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非海外所有的大学比较好,但更好的国外大学的确不在少数

(2015年3月12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稿

根据马新社3月7日的报道,第二教育部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尤索曾要求在公共考试中表现优异的大马学生不要执着于出国深造,因为不是所有的外国大学都比本地的大专和私人院校更好。[1]

首先,我必须赞成部长的论点,并非海外所有的大学都比本地大专院校都来得更好。但他完全忽略其中关键的因素,在于大多数表现特出的学生都去海外深造时,并非特意选择留在第三流的大学,而是能为他们提供较佳留学体验的世界顶尖学府。相比于本地大学,试问有任何顶尖表现的学生愿意放弃在世界第一流大学,如哈佛,剑桥或牛津等大学深造的机会吗?

Continue reading “虽非海外所有的大学比较好,但更好的国外大学的确不在少数”

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需要确保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不会变成另一个版本的1MDB

(2015年3月11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稿

随着砂拉越报告近期的惊人爆料,一马公司(1MDB)最近似乎已经占据了新闻的显著页面。同一时间,另一间鲜为人知的PFI建筑公司竟在2012年底就已经累计高达279亿令吉的债务,并预料在2014年底会达到474亿令吉的债务。由于PFI建筑公司的支出无法被问责,加上其缺乏透明度的债务管理和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缺乏警惕性,因此 PFI建筑有步入一马公司后尘的迹象。

且让我们回顾一下,PFI建筑是由财政部99.9巴仙和联邦土地委员会1巴仙控股而成立的公司。根据2013年的总检察长报告(系列三),截至2012年底,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是在所有政府控股公司中拥有第三高的债务。其高达279亿令吉的债务,仅次于两间拥有巨大资产,收入和净利润的著名公司,分别是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1,520亿令吉)和国库控股(690亿令吉)。(请参阅下图)

Continue reading “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需要确保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不会变成另一个版本的1MDB”

SEDA 应该和颁发太阳能发电量小于425kW的电力回购制度 (FIT)配额一样,透明化地处理太阳能发电量介于425kW和1MW的FiT配额。

(2015年3月10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稿

在此,我恭贺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因为成功地在2015年3月9日为非个体户颁发太阳能发电量小于425kW的FiT配额举行了第二次的公开抽签活动。[1] 此抽签活动是由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副部长拿督马希尔卡立所主持,德勤有限公司协助审查,国家审计部门和马来西亚廉政机构则在旁观察见证。除此之外,许多有份参与的太阳能公司都出席活动现场和见证整个抽签过程。马来西亚半岛和沙巴分别被颁授16MW和4MW,发电量共20MW的FiT配额。

然而,SEDA在昨天的抽签现场并没有宣布为非个体户颁发太阳能发电量介于425kW和1MW的FiT配额。去年,SEDA告诉这些太阳能公司,发电量介于425kW和1MW的太阳能FiT配额申请将通过绩效系统来进行评估。[2] SEDA也在同一天的致词表示,如果参赛者的绩效分数有出现同等的状况,将进行类似昨日般的公开抽签活动(参阅附录一)。但遗憾的是,昨天该局并没有进行这样的抽签活动。

Continue reading “SEDA 应该和颁发太阳能发电量小于425kW的电力回购制度 (FIT)配额一样,透明化地处理太阳能发电量介于425kW和1MW的FiT配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