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0月26日讯)修订2011年大马存款保险机构法令(720法令)的国会演讲

我曾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在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实习。在这段时间,我写了一篇简短论文,建议新加坡建立一个类似于美国的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但为规模较小、更稳定的新加坡银行市场而设计的存款保险计划。在这个政策上,马来西亚的存款保险公司(PDIM)成立于2005年8月,比2005年10月的DIC还早几个月。我们在这方面比新加坡显得更积极。

我想借此机会就 2011年大马存款保险机构法令(720修正案)提出以下问题。虽然这会更适合在辩论阶段上提出,但为了给公务员更多时间准备答案,因此我想在此提出以下问题。

第一个问题:大马存款保险机构的董事会成员

我支持这项修正案的第4条,该条款明确了被任命的董事会成员及出席会议的替代董事成员需要专业知识和背景。

目前的董事会成员确实令人印象深刻,由公私部门富有相关经验的成员组成。值得注意的是,9位董事中有5位是女性成员。但同时我要指出9位董事中有7位,包括主席都是由财政部长任命。

既然大马存款保险机构有42家银行和50家保险公司作为会员,为何我们不让这些协会,比如马来西亚银行协会,马来西亚人寿保险协会和马来西亚一般保险协会来作出委任。我相信这些协会里有许多退休人员都拥有丰富的管理经验,可以作为行业代表加入董事会。他们将有能力提供相关的行业见解,以加强马来西亚的金融业规范。第 11 条仅规定,至少一名由部长任命的董事会成员应具有银行和金融领域的经验。鉴于银行业和保险业(寿险和非寿险)的复杂性,增加行业代表的数量以反映金融格局不是更好吗?

第二个问题:允许机构从存款保险基金转移资金

我支持第9条规定,修订法案的第28条,以便该机构在需要时能够更灵活地转移资金。据我所知,目前由该机构管理的6个存款保险基金为(一) 回教存款 (二) 常规存款 (三) 家庭回教保险 (四) 一般回教保险 (五) 人寿保险和 (六) 一般保险。由于各保险的支付对象来自不同市场的存款用户,因此一些基金的消耗速度相对会比较快。

但是,大马存款保险机构有何内部机制,以便分析和决定这些基金资金的转移流向?除了审计,管理和薪酬委员会之外,我们是否有一个独立的委员会负责检查这些资金之间的调动所带来的影响?我想请部长解释一下。

第三个问题:修正案中的新术语 – “商业转移项目”

我们在第12条文(新章节的第46A),第13条文(新章节的第47(2)), 第17条文(新章节的第49A),第23条文(新章节第71条(3)),第27条文(新章节的第73A)发现此 “商业转移项目”的字眼。请问部长能否举出一个具体的例子,说明在什么情况下需要在银行或保险公司中纳入“商业转移项目”来保护用户存款?这一新条文或修正案是否适用于银行或保险公司设立新子公司并将部分存款转移至该新子公司的情况吗?或者该修正案是否考虑了涉及银行和保险公司的并购活动?例如,意大利保险公司Generali于2021年6月宣布收购AXA AFFIN合资企业的多数股权,并计划将其在MPI的持股比例从 49%增至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