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财政预算案:剥丝抽茧

(2016年10月22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2017年财政预算案:剥丝抽茧

对一般民众而言,财政预算案可能令人感到很混淆。有大量的工程计划和开销项目被公布,预算从数百万令吉到数十亿令吉不等。即使我们有些精通经济学的专业士都可能会被预算案演讲中所宣布各种计划的大数字(整份报告大约超过700页)而感到混淆。

为了了解这些计划对经济和政策层面的影响,我们通常有必要对此深入研究。我称此过程为“剥丝抽茧”。为了更容易消化这些内容,我已经将这些计划和开销进行分类。针对以下每个计划,我都会一一解释它们对目标群体将造成的影响。

一类别预算拨款变化不大的现有开销计划

有鉴于预算的整体规模(2017年的2,610亿令吉),因此毫不令人感到意外,随预算案演讲而附带的报告里共列出了数千项计划和开销。

虽然金额数目看来很大,但是这些似曾相识的计划大多数都已曾被列在过去的预算案内容。

举个例子,预算案演讲第225句提到了许多针对中小学贫困儿童的援助计划,如耗资11亿令吉的宿舍膳食援助计划的和耗资3亿令吉为小学生而设的一个大马补助食品计划(如以下图表一)。

教育部的预算估计开销显示上述都是预设的计划,而2017年所获得的预算拨款与2016年没有太大的分别。宿舍膳食援助计划的预算已经减少近1500万令吉,一个大马补助食品计划的预算则提高了近5000万令吉,提供给留宿学生的交通津贴也减少了360万令吉,而教科书预算也提高了2500万令吉。针对学前教育的粮食津贴和人均补助金也维持在2016年的水平。(请见图二)

图表一降低儿童入学开销政府项目

图表二:教育部的估计预算开销清单(2016年和2017年)

第二类别:面临预算大幅度削减的计划

首相还宣布为20所国立大学和4所医学院分别提供高达74亿令吉和14亿令吉的拨款。虽然这样的拨款似乎看起来是非常大的数目,但实际上的估计预算开销则告诉了我们一个非常不同的故事。

国立大学的运营开销从2016年的76亿令吉减少至2017年的62亿令吉,减幅高达14亿令吉。同时,3所医学院包括马大医院,国民大学医疗中心和理科大学医学院的预算从2016年的11.8亿令吉减少至2017年的10.2亿令吉,减幅约1.5亿令吉。

国立大学的开销拨款只不过是众多面临预算被大幅度削减的计划之一。只要进一步地彻底分析这次财政预算案的内容便能得知一二。这也再次反映了政府正面临着巨大的财政压力。

第三类别:不再被列入预算案中的拨款

虽然许多人都会注意到首相所宣布的计划,但或许我们也需要非常注意没有被公布和完全被撤掉的计划。

举个例子,在2016年预算中,曾有一笔高达5.93亿令吉被用来赔偿因被工程部延期涨价过路费的大道特许经营公司的“一次性”开销。但是,这笔开销项目却完全不被列入进2017年的财政预算案!

工程部的固定开销从2016年的6亿零300万令吉降至2017年的38万5000令吉。这表示,包括南北大道在内的收费大道,明年几乎肯定调涨过路费,而这就有违国阵的2013年大选竞选宣言。

再来,食用油津贴也从财政预算案中“消失不见”。食用油稳定方案(COSS)津贴原是在种植及原产业部下,但2017年预算案并没有这个项目。这与第二财长拿督佐哈利的承诺相左,而且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这项津贴计划将在2017年预算案继续实行。[1]

我也几乎肯定还有其他项目已被完全抽出预算案,而这些项目都将直接冲击选民的生活费。

第四类别:可疑的”的新预算项目

之前有传闻卫生部的开销会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中被削减。因此,我还蛮惊讶地发现卫生部最终的预算从2016年的214亿令吉提高至2017年的234亿令吉,涨幅高达20亿令吉。

不过,我在检查卫生部的预算开销时发现,该部在2017年有一项称为“医院支援服务私营化”的特别计划,费用高达20亿零1000万令吉,惟据他了解,卫生部未曾作出相关宣布,而医院的支援服务目前多是外包。首相在预算案演词中也未提及这个新项目,为何一笔数字如此庞大的开销,可无声无息被纳入预算案中?我们还能在预算案中,找到多少个类似的项目?

第五类别:无法在2017年预算案中找到的开销项目

首相在预算案演词中公布多项涉及巨额开支的计划,都无法在预算案中找到;譬如建议中全长600公里丶从道北至吉隆坡丶预料耗资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并未列为一个开销项目。捷运1号线及轻快铁延长线计划的开销,将通过特别用途公司(SPV)来承担,这些公司将自行贷款。

这个融资模式的问题在於,它隐藏了政府真正的开销负担。许多基建计划,(公司)都无法支付资本支出及相关的利息支出,这表示政府最终必须介入,代这些特别用途公司来偿还贷款。因此,政府或会通过调涨消费税率,以拯救这些公司。

初步翻阅了2017年财政预算案後,我们已逐渐揭露许多问题,包括出现和没有出现在报告里的项目开销疑虑。我也相信在更多国会议员分析这份“鬼祟”的预算案后,会揭发更多事项。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freemalaysiatoday.com/category/nation/2016/10/20/johari-subsidy-for-cooking-oil-will-continue/

与其要求国库研究所(KRI)来解释有关霹雳州政府的最新报告,掌管经济策划单位(EPU)的拿督阿都拉曼达兰应先在国家统计局上一堂统计课

(2016年9月5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与其要求国库研究所(KRI)来解释有关霹雳州政府的最新报告,掌管经济策划单位(EPU)的拿督阿都拉曼达兰应先在国家统计局上一堂统计课

据昨天报道,掌管经济策划单位(EPU)的拿督阿都拉曼达兰曾表示国库研究所(KRI)在房屋报告二中将霹雳州列入全马第二最贫穷州属是“不合理”和“不符合逻辑”的。[1] 另外,他也认为国库研究所(KRI)需要更准确的数据和报告,以便可以纠正这份报告。[2]阿都拉曼达兰还表示他已指示经济策划单位(EPU)的总执行长安排与国库研究所(KRI)和霹雳州政府的会面,以进一步地解释报告里的统计数据。

从掌管经济策划单位(EPU)的部长针对国库研究所(KRI)报告所发表的言论,我对他的无知感到十分地震惊。[3] 根据统计局所进行的2014年家庭收入和基本生活需求的全国性调查,霹雳在每月收入少过6000令吉的家庭百分比排行榜是位居全国第二(请参阅下图列表和数据来源)。

同时,这份普查还显示霹雳州拥有仅次吉兰丹(31.4巴仙),收入少于2000令吉的家庭数量,比例占总数的21.3巴仙。(请参阅以下图表)


来源:统计局2014年的家庭收入和基本生活需求普查

若选择使用其他测量每户家庭或人均收入的方式,如平均值和平均家庭收入(霹雳在2014年的排名为倒数第三)和平均工资(2015年排名第七),阿都拉曼达兰在这方面或许是说得不无道理,霹雳州可能不是马来西亚第二最贫穷的州属。

不过,质疑来自统计局的统计报告(截至我最近翻查的资料,这还是部长亲自掌管的经济策划单位)已突显了连阿都拉曼达兰的水平都无法容忍的无知和无能。

与其指示经济策划单位(EPU)的总执行长安排与国库研究所(KRI)和霹雳州政府的会面,部长更应向统计局请教有关2014年家庭收入和基本生活需求普查的结果和了解如何理解这些统计数据。事实上,我相信任何一名来自Perdana Fellows的实习生都有能力向他汇报有关统计学的基本概念及如何理解这些报告的内容。

[1] http://english.astroawani.com/business-news/khazanah-report-perak-unreasonable-rahman-dahlan-115860 and http://www.bernama.com/bernama/v8/bm/ge/newsgeneral.php?id=1279527

[2] http://www.utusan.com.my/berita/politik/rahman-sangkal-laporan-perak-negeri-miskin-1.378193#sthash.Bx2Z3e9D.dpuf

[3] http://www.krinstitute.org/assets/upload/KRI_State_of_Households_II_280816.pdf

共同发表推特@PetrajayaMP with Hashtag #JalanBesar 来敦促工程部长拿督斯里法迪拉协助提升史里肯邦安沿路的沙登大街(Jalan Besar)的基础设施

(2016年9月3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共同发表推特@PetrajayaMP with Hashtag #JalanBesar 来敦促工程部长拿督斯里法迪拉协助提升史里肯邦安沿路的沙登大街(Jalan Besar)的基础设施

许多曾经驶往史里肯邦安和绿野购物中心的司机都会深同感受当地可怕的交通阻塞状况,尤其是在沙登大街(Jalan Besar)和Besraya高速公路之间的切换路口。

在2008年之前,由于各地方,州和中央政府之间糟糕的规划和协调,这里就已出现目前的交通阻塞状况。我的同事,同时也是史里肯邦安州议员及雪兰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试图尽一切所能通过由州政府拨款和规划沙登大街单向道的建议来解决当前的状况。但如位智(Waze)截图所示,我们目前遇到以下的瓶颈。

图表一:2016315日晚上6:18Waze的截图,所显示沙登大街(Jalan Besar),Serdang Perdana大道和Besraya高速大道的交通阻塞情况

在得到来自Portman学院的通信及媒体学院(Communications and Media School)的学生的协助下,我制作了一段长达4分钟的视频来解释沙登大街沿路的交通问题,有兴趣的人可以前往YouTube上观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AFBKCk58eE。

正如视频里的内容所示,我们急需提升一系列的基础设施,包括The Mines 购物中心附近的沙登大街-BESRAYA的切换路口,加宽两座天桥(一座落在靠近南城广场,横跨电动火车KTM和机场快铁ERL的铁路,另一座则是落在衔接南北大道沿路旁) 和考虑在Serdang Perdana和Besraya之间兴建天桥。

然而,这种规模较大的基础设施工程只能通过中央政府的拨款,尤其是工程部来取得更具体的实现。此外,这也需要得到来自各政府部门(如交通部)和相关机构(如国家大道管理局)的批准。因此,我呼吁所有沙登大街大道使用者和沙登选民都向工程部长拿督斯里法迪拉发送推特 @PetrajayaMP并附上#JalanBesar,以便向他传达我们有多么需要这个项目批准的心声

最后,我想要衷心地感谢Portman学院的院长曾尔尼(Ernie Chan)和学生们,共同合作参与了这一次的项目,并随后在制作这一部视频所付出的努力。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