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致凯里针对反贪会对青体部涉及大规模舞弊的调查案件的几道问题

    (2016年3月21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文告

    致凯里针对反贪会对青体部涉及大规模舞弊的调查案件的几道问题

    当读到由马来西亚反贪会(MACC)上周宣布涉嫌1亿令吉舞弊案的政府部门高级官员乃是青体部官员时,我感到很困惑。[1] 据我所知,青体部长凯里将在上午十点举行新闻记者会以便交代这个课题。鉴于此舞弊案的严重性,包括揭露共有69个银行账户里的830万令吉现金和总值2000万令吉的资产属于这名官员,因此我促请部长交代以下问题以正视听:

    1) 你是否有接获反贪会的汇报或任何有关本次调查的信息?

    2) 任何被反贪会逮捕的官员是否仍留在青体部或相关单位工作?

    3) 你是否认为还有其他在青体部或相关单位工作的官员会进一步地因这次调查而被逮捕?

    4) 你是否认为还有在其他政府部门工作的官员会因同样的调查而被逮捕?

    5) 是否有任何一间涉及被反贪会调查的公司是在你成为青体部长后无论是直接或间接通过青体部来授权提供合约或服务交易呢?

    6) 是否有任何一间涉及被反贪会调查的公司是在你成为青体部长后无论是直接或间接通过国家体育理事会来授权提供合约或服务交易呢?

    7) 是否有任何一间涉及被反贪会调查的公司是在你成为青体部长后无论是直接或间接通过马来西亚青年理事会来授权提供合约或服务交易呢?

    8) 在2014年5月,你代表青体部参与了政府转型计划(GTP)下的反腐国家重点成果领域(NKRA)而签署了企业廉洁宣言。[2] 请问你是否具体说出在签署了宣言后,青体部内的采购和合约颁发过程所作出的任何改进?

    9) 根据坊间的消息,被逮捕的青体部里的关键人物是财政部秘书Otman bin Arshad。你是否可以详细解释Otman是如何涉及批准青体部的开支和政府部门无论是透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所颁发给任何企业合约的整个过程?

    10) 有其他揣测包括这起弊案背后的真正主谋是前青体部祕书长末希,也是现任马来西亚通信与多媒体委员会(掌管政策)的副秘书。他也是其中一名涉及青体部过去活动所发生的滥用拨款的舞弊事件,其中包括大家熟悉发生在2012年国家青年节的韩国明星演出风波。[3] 他甚至过去一直都成为许多部落格里影射他在青体部涉及舞弊事件的热门话题人物。[4] 你是否有听闻到这些指控,同时有无改进任何标准作业程序(SOP)和流程来解决上述的弊端或制度缺点?

    11) 其中一间被公共账目委员会(PAC)在涉及全国青年节期间的韩国明星演唱会风波的听证会中点名的公司是Stadium First 私人有限公司。在过去揭弊指控末希,Otman和其他涉贪的部落格,这间公司也曾被点名。那请问Stadium First 私人有限公司是否有在你成为部长后继续从青体部获颁任何合约呢?

    我相信公众也有兴趣听听凯里尽可能详细地回答以上这些问题。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projekmmo/berita/article/pegawai-kbs-songlap-rm100j-beli-kereta-audi-beg-hermes-cincin-cartier

    [2] http://www.pemandu.gov.my/gtp/upload/NAAM_KBS_CIP_Press_Statement_PEMANDU.pdf

    [3] http://www.parlimen.gov.my/images/webuser/pac/laporan%20pac/PAC21112013-DR1.pdf, http://accountable.sinarproject.org/people/mohid-mohamed

    [4] http://rizalhashim.blogspot.my/2013/06/yb-kj-youve-been-forewarned.html?m=1, https://dupahang.wordpress.com/2012/06/03/ramai-bengang-rm10-juta-untuk-himpunan-belia/, http://anotherbrickinwall.blogspot.my/2015/01/shaberys-new-mcmc-appointee-under.html?m=1, http://www.tranungkite.net/v12/modules.php?name=AvantGo&op=ReadStory&sid=2931

  • 有关丹斯里依尔万或將被委任新任国家银行总裁所引起的争议

    (2016年3月14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文告

    有关丹斯里依尔万或將被委任新任国家银行总裁所引起的争议

    针对《华尔街日报》上周六的报道,现任财政部秘书长丹斯里依尔万或將被委任,取代丹斯里洁蒂,成为新任国家银行总裁,我感到非常费解。[1]

    在此,我想提出依尔万在由财政部99%控股并已累计了数十亿令吉债务的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中所扮演的角色。PFI建筑的债务议题是在2013年国家稽查报告中首次被揭弊,显示它在2012的财政年底前便积累了近280亿令吉的债务,在所有官联公司中仅次于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和国库控股(请参阅下方图一)。

    方图一: Three government owned companies with the highest amount of liabilities in financial year 2012


    Source: Auditor General’s Report 2013

    当时负责掌管政策的财政部副秘书依尔万于2012年被委任为PFI建筑的董事成员。然而,当他被晋升为财政部秘书长后,仍然维持PFI建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的身份。

    稽查报告也促使国会账目委员会(PAC)对PFI建筑展开调查。该报告已在2015年3月被公布,其复印版本还可以透过国会官网下载。[2] 当中,许多包括依尔万的证词,都清楚地显示PFI建筑的成立目的无非就是要从国家预算的账目中隐藏发展开销,好让马来西亚的债务与国家发展总值之间的比例维持在55巴仙以下。值得一提的是,PFI建筑并不是通过私人融资计划来支出开销(如其名之意),因为所有相关的工程项目都没有涉及私人资金。[3]

    实际上,在国会账目委员会的供证期间,依尔万向委员会主席如以下回答般承认这项事实:

    “Ini Tuan Pengerusi, your understanding it very clear. That you know this is off-budget. It doesn’t come in to the government so that why you know our debt level and rating and everything we can maintain”

    依尔万涉及依靠预算外的收支方式来维持国家债务水平和国际评级,不禁让人怀疑和担忧他被委任为国家银行总裁后的责任所在。他会否一贯地套用富有创意的会计手法在其他更敏感的经济数据比如国行官方储备呢?他也会否将通过国家银行的经济报告描绘了我国经济成过度乐观的经济前景,而无法及时地拉起未来的警报如膨胀中的财政赤字所带来的危机呢?

    当依尔万接受The Edge 媒体的电视访问时,针对了PFI建筑的课题提供了一个具有误导性的回答。[4] 他错误地将PFI 建筑底下的工程计划与吉隆坡捷运工程(MRT)相提并论,从中指出两者的投资成本回收期将会非常长。实际上,PFI建筑底下工程计划都无法创造营收。这般混淆的回应不禁让人担忧,尤其在当今国家经济充满挑战的时代,我们迫切需要领导人更清晰的解答和思路来安抚动荡的投资市场。

    市场正盼望一个更有说服力和能干的人来取代丹斯里洁蒂,成为新任国家银行总裁。委任任何三位副总裁之一都足以向市场发出强烈的信号,也就是国家银行的独立性将不被动摇。 若依尔万被委任新总裁属实,只会让市场未来对国家银行的独立性产生更多质疑的理由。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wsj.com/articles/malaysia-finance-ministry-official-to-be-new-central-bank-chief-1457721640

    [2] http://portal.parlimen.gov.my/ipms/modules/risalat/res/risalat/2015/Laporan%20Jawatankuasa%20Kira-Kira%20Wang%20Negara%20Parlimen%20Ketiga%20Belas%20-%20Prosedur%20Kawalan%20Pengurusan%20Syarikat%20Pembinaan%20PFI%20Sdn%20Bhd%20(Kementerian%20Kewangan).pdf

    [3] The building of schools, for example, is usually financed through the development expenditure of the government budget. The projects, including the building of schools, financed through Pembinaan PFI, are all off-budget expenditure items which means that the government doesn’t have to officially borrow money to finance these projects. Pembinaan PFI, as a 99% MoF owned company, borrowed the money from EPF and KWAP. The Malaysian government has to help Pembinaan PFI service these loans to EPF and KWAP through its operating expenditure or OPEX.

    [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HlN7ygkN-c

  • 政府必须披露哪些财团获颁兴建规模高达150兆瓦太阳能的发电厂

    (2016年227)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文稿

    政府必须披露哪些财团获颁兴建规模高达150兆瓦太阳能的发电厂

    基于一马公司(1MDB)在兴建和运作太阳能电厂上毫无任何经验,因此1MDB太阳能有限公司在无需经过公开招标的情况下获颁兴建50兆瓦太阳能发电量不禁让人感到非常质疑。[1]

    迄今为止,这将会成为国内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厂。根据报道,一马公司是被允许进一步地将太阳能发电厂提升至500兆瓦容量。[2]

    之前,小型太阳能发电用户通过公开招标来参与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所推行的太阳能电力回购的固打计划(少过每小时4千250瓦电量),相较之下,颁发兴建大规模的太阳能发电厂的作业程序却前后不一致。

    显然易见的,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KeTTHA)并无从中汲取的经验和过去的教训。

    在2016年1月底,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秘书长拿督吕淑玉以不具名的方式来宣布150兆瓦的太阳能发电厂将被颁授给一间“拥有强劲的财务和技术背景的财团”。[3] 从该计划的规模是一马公司的3倍之大来看,这样的不透明或不公开的作法都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

    同时,公众也不禁会联想到获颁150兆瓦容量太阳能发电厂的财团与在去年底被一马公司脱售旗下Edra全球能源有限公司(Edra Global Energy Bhd)有无任何关系。

    令人同样地失望是,可持续能源发展局似乎对此无动于衷,尽管根据根据2011年《可持续能源发展机构法》,它有权力与部长磋商及落实可再生能源相关的政策。[4]

    为了透明化的公众利益,我敦促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长麦西慕公步被获颁兴建150兆瓦容量的太阳能发电厂的财团真正身份及确保未来所有各规模的太阳能发电厂都会采取公开招标的作业程序。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4/05/05/1mdb-plans-giant-solar-farm-it-is-believed-to-have-formed-a-joint-venture-with-tnb-and-a-us-firm-fo/

    [2]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what-you-think/article/factual-clarification-on-50mw-solar-power-plant-in-kedah-1mdb-dusable-capit

    [3] http://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6/01/27/call-for-more-solar-power-plants/

    [4] See Sections 16 & 17 of the SEDA Act 2011

  • 在大家共度农历新年之际,共有7,828个人在这两年已放弃马来西亚公民权

    (2016年2月5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评论观点

    在大家共度农历新年之际,共有7,828个人在这两年已放弃马来西亚公民权

    返乡过年的人流已渐开始。然而,我则会待在雪州,好好地享受交通流量骤减的宁静。这一年,我的心情莫名地沉重。其中,我每三个月的例常工作便是检查季度选民册,主要是看看有多少新增选民,有多少更改了自己的投票地址和又有多少是被剔除在外的。最近,我从一名同事口中得知有一定数量的马来西亚人已经被撤除名单外,因为他们不再拥有马来西亚的公民权。顿时,我不禁起了好奇心。这些人是否因落入了涉嫌恐怖分子的观察名单而被剥夺公民权呢?还是他们犯了一些令人无可原谅如叛国的罪行?从此,我不得不进一步剥茧抽丝。

    我的调查结果是令人惊讶和痛心。首先,我发现共有7,828个人因不再拥有公民权而被褫夺投票的权利。这组名单是从2014至2015年的选民册被剔除。相较之下,人才机构所推行的人才回流计划(REP)成功在这四年的时间内吸引了3,600名马来西亚人才回国发展。不过,这组数字也低估了在过去两年内放弃自己国籍的马来西亚人的真正数量。这还未包含那些已经放弃了国籍后,却从来没有在选民册上更新登记的数字。再来,这也几乎肯定不包含那些那些放弃国籍后前往如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纽西兰,加拿大和其他一般较热门的移民国家的马来西亚公民。所以,这名单几乎肯定是那些前往获得新加坡国籍的公民,因为有关当局严格规定欲申请新加坡国籍的公民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正式放弃马来西亚国籍。

    从目的地国家来看,丝毫不让人意外在7828个人的名单占大多数的是华裔(96.7%)。其余为印裔(2.7%),巫裔(0.4%)与其他(0.2%)。在这份名单中,他们最多来自柔佛州(36.6%),其次则包括霹雳(19.5%),雪兰莪(9.4%),吉隆坡(6.7%),马六甲(5.6%),槟城(5.4%)和森美兰(5.3%)。(请参阅以下图表一)

    让人感到最痛心的是,由于各种原因,这些都曾经关心自己国家并登记为选民的前马来西亚公民,最终都憧憬外国的月亮比较圆而决定放弃大马公民权。他们大多数是落入30至50岁(占了80.5%)的青壮之年,也是一般职场生涯最有生产力的黄金时期(请参阅以下图表二)。

    这些前大马公民有百分之五十六为女性,其余的四十四为男性。在缺乏足够的额外资料如工作背景或资历,我们也很难从这性别上的差别去判断其背后的原因,是否因婚姻因素而放弃自己的国籍等。

    除了这些统计数据,让我最难过的莫过于在名单中看到这一个熟悉的名字。其中一名与我同期的东盟奖学金得主,便是一个名巴生男青年,目前在新加坡政府医院服务的传染病医疗专家。千万优秀的马来西亚人才前往他国发展,反映他的个案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在名单上看到我熟悉的名字,只让这个现实显得更加“写实”和悲伤。

    如果有任何前大马公民正在阅读这篇文章,我希望你还未完全放弃这一个国家。将来或许当我们发生改朝换代之际,你会更有动力回国贡献。若你正在回国庆新年的途中,记得返乡路上小心,吃喝愉快!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 我感到很失望,因为国际贸易和工业部部长慕斯达法没有勇气接受我的挑战来成立特选委员会,以便专门监督TPPA的落实

    (2016年1月27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文告

    我感到很失望,因为国际贸易和工业部部长慕斯达法没有勇气接受我的挑战来成立特选委员会,以便专门监督TPPA的落实。

    今早在我针对TPPA的课题发表讲话时,基于TPPA会在2016年2月4日签署后的2年内很大可能性被顺利批准,因此我挑战贸工部部长成立一个特选委员会,以便在日后监督TPPA被落实的过程。

    不像其他的自由贸易协定,TPPA在获得参与国家批准前,将一共要涉及17项法案中的27种修正。所以,我提议的特选委员会将对进行法案修正的过程给予监督和意见,以确保它们都符合国际的最佳做法。再来,这委员会还会对政府各部门可以在不需要通过国会批准下所进行的规则和程序修改和变化进行监督。此外,委员会还将发挥其角色来确保美国在某种程度上是公平地进行认证的工作,不会有特殊利益份子在途中试图影响整个进程。最后,如果委员会发现这过程中出现不符合我们国家利益时,它们也有权力来建议部长退出批准的程序。

    令人遗憾的是,部长在他的总结致词中并无接纳这项建议。因此,这意味着批准TPP的工作将在一个不完全透明和负责任的方式来完成。同时,这也将抵消部长和贸工部之前通过公众参与活动来解释TPPA所建立的可靠信誉。

    无论如何,部长要接纳这建议还为时未晚。在此,我促请在2016年2月4日前往纽西兰的奥克兰签署TPPA前,部长能宣布设立上述所建议的特选委员会。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Page 5 of 39« First...34567...1020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