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相纳吉在2015年财政预算案中无法履行减少不并要开支和加强政府开销透明度的承诺

    (2014年10月10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首相纳吉在2015年财政预算案中无法履行减少不并要开支和加强政府开销透明度的承诺

    首相纳吉日前宣布一份总开销高达2739亿令吉的2015年财政预算案,相比较2014年财政预算案的2642亿令吉增加了97。4亿令吉,涨幅高达3.7%。

    同时,根据2014/2015年的经济报告,总津贴开销将从406亿令吉减至377亿令吉或是7.1%。估计这是因为持续性的津贴合理化计划和未来可能上涨的汽油和柴油价格。

    在2015年推行津贴合理化计划和落实消费税的情况下,虽然老百姓将面对日益增加的生活负担,但显而易见的,政府在2015年的财政预算案下并没有勒紧自己的腰带。

    根据2014/2015年的经济报告,经常会在总稽查司报告上发现很多弊端,来自供应和服务的总开销,估计会从364亿令吉增至381亿令吉,相等高达17亿或4.6%的涨幅。

    尽管首相纳吉曾宣布,政府将实行11项撙节措施。[1]

    同时,首相署获得前所未有庞大高达26亿令吉的预算开支,为众多政府部门中绝对涨幅之冠,甚至比增加了20.3亿的教育部拨款还高。
    (请参考以下图表1)

    此外,这还包括完全缺乏发展目标和透明度的发展开销,如在名为特别计划之下的发展开销已经从在2014年的1.8亿令吉增加至2015年的16.1亿令吉,增幅高达14.3亿令吉 或793.1巴仙!

    然而,这正是政府转型计划的肃贪之国家关键成效领域(NKRA)努力在减少的黑箱作业开销。可令人遗憾的是,首相似乎并没有严正看待自己部门的意见。

    随着预算案的辩论环节即将进行,民联的国会议员将有机会对2015年财政预算案的开销和政策进行质询,并同时对此提呈了我们的替代方案。而当中这一些内容已涵盖在之前民联公布的2015年替代预算案。

    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

    图表一:(2014至2015年)重要政府部门所获得的拨款变化

    [1] 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3/12/31/Costcutting-measures-start-tomorrow-Public-sector-will-see-11-steps-implemented-to-compensate-for-pr/

  • 在马来西亚,威胁焚烧圣经或建筑物并不是罪行

    (2014年10月8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在马来西亚,威胁焚烧圣经或建筑物并不是罪行

    在2014年5月22日,直辖区巫青团长拉兹兰(Mohd Razlan Mohd Rafii)率领一群巫统党员,前往位于吉隆坡半山芭的行动党全国总部进行示威活动。在过程中,拉兹兰甚至恫言要烧掉行动党总部。过后,我当天就前往半山芭警察局投报(半山芭警察局报告/004003/14),并提供警察含有拉兹兰作出威胁举动的视频证据。

    后来,在5月26日,警方便逮捕了包括拉兹兰在内的6名巫青团领袖。据报道,他们是援引刑事法典第506条文(刑事恐吓)和427条文(蓄意破坏)来调查此案。[1] 显而易见的,在刑事法典第506条文下,恐吓焚烧或破坏任何建筑物都是可被检控的刑事罪。

    Seksaan bagi kesalahan menakutkan secara jenayah

    506. Barang siapa melakukan kesalahan menakutkan secara jenayah hendaklah diseksa dengan penjara selama tempoh yang boleh sampai dua tahun, atau dengan denda, atau dengan kedua-duanya; dan jika ugutannya itu ialah ugutan hendak menyebabkan kematian atau cedera parah, atau hendak menyebabkan kebinasaan apa-apa harta dengan api, atau hendak menyebabkan sesuatu kesalahan yang boleh diseksa dengan bunuh atau penjara, atau dengan penjara selama tempoh yang boleh sampai tujuh tahun, atau hendak mentomahkan seseorang perempuan sebagai jalang, maka ia hendaklah diseksa dengan penjara selama tempoh yang boleh sampai tujuh tahun, atau dengan denda, atau dengan kedua-duanya.

    (警方)刑事恐吓的刑法 (506条文)

    任何犯下刑事恐吓的罪行将被判处可能被延长到两年的监禁或罚款,或两者兼施;若该威胁是构成死亡或严重伤害或通过焚烧来造成任何财产上的破坏,或进行可被判处死刑或监禁的罪行,或可能被延长至七年的监禁,或对女人进行不道德的犯罪行为,应被判处可能被延长至七年的监禁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接着,我通过国会问答来得知这件事情进一步的发展,并在昨天接获到内政部长的国会书面答复。

    Kertas Siasatan telah lengkap dan telah diedarkan ke Pejabat Peguam Negara pada 17 September 2014 dan telah memutuskan kes No Further Action (NFA). Siasatan diteruskan bagi kesalahan di bawah Sekysen 9 (5) Akta Perhimpunan Aman kerana berhimpun tanpa kebenaran atau notis.

    (警方)已经完成调查报告,并于2014年9月17日呈给总检察署,而总检察署决定没有下一步行动。无论如何,警方仍在《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第9(5)条文下调查巫青团是否出现违法行为,因为巫青团举办示威前,并没提前通知警方。

    在此,我严重谴责总检察署在拉兹兰明显作出威胁焚烧行动党总部的行为,却仍不将他控上庭的决定。拉兹兰的行为已在报章上被大肆地报道,同时该视频短片也被公众上载至Youtube广泛流传。此外,我甚至也在由警察展开的认人程序中现场认出拉兹兰。这是否意味着总检察长暗示鼓励其他的组织,可随意威胁焚烧敌对政党的任何建筑物呢?还是普遍上只要是威胁焚烧建筑物就同样地不会面对任何对付呢?

    在昨天的国会问答环节中,林冠英询问政府,因恫言焚烧马来版圣经而被调查的土著权威组织主席依布拉欣阿里是否会面对任何法律对付。[2] 结果,该国会书面答复如下:

    Berhubung kes membabitkan Dato’ Ibrahim bin Ali, Presiden PERKASA, hasil siasatan Polis DiRaja Malaysia (PDRM) menunjukkan bahawa:

    马来西亚皇家警察(PDRM)针对涉及土权主席依布拉欣阿里的案件所展开的调查结果指出:

    (a)    Kata-kata yang diucapkan oleh beliau adalah ditujukan kepada individu-individu yang telah mengedar naskhah “Bible” yang mengandungi kalimah Allah dan juga tulisan Jawi kepada pelajar-pelajar di Sekolah Menengah Kebangsaan Jelutong, Pulau Pinang termasuk pelajar Melayu

    (b)   Kenyataan yang dibuat oleh beliau tersebut tidak berniat untuk menimbulkan kekecohan agama tetapi hanya untuk mempertahankan kesucian agama Islam.

    a)  依布拉欣阿里的谈话只是回应那些在槟州日落洞一所中学派发含有“阿拉”字眼的马来文版圣经予穆斯林学生。

    b)  他所发表的言论无意制造宗教骚动,但只是为了捍卫伊斯兰教的圣洁。

    这是否意味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借捍卫自己宗教之名来威胁焚烧其他宗教的经文呢?

    综合以上案件的结果,这是否意味着若存在教徒使用含有“阿拉”字眼的马来文版本圣经,我们也被允许威胁焚烧这些教堂呢?

    由于政府允许那些威胁焚烧建筑物和圣经的人士逍遥法外,因此这番决定已经让首相纳吉企图“包装”马来西亚成为国际上所谓的“温和”国家的决心成为国际上的一大笑柄。

    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

    [1] https://my.news.yahoo.com/cops-arrest-6-umno-youth-leaders-over-burn-134500460.html

    [2] http://www.freemalaysiatoday.com/category/nation/2013/01/19/burn-allah-bibles-perkasa-chief-tells-muslims/

  • 教育部为何不考虑采用试考成绩来取代大马教育文凭(SPM)预考成绩,来作为私立高等学府的大学先修班和基础课程的申请条件。

    (2014年10月2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教育部为何不考虑采用试考成绩来取代大马教育文凭(SPM)预考成绩,来作为私立高等学府的大学先修班和基础课程的申请条件。

    在面对被教育部禁止用预考成绩来申请大学先修班和基础课程的争议风波中,第二教育部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尤索,非但没有聆听被影响的家长和学生们的心声,反而去选择捍卫该部门所做出的愚蠢决定。

    第二教育部长曾表示,大马教育文凭(SPM)预考成绩不能报读私立大专课程已经行之有年,并非“新鲜事”。[1] 此外,根据教育部在9月29日所发布的新闻稿中,预考成绩“不能再被使用”的言论是不正确的。因为从来只有大马教育文凭的正式成绩才能被使用来报读被教育部批准和认可的大学基础课程,先修班和大专文凭(Diploma)。[2]

    首先,我想要回应的是,针对教育部有关预考成绩被使用来申请私立大专院校的大学基础课程和先修班的说法是不正确的。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初步报读这些课程的录取名单其实是根据预考成绩来审核的,而过后各大专院校则是根据学生们个别在SPM所取得的正式成绩是否符合的该入学条件才进一步决定录取的。因此,若该学生未能取得如之前的预考般的成绩,他们就不会进一步被录取报读这些课程。

    其二,教育部也说这是“为了确保私立大专的课程有素质,同时符合大马学术鉴定机构(MQA)的“最佳标准”。”若教育部认为被用来申请私立大专院校的大学基础课程和先修班的预考成绩并不符合“最佳标准”,就应公布有关统计数据和学生们的预考水平和正式成绩出现差异的巴仙率。根据大马私立学院及大学协会(MAPCU) 的统计数据指出,大多数学校因不符合SPM的有条件录取而导致的辍学率是“低于1或2巴仙”。[3]有些学校的辍学甚至达到0巴仙。

    其三,若教育部认为,使用预考成绩在某种程度上不符合其“最佳标准”,即意味着某些学校有意地提高预考成绩,以便它们最终会比SPM正式成绩来得更好。那教育部为何不允许使用的SPM试考成绩来作为报读大学先修班和基础课程的申请条件?毕竟,SPM试考成绩是由教育部所审批和教育部也可以随时要求大专院校针对这些SPM的试考成绩进行网上验证。[4]

    此外,我们也必须了解,MQA为报读大学先修班和基础课程所设置的最低要求仅仅是在任何5颗SPM科目中考取C等成绩。因此,如MACPU的上述统计数据所示,会发生SPM正式成绩不达标(无法考取5颗SPM科目的C等成绩)的机率是非常低的。

    最后,我强烈地呼吁第一和第二教育部长应聆听家长和学生们的心声,包括他们的内阁同僚,拿督魏家祥博士也在公开场合反对这项政策。所以,教育部应恢复承认SPM预考成绩报读私立大专先修班和基础课程的政策。若教育部对使用预考成绩的准确性和水平标准还存有疑虑的话,大可以考虑承认改用由教育部所审批的SPM试考成绩,以作为报读这些课程的入学条件。一如往常般,在SPM正式成绩出炉后,私立大专才会进一步地确定这些学生的录取资格。

    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

    [1] 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4/09/30/Idris-Jusoh-SPM/

    [2] 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4/09/30/education-ministry-never-allow-spm-forecast-results/

    [3] 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4/09/28/Form-Five-students-unhappy-with-forecast-result-ruling/

    [4] http://sapsnkra.moe.gov.my/ibubapa2/index.php

  • 教育部应该马上撤销这个限制学生以大马教育文凭(SPM)预考成绩来申请私立高等学府的大学先修班和基础课程。

    (2014年9月29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教育部应该马上撤销这个限制学生以大马教育文凭(SPM)预考成绩来申请私立高等学府的大学先修班和基础课

    当听到教育部打算禁止学生以大马教育文凭预考成绩报读大学先修班和基础课程时,实际上很多人都感到很震惊。[1] 此举也顿时在社交媒体上引起网民的热议。[2] 教育部应该马上撤销禁令,因为这项限制对那些打算在私立学院和大学求学的学生极为不公平,

    教育部禁止学生以大马教育文凭预考成绩报读大学先修班和基础课程,是不公地惩罚那些要进入私立学院和大学的学生。实际上,许多学生于1月已凭着大马教育文凭预考成绩,就读私立学院和大学的大学先修班和基础课程。他们许多人打算出国求学。这些大学先修班和基础课程的校历,就是考虑到外国大学的入学日期来规划。

    举个例子,那些想要在澳洲就读大学学士课程的学生,可以选择在一月份就读双威学院所提供为期8至10个月内的澳洲大学预科课程,以便他们能用这些成绩来申请和顺利在隔年进入属意的澳洲大学开始上课。[3]

    再举个例子,那些想要在英国就读大学学士课程的学生,会利用一年半的时间在一月份开始报名A水平课程,以便可以顺利在隔年的九月份或十月份到英国大学就读。

    教育部强逼学生等待3个月,直到大马教育文凭成绩于3月杪正式公布,意味着学生必须完成密集的基础课程,如用15个月来准备A水平考试,而非一般的18个月,或者延迟一年报考大学。

    同时,若大马教育文凭试卷外泄而必须重考呢?若大马教育文凭成绩因而被推迟公布,那我们的学生将会因为没有大马教育文凭成绩,而不能开始上先修班或基础课程,而再次遭受不公平的惩罚。

    迄今为止,我仍没看见教育部有针对此事向私立高等学府发出通告,但至今也没关于教育部解释这项政策改变的报道。若这个一般上比真正高等教育文凭考试水准更难的预考资格,并不存在任何巨大争议,那为何教育部要撤销学生使用这种预考成绩来报读私立学院和大学?只要教育部没有对此给予任何正当理由,那理应就必须撤销这个新限制。

    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

    [1] 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4/09/28/A-worthless-piece-of-paper-Forecast-results-no-longer-acceptable/

    [2]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4/09/29/Surprise-move-sends-shock-waves-over-social-media/ and 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4/09/28/reschedule-spm-exams-to-solve-problem-say-netizens/

    [3] https://onlineapplication.sunway.edu.my/index.php?m=link&c=entry_requirement&academic_type=1

  • 请问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阿都拉曼达兰会否被揭是满口谎言的骗子,还是真的会履行自己曾在国会所作出的承诺,即公布甲洞帕林京园焚化炉计划的招标文件?

    (2014年9月24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请问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阿都拉曼达兰会否被揭是满口谎言的骗子,还是真的会履行自己曾在国会所作出的承诺,即公布甲洞帕林京园焚化炉计划的招标文件?

    根据英文报纸The Edge于9月22日的报道,共有四家公司已经成功入围甲洞帕林京园焚化炉的最后招标名单,分别是马友乃德(UEM)环境私人有限公司,多元重工业(DRB-Hicom Bhd)马来西亚资源集团(MRCB)和商业高峰集团(Puncak Niaga Holdings Bhd)。[1]城市和谐,房房和地方政府部长还指出,招标结果预计将会在2015年6月的环境影响评估(DEIA)才被揭晓。

    市场上不断有流传以私人融资计划(PFI)来兴建的焚化炉的潜在成本。为了让尤其是吉隆坡纳税人的公众可以更适当地评估该焚化炉的财务和所带来的环境影响,所有涉及的招标文件有必要尽早对外公开。

    公开招标文件的动作是极为重要的,以便我们在未来不会重蹈特许经营协议的覆辙,例如第一代的独立发电力厂(IPPs)和某些大道过路费的合约就导致了老百姓的血汗钱被压榨来换取该特许经营的公司不合理利润。

    公开招标文件应包含以下重要资料:

    (i)             是否存在保证提供每天1000吨的垃圾量和因无法达标而所需付给特许经营公司的补贴费

    (ii)           处理在焚化过程中产生高度有害煤渣和炉底渣的费用

    (iii)          调整(垃圾)倾倒费的协议

    (iv)          运送到垃圾焚化炉的都市固体废料(MSW)含量,例如垃圾是否会预先进行分类

    在7月15日的媒体声明中,我曾要求部长履行在2013年11月26日于2014年财政预算案辩论期间所答应会公开投标文件的承诺。[2]

    然而现在,随着共有四家公司已经入围投标名单,因此要求部长履行了自己在国会中答应公开这些投标文件的承诺已显得刻不容缓。若非如此,部长的违诺便让自己成为不折不扣的骗子了。

    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

    [1] http://www.theedgeproperty.com/news-a-views/13060-four-firms-in-kepong-incinerator-shortlist.html

    [2] http://ongkianming.com/2014/07/15/press-statement-minister-of-urban-well-being-housing-and-local-government-datuk-abdul-rahman-dahlan-should-fulfil-his-promise-made-in-parliament-to-disclose-the-full-tender-documents-for-the-proposed/

Page 30 of 46« First...1020...2829303132...4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