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京马拉松刷新全国纪录后,两名马来西亚跑步健将的成绩无法获得国家承认

 (2018年3月2日)行动党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兼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试想象一下,当你在摄氏5度的天气下,花费了2小时30分钟的时间内跑完了42公里的马拉松,并刷新了全国纪录,过后竟然发现自己的成绩无法获得国家承认。然而,这正是发生在刚参与2018年东京马拉松赛的陈洪龙(Leo Tan)身上的事情。他成功刷新了全国纪录,成绩为2小时25分28秒(鸣枪时间为2小时25分32秒)。另外,2017年东运会马拉松铜牌得主慕海扎(Muhaizar Muhamad)也成功首次在海外马拉松比赛中创下2小时27分21秒的成绩。实际上,两位健将都远远刷新了马来西亚的马拉松记录。为了让马来西亚田径总会能正式采纳陈洪龙的全国记录,他首先必须接受兴奋剂的药检测试。由于陈洪龙和慕海扎都不是国家选手(来自肯尼亚的金牌赢家Dickson Chumba以2小时5分30秒的成绩来获胜),因此东京马拉松赛事总监不允许他们接受兴奋剂的药检测试。随后,陈洪龙也在Facebook上发布了这则消息(参阅下文)。

为了让陈洪龙和慕海扎顺利接受药检测试,马来西亚田径总会必须写信给日本田径总会,要求日本的反兴奋剂机构向打破全国纪录的马来西亚选手提供药检测试。令人遗憾的是,这件事情似乎并没有发生。

这终究并非首次发生类似情况。在2017年,陈洪龙参加了东京马拉松比赛,并以2小时28分19秒的成绩打破全国纪录。由于他当时并不允许接受药检测试,因此他的全国纪录并不受马来西亚田径总会的认证。据我所知,目前本地的马拉松全国纪录是由胡赞佑(译音Woo Chan Yew)于2010年在加拿大蒙特利尔所创下的全国纪录(2小时28分36秒)。[1]

如果他们真的在东京马拉松刷新了国家纪录,马来西亚田径总会理应没有借口不要求日本相关单位为我国的两名健将提供药检测试 。目前,定居在台湾的陈洪龙代表马来西亚参加2017年东运会并取得第4名的成绩,仅落后慕海扎。来自吉隆坡的慕海扎于去年年底则开始接受由马来西亚奥林匹克委员会所聘用的肯尼亚教练Samuel Kipsang Rono的培训。[2] 另一方面,根据本地著名跑步爱好者和摄影发烧友Rozmi Yunus的部落格,慕海扎也获得来自亚瑟士ASICS品牌的赞助。他也曾与田径总会主席拿督卡林会面,商讨如何协助慕海扎刷新马拉松的全国纪录。[3]

这两名马来西亚健将付出大量的努力训练并打破国家纪录,却最终没有获得马来西亚田径总会主席或青年和体育部长的认可和自己刷新国家记录的成绩并不被采纳,实在令人感到可耻。 相比之下,在同样的2018东京马拉松中以2小时6分11秒的时间创下日本全国纪录的裕田史达拉随后获得了高达1亿日元的奖金(大约360万令吉),并被誉为日本的民族英雄。[4]

因此,我呼吁青年和体育部长凯里向田径总会主席问责,为什么没有要求日本田径联合会在2018年东京马拉松赛后让我们的跑步健将接受药物检测。在陈洪龙和慕海扎的努力付出后,这是凯里最低限度能为这两位国家英雄所做的事情。

Photo of Muhaizar from his FB page[5]

[1] https://www.kl-marathon.com/results/course-national-records/. Woo ran a 2:25.07 in the Grandma’s marathon in Duluth, Minnesota but this was a downhill course that was not eligible for record setting.

[2] https://www.nst.com.my/sports/others/2017/08/269648/kl2017-muhaizar-bags-first-marathon-medal-malaysia-44-years

[3] https://themarathonworld.blogspot.my/2018/02/tokyo-marathon-2018-kedua-dua-pelari.html?m=1

[4] http://www.asahi.com/ajw/articles/AJ2018022500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