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应先确定电力收购机制(Feed in Tariff)有效执行,才向政府申请增加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收费从1%增至2%。

<吉隆坡9月19日讯>潘检伟和王建民博士的联合新闻稿发表

根据2013年8月份的报章消息指出,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向政府申请,向用电量超過300千瓦時(kWh)的用戶徵收,从1%收费率增至每月2%的额外费用。[1] 根据该机构的说法,此举的理由是为了要兴建更多裝置及太阳能发电厂來增加更多再生能源固打和落实电力收购制度(FIT)以便让安装可再生能源装置的用户往后可出售电力给电网。

然而,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应在未增加人民负担前,先确定能有效地执行现有的电力收购机制(Feed in Tariff)。 根据以下的例子,目前当局的表现仍无法让人满意,例子如下:

(i)               很多电力收购制准证持有者并没有被吊销执照,反而获得能源部的宽限期

根据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于2013年6月27日在国会获得的答复,目前只有两家持有准证的公司(Bumi Masyhur 5MW和Diversified Harvest Sdn Bhd 5MW),因不符合规格而被吊销准证。[2]然而,其中一家获得超过30%太阳能配额的公司(Diversified Harvest公司),是属前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西迪哈山的女儿所拥有。[3]

接着,国会答复中也披露,4间原本应被撤销准证的公司,竟然获得能源部给予5个月的宽限期,包括西迪哈山女儿的公司。这些准证的持有者包括Cemara Angsana (2 个配额分别是1.25MW dan 4.5MW准证 ), Corporate Season (4MW) 和 Gubahan Ceria (4.5 MW). 根据当时的国会答复,“准证原本应被吊销。。。却在YBM(Yang Berhormat Menteri)的决定下被撤销”。其中Corporate Season便是由前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西迪哈山的女儿所控制。

除此之外,如果把准证原有的有效期(2011年12月份起)与如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官网上所显示的最新的准证有效期比较下[4],共有28间公司成功获得延长期限。

由于很多公司都在落实有效期时面对困难,因此我们很怀疑这次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能否有能力推行和落实再生能源,特别是太阳能的计划。

(ii)              我们质疑准证持有者是否有能力完成固打配额,安装这些发电站

举个例子,根据SEDA的官网显示,IRM Solar Sdn Bhd 曾于2013年4月份在玻璃市安装5MW太阳能电源的装置。可是该母公司,同时也是一间上市公司的IRM Group,其附属公司因面对债务违约[5],无法在2013年2月份的日期截止前呈交会计[6]而陷入PN17的行列。[7] 这让人难以想像他们如何在陷入财政危机之下还能顺利地完成耗费数以千万的太阳能装置。

另外一间公司,Ambang Fiesta,本来必须要在2012年6月和11月份兴建两座发电量1.3MW和5W的发电厂。可是,SEDA的官网却显示在玻璃市的Ambang Fiesta只顺利地建起一座发电量1MW的发电厂。[8] 同时,潘俭伟也曾指出Ambang Fiesta 便是其中一间在2011年获得庞大太阳能配额的公司。

(iii)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 并没有实现计划目标

根据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的官网显示,电力收购制准证持有者在2012年成功地完成了发电量31.53MW的太阳能装置。[9]不过,如果考虑到每个固打所完成的有效期限,在2012年底其实他们必须完成高达70.3MW的发电站。[10]而在2013年1月至8月,他们原本应要完成总数41.1MW的发电站。然而,根据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官网,至今2013年9月19日,只有11.82MW的发电站被安装而已。[11]

这也就是说明,在这一年SEDA并没有能力落实50%的太阳能固打目标。再生能源基金于2011年12月的账目为3亿令吉,在目前征收1%的再生能源税下,预料有关基金每年进账3亿令吉。该机构总执行长巴特丽雅则指该基金户头目前拥有6亿6500万令吉,但该机构自去年和今年上半年支付4400万令吉作为行政开销,唯当局没清楚阐明附加资金的去向。

由于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的表现仍无法让人满意,因此我们敦促:

i)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公布所有参与电力收购制度计划(FiT)的公司及个人用户名单[12]

ii)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无法如期提供再生能源的生产者名单。

iii)              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维持征收1%的再生能源税,直到该机构拥有透明及良好的表现为止。

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

全国宣传秘书兼八


[2] http://www.kettha.gov.my/en/content/yb-tuan-tony-pua-kiam-wee-petaling-jaya-utara-2 (An Appendix to the same question showed that a third company, Abric Properties, holding a small quota of 0.0069MW, had also seen its permit revok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