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恭喜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成功地为太阳能光伏的电力回购制度(FIT)配额进行公开抽签活动

    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北灵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班底谷区国会议员努鲁依莎的联合新闻声明

    恭喜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成功地为太阳能光伏的电力回购制度(FIT)配额进行公开抽签活动

    自从潘俭伟和努鲁依莎揭露了太阳能光伏的电力回购制度(FIT)配额有很大部分是被颁发给由一名退休的高级公务员所控制的公司,至今已有两年的时间了。[1]

    该申请过程是采用依据“先到先得”程序的电脑系统。尽管此举引起业界和各方的热议,但当时的丹斯里冯镇安主席和首席执行员拿汀芭丽雅马力却极力地捍卫它是一个“公平”的制度。实际上,“先到先得”的制度不仅导致有一小撮人专门设计应用程序来捞取更多的配额外,而且该系统还经常发生当机问题并造成混乱,最终结果也不尽理想。

    尽管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曾尝试了不少积极的措施来作出改变,最终它们是直到昨天才为太阳能光伏的电力回购制度(FIT)配额进行公开抽签。[2]因此,我们想要祝贺SEDA的新任首席执行员Ms Catherine Ridu和她的团队能大胆推动改革抽签过程的举措。此举将会确保所有符合资格及有兴趣再生能源发电配额的申请者都拥有一个公平的机会。

    昨天,2014年6月18日,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在布城的艾威利酒店(Everly Hotel)针对最新公布10兆瓦的太阳能光伏的电力回购制度配额给少过425kwh的非个人申请者425kWh,在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的副部长拿督斯里玛西尔,SEDA新任首席执行员Ms Catherine Ridu和在场所有FIT配额的申请者的见证下,进行公开抽签的活动。除了Deloitte and Co稽核公司在旁监督外,审计司代表,马来西亚廉正机构及马来西亚光伏产业协会(MPIA)的代表们都以观察员的身份来出席这次的公开抽签活动的整个过程。为了确保所有小型申请者都能受惠,这次的公开抽签活动在下午3点开始进行,并依三个箱子分类,分别是固打配额少于72kWh(A级别),介于72kWh到180kWh之间(B级别)和从180kWH到425KwH之间(C级别)。

    在A级别,共有42位申请者是成功被分配1.5兆瓦的发电量配额。在B级别,共有13位申请者是成功被分配2.145兆瓦的发电量配额。在C级别,共有18位申请者是成功被分配6.8兆瓦的发电量配额。最后,整个公开抽签的成绩也在昨晚2014年6月18日被上载至SEDA的官网。[3]

    我们希望政府其他部门和机构都能效仿允许有利益相关人士和国际稽核员监督下进行公开抽签的作法。

    我们敦促SEDA新任首席执行员和在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能源部长拿督斯里麦西慕,为了确保该制度的公平与公开,能延续为其他超额申请的FIT配额进行公开抽签的活动。这将会是退步的做法,如果SEDA或政府通过非公开的手段来颁发非个人超过425kWH高达1兆瓦发电量的太阳能光伏FIT配额的申请(5兆瓦的发电量配额将被颁发给沙巴和纳闽岛的申请,而10兆瓦的发电量配额将被颁发给西马半岛的申请)。

    最后,我们也敦促部长在公平和透明的前提下,立即停止所有涉及大规模的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的直接谈判,并保证以后不会与一个大马发展公司( 1MDB )进行任何大型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的直接谈判,因为根据最近的报道该公司通过直接谈判的手段被获颁发电量高达500兆瓦的项目![4]

    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
    北灵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班底谷区国会议员努鲁依莎

    [1] http://tonypua.blogspot.com/2012/07/tan-sri-sidek-hassans-daughter-won.html and http://www.nurulizzah.com/site/2012/07/23/media-statement-by-nurul-izzah-anwar-and-tony-pua-member-of-parliament-for-lembah-pantai-and-petaling-jaya-utara-in-petaling-jaya/

    [2] https://efit.seda.gov.my/?omaneg=00010100000001010101000100001000000010100001000110&id=1294

    [3] http://seda.gov.my/?omaneg=00010100000001010101000100001000000000000000000000&y=45&s=3906

    [4] http://www.businesstimes.com.sg/premium/top-stories/1mdb-holds-board-meeting-lucerne-20140614

  • 雪州宗教理事会(MAIS)不仅拒还大马圣经公会的圣经,而且还要求销毁被充公的圣经是已经违宪和违法的举动。

    (2014年6月16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雪州宗教理事会(MAIS)不仅拒还大马圣经公会的圣经,而且还要求销毁被充公的圣经是已经违宪和违法的举动。

    随着总检察署在从圣经公会没收的伊班文和马来版圣经的课题上宣布关档和不起诉圣经公会之后,雪州宗教理事会(MAIS)正确之举应是指示雪州宗教局(JAIS)归还被充公的圣经返给圣经公会。

    雪州宗教理事会(MAIS)不仅拒绝指示雪州宗教局(JAIS)归还圣经,而且还进一步地要求销毁这些圣经。雪州宗教理事会也连续在3天内发布了2份捍卫雪州宗教局的违宪举动,即突击大马圣经公会 (BSM) 的办公室及在总检察署发表声明后选择不归还圣经。

    令人遗憾的是,雪州宗教理事会使用联邦宪法第11(4)条文所允许联邦宪法“控制或限制任何在伊斯兰教的信徒中散播其他宗教教义或信仰”和《1988年非穆斯林宗教法令》来阐明雪州宗教局突击圣经公会和拒绝归还圣经的正当性。

    可到目前为止,无论雪州宗教局还是雪州宗教理事会都丝毫无法提出任何证据,来显示大马圣经公会的圣经是有意图在马来西亚的穆斯林之间宣扬基督教!总检察署更没有根据雪州宗教局所提呈的证据而证实这此事。此外,总检察署还进一步地强调,被充公的圣经不属于1988年非伊斯兰管制条例》法令第9(1)(a) 条款所管辖,而这意味着大马圣经公会所出版的圣经不能在任何罪名下被起诉!

    在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大马圣经公会所出版的圣经被用来在马来西亚的穆斯林之间宣扬基督教,雪州宗教理事会没有指示雪州宗教局归还圣经给大马圣经公会是已经违反宪法的行为。

    除此之外,在该6月14日的媒体声明中,雪州宗教理事会援引刑事程序法典第407A条文,竟然建议此案副检察司向法庭申请销毁充公物,也就是大马圣经公会所出版的圣经。

    由于总检察署已表示大马圣经公会所出版的圣经并无违法,因此要求援引刑事程序来申请销毁圣经便是违法的行为!

    因此,雪州宗教理事会和雪州宗教局必须合作,以确保大马圣经公会所出版的圣经能安全地物归原主。而雪州宗教理事会和雪州宗教局现在所该做的第一步就是向大家出示被充公的圣经仍然良好和并没有任何被破坏的痕迹。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

  • 掌管宗教事务的雪州行政议员沙乐汉(Sallehen Mukhyi)不需要征询总检察长的意见,而应该尽快与雪州宗教局(JAIS)合作以便归还马来文和伊班文版本的圣经。

    (2014年6月14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掌管宗教事务的雪州行政议员沙乐汉(Sallehen Mukhyi)不需要征询总检察长的意见,而应该尽快与雪州宗教局(JAIS)合作以便归还马来文和伊班文版本的圣经。

    根据昨天的报道,掌管宗教事务的雪州行政议员沙乐汉(Sallehen Mukhyi),将先征询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甘尼的意见,以便“证实可以通过合法途径来归还(马来西亚圣经公会在一月份被充公的)圣经”。[1]

    令人费解的是,为什么沙乐汉需要针对此事征询总检察长的意见,因为总检察长曾在2014年6月11日表示,被雪州宗教局充公的圣经并不属于《1988年非伊斯兰管制条例》法令第9(1)(a) 条款所管辖。同时,总检察长也认为被雪州宗教局充公的圣经是不归内政部管辖,也不涉及国家安全问题。因此,总检察长决定不提控任何人并宣布结案。[2]

    随着总检察署的宣布,雪州大臣卡立也要求掌管伊斯兰教事务的雪州行政议员沙列汉(Sallehin)与雪州法律顾问聂苏海米(Nik Suhaimi Nik Sulaiman)协助雪州宗教局归还这些圣经。[3] 在该指示中,卡立并没有提到归还圣经需要征询总检察长的意见。

    因此,沙列汉(Sallehin)不应该再寻找任何借口来拖延归还圣经给圣经公会的工作。他应该运用智慧和判断力,与雪州法律顾问协助雪州宗教局归还这些圣经。我们乐见归还圣经一事,将有望搭起彼此的桥梁来改善雪州政府,大马圣经公会和雪州宗教局之间的信任关系。这也会突显雪州政府是有诚意促进州内政府和不同宗教信仰的信徒之间的和谐关系。这一切都完全可以在不需要进一步征询总检察长的意见来进行,同时也避免延迟了归还属于圣经公会的马来文和伊班文版本圣经的工作。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

    [1] http://www.therakyatpost.com/news/2014/06/13/seized-bibles-returned-way-taken/

    [2] http://www.agc.gov.my/pdf/Latest%20Info/press/KENYATAAN%20MEDIA%20PEGUAM%20NEGARA%20BERHUBUNG%20ISU%20RAMPASAN%20BIBLE%20OLEH%20JAIS.pdf

    [3] http://www.therakyatpost.com/news/2014/06/12/selangor-orders-seized-bibles-returned/

  • 要求设立部长级的联合工作组来解决流浪汉的社会现象

    (2014年6月13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要求设立部长级的联合工作组来解决流浪汉的社会现象

    根据昨天的报道,政府将计划在2014年7月份开始在吉隆坡展开大规模行动来扫荡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和乞丐。[1] 这项联合行动是由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KPWKM)所发起,并由警方,移民局,隆市政局(DBKL)和国家反毒机构(AADK)连同协助。

    从各新闻报道引述妇女部长拿督斯里罗哈妮所发表的言论,充分地反映出该部长对流浪者的现象是严重地缺乏理解和同情心。

    这项名为[Ops Qaseh]的行动首先将那些被发现的流浪者安置在双溪毛糯的[重返社会]中心,在那里他们将能获得的粮食和住宿,辅导,康乐设施,医疗保健和实用的技能培训,例如农业,职业技能和制造手工艺品等。

    除了这些流浪汉(他们并无触法)的待遇犹如坐牢的囚犯外,实际上我们也无法保证部长刚才所列下详尽名单上的“服务”是否能在这些临时中心被充分地落实。举一个例子,由政府资助和国家福利基金所运作,坐落在Jalan Hang Lekiu的 [Anjung Singgah]收容所的成绩并不理想。 来自Harian Metro的记者,早前曾假扮成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前往该处,却被该收容所的工作人员,包括一名自称是自愿警卫团(RELA)的人拒之门外。[2]

    事实上,该部长同时也发现有许多流浪汉是“四肢健全和意识清楚”,“有些则为了节省生活成本而选择留宿街头和吃善心人士所捐赠的食物,目的就是尽量省钱并寄钱回家。”当归根究底这一切时,我们会发现部长其实根本不了解流浪汉现象的复杂性。正如这篇文章所表示,当中四肢健全和健康的流浪汉无家可归的原因有很多。[3] 而其中包括患上精神疾病,因赌博而陷入债务,滥用毒品和酗酒问题,被自己孩子遗弃,逃脱家庭暴力,前科犯无法顺利找到工作和外国人的签证已经过期等等。他们当中有大部分的人是是文盲或不会说马来文,从而导致他们无法接触到政府资源和接受援助,比如一马援助金。除此之外,他们有一部分都没有携带正当的身份证明文件。

    然而,这显然是一个错误的假设,若部长纯粹地认为流浪汉在被“重新培训”后,便可以在目前大多聘请外劳的超市和霸级市场寻找到一份工作来养家糊口。不能只是因为这些是从事低技能如“陈列货物,整理手推车和扫地等” 的工作,就简单地认为每一个流浪汉有能力来从事这些工作。[4]

    最后,部长竟要求目前正在向吉隆坡的流浪汉提供食物和其他援助的非政府组织“重新分配慈善资源到我们的中心和其他有需要的场所,而非街头”。这番言论已清楚地表明,部长无意携手合作和善用非政府组织所拥有的经验来解决流浪汉的问题。刚才提到被Anjung Singgah收容所拒于门外的两名Harian Metro记者过后也发现由非政府组织运作的收留中心所提供的待遇更为良好。而这就正好说明政府不应试图阻止非政府组织目前进行的工作,反而应该大力支持他们的努力。

    我敦促马来西亚政府设立一个部长级的联合工作组来协调更周全和有系统性的方案,进一步地了解和解决流浪汉的问题,而并非通过采取“宣战”的方式来下重手对付吉隆坡街上的流浪汉。举个英国的例子,一个由房屋和当地政府部门,司法部,国防部,教育部,商业创新和技能部,工作与养老金部,卫生部所组成的部长级联合工作组,共同携手来提出一个周全的方案,来终结英国的’露宿’现象。[4]

    在这个计划中,英国首相卡梅伦表示:

    “这些篇章是让我们认识到要解决露宿问题不应只是为他们提供居所而已。这是为了处理流浪汉现象里更深层的原因,包括从家庭破裂,精神疾病到吸毒和酗酒等问题。这是一个极度错综复杂的问题,也是为什么这是如此的重要,必须连同政府部长们设立这次的工作组。我们召集白厅所有相关部门来共同解决这个问题。”

    房屋和当地政府部长在报告里也表示:

    “但始终不是来自白厅的官员成功让流浪汉消失在我们的街道。这是在前线工作的人所能作出的这些改变。最成功解决流浪汉问题的努力往往是来自由地方政府和地方慈善组织和企业所组成的地方社区。我们必须将人们从不必要的官僚主义摆脱出来,让大家能一起合作并最终用行动打造大社会的最佳典范。”

    在马来西亚的国情之下,这一个部长级的联合工作组应该包括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内政部长,卫生部长,人力资源部部长的联邦土地局长和联邦直辖区吉隆坡市市长所组成。另外,这个工作组必须与有关方面,包括每天与流浪汉打交道的非政府组织进行协商和沟通。若没有一个深思熟虑的方案,无可避免的是,同一批的流浪汉在七月份被收留安置后,不久后又会回到吉隆坡的街头,甚至是比之前被安置前的情况来得更糟糕。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

    [1]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4/06/12/Ministry-to-clean-up-the-streets-Swoop-on-beggars-and-homeless-planned/

    [2]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4/02/25/No-shelter-for-homeless-man-Undercover-reporter-turned-away-from-govtrun-welfare-centre/ and http://www.hmetro.com.my/myMetro/articles/HentiketirisanAnjungSinggah/Article/index_html

    [3]http://www.thestar.com.my/Lifestyle/Features/2014/06/09/Nowhere-to-goMaking-a-case-for-the-homeless/

    [4]http://www.therakyatpost.com/news/2014/06/11/jobs-available-homeless-choose-beg-wait-free-food/

    [5]https://www.gov.uk/government/uploads/system/uploads/attachment_data/file/6261/1939099.pdf

  • 选举委员会是否有意放缓新选民的登记工作,以便可以减缓因在来临的选区划分工作上,可能需要增加民联占优势的选区里的席位所面对的压力呢?

    (2014年6月12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选举委员会是否有意放缓新选民的登记工作,以便可以减缓因在来临的选区划分工作上,可能需要增加民联占优势的选区里的席位所面对的压力呢?

    在2014年6月10日,我询问选举委员会是否会更新政党的助理注册官(ARO)的资格,以便让各政党能继续协助选民登记的工作。自2013年,行动党大部分的助理注册官的资格都没有获得更新和批准,而这意味着我们日后并不能在任何的公开活动上进行选民登记的工作。不仅如此,这项决定影响的不只是行动党,更包括国内的其他政党。

    然而,我从掌管选举委员会的部长沙希旦所获得的答复得知,选举委员会并没有计划更新或委任任何政党的新助理注册官。根据该答复,选举委员会也正在进行现有的选民登记运动的协调工作。此外,我也从一些报道得知,选举委员会不想给予政党助理注册官的资格,是因为一些助理注册官被发现涉嫌滥用权利,在选民不知情的情况下替他们进行登记,甚至给予他们金钱奖励。

    可是,部长的答复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因为事实上自2013年的第一季度新登记选民人数就开始逐步下滑。根据下列图表(一),2013年第一季度的新登记选民人数为104959人,转换地址的选民人数为31070人,而被删除的选民人数则为31807人。因此,2013年第一季度,选民人数的净增幅(新登记+转换地址-被删除的选民人数)共有10422人。从此以后,净选民人数便在每个季度都逐步下滑。 到了2013年的第二季度,净增幅为47671名选民而2013年的第三季度,净增幅只有8434名选民。到2013年的第四季度,选民人数的净增幅竟然变成负7941人。 这意味着在选民登记册的选民人数已有所减少。在2014年的第一季度,根据最新的选民登记册,净选民人数为负11565人。

    图表12013年第一季度至2014年第一季度的选民人数的净增幅

    选民净人数不断下滑的部分原因归咎于选举委员会不曾积极展开选民登记的工作。长期以来,选举委员会都非常依赖政党所进行的选民登记工作。可是,现在所有政党不再持有助理注册官的资格,往后也就不能协助选民登记的工作了。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可以解释自2013年的第一季度来新登记选民人数为何逐渐减少。

    我们不禁认为选举委员会此举是有意减缓新登记选民人数的增幅,因为有很多新选民都是来自曾在第十三届大选支持民联的城市选区。这也意味着选举委员会将会在来临的选区划分工作上考虑增加这些地区的国会和州议会席位数量时会面对较小的压力。在此,我敦促选举委员会尽快恢复政党的助理注册官的资格,同时采取严厉的行动来对付那些滥用助理注册官的资格来进行虚假的选民登记工作,并非因少数害群之马的行为而一竹竿打翻一船人。唯有通过政党的协助下,选举委员会才能增加更多的新选民登记和注册,减少符合资格却尚未注册的选民人数。当然,若选举委员会有意实施自动选民登记政策,就没有必要产生目前助理注册官的争议了。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

    Appendix 1: Question and Answer on AROs by Shahidan Kassim, Minister in charge of the Election Commission (EC)

Page 30 of 42« First...1020...2829303132...4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