落实伊斯兰刑事法,仍然众说纷纭,观点各异。不过,许多人并不知道要成功将一项私人法案呈上国会议员的手上其实是一项艰巨和繁冗的过程。

在近期国会议会之前,和丰国会议员再也古玛(Dr Jeyakumar)尝试提呈一项题为社会包容法案的私人法令。作为沙登区国会议员,我也挺身附议这项法案。在三月份的国会议会开始的几个星期前,我们便提交了该法案和许多相关文件。不过,这项法案最终也没有被编入国会议程,也就是将所有议案编入议会文件以允许个人国会议员进行辩论和批准。

Continue reading “伊斯兰刑事法,作为私人法案要在被辩论之前,还有一段很远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