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智能”交通的冷思考

“智能”交通的冷思考

随着最近阿里巴巴宣布将在吉隆坡推出“城市大脑”计划,一个以人工智能所驱动的智能城市解决方案(中国境外首个实施该系统的城市)。此举让我感到非常兴奋,原因包括以下两个。

首先,我希望这个系统能够帮助缓解吉隆坡市中心棘手的交通拥堵现象。其次,我们也希望更多人会利用人工智能和其他“智慧”系统来解决巴生谷地区的交通拥堵问题。

但是,对于大多数国家政策,魔鬼永远藏在细节里。 无论一个系统再“聪明”也好,都无法解决由人为驾驶态度和基础设施缺失所带来的交通问题。反之,过于“智慧”的系统可能还不如其他更简单的非人工智慧系统来得有用。

例如,City Brain过去尝试努力来分析来自500台吉隆坡市议会(DBKL)的闭路电视的即时数据,并与300个DBKL的交通信号灯的信息进行整合。或许,这些数据将用于优化交通灯的变化,以便进一步地改善市区内的交通流量。但是这种优化流量的措施对于解决高峰时段的严重交通拥堵现象不太奏效,因为司机往往会忽略交通信号的指示,进而制造交通拥堵的“瓶颈”。

当然,信息就是力量。有时候,方法越简单,结果可能更有效。与其让上层集中和分析这些交通流量信息,我们不如将这些数据下放到道路使用者的层面,并赋能他们使用这些信息来优化自己的通勤时间表。

如果RAPID KL想要创建一个应用程序,提供有关RAPID巴士,轻块铁和捷运服务的即时信息,好让乘客能有巴士和捷运延误的心理预期,并相应地调整自己的通勤时间表。这虽然听起来不像City Brain计划般高大上,但是它对节省乘客时间的可能性更高。

RAPID KL目前已经为旗下的巴士,轻块铁和捷运服务收集即时数据。 这些信息对公共交通使用者都显得更有价值。 等候轻快铁和捷运的时间缩短了,乘客也能从显示屏看到这些信息。除了少数巴士站外,其余公共巴士站都缺乏这些显示下一辆巴士预计抵达时间的显示屏。

实际上,我们都知道显示每辆RAPID KL巴士位置的即时数据是存在的。我也亲自参观了位于无拉港的巴士车站的现代化控制室,并发现每辆巴士在公路上的确切位置都显示在一个巨大的屏幕上。另外,在一些规模较大的巴士站,如毗邻孟沙轻块铁站的巴士站,RAPID KL还提供各巴士预计抵达的即时数据。

马来西亚行政管理现代化和管理规划单位(或被称为MAMPU),是努力推动更多数据共享,开放数据和数据透明化的主要政府单位之一。回顾过去的记录,MAMPU一直鼓励各政府机构和部门通过其网站(data.gov.my)来分享自己的数据。去年5月,在马来亚大学校园内举行的一个开放数据日活动中,国家基建公司(PRASARANA)也分享了旗下的789号巴士的即时数据(前往该大学的巴士路线)。

随后,789号巴士的即时数据也上传和分享至由WRZIT 有限公司所创建的应用程式上。(来源于该公司的面子书帖文)。

过后,MAMPU也在其网站上发布了789号巴士行驶路线的GPS位置和信息。该公交路线地图将显示789号巴士的行驶路线和GPS位置 。


Blue line: The bus route for T789 (Bukit Angkasa – Universiti Malaya);
Green line: Bus stops along the T789 bus route;
Red line: Location of bus from MAMPU bus tracking data
*Map prepared by Penang Institute intern, Atticus Seong.

与其依靠私人公司来显示所有RAPID KL巴士的即时数据,RAPID KL不如创建自己的应用程序来向所有乘客提供所有巴士的信息,那不是更好吗?

例如,八打灵再也市议会(MBPJ)就拥有一个易用的手机应用程序(PJ City Bus app),以用来显示当前所有公共巴士的即时位置。

雪兰莪州政府还推出了一个名为雪兰莪智能交通系统(SITS)的公共巴士即时追踪手机应用程序。这个应用程序追踪所有在莎阿南,八打灵再也,梳邦再也,安邦再也,巴生,加影,士拉央,雪邦,乌鲁雪兰莪,瓜拉冷岳,沙白安南和瓜拉雪兰莪的所有Selangorku巴士免费行驶路线的即时位置。除了显示该巴士的车牌号码,其他信息还包括沿路的巴士站和预计抵达时间(或预计延误时间)。

总而言之,在过度追求科技创新之前,我们或许更应该注重没那么“热门”和更实际的投资,以便共同打造马来西亚“更智能”,更高效和更惠民的私人和公共交通系统。

是时候推行100令吉无限次使用的隆雪区公共交通月票

(2018年1月11日)行动党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兼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是时候推行100令吉无限次使用的隆雪区公共交通月票

在2017年10月,我曾撰文提起尽管政府近年来投入了数十亿令吉,但轻快铁,捷运和电动火车的乘客数量仍出现下滑的迹象。[1] 交通部最近公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的铁路统计数据[2]也印证了我的看法和忧虑,也就是2017年7月和8月轻快铁和捷运的乘客人数因票价减半而有所提高只是暂时的现象。

在去年8月份票价减半的时期,每日高峰期间搭乘双溪毛糯-加影捷运路线的乘客曾达到135,112人。但优惠期结束后,每日乘客量就骤减至103,345人,远低于15,0000人的目标。同样的,格拉纳再也和安邦轻快铁的每日乘客量在8月份分别上升至262,606和195,536人。一旦优惠结束后,每日乘客量就分别下降至219,568和157,533 人。事实上,轻快铁9月份的乘客量甚至比3月份的乘客人数(格拉纳再也和安邦轻快铁分别为238,602和169,057人)还低。 (请参阅下图1和表1)

表1: 根据20171月至9,格拉纳再也和安邦轻快铁(LRT),捷运(MRT)和吉隆坡单轨(KL Monorail)的每日乘客量

来源:交通部的铁路统计数据

图1: 根据2017年1月至9月,格拉纳再也和安邦轻快铁(LRT),捷运(MRT)和吉隆坡单轨(KL Monorail)的每日乘客量

Type of Service

务类

JAN FEB MAC APRIL MEI JUN JULAI OGOS SEPT
LALUAN KELANA JAYA 格拉再也             211,913             220,418             238,602             223,057             223,869             212,253             231,159             262,606             219,568
LALUAN AMPANG 安邦             151,459             155,140             169,057             158,500             160,816             154,485             157,242             196,536             157,533
LALUAN MRT SBK捷运              23,471              12,532              13,786              12,927              13,057              12,288              62,344             135,112             103,345
KL MONORAIL 吉隆坡单轨              56,172              54,359              57,140              53,488              48,291              44,430              42,253              43,441              34,656

来源:交通部的铁路统计数据

轻快铁和捷运的每日乘客量的下降清楚地表明,这些乘客对价格都特别敏感。因此,为了提升公共交通的普及率,我认为政府有必要推行实惠的公共交通月票,以方便乘客无限次使用轻快铁,捷运,单轨火车和快捷通巴士的服务。快捷通巴士(Rapid KL)之前曾为轻快铁服务推行150令吉的月票价,但此优惠在2015年12月随着LRT涨票价期间就被取消了。

希望联盟在替代预算案中建议推行100令吉无限次乘搭的公共交通月票。我相信随着这个月票的推行,公共交通的使用量,特别是轻快铁,捷运及快捷通巴士将大幅提高,甚至可能会超越2017年8月票价减免期间的每日乘客量的目标 。

[1] http://ongkianming.com/2017/10/05/media-statement-najib-must-explain-the-lack-of-increase-in-ridership-on-the-rail-system-in-the-klang-valley-despite-billions-spent-on-the-lrt-extension-the-mrt-and-the-ktm-komuter-double-tracking-proj/

[2] http://www.mot.gov.my/en/Pages/statistik-rel.aspx?RootFolder=%2Fen%2FStatistik%20Rel%2F2017%203%20-%20SUKU%20III%202017&FolderCTID=0x012000B98E763A4B4D9E45BF0A89A3AD9C0C63&View={06807F3D-F85A-41AF-A229-BF053BC42139}

耗费8百48万令吉的沙登电动火车站(KTM)废弃多层停车场已突显了国阵所倡导的“公开招标”系统是毫无效益和无法成功地遏止浪费现象。

(吉隆坡3月14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根据铁路资产公司(Perbadanan Aset Keretapi)(参考以下附录1)的网站所提供的招标公告,耗费8百48万令吉毗邻沙登火车站的多层停车场工程本来应该在2012年8月2日前竣工。[1] 沙登国阵主席拿督廖润强也曾在2011年3月11日宣布了这则消息,而新闻也被刊登在报章上。[2] 可遗憾的是,这项工程早在2013年5月5日,也就是在我被委任成为沙登国会议员之前就已经停工了。

Continue reading “耗费8百48万令吉的沙登电动火车站(KTM)废弃多层停车场已突显了国阵所倡导的“公开招标”系统是毫无效益和无法成功地遏止浪费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