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大学应该向大学生敞开对话的大门,而非一味地惩罚勇于表达意见的他们

(2015年6月27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新闻媒体声明

在2015年6月29日周一,国民大学的学生事务所将传召13名学生来问话,他们其中涉及了2015年3月27日的示威活动,抗议影响数个学院宿舍长达两星期水供中断的问题。

联邦宪法第10.1(b) 条文赋予了我们拥有和平集会的自由,而2015年3月27日的学生集会无可否认也是在和平的情况下进行的。

其中校方对学生们的指控包括,他们在3月27日的抗议活动期间向我提呈了一份备忘录(请参阅附件1)。身为沙登区(国民大学也是该区之一)国会议员的我,在获悉了此次的抗议活动后,我自觉有这个责任和义务去倾听受水供中断割问题所影响的学生们。

Continue reading “国民大学应该向大学生敞开对话的大门,而非一味地惩罚勇于表达意见的他们”

民政党国会议员梁德明应为自己替煽动法令修正案狡辩而感到羞愧

(2015年4月19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稿

民政党新邦令金区国会议员梁德明,为了替煽动法令修正案辩护而表示:“如果国阵能清楚地向人民解释其修订案的善意,并让人民了解它背后的动机,那他们(行动党)在下一届大选中就能被赶下台了。”[1] 眼看着有“国阵良知”之称的民政党竟然会利用如此可悲和低级的理由来企图替煽动法令修正案辩护,顿时不禁令人心寒。

若梁德明真心地认为政府提呈煽动法令修正案是源自于“善意”,那他必定是非盲即聋了。难道漫画家祖纳因批评安华肛交案的司法决定而面对多达9项煽动法令的控状,是体现了政府的“善意”?难道班底谷国会议员努鲁依莎因在国会发言谴责司法不公而被警方逮捕并隔夜扣留,也是体现政府的“善意”?难道《马来西亚局内人》和《The Edge》的4位编辑被援引煽动法令来隔夜扣留和提控,又是体现了政府的“善意”?

Continue reading “民政党国会议员梁德明应为自己替煽动法令修正案狡辩而感到羞愧”

民政党还是国阵的良知?别妄想了!

(2015年4月7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稿

尽管民联议员极力要求设立国会遴选委员会来进一步地讨论和修正,防范恐怖主义法案(POTA)最终于今天午夜2点30分仍被通过。虽然巫统内政部长拿督阿末扎希不令人意外地强行在国会上通过这一法案,但真正令人可耻的是,身为民政党主席和首相署部长的马袖强和新邦令金国会议员梁德明,竟然对此允许未审先扣的防恐法案三缄其口。

Continue reading “民政党还是国阵的良知?别妄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