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1月5日讯)行动党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兼万宜区国会议员的媒体声明

核查魏家祥就沿海贸易政策课题辩论中的论述

三天前,交通部长兼马华主席魏家祥与前财政部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就沿海贸易政策课题进行电视辩论。这场交锋对马来西亚人民而言都是一场胜利,双方都使用Power Point,通过电视及社交媒体如TV3、8TV 和 Astro Awani直播沿海贸易政策。

在任何关于公共政策的辩论中,我们都有必要核查对方所提出的论述。对我而言,我至少可以为林冠英所提供的论述担保,因为我也是幕后团队的其中一名成员。然而,我对魏家祥却不这么认为。基于公众必须有知情权及希望新闻媒体能继续跟进,我就此提出以下几个观点。

  • NTT是拟议的Apricot 海底电缆项目的唯一股东和拥有者吗?

魏家祥在辩论时多次予人印象,即全球海底电缆公司和日本电信巨头NTT 是拟议绕过大马的Apricot 海底电缆项目的唯一决策者。 这是严重误导的观点,因为有关项目还有许多股东,包括谷歌、面簿、PLDT(菲律宾最大电信公司)和台湾中华电信。

“今天,Google、Facebook、PLDT、中华电信和 NTT宣布参与了Apricot海底电缆系统。 具体来说,这五家公司已经共同组建了一个财团来建设这个新的国际海底电缆系统,命名为Apricot。”

魏家祥是否随意地忽略了 Apricot项目中的其他参与者,就是因为面簿和谷歌是其中的公司(本地和国际)向前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以及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分别发出两封及一封信,要求搁置魏家祥的沿海贸易政策,重新使用前交通部长陆兆福的政策,而将这两家公司排除在外?

  • 谁是佐藤佳雄?

魏家祥在辩论中两次放映本身与佐藤佳雄的视频通话,并说明佐藤佳雄是Apricot 海底电缆计划的主要人物,而视频中,佐藤佳雄的职位是NTT的副总裁。

可惜的是,佐藤佳雄不再是NTT的员工,他离开公司后已成立一家新加坡注册公司,名为Orient Link 公司。

在Apricot 海底电缆规划初期,佐藤佳雄是NTT 的员工,但网络上的资料也只是显示他是经理,而非副总裁,此外,佐藤佳雄已离开了NTT公司。

虽然我不怀疑在规划 Apricot海底电缆系统时,佐藤佳雄是在NTT工作,但据报道,Orient Link 网站称他只是 NTT的经理,而不是副总裁。

魏家祥试图把佐藤佳雄描绘为NTT领导层的高级人物,然而他不是,这是不诚实的。即使佐藤佳雄在离开公司前是NTT的副总裁,但是将他的职位说成为公司高级领导层的一部分也是不准确的。. 例如,NTT 的管理层目前列出了13名高级副总裁。 换言之,副总裁的职位在像NTT这样的日本公司犹如其他公司的中等管理层或高级经理级别。

换言之,佐藤佳雄不再是NTT的员工,因此不能代表NTT的区域性投资。他在该公司顶多就是一名高级经理而已。

  • 谁是Orient Link和它与本地公司有何关系?

如上述所提,佐藤佳雄是一家新加坡注册公司,名为Orient Link 公司的首席执行员。其官方网站形容其公司是由NTT及Wen Capital 公司为首的战略联营公司,而Wen Capital 公司的董事为林顺福(音译),即OMS集团的执行主席。

OSM 集团就是大马号称唯一有维修海底电缆能力的公司,也是魏家祥成为交通部长后,恢复沿海贸易政策的唯一受益者。

事实是林顺福既是Wen Capital 董事,是Orient Link 公司的部分股东,也是OMS 集团的执行主席,这表明佐藤存在明显的利益冲突。

  • Intra-Asia Express Cable Project 到底是什么项目和是否会进入马来西亚和沙巴海域?

魏家祥在结束辩论前丢出的一张“王牌”便是佐藤佳雄目前在咨询,链接日本,台湾,菲律宾,汶莱,沙劳越,马来西亚半岛和新加坡的“亚洲内部快速电缆工程”(Intra-Asia Express Cable Project)。由于佐藤佳雄不是是NTT的员工,那么就不应该视有关言论视为是NTT的项目。此外,佐藤佳雄清楚对魏家祥表示过“我需要你的大力帮忙“。尽管我们的部长应致力推动马来西亚海底电缆的投资,但佐藤佳雄对魏家祥如此的依赖,不禁让我们质疑佐藤佳雄的供词的独立性。这是否意味“I help you, you help me”的翻版?

  •  那艘由OMS集团所拥有的 Lodbrog的船是否有动态定位2的能力?

最后,魏家祥声称OMS 集团最近购买了一艘称为Lodbrog的船,可维修海底电缆所需的动态定位2(DP2)的船型,然而,根据OMS集团网站上的技术规范说明,这似乎不相符。

OMS网站上的技术规格显示Lodbrog 是一艘DYNAPOS AM/AT的船

OMS网站显示Lodbrog 是一艘 DYNAPOS AM/AT的船,当我们参考动态定位规格的分类表,清楚地表明 Lodbrog 只有动态定位1(DP1)或DP(AM)规格,而非魏家祥在辩论中宣称拥有DP2能力。

解释动态定位 (DPS) 1、2 和 3分类表与DP(AM) 清楚地显示此为DP1船

相比之下,由马来西亚电信公司(TM)持16.7%股份的ASEAN Cableship有限公司所拥有的ASEAN Explorer 显然就拥有动态定位系统2的能力。这也解释了为何交通部从2020 年11 月至 2021年3月期间授予ASEAN Explorer六项沿海运输豁免,用于马来西亚水域的海底电缆维修。

如果Lodbrog 真的拥有魏家祥所声称维修海底电缆的DP2能力,为什么他不提供数据来展示他搁置沿海运输豁免政策后这艘船在马来西亚水域维修电缆的次数呢?在近12个月的时间里,我相信Lodbrog一定有机会进行维修工作,因为它的船只都是注册于巴生港口。

由马来西亚电信公司持16.7%股份的ASEAN Cableship有限公司所拥有的ASEAN Explorer的技术规格显示它拥有DP2的能力

  • 结论

我已提出5项具体的论述,来显示魏家祥在辩论中有误导观众的嫌疑。我相信这些都可以交由有相关知识的读者自行评估。我也欢迎读者能对我魏家祥和林冠英双方的论述提出自己的见解。

无论如何,我也希望类似的辩论未来能在其他公共政策问题上,采用同样的模式进行。随着各方都愿意核查各自的事实和陈述,我相信我们可以迈向更成熟的民主之路,根据可被核查的事实和数据来辩论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