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届大选 – 马来西亚人民海啸

(2018517) 行动党政治教育局副全国主任和万宜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文告

 当在2010年完成博士学位后从美国回国时,我曾在一场演讲中认为,反对党在第13届大选赢的机会渺茫,但却在第14届大选有望夺下执政权。即使在2018年5月9日的投票日前夕,我必须承认自己也没有信心希望联盟能够赢得选举中的大多数议席。3月份的选区重划活动,与伊斯兰党的三角战,反对党在砂拉越的无力感及国阵操纵马来选民的恐惧感等,都是我对赢得选举缺乏信心的主要原因。

可是,令纳吉和国阵领袖震惊的是,一场马来西亚人民海啸席卷全国各地,让国阵不仅痛失联邦政权,更输了除了玻璃市和彭亨,几乎所有的州政权。[1]

国阵在马来西亚(包括沙巴和砂拉越)全国所获得的普通选票从第13届大选的46.7%下降至第14届大选(请见图表1)的33.9%,跌幅达12.8%。相比之下,国阵在第14届大选所获得普通选票远不如其在1969年以46.2%的低票数胜选的糟糕表现。

1:马来西亚各政党选票的比例和变化(13届大选和第14届大选)
备注:第14届大选希盟的成绩,包括沙巴的民兴党所获的选票成绩。请在表1参考各政党/联盟所获得的国席数目

希望联盟一跃成为赢得48.3%选票的最大政治联盟。有些分析员则引述了这样统计数据来证明希望联盟未能赢得大多数选票和人民支持。他们也将国阵和伊斯兰党所获得的选票支持来试图反证有超过50%的选民其实并不支持希望联盟。然而,这样的观点忽略了这场选举成败背后的关键因素。实际上,第14届大选的焦点是落在人民对国阵领导的反弹。高达65%的选民用选票来反对国阵,或支持任何不属于国阵联盟的政党。几乎全国3分之2的选民对国阵选择投反对票,可见人民有多渴望将国阵淘汰出去。

这种反国阵情绪几乎席卷全国所有州属。反对国阵的最大选民转向发生在吉打,国阵的支持率从第13届大选的49.8%下降了至第14届大选的30%,跌幅达19.8%。同样高达双位数的选民转向也发生在雪兰莪,柔佛,玻璃市,马六甲,森美兰,沙巴,联邦直辖区(吉隆坡和布城),霹雳和登嘉楼。(请见图表2)

实际上,国阵赢得超过50%选票支持的唯一州属是砂拉越州,约有52.7%的普选得票率。(请见图表2)

1:2013年至2018年期间国阵(国席)得票率的变化

1:2013年至2018年期间国阵(国席)得票率的变化

相比之下,国阵在第13届大选所获得马来选民的支持比第12届大选多,但在这届大选毫无疑问地被空前的马来选民遗弃。甚至许多公务员也选择投票反对国阵政府。举个例子,前任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在第14届大选中的布城选区里只赢得49.5%的选票。 在第13届大选,他曾获得近70%的得票率。

我们也掌握充分的证据表明,连大量的警察和军队选民用选票放弃了国阵。拥有超过10,000多名的提早投票的选民(主要是警察和军人)的4个国会议席都被希望联盟赢得下来(请见图表3)。这包括在2013年曾被国阵赢下的两个国席 -斯迪亚旺沙(SETIAWANGSA)和冬牙峇株(Tangga Batu)。其他还有被重划有利于巫统的红土坎国席(Lumut)。 再来,还有一个10,000名警察选民被移入的班底谷(Lembah Pantai)国席。如果没有大量的警察和军队选民反对国阵(要么投票支持伊斯兰党或希盟议员或选择不投票),希盟在上述议席都无法获得胜利。

图表3: 由希盟赢得的拥有超过10,000多名的提早投票的选民的国席(14届大选)

在我的P102 万宜选区里,在1305张邮寄选票中(主要是军人选票),有471人投给伊斯兰党候选人(36.1%),409人投身为希盟候选人的我(31.1%),剩下的 299人则投给国阵候选人(22.9%)。当看到这些结果时,我顿时感到很震惊。因此,如果全国上下的邮寄和早期投票结果显示,大部分军队和警察都选择投票反对国阵,我并不会感到惊讶。

在混合选区里,希望联盟的表现非常出色。这些选区中没有任何族群占总选民人数的70%以上。在83个混合选区中,希盟赢得了73个选区或88%,国阵则赢得了剩下的10席(巫统7个,国大党2个和马华1个)。伊斯兰党则没有赢得任何一个混合选区。随着乡区城市化和外州移民的不断增加,这些混合选区的投票倾向在马来西亚的未来选举中日益重要。如果选区划分是公平的,那这些混合选区或许会占马来西亚半岛总议席的60%至70%。因此,唯有获得各民族支持的政党联盟未来才能赢得这样的混合选区。

最后,没有包括沙巴和砂拉越选民的助推下,这场马来西亚海啸绝不可能发生。虽然我对民兴党,行动党和公正党的联盟会在沙巴州有所斩获,但让我感到喜出望外的事,希盟和民兴党最终在26个国席中赢得14席,在沙巴州的60个州席中也赢得29席。[2]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反对党在砂拉越的31个国席中赢下12席[3],其中包括玛士加丁(Mas Gasing),婆罗洲高原(Puncak Borneo),砂拉卓(Saratok)和实兰沟(Selangau)等半城乡和乡区议席。

随着城市和乡村选民,马来和非马来选民,马来西亚半岛和东马选民,公务员,警察和军人都以空前的纪录投票拒绝国阵,导致马来西亚在经历了61年首次产生新的联邦政府。现在眼前的挑战的是,希盟政府是否能守住这些白区,并将我们的影响力扩大到我们的黑区,特别是吉兰丹和登嘉楼。我们可以在另一篇文告继续讨论这部分的课题。目前,希盟政府的重点是努力履行大选承诺,并向选民证明我们是真正为民服务的政府。

[1] Sarawak’s state elections were held in 2016.

[2] Including WP Labuan.

[3] Including 2 independent candidates who have since joined P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