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联盟首次重要选举考验重重,势必要赢下金马仑补选

(2019年1月12日)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文告:金马仑补选

来临的金马仑补选将会是希望联盟自第14届大选首次重要的选举考验。在上届大选,国阵以597张的微差多数票赢下这个议席。

尽管希望联盟如今执政中央,我们不能假设就能轻易赢下1月26日的补选,因为选民会对我们新政府拥有更高的期望。

过去4场补选的趋势分析

在此之前,我们共举行了4场补选,分别3场雪州州补选和1场森美兰州国会补选。如同预期之内,这4场补选的投票率都大大降低,相比第14届大选少了37巴仙。这也导致了获胜者(希盟候选人)的多数票都下降了。

尽管投票率下降,除了N32斯里斯迪亚补选,希盟在各补选的支持率都有提高的迹象,包括N49双溪甘迪斯补选(+5.8%),N27无拉港补选(+7.5%)和P132波德申补选(+12.2%)。(参考图1)

表1: 第14届大选后4场补选的成绩分析

金马仑国会议席的选民结构

在第14届大选,这个国会议席拥有32048名选民,其中有362邮寄选民和219名提前投票的选民。有趣的是,金马仑的选民结构分布极为平均,没有任何单个族群比例超过40%。马来选民占了33.7%,华裔选民占了29.5%,印裔选民占了14.9%和原住民占了21.9%。

根据最新的选民册,这场补选的选民数量稍微下降至32,008。

金马仑共拥有29所投票站,分别17所投票站坐落在丹那拉打(Tanah Rata)州选区(行动党强区),另外12所投票站则坐落在哲莱(Jelai)州选区(巫统彭亨州大臣的选区)。

其中,7所投票站是巫裔选民占多数(都坐落在哲莱州选区)(93%,8570名选民)。5所投票站是华裔选民占多数(都坐落在丹那拉打州选区)(79.9%,8295名选民)。5所投票站是印裔选民占多数(都坐落在丹那拉打州选区)(59.9%,2613名选民)。9所投票站是原住民选民占多数(4所坐落在丹那拉打州选区和5所坐落在哲莱州选区)(91%,5642名选民)。最后,有3所投票站是混合选区,并没有任何族群占超过50%,总选民人数是6888。(参考图表2)

表2: 以占多数族群,地点,选民人数分类的各类型选区

由于金马仑选民结构的多元化,因此各政党都应采取更多元化的选举策略。

14届大选的投票结果

在第14届大选中,国阵候选人赢得41%的投票率(10307票),小胜希盟的38.6%(9710票)。伊斯兰党则拿下14.3%的投票率(3587票),社会主义党也有2.7%的支持率(680票)和伊斯兰阵线则取得微不足道的0.3%的支持率。总而言之,国阵的多数票仅有597张或占总票数的2.4%。(参考图1)

图1: 第14届大选P78金马仑选区的选举投票结果

若我们进一步观察支持希望联盟的选民结构,得出来的结果也不在意料之外。

在7所巫裔选民占多数的投票站,希望联盟仅赢得总票数的9%。有趣的是,伊斯兰党与国阵的支持率则不分上下,分别有41.9%和46.9%的支持率。在某些选区,如武吉哥打,甘榜格礼迪和双溪哥央垦殖区一区,伊斯兰党比国阵都拥有多数选民支持的优势。(参考图2)。由于伊斯兰党与国阵在选举上的合作,因此希盟要赢下多数巫裔选民的支持并非简单的任务。

图2: 7所巫裔选民占多数选区的选民投票倾向

希盟在9所原住民投票站的表现也不尽人意。希盟仅拿下这些选区10.1%的票数。国阵则成功获得74%的票数。伊斯兰党更加惨不忍睹(2.7%),支持率甚至少过社会主义党(4.1%)。因此,提高原住民选民的支持率就意味着希盟的胜选机会会更高。

图3: 9所原住民选民占多数选区的选民投票倾向

毫无疑问的,希盟在5所华裔占多数的投票选区的支持率是最高的。希盟拿下76.9%的票数,国阵则有18.1%的支持率。伊斯兰阵线和伊斯兰党共获得少于2%的票数。(参考图4)

图4: 5所华裔选民占多数选区的选民投票倾向

希盟在5所印裔占多数的投票选区,希盟拿下61.4%的票数,国阵则有26.8%的支持率。伊斯兰阵线在这些选区的表现最好,成功赢下7.2%的票数,多于伊斯兰党2.1%的票数。(参考图5)

图5:5所印裔选民占多数选区的选民投票倾向

希盟在3所混合选区拿下50.9%的票数,国阵则有33.9%的票数,伊斯兰党和伊斯兰阵线分别也有8.3%和4.8%的票数。(参考图6)

图6:混合选区的选民投票倾向

最后,在提高投票和邮寄选票方面,希盟仅拿下7.8%的票数。反之,国阵和伊斯兰党分别有72.3%和11.3%的票数。(参考图7)

图7:提前投票和邮寄选民的投票倾向

14届大选的投票率

在第14届大选中,原住民的投票率最高(84.1%),接着是华裔选民占多数的选区(80.7%),巫裔占多数的选区(79.9%)和混合选区(67.9%)。(参考图表3)

表3:第14届大选各类型选区的投票率

毫无疑问,来临补选的投票率多数会下降,但各族群投票率的下降幅度则各有差异。原住民投票率应该不会下滑太多,因为居住当地的原住民比例是挺高的。反之,华裔选民投票率会有比较大幅度的下滑,因为大多数华裔选民都在外地工作,并非每一个人都会回来投票。

希盟在这次补选面临的挑战

希盟在来临的补选所面临的挑战有几个。

首先,我们必须尽量克服核心选民低投票率的问题。我仍记得2014年的安顺补选,投票率从上届大选的80.4%下滑至67.4%。结果,行动党从原本赢得7313多数票,变成以258张多数票输了2014年的补选。因此,低投票率将会影响希盟胜选的机会。

其次,希盟将要继续努力巩固自己支持者的票数,特别是华裔和印裔选民。由于希盟在第14届大选后无法马上满足这些族群的高期望和实现某些大选承诺,因此我们会预料华裔选民的支持率将有所下滑。但是,华裔支持率并不能跌破70%的保守线。另一方面,印裔选民对希盟的支持率仍有改善的空间,因为国大党的势力已大不如前并弃选金马仑国席。

第三,希盟必须想尽办法来提高原住民和巫裔选民现有的10%票数。少了过去的种种障碍,希盟或许能多少提高原住民和巫裔选民的支持率。但票数提高的幅度仍有待观察。有些原住民可能仍觉得国阵执政中央,有则因不想夹在希盟中央和国阵州政府之间而放弃投票。国阵派出原住民退休警官作为候选人多少会影响选民对希盟的支持。再来,由于伊斯兰党已经表态会支持国阵候选人,因此希盟要争取伊斯兰党支持者也并不容易。2018年8月的双溪甘迪斯补选已经显示巫统有能力吸纳一定数量的伊斯兰党支持者,间接地限制了巫裔选民对希盟的支持率。

第四,希盟政府必须承担通过国家政策来满足关键选民需求的责任。这些包括农民对外劳日益增加的需求,还当地居民一个干净的环境,实行对原住民更包容性的政策等等。希盟过去虽可在这些课题上埋怨前朝政府缺乏政治决心来解决问题,但现在则轮到希盟政府必须承担这些责任。

最后的挑战是,希盟也必须向选民展示自己不像国阵政府一样滥用政府职权来替候选人助选。希盟政府一方面要向巫裔和原住民选民提高自己的曝光率,一方面又迎来前所未有,来自于媒体,非政府组织,选委会等高度的公众监督。因此,希盟不仅要迎合公众期待,更必须要应付来自国阵可能滥用州政府职权的选举竟争。尤其是接近选举越来越白热化的竞选期间,当地候选人在繁多的竞选活动中难免能抵抗邀请部长级的希盟领袖前来助选的诱惑。

希盟在这次补选的目标

要赢下这次补选并非不可能的任务。若要胜选,希盟首先必须要达到以下目标,包括:

(i) 不能让希盟传统支持者的投票率下滑至55%以下

(ii) 要巩固华裔和印裔选民至少70%以上的支持率

(iii) 提高巫裔和原住民选民从10%至30%或以上的支持率

(iv) 提高提前投票和邮寄选民从10%至40%或以上的支持率

若希盟能赢下这次补选,对国阵而言将会是严重及难以承受的挫败。无论如何,这项艰巨的任务才刚要开始。对于第14届大选后双方阵营最旗鼓相当的一场补选,竞选活动明天才要正式开始。

王建民博士是万宜区国会议员兼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的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