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政府决意加强招商引资,尤其是吸引来自中国高素质和具有可持续性的直接投资

(2019年1月22日)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王建民博士的新闻文告

在2019年1月17日,我受邀在德勤马来西亚中国服务集团(CSG)和中国银行(马来西亚分行)的论坛上发表演讲,主要是探讨政府对中国企业来马投资的几点观察。以下是针对我演讲内容的一些整理。

1点:中国将有望连续3年成为我国制造业领域外国直接投资的榜首

2016年及2017年来自中国企业的制造业外资分别是47亿令吉及39亿令吉,使中国被列在我国制造业领域外国直接投资的榜首。去年首9个月,获准来自中国的制造业外资占我国制造业总投资的近三分之一,达到156亿2000万令吉。值得一提的是,超过50%来自中国的制造业外资是在第14届大选后才获得批准,因此,这显示中国企业对新政府执政下的马来西亚经济依然充满信 心。

表1: 获准来自中国的制造业外资占我国制造业总投资 (2016年至2018年9月)

  来自中国的制造业外资
(10亿令吉)
总制造业外资
(10亿令吉)
占总制造业外资的比例 排名
2018年1月至9月 15.62 48.8 32.0% 1
2017 3.9 21.6 18.1% 1
2016 4.7 27.4 17.2% 1

来源: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MIDA)

2点:中国制造项目在马来西亚分布在不同的行业及地区

尽管国内外对数项中国工程有着额外的负面评论,但制造业的许多投资实际上创造了良好的就业机会,并有助于推动马来西亚的出口额。

这些制造项目分布在不同的行业,善用我国各地战略性地点的供应链、自然资源和周边生态系统。例如,其中一间能源公司OM Materials善用由砂拉越峇昆大水坝所提供的廉宜水电能源和从Samalaju工业园所提供的原材料。第二,马中关丹工业园区的联合钢铁厂选择了目前的园址,因为该园区拥有大量可用的空地和靠近关丹的深水港口。第三,两家主要的浮法玻璃制造商-旗滨集团(Kibing)和信义(Xinyi)有限公司分别选择了投资在森美兰州的Senawang和马六甲的野新。第四,来自山东省的一家主要纺织品制造商-D&Y集团也在距离柔佛州古来不远和靠近新山港口和机场的士年纳(Sedenak)兴建了最先进的高技术纱线制造工厂。第五,晶科能源马来西亚工厂(Jinko)则善用槟城发达的电子业优势和人才网络来兴建太阳能产品工厂。第六,隆基(Longi)则在古晋兴建一个生产单晶硅材料的绿色工厂。第七,在国家工业协调计划下,大型铁路公司中车股份有限公司(CRRC)在霹雳州的华都牙也(Batu Gajah)兴建了一座列车装备工厂,过也曾向电动火车公司(KTM)和国家基建公司(Prasarana)出售列车。最后,华为也将马来西亚列为区域战略中心,并积极在各地开始扩大投资(稍后篇幅将详细解释)。中国在马投资的图解将在图1中显示。

图1: 部分中国企业在马来西亚的制造业投资的地图分布

来源: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

以上并不是最齐全的名单。比如,吉利对宝腾的投资并不包含在内,因为该投资涉及收购本地公司,并非属于新的投资。可这不意味着吉利的投资对我国并不重要。若管理得当的话,这项投资将为宝腾注入新气象,可望进一步扩大本地的汽车行业的发展,甚至提高马来西亚对外汽车的出口量。

第3点:自2009年起,中国就成为我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并预计在可见的未来仍将维持现状。

中国企业参与全球贸易的速度令人震惊。在2000年,马来西亚与中国的贸易总额达到238亿令吉,占马来西亚总贸易量的3.5%。到了2009年,中国已开始取代新加坡成为我国最大贸易伙伴,占马来西亚贸易总额的13%。自此至今,中国就一直都成为我国最大贸易伙伴,占2017年贸易总额的16.4%。(请见图2)。反之,美国与马来西亚的贸易总额从2000年的18.7%降至2017年的8.7%。日本与马来西亚的贸易总额也从2000年的16.7%降至2017年的7.9%。

图2:从2000年至2017年,马来西亚分别与中国,新加坡,美国和日本的总贸易额的百分比

来源:马来西亚对外贸易发展局

从2018年1至11月,大马总贸易额同比前年增加6.2%,出口成长6.9%及进口成长5.3%,这段期间,马中贸易额扩大8.5%,出口增长了11.3%,进口增长6.3%。显而易见的是,就算美国中国贸易战迫在眉睫,与其他伙伴国相比,大马与中国贸易继续以更高速度成长。

表2: 相比2017年和2018年1月至11月,马来西亚总贸易额,出口与进口的成长率(世界VS中国)

2018年1月至11月 全世界 中国
总贸易额的增长比率 6.2 8.5
总出口额的增长比率 6.9 11.3
总进口额的增长比率 5.3 6.3

来源:马来西亚对外贸易发展局

第4点:尽管美中贸易战的影响持续发酵,马来西亚或许受益于国外寻求进口替代的效应,因此有望将继续吸引更多投资

尽管美中贸易战的影响持续发酵,马来西亚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增长比起世界其他国家更加迅速。

野村全球经济最近的一项研究,把大马列为最佳国家,而这是根据我国在综合野村进口替代指数得分。有关得分显示我国能从出口电子集成电路,液化天然气和通信科技产品的生产与投资转移中受惠。

图3: 根据我国在综合野村进口替代指数得分(NISI),将从美中投资转移中受惠的国家

来源:财经时代引用野村全球经济的研究

此外,经济学人智库也预计,大马将从汽车,信息与通信科技产品与投资转移中受惠。

图4: 在美中贸易战下,自动化和ICT领域的潜在赢家和输家

虽然像大马这样的小型开放型经济体系不会希望美中贸易战持续,但一些外部因素将会缓和对我国带来的冲击。

第5点:对长期投资的中国企业而言,马来西亚拥有许多天然和战略优势

随着中国企业寻求扩大其全球业务,其中许多企业根据日本、欧洲和美国公司所采用的模式在东南亚投资。在东南亚国家之中,马来西亚拥有许多天然和战略优势,包括稳定的政治环境,完善的物流基础设施,如道路、港口和机场,相对熟练的劳工,具有成本竞争力的营商环境,良好的生活质量,以及大量谙中文的人力。

第6点: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性质和类型将会不断发生变化

许多中国企业在我国投资和开展业务时可能需要中国工人的初步介入,特别是在建筑和技术转让阶段。无论如何,这些工人在一段时间后必须被遣返中国或其他国家,而这些中国公司将无可避免地将其员工本地化。具创新性和前瞻性的公司将马来西亚视为制造和出口基地。他们将善用我国多元化的人力资源和国内市场,以建立区域创新、采购和培训中心。

早在2001年就开始在马来西亚开展业务的华为公司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006年,华为在马来西亚就设立了一个亚太区财务和会计共享服务中心。到了2012年,华为在赛城设立中国境外第一家全球ICT培训中心,来培训来自亚太,中东,非洲和南美洲和马来西亚的ICT工作者及其客户。到了2015年,华为进一步地在柔佛的马来西亚依斯干达发展特区设立了亚太云数据业务基地。在2016年,华为在吉隆坡设立了区域ICT创新中心。 到了2018年,华为与edotco电信供应商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 以部署未来的5G计划。此外,华为还与许多马来西亚大学合作,包括马来亚大学,拉曼大学,马来西亚沙巴大学和厦门大学马来西亚分校,以便投入在研究和开发项目和招募人才。

我有信心更多中国公司会效仿华为,尝试善用马来西亚的战略位置和多元化人才网络来发展自己长远的投资策略。《财富》发布中国500强,有约300家企业还未在大马投资。因此,我们希望可以向这些企业宣传在马来西亚投资的环境及策略优势。大马十分欢迎中国及其他国家高素质投资,这讯息必须大声及清晰发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