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7日讯)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兼万宜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文告

10问国家复苏计划和我的建议

自昨天的文告,我就接到了各方的咨询电话,包括来自啤酒厂,收债公司,从事财产转让的律师行和在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工作兼辣椒农民等等。虽然我没接到首相办公室的任何回应,但我想就他最近揭橥的“国家复苏计划”提出以下10道问题,同时各别免费提供一些建议。

  1. 首相有何方法能增加国家财政收入和改善现金流状况?

在这充满挑战的时期,我国财政部或政府部门目前面临的严峻挑战之一就是现金流问题。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贷学金(PTPTN)过去都十分依赖财政部为其未偿还贷款的年度利息及毕业生的还款提供资金。PTPTN十分需要依赖足够的现金流来持续运营,但是自限行令1.0开始以来,便因暂缓还贷措施而受到严重影响。其中一个解决方案是,政府可以考虑将部分私立学院毕业生的贷款组合证券化。实际上,PTPTN应该能掌握这部分的数据,显示这组学生的还贷率是比较可靠和具有可预测性。这是任何希望将贷款组合证券化的金融机构所最重视的两大要素。

  1. 如何能用更富创意的方式协助我国的酒店和旅游业?

众所周知,我国酒店和旅游业在这场疫情中遭受最大的打击。在封锁期间,政府除了向这行业的雇主提供工资补贴外,我们还能想到哪些方案来协助他们呢?在短期内,我们或许建议这些酒店可以转型成疫苗接种中心和临时隔离中心(开放给那些不愿去沙登MAEPS,但愿意付费隔离的民众),以支付其日常运营和工资成本。对于一些拥有高尔夫球场和购物中心的酒店,他们可以善用屋顶和闲置土地,转变成屋顶花园和安装太阳能电板。据我所知,一些银行过去已经提供系列优惠来资助安装太阳能电板的商家。综上所述,政府能否能针对这些协助酒店和旅游业的银行,特别提供额外的软贷款援助或补助呢?

    3. 要不成立另一个改良版的马来西亚国营金融资产管理公司(Danaharta)

许多曾经历过1990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的民众仍不难想起Danaharta过去如何有效处置银行的不良资产后,再重新开始向私人界放款。在这场疫情中,许多公司其实可以将其优质资产当作抵押品,在等待经济复苏的过程中,还能用来贷款以支付日常费用。现实中,许多银行不愿向零售、旅游、休闲和食品饮料等这些受疫情影响较严重的行业放款。因此,政府是否可以采取类似措施,暂时收购这些资产为抵押品,然后再担保这些公司以向银行贷款?Prokhas可以再被委任来协调这方面的工作,而营运资金担保计划(SJPP)可以协助为这些贷款提供担保。一旦疫情结束,这些企业的现金流恢复正常后,政府就可以将这些的资产归还给他们(只需支付Prokhas和SJPP部分的管理费用)。另外,我们还可以要求有参与的银行向这些受影响的公司提供贷款延期优惠,更有针对性地落实暂缓贷款的政策。(我希望国家银行和财政部能批准这个双赢方案)

     4. 如何能用更富创意的方式来为本地青年创造就业机会?

青年失业(是正常失业人数的3倍)已经是一个十分普遍的社会问题。我在这里想提出一项建议。事实上,中央政府的MDEC和雪州的SIDEC等机构都有向中小企业提供各种数码转型的补贴。若我们主要想协助这些受数码转型之苦的中小企业商家,为何不想一个双赢的解决方案,包括聘请精通科技的毕业生或刚失业的青年来协助这些中小型企业进行数码转型。例如,这些青年可以协助卖粿条或薄饼的小商家注册加入其中一个外卖平台,或用CANVA等工具来协助本地餐厅设计社交媒体的内容和投放脸书广告。总之,这些青年可成为本地中小企业数码转型的的“前线人员”。(根据工作需求,政府还可以协助这些青年提早接种疫苗)。

   5. 如何帮助更多B40群体拥有电子设备?

疫情当下,居家学习的主要挑战之一是需要为学生购买额外的电子设备,包括电脑和手机。我认识一家名为 Rentwise 的马来西亚 IT 公司,专门回收和翻修旧电脑和其他电子设备,再出租给 B40群体。与其等待财政部慢慢地采购完所有150,000台电脑和其他电子设备,倒不如鼓励更多公司和其他单位参与,将我们的旧电子设备捐赠给类似Rentwise的公司,然后再转租给其他有需要的人,包括B40群体。当然,中央政府和州政府也可以介入,为这些捐赠的个人,公司及翻新转租的公司提供税收减免。此举甚至可被列入为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可持续倡议!

   6. 如何保障尤其是住在工厂区的外国劳工的住宿条件?

随着全国多地工厂爆发疫情,不少厂商都“逼迫”自己的外劳集中住在厂区内,生怕这些外劳若被允许住在外地,可能会感染新冠病毒。严格来讲,工人不应该住在厂区范围。但鉴于目前的情况,政府需要更灵活地根据房屋和地方政府部与州政府的指南,来规范工厂内建造住宿的合法和安全性。我和相关建筑公司谈过,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建立和拆除这类型的住宿。而政府只需要更新指南,好让在工业区所建造的住宿是符合政府的《 1990年工人最低住房和便利设施最低标准法案》修正案。

   7. 如何以负责任和科学方法来放宽室内活动的限制?

开放室内活动的忧虑之一是新冠病毒会通过空气(气溶胶)传播。因此,我们要降低风险的方法之一就是持续监控和保持这些室内良好的空气质量。我也得知比利时政府最近强制要求业者使用二氧化碳探测器,才能开放室内活动。实际上,我国的冷气(HVAC)产业在大马空调及冷藏协会(MACRA)的带领下蓬勃发展。因此,我相信他们能够提供最新意见,教我们如何通过安装新的空气过滤器和空气循环机器,以确保良好的空气质量。最后,我们能借此机会以负责任和科学方法来放宽如餐厅、健身房和宴会厅的室内限制。

   8. 如何善用科技来重开购物中心?

同理,我们还可以善用科技,如闭路电视,CCTV及跟踪应用程序,如MySejahtera或购物中心的应用程序来管理和实时监控商场内的人数。一旦达到人数限制(由商场的规模和空气流通质量来决定),在有其他顾客离开之前,都不允许新顾客进入商场。鉴于我国正在致力推动包括物联网(IOT)在内的工业4.0科技,那政府应主动采纳这些创新科技,并与私人界一起制定可行的解决方案。

  9. 能否善用现有的国际标准操作程序来举办国内的体育赛事?

这是一个有点私心的课题,因为我住家附近就有一个自己热爱的运动地点。若遵守国际标准操作程序,我们没有理由不能举办一些小型赛跑项目。青体部可以进一步地与赛跑主办单位合作,采用简化版的世界级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防疫机制,包括在赛前测试运动员,并尽量减少主办单位的工作人员之间的互动。我最近在Bandar Baru Bangi第15区拨款提升了一条长达400米的跑道,而我也很乐意促进赛跑主办单位和青体部的合作,讨论看看在封锁第一阶段结束后如何以负责任的方式来完成这项任务。

 10. 不如设立一个征集点子银行?

这项建议其实并不复杂。实际上,我是从身边的朋友和其他人获此灵感。因此,我想建议首相办公室设立一个“国家复苏征集点子银行”(类似食物银行计划,但用于征集点子)。任何人只要有想法,如何以负责任和安全的方式来重开国家经济,便能向这间“银行”提交创意点子。然后,首相办公室每天再从中挑选一个好点子,并交由相关部长与中选的民众交流,看看如何落实其点子。

在等待首相办公室的回应之际,如果您有任何好的想法,欢迎你发电邮致 [email protected]

(2021年6月16日讯)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兼万宜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文告

政府公信破产,我们该如何自救

昨日,首相慕尤丁揭橥“国家复苏计划”,其退场策略分成4个阶段,以便国家能在2019冠病疫情缓解后重返正轨。随即,我的朋友圈里也出现数个疑问,这包括:

  1. 如何协助无法撑过8月份的行业(如健身房,戏院和餐厅),近期(7-8月)是否有政府援助?
  1. 在确诊病例少过2000宗,某些经济领域重新开放后,我们是否有信心疫情不会回弹?相比限行令3.0,政府会采取什么措施以避免重蹈限行令4.0的覆辙?
  1. 既然所有国会议员,公务员和国会工作人员都已经打过疫苗了,为何国会还不被列入关键服务领域?
  1. 在国家和经济复苏的四个阶段中,每个部门所管辖的领域是否有准备好任何详细计划?
  1. 在等待学校 9 月重新开放的同时,政府有什么计划来确保那些缺乏设备的学生继续居家在线学习?

当然,我可以想出更长的清单来补充工业联盟所提出的十点疑问,但本文告的重点不是批评国家复苏计划缺乏细节。这篇文告主要目的是要解释国盟政府公信破产后的结果及我们该如何前进。

让我列出数个例子,来阐述何谓政府公信破产。

第一个例子,在全面封锁期间,各部门原先应负责批准各领域的运营申请。但是,贸工部却继续使用了CIMS 3.0 系统来签发所有的批准营运信。因此,当近期发生私会党滥用贸工部批准信函,从巴生跨州到马六甲抢劫商人时,导致贸工部承受骂名,然而实际上允许这间“保安公司”运营的部门是内政部。同样地,贸工部应该为关键服务的制造业(如电气电子和食品工业)发出批准营运信,但当这些工人因住宿窄小而不幸感染冠病(归人力资源部管辖),贸工部也遭受到池鱼之灾。当然,贸工部之所以没有获得支援,原因也在于其部长阿兹敏,在目前与可见的未来都是一名全国最不受欢迎的政治人物。

第二个例子,在全面封锁期间,民众被允许在住家范围里面运动(散步,跑步)。身为一名国会议员,获准跨州跨县工作。有时,我也会前往离我住家2公里范围内的武吉加里尔国家体育馆跑步。同时,我也常常前往视察武吉加里尔亚通体育馆(Axiata Arena Bukit Jalil)大型疫苗接种中心的日常运作。另外,我也会前往吉隆坡附近一带检查其他民众在运动时有无遵守防疫措施。但基于外界对政治人物的评价普遍低落,我也因为在住家以外的地区跑步而在社交媒体受到批评。然而,我实际上是在执行国会议员的工作(同时做些运动)。尽管如此,我也不会为此抱怨,因为最近确实发生太多部长和名人犯双重标准的错。

第三个例子:我选区的市议员、助理和行动党志愿队一直都协助人民登记接种疫苗,为确诊病例场所消毒,协助疏通和管理雪州大型筛检中心的人潮等,也曝露在感染冠病的风险之中。但我担忧,一旦我把他们的名字交给当地卫生署官员,我会被标签为为员工插队的国会议员,尽管我认为他们在这期间也属于站在前线协助抗疫的人员。由于过去确实有部分政治人物滥用职权,为家人和非前线的职员提前接种疫苗,因此我不难理解公众在这一方面的不满。值得庆幸的是,我选区的县卫生局非常明白事理,也认可这些前线人员的贡献。

以上三个例子都反映公众对政府和政治人物的不信任程度,而这种不信任也已逐渐渗透到地方社区中。即使人们发现有轻微的违反SOP事件就会互相举报。从社会凝聚力而言,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现象。我们非常不想要看到这种现象继续恶化,以致邻居之间因为种种课题,如超市缺乏食物,或谁能优先接种疫苗而互相争吵。因为,我们可以如何扮演好社会的一份子,以响应首相的国家复苏计划?

与其埋怨和继续批评那些置若罔闻的部长,我不如向那些尚未获准开业的行业提出以下建议:

针对那些未开放/过后才开放/在允许开放时可能已破产的行业,请参考以下建议:

  1. 拟定尽详细的营业SOP,以安全可靠的方式逐步开业,并在病例减少后渐渐扩大营业。(例如,我相信电影院已准备好严格的SOP,随时能提供有限的座位,并确保足够的人身距离。)
  2. 建议你的公司和部门想办法成为冠病免疫计划的一分子,以提高全国疫苗的接种率,如为接种疫苗者提供额外的奖励或折扣。
  3. 想办法提出可为公司带来收入的方式和手段,以便度过未能营业的阶段。举个例子,我昨日刚参观了一家酒店/度假村,他们正在计划转换为疫苗接种中心,还有冠病隔离中心,以承担他们的营运开销。

以我在任国会议员8年,曾担任贸工部副部长、波士顿咨询公司顾问、本地私人学院讲师,拥有接触不同行业的经济领域的经验,我愿意免费为来自各行各业的民众提供宝贵的咨询意见。有意者可以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我会在48小时内亲自回复大家的咨询。

(吉隆坡6月7日讯)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兼万宜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文告

相比2020年3月份所落实的行动管制令1.0,这次的全面封锁(FMCO)显然引起更多的问题和混淆

国盟政府去年3月曾宣布落实行动管制令1.0,正当大家会以为国盟政府已经知道如何在清晰及透明的标准作业程序(SOP)下落实全面封锁,但很遗憾的,并非这么一回事。自我国从今年6月1日落实全面封锁至今,这次全面封锁无疑显得更混淆及充满疑问。因此,我根据众多媒体报道及社交媒体贴文,列出了在过去一周来所收集的20道问题。

迄今为止,全面封锁(FMCO)所引发的20道问题

  1. 我们迄今仍没有收到一个完整的列表,以搞清楚哪一个领域是受哪一个部门管辖

当首次宣布全面封锁的时候,我曾发表了一份文告,要求国盟政府公布一个涵盖不同部门的完整列表,以搞清楚哪些部门管辖哪一个领域。迄今,这份列表尚未公布。尽管批准信的签发已经纳入了MITI的CIMS 3.0系统,我们仍需要知道上述详情。这是因为这些批准仍来自各政府部门,而且各部门对于自己所管辖的领域仍感到混淆。

  1. 我们不解若餐厅还没获得贸工部(MITI)的批准信,是否获准营业?

例如餐馆。尽管餐饮业被列为获准营运的必需服务领域,但我们仍不解哪个部门负责批准和允许全国上下数千家餐厅继续经营。尽管房屋部指小贩只需出示地方政府的营业执照即可营业,但仍受到一些执法人员干扰。一些餐馆甚至继续停止提供外卖服务,直到获得 MITI 批准信。我也听说过,国内贸易和消费者事务部认为只有特许经营(franchise)餐厅在其权限范围内,而非特许经营餐厅则不得而知。迄今,国家安全理事会尚未澄清此课题。

  1. 我们不解售卖食物和饮料的路边摊,是否能在没有获得MITI批准信下继续营业?

同理,有许多摊位是没持有地方政府的有效准证。但是在疫情期间,这些摊贩是在吉隆坡和雪兰莪地方政府所颁发的临时执照下经营。那请问他们可以继续经营吗? 执法人员是否厘清这方面的政策呢?

  1. 我们不解政府到底是以什么标准来禁止销售酒,但却允许销售香烟

据报道,国内贸易与消费者事务部副部长曾表示,所有商店禁止售卖酒精饮料,因为贸消部已经把酒类列为非必需品,但却允许继续销售香烟。后来,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对此回应,不解为何有售卖酒精饮品的7-11等商店仍被允许经营。为了遵守政府的“指示”,一些超市随即主动关闭了销售啤酒和其他酒精饮料的区域。尽管如此,部长迄今未就此课题发表任何公开声明。

我并非想要提倡禁止销售香烟。但我想要针对的是政府政策的一致性和透明度。如果在全面封锁期间禁止生产和销售酒类饮品,那政府是否考虑过有不法之徒会趁机非法生产和向消费者销售酒类饮品呢?难道我们已经忘记了马来西亚2019年曾发生疑似甲醇酒精中毒而导致多人死亡的事件吗?

  1. 我们不解若没获得MITI批准信,汽车维修厂是否允许经营?

尽管车厂被归类为必需服务领域,但迄今我们仍不解此行业的管辖部门是谁。据我所知,车厂并不列入交通部管辖下。贸消部在此课题上也一如既往地沉默。许多车厂因此继续关闭。这意味着许多物流司机在面临需要维修或修理时,可能求助无门。难道那些被批准上路的司机需要祈祷自己的汽车或摩托车刚好都不会发生故障或需要修理吗?

  1. 我们不解经销行业及必需服务供应商是否被允许经营?他们应该向哪个部门寻求批准?

我认识一些向本地医院和检疫中心进口和供应各类型个人防护设备(PPE)的商家。如果没有批准信,这些商家的公司就无法继续向卫生部供应这些必需品。他尝试向贸消部申请,但其网页却大瘫痪。在多番尝试后,他最终才获得批准。迄今,我仍不解此行业的审批部门是谁。

 https://www.malaymail.com/news/malaysia/2021/06/04/sale-of-non-essential-items-deputy-minister-says-ok-for-cigarettes-to-beso/1979618 4 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9/06/18/six-die-from-methanol-poisoningworkers-suffer-fate-after-drinking-illegalliquor-laced-with-bad-subs 5 https://application.mot.gov.my/ 

  1. 我们不解冷气维修是否被允许运营?他们应该向哪个部门寻求批准?

虽然关键的维护和维修工程被列为全面封锁期间的 17 项必需服务的领域之一,但仅适用于建筑行业。 但其他必需服务的领域又如何?例如,若医院的冷气出现故障,那我们需要冷气服务行业的技工进行维修。生产食品和饮料的商家也需要维护其工厂的空气流通系统。事实上,鉴于新冠病毒具有空气传播的性质,因此冷气行业应被视为必需服务的领域之一。 迄今,我们仍不解此行业的管辖部门是谁。

  1. 我们不解水管工人是否被允许运营?他们应该向哪个部门寻求批准?

对于医院、工厂、办公室和政府大楼而言,保持厕所下水道畅通也是十分重要。但是,我们仍不解管辖水管行业的部门是谁。

  1. 我们不解业者是否可提供影印服务,他们需从哪个部门获得营运批准?

我还收到了一家公司的请求,该公司的销售和营销部门为卫生部和财政部等政府机构的复印机提供维修服务和提供打印纸。如果不允许类似的公司继续经营,各部们或医院都可能将缺乏足够的打印纸,同时若复印机在疫情期间发生故障时求助无门。

  1. 我们不解政府到底以什么标准来批准或不批准那些必需服务供应链的领域?

政府理应清楚地掌握到有哪些行业和公司会重要影响到提供必需服务的领域,并制定一个明确的标准,以作为批准的基础。迄今为止,我们仍没有看到任何部长针对我国必需服务领域的供应链的全貌出面说明。

  1. 在电脑,电讯商店及超市的文具部被关闭,我们不解学生要如何线上学习?

教育部长最近宣布所有学校在6月13日和14日假期结束后,将继续在家上网课。但是,许多想要修理笔记本电脑和手机的父母却无法这样做,因为所有电脑维修的服务都不被开放。 此外,一些超市的文具部也被关闭,从而导致父母无法为孩子添购文具和在家里使用。

  1. 若资讯工艺和手机店关门,一旦电脑或手机坏了,居家办公者将求助无门

同理,在全面封锁期间,那些居家办公者最好祈祷自己的电脑或手机不会发生故障,因为资讯工艺和手机店都没有开放。例如:我的电脑发生故障,却被告知只能在全面封锁结束后,才能送往公司总部修理。谢天谢地的是,在这种紧急情况下,我有能力马上添购新电脑。但那些没有钱购买新电脑的人将求助无门。

  1. 我们不解民众如何继续接受中医治疗

据我所知,在全面封锁期间,那些寻求中药治疗的民众不被允许这样做。尽管他们是为顾客提供健康和治疗服务,但仍不被视为必需服务,因此中药业者甚至不能去自己的店里打包和寄运药包给顾客。

  1. 我们不解为何药剂店不允许售卖染发剂

事实上,一些药剂店关闭了店内销售染发剂的柜台,因为它不被列入为必需服务的领域。我不解的是在药剂店销售染发剂会对抗疫情带来破坏吗?

  1. 我们不解为何家居用品公司不允许经营,甚至一些五金店的家居用品区得关闭

事实上,一些销售家居产品的五金店已经被关闭了。我从推特得知,有人无法从 DIY 购买浴室要用的挂钩,因为该区域已经被关闭了。

  1. 电器店和超市电器区不允许经营,若人们的家用电器(饭煲和水壶)坏了,又要如何在家煮饭呢?

饭煲、水壶等家用电器都有其保质期。在全面封锁期间,有些家电会因频繁使用而损耗。但由于电器店和超市电器区不被允许经营,因此我们家电坏后恐怕无法添钱买新的。尽管可以上网购买,一些半城乡或乡区的人民仍需要到实体店购买。

  1. 我们不解非必需行业的公司如何在紧急情况下继续维护其数据中心

我认识有一家属于非必需服务领域的公司,拥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数据中心,用于存储和处理金融服务部门的关键信息。对于这些公司而言,他们需要有一两名员工随时待命,以便在出现紧急情况或服务器出现故障(无论出于任何原因)时能及时维护其数据中心。负责管辖数据中心的MDEC是否对此类课题有所了解?

  1. 我们不解为何获得MITI批准信的公司在警方扫描信件上二维码时,却显示为非必需行业

尽管这是一个技术课题,但我们应尽力避免公司及其员工受到不公平的罚款。一些获得MITI批准信的公司在警方扫描信件上二维码时,却显示为非必需行业。这意味着持有此批准信的员工可能会因违反SOP而被罚款数千令吉。附录一显示了来自其中一名验光师的资料,尽管已获得MITI批准信的验光师,在扫描自己信件上二维码时,却显示为非必需行业。

  1. 我们不解为何政府允许人民跑步,却禁止骑脚车运动

我很高兴政府允许人民在住宅区附近单独慢跑和运动。但我不解为何禁止在自己家10公里半径范围内骑脚车。此外,实际上有些人是习惯骑脚车上班(包括我选区的工人) 或去早市买菜。请问骑脚车会被执法部门罚款吗?

  1. 迄今,来自贸工部、内政部、贸消部、通讯及多媒体部以及房地部的部长们仍然没有联合为自己所管辖的领域进行汇报,解决各部门的权限疑惑

我不确定首相是否已发禁言令,禁止除了依斯迈沙比利以外的其他部长发言。鉴于当前对标准作业程序的种种困惑,难道各重要部门的部长不应要联合出面澄清吗?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附录一:扫描二维码却显示为非必需行业的验光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