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一起按部就班地赢下巫裔和原住民选票

 (201927)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和万宜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文告

自从509大选,大家都很关注希盟在第14届大选中到底赢得多少巫裔支持率。根据默迪卡民调中心,希盟,国阵和伊斯兰党在上届大选的支持率分别为25-30%,35-40%和30-33%。此外,巧思中心(Ilham Centre)与槟城研究院近期公布的民调结果更显示巫裔对希盟支持率仅有17%。实际上,我们纯粹通过制式化的希盟巫裔支持率来观察第14届大选结果或展望第15届大选会是一个具有误导性的思维框架。因此,我认为不如将在上届大选中的巫裔选票反映为属于支持或反对国阵的力量,会对我们接下来的分析更为有用。目前看来,巫统与伊斯兰党之间的政治联盟早在第15届大选之前逐步形成。近期补选的结果更清楚地显示,未来巫裔选票之争将会日益白热化。在这样的政治局势和前提下,希盟将需要按部就班地制定一个系统化的计划来赢下巫裔选票。同时,希盟也要开始照顾沙巴和沙捞越原住民的福利,因为这两个选区目前似乎也被巫统-伊斯兰党联盟所忽略。

回顾第13届大选,民联要入住布城就得赢下至少40%的巫裔选票和超过80%的非巫裔选票。可惜的是,民联最终只赢得了35%的巫裔选票,这意味着巫统仍然控制着65%的巫裔选票。在第14届大选,当时已分裂为希盟和伊斯兰党的在野党势力,仍能凭着巫统赢得少过50%的巫裔选票,剩余的选票则分别落入希盟和伊斯兰党的背景下,由希望联盟顺利改朝换代,顺利执政中央。因此,对第14届大选结果而言,我们观察到的关键是巫统的败选来自于失去了20%的巫裔选票(从第13届大选的65%下滑至第14大选的45%)和至少55%的非巫裔选票。无论这些反对票最终投给希盟或伊斯兰党,其实大多数的巫裔选民最后都是在继续支持或反对纳吉所领导的国阵政权之间做出选择而已。根据我的分析显示,国阵在第14届大选中拿下大约44%的巫裔选票,伊斯兰党则拿下32%的巫裔选票(主要归功于在吉兰丹和登嘉楼的胜选),而希盟则拿下24%的巫裔选票。

在第15届大选前,巫统和伊斯兰党看起来将组成某种程度的选举联盟,并同意以一对一方式力撼希盟。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在分析局势时就要更谨慎,别轻易假设希盟的巫裔支持率将维持在大约25%,然后所有伊斯兰党的巫裔选票全部转移给巫统,或反之亦然。实际上,近期的补选结果或许可以成为我们的借镜,以便分析影响巫裔支持希盟和国阵 /巫统 /伊斯兰党的因素。

无可否认,补选结果并不能完全准确地反映全国大选的实际情况。一般上,补选中会出现投票率偏低,地方投票不会影响大局,地方课题/候选人资格比较重要等等。尽管如此,补选结果仍能成为观察我国政治局势的风向标之一。

表1整理了巫裔在第14届大选中对希盟,国阵和伊斯兰党的支持率,及自第14届大选后5次补选中巫裔对希盟和国阵/伊斯兰党的支持率。

表1: 希盟在第14届大选和大选后补选的巫裔支持率

  第14届大选 补选 第14届大选vs 补选
席位 希盟的巫裔支持率 国阵的巫裔支持率 伊党的巫裔支持率 希盟的巫裔支持率 国阵/伊党的巫裔支持率 希盟的巫裔支持率变化
N49 双溪甘迪斯区 38.5% 35.5% 25.9% 50.7% 48.3% 12.2%
N27 无拉港 33.8% 18.8% 33.2% 69.0% 29.8% 35.2%
N32 斯里斯迪亞 49.5% 31.6% 18.6% 38.4% 61.8% -11.2%
P132 波德申 29.4% 48.0% 22.0% 47.9% 22.5% 18.5%
P78 金马仑 9.0% 46.9% 41.9% 10.0% 86.3% 1.0%
N24 士毛月 36.7% 41.7% 20.8% ??? ??? ???

根据第14届大选后的4次补选结果,希盟的巫裔支持率并无任何明确和可辨认的模式。首先, 在巫裔选民占多数的雪州双溪甘迪斯区补选上,希盟在对垒与备受纳吉丑闻拖累的巫统候选人-洛曼,所获得的巫裔选票增加了12%。后来,在华裔选民占多数的无拉港区补选上,希盟在对垒鲜少获得巫统和伊斯兰党助选的马华候选人,所获得的巫裔选票增加了35%(从34%增至69%)。再来,在斯里斯迪亞混合选区补选上,希盟在对垒身为雪州前行政议员,实力更强大的伊党候选人,所获得的巫裔选票则下滑了11.2%(从49.5%下滑至38.4%)。到了波德申补选,希盟派出了未来首相人选-安华对垒身为退休空军的伊党候选人,所获得的巫裔选票增加了18.5%(从29.4%增至47.9%)。最后,在国大党传统议席的金马仑补选上,希盟在对垒来自国阵的原住民穆斯林候选人,所获得的巫裔选票微增了 1%。在即将来临的士毛月补选中,由于雪州属于希盟的传统强区,加上土团党将派出补选后的第一个候选人,因此希盟将面临如何提高第14届大选所获得的36.7%的巫裔选票的压力。

所以,根据补选结果,我们不能轻易判断在1对1的选举中,大多数伊党的巫裔支持者必然转移给国阵,或过去来自反国阵的伊党支持者必然会转移给希盟。巫裔选票其实并非一成不变的,而希盟必须做的是未来要有系统性地赢取巫裔的支持率。

首先,希盟需要在中央和州级加强自己的品牌宣传和强化地方组织架构。一年前才在被官方承认为的希盟仍然有很多工作要做,才有望达到国阵在政治高峰时期所拥有的同样的政治成熟度和实力。虽然希盟最高领导委员会几乎每周都会举行一次,但真正要建立一个强大的政治机器和希盟品牌,以便持续性向大众传达国家惠民政策及有效回应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右翼政治宣传。希盟在这方面仍有待努力的空间。毕竟,以前以在野党身份竞选和现在执政中央后,两个的沟通策略是完全很不一样的 ,分别都具有不同的挑战。

通过建立更强大的希盟品牌宣传和地方组织架构,希盟往后的竞选活动将能够更加有效,并且不易被视为彼此独立工作的政党。一个更具凝聚力的希盟将不太容易被动摇,如受到巫统和伊党挑拨离间,让外界觉得如谣传般希盟会轻易受到任何单一政党(例如行动党)所主导。

其次,我们需要更加努力将希盟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品牌进行鲜明的区隔,并将巫统的政治命运与伊斯兰党捆绑起来。以目前的局势来看,尽管伊斯兰党正试图只与巫统在民族和宗教的基础上联盟与合作,但实际上又不想被巫统的腐败和盗贼等负面印象所影响 。可是,考虑到伊斯兰党在第14届大选之前涉嫌获得了巫统的金钱援助,因此这样的合作是否可以持续到来届大选仍有待观察。回过头来看,我们不禁也会开始怀疑伊斯兰党当年脱离民联和执意在第14届大选中扮演“搅局者”的真正意图。其中的可能性包括,伊斯兰党一直都计划想与巫统结盟。假设如果巫统以微差多数票赢得第14届大选,或者需要伊党的席位来组建中央政府,那我相信伊党应该会毫不犹疑选择与巫统联手执政中央。反之,如果希盟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获胜的话,那伊党也会如现在一样,选后会逐步与巫统更紧密的合作来备战第15届大选。

第三,希盟应该确保所有的亲民政策能够被落实和让人民有感。目前,我们才刚推出的一些亲民政策尚未完全地推广和落实到百姓生活中,特别是让那些乡区人民有感,如针对贫困家庭主妇的I-Suri,公共交通优惠卡My100和My50 及惠及B40的MySalam健康保险计划 。因此,随着政府根据大选宣言陆续落实更多亲民政策的承诺,希盟的主要挑战将会是确保让更多B40群体,尤其是巫裔选民确实感受到这些政策对自己生活上的帮助。

最后,希盟在努力地赢得更多巫裔选票之际,也千万不能忘记推行针对沙巴和沙捞越原住民选民的惠民政策。这包括实现希盟大选宣言中的权力下放承诺。希盟与民兴党一起在第14届大选中囊括了沙巴(包括纳闽)57议席中的24席。随着数名国会议员的跳槽,希盟目前在沙巴和沙捞越掌握28个国会议席,几乎占总数的一半。随着巫统在沙巴分崩离析和国阵在砂拉越的解散,巫统和伊斯兰党几乎丧失了在东马的任何政治势力和影响力。因此,随着巫统和伊斯兰党不断加强彼此的政治联盟与合作,这意味着他们也在关闭在东马扩展自己政治势力的可能性与机会 。

我们将能在砂拉越2021的州选举中进一步观察希盟和巫统-伊斯兰党联盟的政治局势与变化。我们能预料的是,砂拉越政党联盟(Gabungan Parti Sarawak)将对垒希盟,以继续掌握州政权,同时,巫统与伊斯兰党将不得不为州选举找出一个新的政治论述,否则将无法在马来西亚最大州的政治生态中突破自己无关紧要的角色。

希盟对目前仅有少数巫裔选民支持的舆论不该反应过激,甚至尝试成为国阵2.0来为自己解套。尽管巫统与伊斯兰党将竭尽所能操弄种族与宗教课题,但只要希盟政府继续有针对性和系统性地推行有利于B40的惠民政策,将有望提高巫裔对希盟的支持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