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持本地电子电器企业发展成为全球和区域性企业

(2019年2月15日)国际贸易及工业副部长王建民博士的新闻文告

每当讨论起槟城的电子和电器工业时,我们脑海里都会先浮现英特尔,贝朗(B Braun)和博通(Broadcam)等跨国公司。虽然这些跨国公司在槟城都拥有着悠久的历史,但我们或许比较少留意到许多本地的大型公司其实也发展很迅速,并在电子和电器工业扮演不容忽视的角色。若提供适当的支持和协调,这些公司可以继续推动发展马来西亚电子和电器工业迈向下一个阶段。

以英特尔为代表的跨国公司,在1970年代早期都选择槟城作为东南亚的运营和制造中心,从而促进许多本地电子公司以供应商的方式起家和发展。随着这些跨国公司的规模日益增长和复杂化,本地的电子与电器公司也共同欣荣发展。

例如,在大马交易所主板上市,收入每年超过10亿令吉的益纳利(Inari Amertron)就是一家为数间跨国公司提供半导体产品制造和测试服务的公司 。

再来,收入每年超过5亿令吉的NationGate Solution,也选择以私人企业的方式来成为电子制造服务的供应商,为全球各类客户制造数百种电子成品和半成品。

但这些本地企业不仅仅是为大型跨国公司组装或供应电子零件。例如,Greatech Integration就是一家制造用于组装和测试零件的机器的公司。这些机器对工厂4.0自动化升级过程中都是扮演很关键和重要的角色。

腾达科技Pentamaster是一家在大马交易所主板上市的投资控股公司,主要提供综合创新服务,包括自动化和半自动化生产机械和配备、设计和生产精密机械部件,以及设计、装配和安装电脑化的系统和设备。伟特Vitrox也是一家上市公司,研发和提供自动化光学检测系统的服务。 随着机器组件变得越来越小和复杂,厂商几乎不能再依靠和进行人工检查。 因此,VITROX所研发的机器配有高分辨率的摄像头和高精准的X射线。

图一:VITROX 光学检测系统系列产品

在考察这些电子与电器企业前,我的刻板印象是,我们可能无法在机械制造与出口领域上与中国企业竞争。可令我惊讶的是,马来西亚企业不仅领先中国同行,甚至比许多欧洲机械设备设计和制造商更具竞争力!

在过去3个月的考察期间,我观察到一些产业的共同趋势。首先,所有这些本地企业都在扩大厂房或提升现有厂房的占地面积。例如,INARI在峇都加湾(Batu Kawan)工业园兴建了一个新厂房。VITROX最近在峇都加湾(Batu Kawan)刚兴建一座拥有菜园,健身设施和冥想室,面积约45 万平方尺的厂房,目前已经计划要继续扩建这间厂房。(见下图)

图2: INARI在峇都加湾的新厂房(左)和VITROX在峇都加湾的第二家园区(右)

其次,这些企业都将美中贸易战视为转单出口的商机。

第三,这些企业都在研发方面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为了保持领先竞争对手,他们都认为这是必要的投资。例如,当我访问Pentamaster的厂房时,我发现约有300多名工作人员,埋头苦干地设法提高其测试系统的效率和生产力。

第四,这些企业无论是在国内对大数据分析,系统集成或物联网等的工业4.0应用上都是数一数二的。

第五,这些企业都希望协力发展当地的电子与电器的生态系统,以便更多本地企业能够欣荣发展和为供应链做出贡献。

马来西亚国际贸工部和相关政府机构会通过各种管道来协助当地的电子与电器企业发展,共同推动2018年10月所推介的国家工业4.0 政策。

首先,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MIDA)所管理的国内投资战略基金(DISF)的拨款,可被申请用来资助电子与电器领域上新科技的研发工作。在过去,VITROX等企业就申请这笔拨款来购买和测试其视觉检测系统的原型。展望未来,政府会优先考虑所有与工业4.0政策相关的计划与申请。

其次,政府会对中小企业社群加强宣传有采用工业4.0的本地科技服务供应商。这并非指外国公司的服务解决方案不能被鼓励采用。但很可能大多数中小企业无力承担外国供应商的收费。此外,许多从中小企业起家的本地大型企业在遵循工业4.0标准方面将有更多相关经验可以与本地中小企业分享。例如,Vitrox已经研发出自己的V-ONE数字化平台,可以用来串联制造端,科技后端和前端和ERP系统。目前,他们正在与槟城和其他电子与电器企业来推广这项平台与技术。另外,Experior是刚涉及电子测试咨询领域的企业,拥有许多跨国公司和大公司的客户,但表示有兴趣将其前英特尔的经验与技术分享给其他本地中小企业。

第三,我们会支持槟城自动化技术集群(Penang Automation Cluster Sdn. Bhd)来创造更加充满活力的本地电子与电器生态环境,以便大型企业可以扶持新进企业来参与区域性的产品和研发供应链。自动化技术集群于2017年2月首次成立,是由政府支持的行业主导计划。这个是一个获得槟城发展机构提供土地, 由Vitrox,Pentamaster和Walta联合投资和牵头的计划。该集群一旦完成,旨在集合各种生产精密仪器,模具,和涂层服务等的中小企业,而所有这些生产金属零件都是上述三家企业用来制造高端检测设备的必需品。 类似的产业集群是否可以在马来西亚的其他地区复制还有待观察。无论如何,这至少是本地企业投资本地产能的模范例子,从长远来看,这将为该产业打造更成熟的本地供应链生态系统。

第四,政府将圈定一些用来推广工业4.0和涉及处于科技前沿的物联网,制造业的集成系统的工业园地,以便提供拨款来改善和提升高速网络与宽带设施。随着这些机器设备日益精密与复杂,为了确保各机器能不间断互相联系,政府必须大幅度被提升该区的无线宽频和网络速度。

第五,我们需要持续栽培持有工业4.0技能的科技人才。人力资源部技术发展局国家双向培训(SLDN)学徒计划课程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此外,政府所提供的双重税收减免优惠也将进一步地鼓励更多厂家转向和采用工业4.0科技。

无可否认的是,马来西亚的电子电器行业是属于国内制造业的领头羊。 根据第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电子电器业产值为800亿令吉,占2833亿令吉制造业总产值的28%。实际上, 制造业占马来西亚1.23万亿的GDP中的23%。而电子电器行业在2018年增长了6.4%,是在所有制造业为增长第二高的产业,仅次于运输设备和维修服务领域。

电子电器行业是马来西亚出口的主要驱动力。在2018年,它占国家出口总值的39.4%或3,808亿令吉。另外,电子电器出口去年同比增长11%,高于总出口的6.7%。

美中贸易战让这一领域笼罩许多不确定的气息,马来西亚企业未来的前景长期依然光明。我期待这一领域的更多中小企业会晋升发展为大型企业。 通过政府的奖励,津贴和合作,槟城能继续维持成功,甚至将成功模式复制推广到马来西亚的其他州属。

Supporting our Local Companies in the E&E Industry to be Regional and Global Players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Deputy Minister of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Industry (MITI) on the 15th of February 2019

Whenever one thinks of the Electronics and Electrical (E&E) Sector in Penang, the images which come to mind immediately are big multinational companies (MNCs) such as Intel, B Braun and Broadcom. While established MNCs in the E&E sector have a long history in Penang, what is much less well known are the number of Large Local Companies (LLCs) which have emerged as part and parcel of the E&E landscape. With the right level of support and coordination, these companies can drive the next stage of growth for the E&E sector in Malaysia.

Most of the local E&E players in Penang started off as suppliers to the many MNCs which made Penang their operations and manufacturing hub in South East Asia, starting with INTEL in the early 1970s. As the scale and sophistication of these E&E MNCs grew, the local E&E players also grew in tandem.

浅谈全球和马来西亚的自由的未来景观

国际贸易及工业副部长王建民博士适逢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庆祝9周年庆典暨东姑阿都拉曼诞辰纪念日所发表的主题演讲

大家好。

在开始之前,我在这里想提出几项声明。当我2013年还在反对党担任后座议员时,就曾加入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中心 (IDEAS)成为理事会成员。在过去的9年来,我都一直很关注和支持IDEAS在推动自由和体制改革方面的研究和工作。IDEAS过去所栽培的实习生,也让我受益匪浅。实际上,其中一名IDEAS前实习生最近也刚加入和成为我的特别官员。我之所以告诉你们这些,是为了让大家知道我并不仅仅代表希盟政府受邀演讲来敷衍大家。相反的,我过去和未来都会继续成为IDEAS在制度改革方面所推动的倡议的坚定支持者。

Continue reading “浅谈全球和马来西亚的自由的未来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