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兼万宜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及国会卫生,科学及革新特委会主席兼砂拉越古晋区国会议员俞利文于2021年4月16日的联合声明

向全国冠病疫苗接种计划(PICK)协调部长兼科艺部长凯里提10问

随着政府即将在4月19日展开第二阶段的全国接种疫苗计划,我们发现仍有许多等待被厘清的疑问。尽管凯里的表现值得被赞扬,但我们仍想提出10道问题,以进一步厘清目前的免疫计划。

1. 60岁以上尚未注册接种冠病疫苗的人士的地理分布情况?

凯里早前曾提及60岁以上乐龄人士登记接种疫苗率低于预期,并建议在第二阶段提早开放给第三阶段的登记者。根据3月29日的报道,60岁及以上的人群中,只有22%或200万人登记接种疫苗。这也意味着剩下有高达700万年长者尚未注册接种冠病疫苗. 迄今为止,我们仍不知道位于这些人士的地理分布. 对我们而言,公布这方面的资讯是十分有用,能方便我们针对性地提供协助,让更多乐龄人士登记疫苗。

2. 为了提高疫苗登记率,有无与州政府合作采取哪些措施?

州政府都有掌握了乐龄人士的具体资料,可以提供协助。例如,雪州乐龄亲善基金,槟城也有类似的乐龄人士亲善计划。据我所了解,政府与雪州和槟州政府并没有任何具体的合作,来动员州政府机关,州议员,地方代表,非政府组织等各方资源来协助乐龄人士注册接种疫苗。当然,州政府可以自行动员,无需等待中央政府的指示。既然中央政府在疫苗接种计划上扮演领导者的角色,因此我们呼吁中央政府能主动推动与各州政府合作,采取必要措施,尽量为乐龄人士注册接种疫苗。

3. 是否会如凯里所宣布般,提前两周前向注册接种疫苗的民众发出通知?是否有采取别的措施来通知那些没有能在 MySejahtera 应用程式确认预约的人?

尽管部长表示会通过MySejahtera、电话和短信在两周前发出的接种通知,但目前有很多民众还未收到接种通知。他们开始感到焦虑,并定期为家中长辈和父母检查信息。王建民在MySejahtera将母亲登记为其家属,但尚未收到任何疫苗接种日期的通知。他也帮助父亲登记,根据JKJAV网站,仍然等待接种预约。此外,不懂科技的乐龄人士可能不会回复预约通知,可能有第三方为他们登记疫苗接种,可是不会阅读或回应信息。根据4月12日的报道,有超过半数早期获得通知的民众尚未确认各自的预约通知。如果要提高正面回应率,我们必须明白回复率偏低的原因,除了不懂得科技外,一些不谙马来文的乐龄人士,也可能是重要原因之一。我们建议政府考虑使用多语的语音来与民众沟通,进而取得成效。

4. 是否能尽快确认并公布疫苗接种中心名单?

迄今为止,政府尚未公布第二阶段的接种中心完整名单。尽管民众在接种前会收到具体的中心或诊所地点,但我们呼吁政府能提早公开疫苗接种中心的完整名单,以消除那些已登记的人的疑虑,尤其是让他们也可以参考和主导核实这些中心地点。这份名单应该涵盖与政府合作的私人医院和诊所。

5. 政府是否能为那些不谙国语或文盲的乐龄人士提供翻译和相关协助?

不谙国语,不识字,听力不好、视力不佳的乐龄人士将会对整个接种疫苗的过程却步。有很多表格要填写,有很多应用程序要扫描,还必须聆听简报。因此,这也难怪如果乐龄人士觉得整个过程压力太大,可能会影响他们接种疫苗前、期间和后期的身体健康。希望在每一个接种中心都认真考虑好以上的问题,并采取足够的措施,尽量减少乐龄人士的压力。

6. 我国是否有足够人力,来应付每日从4万剂增加到16万剂的接种次数?

第一阶段接种率每日不到4万人次,而政府第二阶段的目标是每日为16万人次接种。即使有私人医院加入,政府是否有能力或足够的医生和护士为这么多人接种疫苗?

7. 我国是否有任何应急计划,以应付那些注册后却没有如期出现接种疫苗人士的情况?

如果在指定日期内预约接种者没有出现,应该有标准操作程序,让其他人顶上。许多国家以防有民众失约,都会建构一个由候补系统与数据库组成的方案或SOP,以提早通知民众接种剩余的疫苗,因为这些剩余的疫苗都必须在过期前被使用。据我所知,我国还没有这样的系统。我们认为这是疫苗接种过程的必要措施,以便能最大程度地减少疫苗浪费。

8. 各种持续出现的不确定性是否会影响对疫苗的供应?

虽然凯里保证我国将会有足够的疫苗为80%的人口接种疫苗,以达到群体免疫的效果。但是部分民众还是对疫苗的种类感到担忧,尤其是国家药剂监管机构(NRPA)批准甚少国家使用的斯普特尼克-V (SPUTNIK V) 疫苗,以及被指引发血栓问题和遭到丹麦等国家停用的阿斯利康(AstraZeneca) 疫苗。试问部长有哪一些应急计划来解决疫苗供应问题?我国是否会因欧盟和印度出现“疫苗民族主义疫苗”而面临疫苗延迟交付的问题?

9. 强制民众接种疫苗是否违宪?有没有考虑其他,如疫苗护照等的激励措施?

凯里此前曾表示,倘若注册接种疫苗的民众人数在9月依旧未能达标,政府可能会立法民众强制接种冠病疫苗。这是否合法或违宪呢?我们发现甚至连小学生也没有被强制打BCG疫苗。那政府确定会落实强制疫苗注册和接种的政策吗?

与其这样,我们建议政府在落实此政策前,不妨考虑推出其他奖励措施来吸引民众注册,允许享有特定的福利,如疫苗护照等。

10. COVID19 呼叫中心的工作效率如何?是否需要投入更多资源以聘请掌握不同语言的人士?是否要善用聊天机器人的人工智能之类的技术,来应对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注册人士的查询?

政府理应会设立一所冠病疫苗呼叫中心,但其运作模式仍有待了解。至今还没有数据显示多少人涉及,哪一个部长主导,有无外包,或是否提供足够的培训等等。

我们十分希望可以访问这些呼叫中心,以便了解其运作和流程。如果有必要,我们也会替部长背书,以提升中心的拨款或投放更多资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