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无法在金马仑补选中大幅度扭转原住民和马来支持率,显示我们仍有很大的努力空间

(2019年1月28日)王建民博士对金马仑补选成绩的新闻文告

希盟无法在金马仑补选中大幅度扭转原住民和马来支持率,显示我们仍有很大的努力空间

早在竞选期间的前一天,我已撰文列出希盟欲胜选的4大条件:

要赢得这场补选虽很艰难,但并非不可能。如果希盟能达到以下目标,就有望赢得这场补选。

  • 投票率不可跌破55%,特别是希盟基本盘
  • 赢得至少70%华裔和印裔支持
  • 将马来人及原住民支持从10%提升至至少30%
  • 将提早投票及邮寄选民支持从10%提升至40%

尽管希盟能够达到第一及第二个目标,我们没法达致第三和第四个目标。

我们或许会从各投票站的最终票数观察和分析出相关的结果。可是在这之前,我们还是能尝试研究第14届大选和这次补选的初步结果之间的关联。

1)比较第14届大选和金马仑补选之间的结果

表1显示了第14届大选与这次补选之间的选举结果。

比较第14届大选与补选数据,发现尽管投票率从大选的78.5%跌至补选的68.8%,但相比起大选后的4场补选投票率来得高。

第14届大选,国阵囊括597张多数票,提升至补选的3238张多数票,其得票率从第14届大选的41%,提升13.7%至补选中的54.7%。这归功于国阵成功与伊党合作,囊括大部分第14届大选的伊党选票(约占总选票的14.3%)。

其实,希盟的总得票率从第14届大选的38.6%,微增1.4%至补选的40%。

1: 比较第14届大选与补选之间的选举结果

2)不同的投票区出现不同的投票率

尽管投票率降低,但不同的投票区出现不同的变动。举例,华裔投票区降低14.5%的投票率,为各族投票区之首。紧跟在后的是混合投票区(华印裔为主),跌了11.1%。印裔为主投票区投票率降低9.4%,符合整体投票率降低趋势。不过,巫裔为主选民只降低7.4%,降幅甚小。原住民为主投票区事实上提高0.4%,或许是补选中的一个正面记录。(见表2)

2: 14届大选与补选中各投票区的平均投票率

华裔投票区投票率大跌,攸关补选接近农历新年,而华裔游子盼望在农历新年期间回乡过年,而非提早在补选期间回乡。有者归咎华裔选民不满509变天后的希盟政府表现,以致华裔投票区投票率大跌。这两项因素都有可能,并不会相互排斥。

华裔为主投票区投票率超越55%的目标,印裔为主投票区投票率下跌至51.7%的目标,混合投票区投票率则浮动维持在55%左右。

至于原住民投票率提高的现象,主要因为大部分原住民居住在选区内,只有很少游子,所以才能维持相对高的投票率。此外,国阵首次提名原住民候选人参选国席,让原住民选民踊跃投票。

不同族群的投票率高低将进一步地放大各投票区的投票率,比如原住民和巫裔选民的高投票率推高各自族群为主投票区的整体投票率,而华裔和印裔选民的低投票率也拉低了各自所占多数的投票区的整体投票率。结果就是,前者的高投票率会让原住民和巫裔选民所偏爱的国阵受惠,后者的低投票率会对华裔和印裔选民所偏爱的希盟不利。

3)各投票区的投票倾向

仔细研究各选民结构的投票倾向后,我们会观察到有趣的现象。希盟的华裔支持率只是从大选的76%,微跌2.2%至补选的73.2%。另外,希盟在印裔投票区的支持率从第14届大选的42.6%,提升16.4%至补选的59%。根据这些数据,显示希盟在补选中,成功保住至少70%华印裔选民支持。

另一方面,希盟的原住民支持率从大选的7.2%,扬升11.3%至补选的18.5%。然而, 这数据距离希盟胜选所需的30-40%的支持率相差甚远。(见表3)

希盟成功提升原住民支持率,算是足以告慰。他举例,希盟在拉奈原住民村(Pos Lanai) 和迪东原住民村(Pos Titom)在第14届大选的支持率分别是0.9%及3.8%,补选则大增至27.2%及31.9%。然而,希盟的原住民支持率转移都是来自社会主义党和部分伊斯兰党在上届大选的票仓,而非成功转移国阵支持者的选票。因此,我们会发现到国阵在原住民投票区的支持率都不为所动,平均都有75%。(见表4)

再来,希盟仍无法在巫裔为主投票区突破,仅拿下9.6%的支持率,而这些投票区大部分都是落在国阵堡垒区的哲莱(Jelai)。

3: 各投票区的希盟支持率的变化

相对的,由于伊党与巫统结盟,国阵在混合选区的马来支持率从33.2%增加8.6%,至补选的41.8%。然而,在哲莱(Jelai)下巫裔为主的投票区,国阵的马来支持率竟然从大选的47.9%,激增38.9%,至补选的86.8%。这显示了伊党大选的支持票绝大部分转至国阵。

4: 各投票区的国阵支持率的变化

结论就是,希盟的原住民支持率未达到目标的30%,仅有20%,而马来支持率更不理想,未达到目标的30%,而仅有9.6%。

4)邮寄和提前投票

在213张提前投票的选举结果来看,希盟成功囊括17.7%的支持率,比第14届大选的2.3%提升了15.4%。反之,国在的提前投票的支持率,从上届大选的86.8%,下滑至补选的78.1%。然而,这微差的下滑并无损国阵整体的选举优势。

在122张邮寄选票的选举结果来看,国阵则成功囊括70.3%的支持率,比第14届大选多了13.4%。反之,希盟则取得10%的进步,从大选的13.7%提升至补选的23.8%。大部分上届大选支持伊党的邮寄选票都转移至国阵,少部分支持伊党的邮寄选票则流向给希盟。(见表5)

5: 比较第14届大选和补选期间,希盟与国阵在邮寄和提前投票的支持率变化

即便希盟执政联邦和大部分邮寄选票和提前投票的选民都是公务员,军人和警察,但希盟仍无法达到目标的40%。

5)经验总结和未来的展望

马后炮通常都是很容易的。在补选中失利后,就流传各种希盟败选的理由。在缺乏系统化的研究和探讨下,我们恐怕无法轻易地将补选失利归咎于任何因素。

即便希盟执政联邦,但不表示过往支持政府的群体就会理所当然地转投现任政府希盟。这些群体包含原住民和垦殖民,也是金马仑高原两个最重要的选民群体。希盟必须努力及更有计划地工作,以赢得这些选民支持。我们还有4年时间,可从这场补选中汲取教训。

王建民博士是万宜区国会议员和行动党全国政治局副主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