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6日讯)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兼万宜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文告

政府公信破产,我们该如何自救

昨日,首相慕尤丁揭橥“国家复苏计划”,其退场策略分成4个阶段,以便国家能在2019冠病疫情缓解后重返正轨。随即,我的朋友圈里也出现数个疑问,这包括:

  1. 如何协助无法撑过8月份的行业(如健身房,戏院和餐厅),近期(7-8月)是否有政府援助?
  1. 在确诊病例少过2000宗,某些经济领域重新开放后,我们是否有信心疫情不会回弹?相比限行令3.0,政府会采取什么措施以避免重蹈限行令4.0的覆辙?
  1. 既然所有国会议员,公务员和国会工作人员都已经打过疫苗了,为何国会还不被列入关键服务领域?
  1. 在国家和经济复苏的四个阶段中,每个部门所管辖的领域是否有准备好任何详细计划?
  1. 在等待学校 9 月重新开放的同时,政府有什么计划来确保那些缺乏设备的学生继续居家在线学习?

当然,我可以想出更长的清单来补充工业联盟所提出的十点疑问,但本文告的重点不是批评国家复苏计划缺乏细节。这篇文告主要目的是要解释国盟政府公信破产后的结果及我们该如何前进。

让我列出数个例子,来阐述何谓政府公信破产。

第一个例子,在全面封锁期间,各部门原先应负责批准各领域的运营申请。但是,贸工部却继续使用了CIMS 3.0 系统来签发所有的批准营运信。因此,当近期发生私会党滥用贸工部批准信函,从巴生跨州到马六甲抢劫商人时,导致贸工部承受骂名,然而实际上允许这间“保安公司”运营的部门是内政部。同样地,贸工部应该为关键服务的制造业(如电气电子和食品工业)发出批准营运信,但当这些工人因住宿窄小而不幸感染冠病(归人力资源部管辖),贸工部也遭受到池鱼之灾。当然,贸工部之所以没有获得支援,原因也在于其部长阿兹敏,在目前与可见的未来都是一名全国最不受欢迎的政治人物。

第二个例子,在全面封锁期间,民众被允许在住家范围里面运动(散步,跑步)。身为一名国会议员,获准跨州跨县工作。有时,我也会前往离我住家2公里范围内的武吉加里尔国家体育馆跑步。同时,我也常常前往视察武吉加里尔亚通体育馆(Axiata Arena Bukit Jalil)大型疫苗接种中心的日常运作。另外,我也会前往吉隆坡附近一带检查其他民众在运动时有无遵守防疫措施。但基于外界对政治人物的评价普遍低落,我也因为在住家以外的地区跑步而在社交媒体受到批评。然而,我实际上是在执行国会议员的工作(同时做些运动)。尽管如此,我也不会为此抱怨,因为最近确实发生太多部长和名人犯双重标准的错。

第三个例子:我选区的市议员、助理和行动党志愿队一直都协助人民登记接种疫苗,为确诊病例场所消毒,协助疏通和管理雪州大型筛检中心的人潮等,也曝露在感染冠病的风险之中。但我担忧,一旦我把他们的名字交给当地卫生署官员,我会被标签为为员工插队的国会议员,尽管我认为他们在这期间也属于站在前线协助抗疫的人员。由于过去确实有部分政治人物滥用职权,为家人和非前线的职员提前接种疫苗,因此我不难理解公众在这一方面的不满。值得庆幸的是,我选区的县卫生局非常明白事理,也认可这些前线人员的贡献。

以上三个例子都反映公众对政府和政治人物的不信任程度,而这种不信任也已逐渐渗透到地方社区中。即使人们发现有轻微的违反SOP事件就会互相举报。从社会凝聚力而言,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现象。我们非常不想要看到这种现象继续恶化,以致邻居之间因为种种课题,如超市缺乏食物,或谁能优先接种疫苗而互相争吵。因为,我们可以如何扮演好社会的一份子,以响应首相的国家复苏计划?

与其埋怨和继续批评那些置若罔闻的部长,我不如向那些尚未获准开业的行业提出以下建议:

针对那些未开放/过后才开放/在允许开放时可能已破产的行业,请参考以下建议:

  1. 拟定尽详细的营业SOP,以安全可靠的方式逐步开业,并在病例减少后渐渐扩大营业。(例如,我相信电影院已准备好严格的SOP,随时能提供有限的座位,并确保足够的人身距离。)
  2. 建议你的公司和部门想办法成为冠病免疫计划的一分子,以提高全国疫苗的接种率,如为接种疫苗者提供额外的奖励或折扣。
  3. 想办法提出可为公司带来收入的方式和手段,以便度过未能营业的阶段。举个例子,我昨日刚参观了一家酒店/度假村,他们正在计划转换为疫苗接种中心,还有冠病隔离中心,以承担他们的营运开销。

以我在任国会议员8年,曾担任贸工部副部长、波士顿咨询公司顾问、本地私人学院讲师,拥有接触不同行业的经济领域的经验,我愿意免费为来自各行各业的民众提供宝贵的咨询意见。有意者可以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我会在48小时内亲自回复大家的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