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会改革刻不容缓,薪金调涨不是唯一办法。

     (2013年12月8日) 国会改革刻不容缓,薪金调涨不是唯一办法。(The Star)

    马来西亚国会议员应享有多少的薪酬?什么才是合理及公平的津贴呢?其他国家的国会议员,本地高级公务员或私人界的高级管理层或首席执行长的薪酬是否可作为参考性的衡量基准呢?国会议员的薪酬越高,是否会降低贪污现象发生的诱因?丰厚的薪酬是否会鼓励更多的人才投身于政治活动?雪州政府最近大幅度调涨大臣,行政议员,议长,立委的薪金的做法,也让上述的公共议题在社会上引起热议。无可否认,明年三月份的国会议员薪金检讨必然将迎来上述课题的争辩与讨论。

    尽管这些议题是十分重要的,但我们似乎在国会议员薪金议题上模糊了更核心的焦点。这也就是马来西亚国会的地位和国会议员该如何扮演好该角色。因此,在探讨国会议员加薪的同时,我们并不能将更核心的国会改革的议题排除在外。

    除了在一些场合发生撕纸抗议,议会杯葛和互相叫嚣之外,如今的国会是十分沉闷的。若不探讨一名国会议员在国会里所真正应该扮演的角色和需要怎样的改革的话,我们是无法对议员薪酬的议题进行严肃和有意义的讨论。

    最长的年终国会议会环节才刚结束。此环节为时进行了2个月左右。这些法案程序经常被延长至晚上8点,以让更多的国会议员能参与并针对预算案在政策和部门上的层次进行辩论,同时也允许部长有更充裕的时间来作出回复。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议员因时间的限制而来不及参与辩论的环节。另一方面,当部长(更多的是他的副部长)在作出回复的时候,也不是全部参与辩论的国会议员有在现场。

    在第一届的国会议员任期,我们似乎并没有善用这些时间。成立特选委员会显得更有效率,以便监督各部门的运作和对不同的议题进行有深度的辩论 。因此,每位国会议员应被安排参与至少其中一个国会特选委员会。此举能让每位国会议员挑选他最擅长的专业领域和长期针对某政策进行研究。这些特选委员会的联合主席也可以从国阵和民联两方各委任一名议员来担任。同时,此举也会带来正面的影响,好让当民联在众国会议员中在委任各特选委员会的主席时,而无形中组成“影子内阁”。

    这些特选委员会的成立,可以避免政府草率地提呈未经过慎重考虑的方案,以至在公众反弹时面临尴尬的处境而被逼撤回这些法案。其中最好的例子,便是2013年伊斯兰法行政(联邦直辖区)法案里允许家长因未经得另一半同意下可以修改孩子的宗教所引发的争议。在最近的法案审核的过程中,总共有六项涉及国家安全的法案也因需要更多时间来寻求咨询而被逼撤消。然而,若能成立特选委员会来针对这些法案来进行辩论和研究的话,这些法案便能在呈上国会前获得修正和调整。

    成立这些特选委员会只是为了在公众(特别是选民们)面前打造有公信力的国会议员的其中一项过程罢了。成为特选委员会里的国会议员,更责无旁贷地在被监督的部门里所产生的一些重要的公共议题里发声发言为民请命。为了进一步地提高公信力,每一个委员会的国会会议也应进行电视或网络直播,好让公众能评估该议会里的国会议员的表现。举个例子,目前人们是对公共账目委员会上所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例如被质询的问题和他们所回复的答案。最近,我也了解到那些不属于该公账会委员的国会议员是不被允许出席这些会议的。这是非常滑稽和无法被接受的。因此,这些或其他国会会议为了公众利益而必须作出现场直播。

    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助理,以协助国会议员针对国会法案包括特选委员听证会作出更好的准备和研究。而我也能见证当我有了研究助理的协助,我能为我的国会辩论准备更充实的相关内容。大部分的先进国家都会拨款给立委来聘请研究助理。很多马来西亚国会议员也都乐见有了薪金调涨,可以作为拨款替代,来用有竞争力的薪酬来聘请更多有素质的助理。

    确保每位国会议员都能获得选区发展的拨款,能便为议员腾出更充裕的时间来专注于本身的议会工作,特别是民联的国会议员迄今为至并没有获得任何来自联邦政府的选区发展拨款。

    国会改革的目的是为了打造更有效率的国会。成立由国会遴选来监督各部门的特选委员会,能也能加强国会议员的专业问政能力,并进一步提升他们国会辩论的素质。而当这些议会能作出现场直播的话,我们的部长和副部长也必须在公众的面前努力地表现更好。通过这种方式,主要会议便可以被腾出更多时间,来让议员讨论涉及国家利益的重要课题。然而,目前这些讨论都因时间限制下而不被允许进行。

    在长远的方面上,研究助理及选区发展的拨款将能帮助国会议员更有效地完成他们在国会上的工作。总而言之,议员加薪上的公共讨论,不能脱离更核心的挑战和问题,那也就是议会改革。

    http://www.thestar.com.my/Opinion/Online-Exclusive/Im-OK-man/Profile/Articles/2013/12/08/Parliamentary-needs-reform.aspx

  • 尽管花费了数以百万的预算拨款来打击贪污活动,马来西亚的2013年贪污印象指数(CPI)只取得小幅度的改善。

    (吉隆坡12月4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尽管花费了数以百万的预算拨款来打击贪污活动,马来西亚的2013年贪污印象指数(CPI)只取得小幅度的改善。

    针对国际透明组织最近所公佈的2013年贪污印象指数(CPI),大马的排名从2012年的54位微升至2013年的53位时,而整体的分数也有稍微改善,从2012年的49分獲进步到2013年的50分。这样的成绩是不能被接受的,因为数以百万令吉的拨款已被用来提升透明度和减少贪污的努力,包括将反贪污国家关键绩效领域(NKRA)列入政府转型计划(GTP)的框架下。

    举个例子,反贪局和国家总审计司两个机构在2013年共获得4亿令吉的预算拨款来作为营运费用,分别反贪局是2.52亿令吉和总审计司是1.48亿令吉。此外,他们也获得额外的拨款来建设在政府转型计划路线图下的实验室,工作坊,开放日等系列活动及有关反贪污国家关键绩效领域的2013年宣传广告。

    然而,最终的成绩只显示政府打击贪污的成效只取得一点的进步罢了。马来西亚的排名仅改善一名,从2012年的51名略上升到2013年的55名。惟这项成绩还不足让人感到骄傲,因为马来西亚仍落后于很多亚洲和中东国家,包括第5名的新加坡,第15名的香港,第18名的日本,第26名的阿联酋,第28名的卡塔尔,第31名的不丹,第36名的台湾,第38名的汶来和第46名的南韩。

    大马在贪污印象指数(CPI)的成绩没取得多大的改善。虽然该指数在今年有从49微升至50分,但恶魔藏在细节中。然而,大马在2013年贪污印象指数里所涵盖9项调查的平均值,分别是有最低的31分和最高的62分,其实是和2012年的分数一样的。因此,马来西亚分数的改善,极有可能只是来自用来计算整体成绩的九项调查里的其中一个罢了。

    虽然反贪会,总审计局和PEMANDU里的反贪部门的出发点是良好的,但是也显示了国阵的国会议员并没有显著的反贪意识。例如,由首相署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PEMANDU)与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于2013年12月3日联办的朝野国会议员交流会,国家总审计司丹斯里安比林,反贪污委员会主席丹斯里阿布卡欣和国家廉政机构(IIM)私營部主任尼占阿里负责此项汇报会,只有约30名民联国会议员出席,而国阵的国会议员则不见踪影。负责廉政,施政和人权方面的首相署部长拿督刘胜权是唯一的政府代表。

    自从象征着“大鱼”的敦林良实在巴生自贸区欺骗内阁案中无法成功被提控并最终被判无罪释放后,公众对于反贪污国家关键绩效领域(NKRA)包括监管和执法机构,政府施政的透明度,打击贪污的决心的三项推动指标都维持非常低的印象。

    在2014年财政预算案中,反贪局和国家审计部门两个机构共获得高达4.67亿令吉的总预算拨款,分别反贪局是2.98亿令吉和国家审计部门是1.69亿令吉。因此,有了更高的预算拨款,马来西亚2014年貪污印象指數(CPI)必须要比2013年有更明显的进步。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 天然资源及环境部长拿督斯里巴拉尼威,必须针对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 1010 East)放映的《蜥蜴王回归》调查短片里备受爭议的课题作出徹查及回应。

    <吉隆坡11月29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天然资源及环境部长拿督斯里巴拉尼威,必须针对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 1010 East)放映的《蜥蜴王回归》调查短片里备受爭议的课题作出徹查及回应

    半岛电视台《101 East》在2013年11月21日放映一部名为《蜥蜴王回归》(Return of the Lizard King)的调查短片,[1] 揭露了一些天然资源及环境部长拿督斯里巴拉尼威必须回应的数项争议性的疑点,包括:

    (1)在2010年8月,黃景良(Anson Wong)因走私100只蟒蛇而被逮捕,野生动物局也位于槟岛直落巴巷的野生动物庇护所搜查出50只野生动物。试问既然该庇护所是属于黃景良的,为何野生局当时为何沒有用这个罪名將他控上法庭呢?

    (2)在2010年8月,当黃景良被捕时,他的笔记型电脑和3只手机被没收。他的手机和电脑里应该存有许多走私野生动物的资讯,包括或许有他和相熟的野生动物局官员的重要联系。试问,该调查报告最终有什么结果呢?

    (3)在2010年,一位名叫Sarah Sahondrarisoa的学生,在半岛电视台的节目里,称她曾被黃景良雇佣来企图走私装有野生动物的行李进出马来西亚。过后,她是在第二次的走私活动被逮捕,更被判监禁8个月。她也在监禁期间诞下了孩子。根据Sarah的证供和证据里所包括被没收存有该联系号码和照片的手机,试问为何黃景良并没有因此被调查和被提控上庭呢?

    (4)根据半岛电视台的报道,一家Rona野生动物公司的注冊地址,是位于No.125X, Desa Tanjong, Jalan Tanjong Tokong, 10470 Georgetown, Penang ,而该店鋪中也被发现存放許多珍奇的野生动物如白化蟒,以及其他蛇类与爬虫类。尽管该店主并不是黃景良及其妻子,但其員工在镜头前都承认公司老板是黃景良。根据他們的调查,该公司的註冊拥有者为Radamani Govindan,而黃景良並不是该公司的拥有者或董事。虽然该局也说他们已经做了例常搜查行动。但是我昨日在大馬公司委員會(CCM)網站查获Radamani Govindan已于今年7月4日辞去拥有者身份,并由Muthukomar取代。[2] 倘若该局所拥有的资料是逾期了4个月,那试问要如何让我们相信该局已进行了例常搜查行动呢,特别是半岛电视台的调查短片更于11月份里在该店拍摄到白化蟒。

    (5)该短片也揭露了坐落在直落巴巷的野生动物庇护所养了3只薮猫,而这些薮猫都是在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貿易公約 (CITES)的附录二下被列为濒临绝种的物种.因此,野生局凭这一条文就有足够权力来突袭和搜查该园区。

    (6)虽然野生局宣佈在2010年撤销黃景良和他妻子进行买卖、拥有野生动物的特許准证与执照。可是,这并不包括他们其他涉及野生动物买卖活动的商业准证例如Sungai Rusa Wildlife, CBS Wildlife,武吉占姆(Bukit Jambul)爬虫类保护区。[3]

    (7)倘若环境部严正看待此野生动物走私与买卖的行动,当局为何不行使权力,并在《2010年野生动物保护法令》下到黄景良夫妻的产业展开搜查行动,以检查那里是否存有任何野生动物。

    (8)在半岛电视台的节目里,巴拉尼威部长表示他会遏制在该部门里任何的贪污活动。如此属实,他应向公众汇报有关反贪污局在2010年黄景良被逮捕后针对野生动物局的调查报告。

    巴拉尼威部长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访问時表示他不清楚黄景良是何人,尽管他被堪称是国际野生动物走私界的巴勃罗·埃斯科瓦尔(Pablo Escobar)(史上最大的通缉犯之一),同时也是成为全球声名狼藉的走私犯,甚至包括美国野生动物保育執法机构曾于1999年在墨西哥特地设局来逮捕他。因此,我敦促巴拉尼威部长必须展开全面调查为何黄景良在2010年执照被野生动物局撤消的情况下仍得以继续进行拥有和贩卖野生动物的活动,并进一步地解决上述被提及的课题。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3] Rona Wildlife SSM Company Profile (retrieved 29 November 2013)

    Sungai Rusa Wildlife SSM Company Profile (retrieved 29 November 2013)

    CBS Wildlife SSM Company Profile (retrieved 29 November 2013)

    Bukit Jambul Reptile Sanctuary SSM Company Profile (retrieved 29 November 2013)

  • 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向民众担保垃圾焚化炉计划在国际公开招标之下并不会成为“默认”的选项。

    <吉隆坡11月25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向民众担保垃圾焚化炉计划在国际公开招标之下并不会成为“默认”的选项。

    今天,一组来自甲洞关心的居民,在吉隆坡反焚化炉委员会(KTI)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从甲洞斯里慕尼花园出发,展开长达15公里的游行,前往国会大厦。他们对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门拟定在人口高度集聚的甲洞柏林京花园设立焚化炉,以每天处理吉隆坡1000吨垃圾表达出深切的忧虑。这些顾虑包括因焚化过程所释放的有毒二恶英,焚化炉非常昂贵的运作和兴建成本和因焚化炉的兴建而造成邻近的房价面临大幅下跌的风险。

    在11月12日,经过与首相展开部长级的研讨会议后,房政部长阿都拉曼在国会曾表示,政府在招标时将考虑不同的焚化炉技术。而在11月18日,在一场与居民的汇报会上,隶属于城市和谐,房屋与地方政府部的国家固体废料管理中心的总监拿督纳兹里,曾表明这些技术包括如厌氧发酵技术和材料回收设施的非焚化类技术。

    在此,我敦促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阿都拉曼向民众,特别是将会被此“废物转为能源 ”厂的兴建影响首当其冲的甲洞居民担保以下事项:

    (—)政府将不会偏向焚化炉计划,并且公平考虑其他废物转为能源的选项。

    (二)政府将公开招标条款,好让公众可以参与监督。

    (三)若详细环境评估报告显示焚化炉不符合标准,政府就不会设立焚化炉。

    而到目前为止,部长并没有完全透明地公开招标的过程,条款的细则,潜在的成本和其他与废物转为能源的选项。

    若部长无法担保这一切,这只会加剧甲洞甚至雪隆一带的居民的不信任,认为公开招标和环境评估报告只是在柏林京花园兴建焚化炉的盖印章。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 城市和谐,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兰必须澄清是否在甲洞增江北区柏林京花圆兴建现代垃圾焚烧炉是众多废物处理计划中唯一的选项。

    <吉隆坡11月19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城市和谐,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必须澄清是否在甲洞增江北区柏林京花兴建现代垃圾焚烧炉是众多废物处理计划中唯一的选项。

    在11月18日,也就是昨日下午,隶属于城市和谐,房屋与地方政府部的国家固体废料管理中心的总监拿督纳兹里为甲洞居民丢下了一个震撼弹,当时他说道他是在被部长“误导”的情况下,认为在甲洞增江北区柏林京花圆的废物转移中心旁兴建焚烧炉只不过是唯一的选项。这也很重要的原因,为何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兰坚持在9月份就针对柏林京花圆的焚化炉一事展开公开招标的活动。

    另一方面,拿督纳兹里通过甲洞增江北区社区中心的居民汇报会里,告知出席的居民,此将废料转换成能源的焚化炉计划的公开招标是会包含以下3个选项:

    1)以热解处理方式的焚化炉,气化熔融厂或高温分解厂

    2)有机废料厌氧发酵技术

    3)废弃物衍生燃料(RDF)或材料回收设施(MRF)

    与此同时,拿督纳兹里也保证会向公众公开无论来自本地或国际的厂商所参与公开招标的不同计划,以便大家能权衡和评估哪一个选项才是最好的,

    拿督纳兹里也提到此投标会依据“最佳可得技术和未超出必要成本”(BATNEEC)为考虑基础和该技术必须被认可为环保和符合成本效益。

    他也接着提到该局在选择了“废物至能源”计划后,会进行为期9个月详细的环境影响评估(DEIA)。

    有鉴于拿督纳兹里所作出上述的宣布,城市和谐,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兰,必须立即澄清此垃圾焚化炉其实并不一定会在甲洞的柏林京花圆里兴建,因为此计划并非唯一的垃圾处理选项。就如拿督纳兹里说过,垃圾焚化炉只是其中一个选项,因此部长也要有必要确保此项目会将各种可能性纳入考虑的范围内。同一时间,部长要得保证此计划会对公众进行公开招标。最后,部长也要向甲洞的民众确保一旦该计划无法通过详细的环境影响评估,该“废物至能源”发电厂的建议书就得被取消。

    部长对该焚化炉必须在柏林京花圆里兴建的坚持已引起许多甲洞民众的反弹。若他还想挽回公众仅存的信任,此刻当务之急便是他要将拿督纳兹昨天在甲洞的汇报会里所告知民众的事项作出厘清。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Page 43 of 47« First...102030...4142434445...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