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9月1日讯)行动党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兼万宜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文告

政府、政党与非政府组织应携手合作,在第15届大选前提高年轻选民的登记率

疫情肆虐,影响民众生活方方面面,其中新选民登记率骤降。虽然选举委员会自2019年7月已允许选民通过 MyDaftarSPR网站线上登记,但若要更有效地提高新选民登记率,我们仍需要一定程度的线下推广和活动。

根据选委会近期更新的选民册,去年第4季度有8万5358名新选民,但接下来两个季度分别降至5万2382以及4万4321名新选民。这意味着去年第4季度到今年第2季度之间,仅增加18万2061名新选民。相较之下,每年有50万名公民踏入21岁,有资格登记为选民。

由于死亡、丧失公民身份和入狱而被从选民册中剔除,2020年第四季度,2021年第一季度和2021年第二季度的选民册的净新增人数分别为33089、12083和3453人。这意味着从2020年第四季度到 2021年第二季度,只增加48625名净新增选民人数。其他州属的选民人数甚至在一些季度减少。玻璃市与纳闽的选民总数在过去三个季度减少了。吉打在2021年第二季度的选民净减少了 486 名,槟城在 2021 年第二季度的选民净减少了 43 名,霹雳在2021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分别净减少了1020和842名选民,吉隆坡分别在 2021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净减少了1575和1910名选民,森美兰则在2021年第二季度净减少了143名选民。马六甲在2020年第四季度和2021年第二季度分别净减少了601和820名选民,柔佛在2020年第四季度和2021年第二季度分别净减少了650和164名选民。(参考下表 1)。

新选民登记率低可能是个讯号,意味着有资格投票的马来西亚年轻人,比过往对政治体制更疏离。年轻人可能因为冠病疫情,而没有到邮局登记选民,再加上宣传不足,导致许多符合资格的青年不知道可以在网上登记选民。另一方面,在这期间,政党与其他利益团体又无法像以往一样,面对面协助公众登记选民。

有鉴于此,我呼吁大家携手合作来提高尤其是年轻选民的登记率。政府可扮演的角色包括要求大学学生登记选民,作为他们入学的其中一个要求,同时允许利益团体在大学校园内协助学生登记为选民。如UNDI18和BERSIH等的非政府组织也应被允许来动员他们的志愿者在类似的地区开展选民登记和宣传计划。此外,我们也应大力鼓励符合资格的公民到MyDaftarSPR网站登记为选民。包括年轻一代在内的选民唯有更积极地参与,公众才能持续施压政,以党委任负责任且符合资格的候选人竞选,并且成为联邦与州的人民代议士。

(吉隆坡7月16日讯)行动党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兼万宜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文告

别只盯住每日新增病例数目,应转为关注确诊率、重病率、加护病房入住率和死亡率

昨日我国确诊病例接近1万3215宗,乍看之下将会导致大多大马人有极大紧张,但我们有需要能够妥善地诠释这些数字的意义。更多的检测极将会检测出更多的确诊病例,而通过妥善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则能够控制病毒的扩散。在这个转变的时候,我们需要放弃只是专注于每日病例总数的做法。反而公众应当被教导将专注力放在更重要和有意义的指标,如严重病例,死亡率,加护病房使用率等。只有专注在正确的数据上,才能在病例仍然维持在较高的水平下,有希望安全且负责任地逐步开放各个领域,以英国为例,该国共有80%的承认已经接种新冠疫苗,而且过去7日的平均新增病例接近3万5000宗。重要的是严重病例和死亡病例的数字,尤其是在已接种疫苗的人口上,是非常的低。此举也允许英国经济重开,尽管新增冠病病例仍然维持在较高水平。

过去24小时检测数量就达到13万4569,因而昨天检测出更多的确诊病例。尽管确诊率仍然维持在较高的9.8%,但选择更多检测的方向是正确的,因为这将会让我们确定更多新冠病患,好让非严重病患能够隔离在家,或是(严重病患)送入医院。然而昨日新增病例中大多(96%)是无症状(60.9%)及轻症病患(35.1%)。当然,这代表还是有531宗病例是属于三级(有肺部感染)、四级(需要呼吸援助)和五级(多个器官受影响的重病患者)。但是531宗病例对病患而言,比1万3215宗病例看似没那么可怕,且能够针对冠病患者对我国医疗系统的影响,呈现一个更准确的画面。

截至 7 月 14 日,我国已接种1265万剂疫苗,分别占成年人口的 36%(第一剂)和 17%(两剂)。雪隆所有民众将在 8月1日之前接种第一剂(不包括无证移工),并在8月底之前全面接种疫苗。随着疫苗接种率不断提高,确诊病例应会有所下降。在这个过渡时期,我们需要别只关注每日的新增病例数目。反之,公众应转为关注其他更有意义的数字如确诊率,重病率(第三级至第五级),加护病房入住率和死亡率。 

最后,我呼吁国安会不应继续关注每日确诊病例(4000并非适当的指标),反之应转换和关注上述更恰当的指标,并以此为参考来安全且负责任地逐步开放各个领域。此外,国安会应根据科学和数据来决定开放任何经济领域,而非因未经证实的猜测和担忧就担心商场或健身院“可能”会爆发感染群。

(吉隆坡7月14日讯)行动党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兼万宜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文告

允许更多旅馆改造为低风险隔离中心,舒缓公共医疗负担

昨日的新增新冠确诊病例11079例,创单日历史新高。疫情日益严峻,社交媒体上也充斥着使得雪隆医院及冠病评估中心人满为患的画面。因此,其中一个舒缓公共医疗和前线人员负担的方法之一是改善冠病评估流程,让卫生部能透过视讯或电话方式,评估第1类及第2类冠病患者,即无症状及轻症患者,之后让他们选择到由酒店改造成的低风险隔离中心,或居家隔离。如此一来,这些病患就无需全都涌往到冠病评估中心。

这也是协助生意大受疫情打击的酒店业者的绝佳机会。在这段旅馆入住率低的时期,许多旅馆都被迫结束营业。尽管如此,雪隆地区部分旅馆目前已改造成低风险隔离中心(评估第1类及第2类冠病患者),包含梳邦绍嘉纳度假村(Saujana Subang)、吉隆坡皇家朱兰酒店(Royal Chulan KL)、蕉赖丝丽酒店(SILKA Cheras),以及最近万宜新城的一家旅馆。据我了解,这些低风险隔离酒店的需求非常高,入住率都近100%。

因此,当局应该将雪隆一带更多的旅馆改造成低风险隔离中心,包括廉价旅馆,收治不同价位需求的患者。我在不同平台分享万宜那家旅馆获准改造成隔离中心的过程后,就接到3家廉价旅馆业者的联系,要求了解更多详情。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低风险隔离中心务必要有医护人员驻点支援,而入住的费用则由患者承担。经过我个人的估算,要成为隔离中心的旅馆至少需有约50间客房,才值得医护团队前往照护病患。另外,卫生部也已公布指南,说明照顾低风险隔离中心患者的医疗程序。

除了可舒缓公立低风险隔离中心,如沙登农业博览中心(MAEPS)的过挤现象。如此一来,患者在酒店隔离也可让他们的家人放心。这是因为部分患者担心传染给家人,而愿意选择到酒店隔离。

卫生部即刻公布必要的指南,让县卫生局及官员可以优先处理这些方案,以成为缓解雪州冠病疫情的策略之一。酒店要转成隔离中心,需要县卫生官员的允准,但也需要其他政府部门及机构,比如卫生部与国家灾难管理机构(NADMA)的支持。这应被视为“整体政府,全民模式的一环来遏制本地的新冠疫情。

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
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

1 https://mysafeq.com.my/hotel/lists 

2http://covid-19.moh.gov.my/garis-panduan/garis-panduan-kkm/Annex_2j_MANAGEMENT_OF_CONFIRMED_COVID19_CASE_IN_LOW_RISK_COVID-19_QUARANTINE_AND_TREATMENT_CENTERS_(PKRC)_4_NOV_(1).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