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0月25日讯)行动党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兼万宜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文告

我身为一名国会议员所扮演的角色。第五:其他业务

在这系列的首4部分中,我试图分享了(一) 推动国会改革来提高议员的职能 (二) 议员的选区服务(三) 议员的政党责任 (四) 议员所关注的国家课题。在最后一部分,我想解释一名议员的其他业务。从表面上看,这些业务似乎对选民没有带来直接的益处,但如果以长远来观察,这会对马来西亚的政治格局产生有意义的影响。

首先,我很早就决定优先招聘和培训自己选区的实习生。最初,我会将实习生分类为研究公共政策和参与选区服务的组别。随后,我逐渐开始调整这样的安排,并鼓励研究政策的实习生偶尔服务选区,以亲眼看到这些政策如何具体影响民众生活。同时,我也鼓励那些服务选区的实习生学会从更宏大的视野来审视自己的日常工作。

在过去5个月里,我有机会与高达14名实习生共事。实习时间从3周到3个月不等。虽然行动管制令和疫苗接种计划让我们放慢服务选区的脚步,但大多数实习生仍参与派发食物篮及支援疫苗接种的活动。(一位实习生甚至在这过程中找到了一份全职工作!)

在过去8年期间,我有幸与100多名实习生一起工作。我希望自己能给大多数实习生留下正面印象,也衷心期望他们能获益不浅。我希望这些实习生在未来的职业生涯上都继续抱有这种服务精神。例如:黄美诗在2011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毕业后曾与潘俭伟和我一起实习过,目前是一名梳邦再也的州议员。另外,Lily自2014年便成为我的实习生,博特拉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目前是一名加影市议会官员兼我的特别助理。另一名实习生Sharon Ling曾是全职国会研究员,后来在槟城为另一名州议员工作,再拿奖学金前往美国继续深造。另一名实习生Chen Yen-Shan则拿奖学金就读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毕业后,他也担任我贸工部的特别官员。

再来,我也与许多前实习生保持联系和成为好朋友。例如,一名前实习生Gabrielle在2016年大方赞助了我选区的一名实习生。到了2018年,这名实习生转为林冠英工作。 另一名前实习生Winson Lee则是马来西亚学者国际理事会的重要成员。2011年我还是UCSI大学的讲师时,便有幸与他合作举办了首届的马来西亚公共政策竞赛。

我十分支持年轻一代去实践自己的理想主义。若能帮助这些未来的国家栋梁从更宏大的视野来看待自己的国家和深入了解本地社会的多样性,我都愿意尽我个人的绵力。

在担任国会议员期间,我也非常享受与国内外交圈的交流。在疫情爆发前,我常受邀出席外国使团所举办的庆典活动。我则借此机会,从政治和经济角度来向他们解释我国政治最新发展和厘清他们所关切的本地课题。在我担任贸工部副部长期间,这些交流经验显得额外宝贵,因为我有机会与很多来马投资的美国、欧盟、新加坡、日本、英国、澳大利亚、中国、泰国企业进行交流。尽管我目前不再担任任何政府职务,但我相信8年国会议员生涯和执政经验仍然管用,这也是我继续与外交使团保持密切联系的原因之一。

同时,这些交流也有助于我解答各方的疑惑,例如政府需要明确政策来向投资者发出正面信号,欧盟承认马来西亚的AZ疫苗。有了持续性的交流,才能确保大家能随时掌握最需要的资讯信息。

这也是为何我经常接受邀请,与国内外投资者讨论当前的政治经济形势。

最后,我也经常与Bersih和国际透明组织等非政府组织,IDEAS智囊团及其他机构进行学术交流。尽管这些交流不会产生任何立竿见影的结果,但是这能促使公众参与辩论国家政策和制度改革。或许有政治人物会在适当的时机愿意立法推动这些改革。而一般上获得广泛讨论的法案的成功率都比较高。最新例子便是朝野双方都同意在下届大选前努力推动反跳槽法。

无论如何,一名国会议员在处理任何业务时都必须学会取得政党和选民的信任。而我在考虑任何业务的优先次序时都会参考过去的经验。如今,我最大的遗憾便是,还没拨出更多时间来写完一本书来记录我从政的心路历程。敬请大家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