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经济拥有弹性去面对未来的经济挑战

国际贸工部副部长王建民博士于2019年6月20日媒体文告

佐摩博士(Dr. KS Jomo )于2019年6月17日(星期一)在2019年大马经济大会所发表的言论得到广泛的报道,尤其是他提及的“现在和将来会是非常艰难的时刻,因为外在环景因素非常恶劣,可以以’每况愈下’来形容。他也表示“这些很多问题都不在马来西亚政府的控制之内。”

我赞同 Dr Jomo的看法,外在经济因素的挑战将会持续,尤其是在最近美中经贸关系发展不正面的情况下。我也认同有这些挑战外在的因素发生的原因是不在马来西亚政府的控制范围内的。

当美中贸易战还局限于货物关税之时,大马至少还可以在短期内从分散投资和贸易中获益。这可以缓冲贸易战带来的长期负面影响,例如,野村证券 (NOMURA) 预测大马在美中贸易战中将会是第四大获益的国家。

但是当美国政府威胁美国公司,防止他们与中国公司,如华为,做生意的时候,其对马来西亚的影响则只有是负面的。例如,华为的收入减少了大约300亿美元将会对在其生产链的其他公司造成无可避免的连锁效应,那也包括美国公司。就如博通 (Broadcom) 一样,该公司的收入预测将会减少20亿美元皆因美国政府对华为已经或即将采取的行动所造成。这连带反应可对大马电子及电气业造成重大的影响。

不幸的是有些人,包括前首相在内,断章取义Dr Jomo的言论以攻击政府,却没有意识到国家正在面对艰难的外在挑战。
庆幸的是大马经济不会因此而低迷不振。有迹象显示我们多元化的经济可以抵得住一些未来的全球挑战。

续两个月的同比负增长,大马在2019年4月对外出口增长了1.1%至852亿令吉。2019年1月至4月期间,大马对外出口微幅度减少了0.2% 至3,212亿6千万令吉。尽管发生美中贸易战,我国在1月至4月对中国的出口额持续地增长了2.8%至427亿令吉。我对2019年上半年的整体出口额显示大马经济前景会持续正面增长保谨慎乐观态度。

至于投资方面,我们可以因2019年第一季所公布的投资数据而受到鼓舞。整体显示在2019年的首3个月内的被批准投资增长了3.1%,或从523亿令吉增至539亿令吉。外国投资占了被批准投资中的54.4%,并从169亿令吉增至293亿令吉,或增长了73.4%。其被批准投资的增长多为制造业。

与此同时,根据2019年第一季的国际收支平衡显示,已实现的国外直接投资增加从去年2018年第四季的129亿令吉已增加至217亿令吉。这些国外直接投资多为服务、制造以及采矿和采石业。

我认同Dr Jomo和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首席经济学家Allen Ng,我们应该注重带动国内直接投资(Domestic Direct Investment). 但同时,我们不可以否认无论是制造或服务业的国外直接投资都可以的对产业增值,因此而为大马人增加高收入工作的数量。这些国外直接投资也有外溢效应,例如,它可让国内企业和大型国际企业接轨。许多马来西亚企业之所以能走向国际也是因为和长期在这里投资的国际企业的产业链接轨起来。

我的部门和推广投资的机构,如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MIDA)和吉隆坡投资(InvestKL)将竭尽所能去吸引有质量的国外直接投资到大马。同时,我们也会鼓励国内直接投资,例如,通过投资战略基金(Domestic Investment Strategic Fund)提供配对拨款。

大马4月制造和工业生产数据也是令人鼓舞的。制造业销售额在2019年4月份的同比年增加了6.8%,至698亿令吉。其主要销售增长来自非金属矿物产品 (7.5%)、 电子及电气产品(6.7%) 和石油、化学、 橡胶和塑料产品 (5.8%)。总体来说, 从1月至4月,总制造额在同比年增加了6.2%至2806亿令吉.。工业生产指数则在同比年增长了4%,制造业就增加了4.3%。

东南亚区域的经济前景也呈现拥有反弹性的正面迹象。东盟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从4月的50.4升至5月的50.6。虽然这只是个微幅增长,但是看在当下的全球经济的低迷的时刻,这还是个让人鼓舞的迹象。与此同时,财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Caixin China General Manufacturing PMI)在5月则保持在50.2。这表示对于担心中国经济即将放缓的言论是夸大了。大家不应小看中国国内经济的弹韧度。它在2008年经济危机时刻促进了全球经济。10年之后,中国已经是个更加大和多元的经济体,它也和亚洲经济体在经贸关系上有更好的整合。因此,希望中国在比以前处在更有利的地位下能够吸收来自于贸易战的压力。这将减少对周边国家经济造成负面影响,那包括马来西亚。

同时,以我国多元化的经济以及外国投资持续性地对大马投资有兴趣,我们希望马来西亚也处在一个良好的地位面对来临的经济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