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7日讯)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兼万宜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文告

10问国家复苏计划和我的建议

自昨天的文告,我就接到了各方的咨询电话,包括来自啤酒厂,收债公司,从事财产转让的律师行和在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工作兼辣椒农民等等。虽然我没接到首相办公室的任何回应,但我想就他最近揭橥的“国家复苏计划”提出以下10道问题,同时各别免费提供一些建议。

  1. 首相有何方法能增加国家财政收入和改善现金流状况?

在这充满挑战的时期,我国财政部或政府部门目前面临的严峻挑战之一就是现金流问题。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贷学金(PTPTN)过去都十分依赖财政部为其未偿还贷款的年度利息及毕业生的还款提供资金。PTPTN十分需要依赖足够的现金流来持续运营,但是自限行令1.0开始以来,便因暂缓还贷措施而受到严重影响。其中一个解决方案是,政府可以考虑将部分私立学院毕业生的贷款组合证券化。实际上,PTPTN应该能掌握这部分的数据,显示这组学生的还贷率是比较可靠和具有可预测性。这是任何希望将贷款组合证券化的金融机构所最重视的两大要素。

  1. 如何能用更富创意的方式协助我国的酒店和旅游业?

众所周知,我国酒店和旅游业在这场疫情中遭受最大的打击。在封锁期间,政府除了向这行业的雇主提供工资补贴外,我们还能想到哪些方案来协助他们呢?在短期内,我们或许建议这些酒店可以转型成疫苗接种中心和临时隔离中心(开放给那些不愿去沙登MAEPS,但愿意付费隔离的民众),以支付其日常运营和工资成本。对于一些拥有高尔夫球场和购物中心的酒店,他们可以善用屋顶和闲置土地,转变成屋顶花园和安装太阳能电板。据我所知,一些银行过去已经提供系列优惠来资助安装太阳能电板的商家。综上所述,政府能否能针对这些协助酒店和旅游业的银行,特别提供额外的软贷款援助或补助呢?

    3. 要不成立另一个改良版的马来西亚国营金融资产管理公司(Danaharta)

许多曾经历过1990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的民众仍不难想起Danaharta过去如何有效处置银行的不良资产后,再重新开始向私人界放款。在这场疫情中,许多公司其实可以将其优质资产当作抵押品,在等待经济复苏的过程中,还能用来贷款以支付日常费用。现实中,许多银行不愿向零售、旅游、休闲和食品饮料等这些受疫情影响较严重的行业放款。因此,政府是否可以采取类似措施,暂时收购这些资产为抵押品,然后再担保这些公司以向银行贷款?Prokhas可以再被委任来协调这方面的工作,而营运资金担保计划(SJPP)可以协助为这些贷款提供担保。一旦疫情结束,这些企业的现金流恢复正常后,政府就可以将这些的资产归还给他们(只需支付Prokhas和SJPP部分的管理费用)。另外,我们还可以要求有参与的银行向这些受影响的公司提供贷款延期优惠,更有针对性地落实暂缓贷款的政策。(我希望国家银行和财政部能批准这个双赢方案)

     4. 如何能用更富创意的方式来为本地青年创造就业机会?

青年失业(是正常失业人数的3倍)已经是一个十分普遍的社会问题。我在这里想提出一项建议。事实上,中央政府的MDEC和雪州的SIDEC等机构都有向中小企业提供各种数码转型的补贴。若我们主要想协助这些受数码转型之苦的中小企业商家,为何不想一个双赢的解决方案,包括聘请精通科技的毕业生或刚失业的青年来协助这些中小型企业进行数码转型。例如,这些青年可以协助卖粿条或薄饼的小商家注册加入其中一个外卖平台,或用CANVA等工具来协助本地餐厅设计社交媒体的内容和投放脸书广告。总之,这些青年可成为本地中小企业数码转型的的“前线人员”。(根据工作需求,政府还可以协助这些青年提早接种疫苗)。

   5. 如何帮助更多B40群体拥有电子设备?

疫情当下,居家学习的主要挑战之一是需要为学生购买额外的电子设备,包括电脑和手机。我认识一家名为 Rentwise 的马来西亚 IT 公司,专门回收和翻修旧电脑和其他电子设备,再出租给 B40群体。与其等待财政部慢慢地采购完所有150,000台电脑和其他电子设备,倒不如鼓励更多公司和其他单位参与,将我们的旧电子设备捐赠给类似Rentwise的公司,然后再转租给其他有需要的人,包括B40群体。当然,中央政府和州政府也可以介入,为这些捐赠的个人,公司及翻新转租的公司提供税收减免。此举甚至可被列入为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可持续倡议!

   6. 如何保障尤其是住在工厂区的外国劳工的住宿条件?

随着全国多地工厂爆发疫情,不少厂商都“逼迫”自己的外劳集中住在厂区内,生怕这些外劳若被允许住在外地,可能会感染新冠病毒。严格来讲,工人不应该住在厂区范围。但鉴于目前的情况,政府需要更灵活地根据房屋和地方政府部与州政府的指南,来规范工厂内建造住宿的合法和安全性。我和相关建筑公司谈过,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建立和拆除这类型的住宿。而政府只需要更新指南,好让在工业区所建造的住宿是符合政府的《 1990年工人最低住房和便利设施最低标准法案》修正案。

   7. 如何以负责任和科学方法来放宽室内活动的限制?

开放室内活动的忧虑之一是新冠病毒会通过空气(气溶胶)传播。因此,我们要降低风险的方法之一就是持续监控和保持这些室内良好的空气质量。我也得知比利时政府最近强制要求业者使用二氧化碳探测器,才能开放室内活动。实际上,我国的冷气(HVAC)产业在大马空调及冷藏协会(MACRA)的带领下蓬勃发展。因此,我相信他们能够提供最新意见,教我们如何通过安装新的空气过滤器和空气循环机器,以确保良好的空气质量。最后,我们能借此机会以负责任和科学方法来放宽如餐厅、健身房和宴会厅的室内限制。

   8. 如何善用科技来重开购物中心?

同理,我们还可以善用科技,如闭路电视,CCTV及跟踪应用程序,如MySejahtera或购物中心的应用程序来管理和实时监控商场内的人数。一旦达到人数限制(由商场的规模和空气流通质量来决定),在有其他顾客离开之前,都不允许新顾客进入商场。鉴于我国正在致力推动包括物联网(IOT)在内的工业4.0科技,那政府应主动采纳这些创新科技,并与私人界一起制定可行的解决方案。

  9. 能否善用现有的国际标准操作程序来举办国内的体育赛事?

这是一个有点私心的课题,因为我住家附近就有一个自己热爱的运动地点。若遵守国际标准操作程序,我们没有理由不能举办一些小型赛跑项目。青体部可以进一步地与赛跑主办单位合作,采用简化版的世界级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防疫机制,包括在赛前测试运动员,并尽量减少主办单位的工作人员之间的互动。我最近在Bandar Baru Bangi第15区拨款提升了一条长达400米的跑道,而我也很乐意促进赛跑主办单位和青体部的合作,讨论看看在封锁第一阶段结束后如何以负责任的方式来完成这项任务。

 10. 不如设立一个征集点子银行?

这项建议其实并不复杂。实际上,我是从身边的朋友和其他人获此灵感。因此,我想建议首相办公室设立一个“国家复苏征集点子银行”(类似食物银行计划,但用于征集点子)。任何人只要有想法,如何以负责任和安全的方式来重开国家经济,便能向这间“银行”提交创意点子。然后,首相办公室每天再从中挑选一个好点子,并交由相关部长与中选的民众交流,看看如何落实其点子。

在等待首相办公室的回应之际,如果您有任何好的想法,欢迎你发电邮致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