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1月23日讯)行动党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兼万宜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文告

马六甲州选举:希望联盟的未来展望

马六甲州选在11月20日落幕。在所有28个州席里,国阵狂扫21个议席,以三分二多数优势单独执政。反之,希盟遭到重挫,从原本的13个议席,锐减至5席,其中行动党占4席,诚信党1席,公正党则全军覆没。另一阵营国盟则靠土著团结党拿下两席。这让许多希盟支持者来说,无非是一个令人失望的结果。有鉴于各种综合因素,如州政府突然垮台、低投票率、无法举行讲座会,选民投票意愿低,担心疫情,因此此结果并不完全出乎意料。但是,希盟还是能从这次的选举中吸取教训和分析表现,以便可重新整队应付来届大选。

首先,国阵巫统强势的选举表现的论述被广泛夸大了。虽然国阵在马六甲州选拿下21席,但比较上一届大选,国阵的得票也只是增加了最多1%。 《当今大马》的一项分析显示,国阵的得票仅增加了 0.6%,即从 37.8%增加到38.4%。在赢者通吃的选举制度下,国阵尤其是在得票率低于40%的农村选区有明显的选举优势。这意味着在全国大选,随着投票率和年轻选民的提高,任何票数的相对变化都可能导致国阵在大选中失去许多议席。

第二,国盟对国阵其实造成真正的威胁。 尽管国盟只赢得2席,但其得票高达25%,显示国盟其实对国阵造成了真正的威胁。国盟的得票,也将可阻止伊党党内提出要求脱离国盟,以和巫统合作的呼声。因此,目前的国阵、国盟与希盟“三强鼎立”局势预料将一直维持到下届大选。

这意味着PN有一些希望在选举中获得更多反对国阵的席位 / 巫统在下届大选中。 更重要的是,这将阻止伊党内部的叙述放弃国阵并与国阵/巫统合作获得更多动力,如果国阵未能赢得任何席位并且仅赢得不到 20% 的席位,这肯定会发生。 大众投票。 我的同事 Liew Chin Tong 用“三国崛起”的叙述来描述马六甲州选举后马来西亚的政治格局。2 这种政治格局可能会持续到下届大选,这意味着任何联盟, 包括希望联盟在内,可以在分裂的选民中引发选举意外。

第三,行动党和希盟候选人的表现也不乏有一些亮点。在爱极乐州议席, 行动党的郭子毅在一个混合席位中赢得了 60%(相比第14届大选下降4.8%)的选票。在 Kesidang 州议席中,行动党的谢守钦也在37%马来人的混合议席中成功赢得了66%的选票。相比第 14 届大选希盟的总选票其实下降了15%,因此若无法获得上届马来选民的同等支持,这两名行动党候选人相信是无法保住此选举的席位。

此外,行动党最年轻的候选人莫哈末丹尼斯的表现可谓可圈可点,在彭加兰峇株州议席仅以微差多数票败给国阵候选人。诚信党的前首席部长阿德里显然仍是马六甲州内最受欢迎的政治人物,并赢下了武吉卡迪的议席。此外,阿德里很可能会继续被任命为反对党领袖,并在国家和马六甲层级下逐渐提高自己的政治影响力。

第四,这次的马六甲州选对希盟来说也是一记警钟,尤其是接纳两名来自巫统的叛徒并不能带来好处,甚至导致希盟流失原本的支持票。另外,希盟也在这次州选也缺乏可吸引选民的论述,尤其是没有提出州政府的未来愿景。再来,希盟还需在半城乡建立起强大的地面竞选机制。在选举时,我们不能期待用外州的资源,来弥补当地机制的一些缺陷。

第五,马六甲州选给了希盟一些时间提出新论述,以迎战第15届大选。来届大选,希盟已经不再有消费税和一马公司案等课题来对抗国阵。尽管许多选民不满前朝慕尤丁政府处理2019冠病疫情,但随着现任首相依斯迈沙比里重开经济领域,民众的怒气或将和缓。

希盟来届大选的新论述必需包含以下元素:(一)提出有经验和年轻的领导阵容以带领国家前进,而非单靠成员党的高层领袖;(二)提出涵盖联邦与州层级的后疫情时代国家愿景,而且必须着重在竞争力与能力;(三)希盟应呈现一个新联盟,包括与统民党联手,以吸引年轻选民和拉拢更多的志愿者,成为希盟在基层和社交媒体机制的一部分。

距离下届大选的时间不多,希盟必须善加利用,而领袖也必须搁置个人议程,以拟定更宏大和有效的政治策略及论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