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问有多少外国学生为了前来马来西亚就读,而放弃英国和澳洲顶尖大学的录取资格?

    (2015年2月22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稿

    请问有多少外国学生为了前来马来西亚就读,而放弃英国和澳洲顶尖大学的录取资格?

    昨天,据《马新社》报道,第二教育部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指出,“马来西亚高等教育与发达国家,包括英国,德国和澳洲等并肩。。。”和“我国拥有13万5000名外国学生,占了高等教育机构10巴仙学生,证明了上述观点。”[1] 当听到部长这番言论时,我感到十分震惊。实际上,第二教育部长利用上述的逻辑来蒙蔽自己,并认为我国的高等教育水平达到发达国家教育水平实属可笑,更使教育部长一职沦为笑料。

    首先,学生决定留学,其考量因素包括,包括生活成本,课程费用,录取条件,课程供应,授课媒介语,获得留学签证的难度,奖学金,大学声誉,外国学生名额和教育质量等等。若仅因我国拥有大量外国学生,即以为我国教育水平达到如英国和澳洲大学的世界水平,这种想法实在危险,尤其是出自教育部长口中。按此逻辑,这是否意味着,我国大学若有更多外国学生,则教育水平就超过英国和澳洲![2]

    其次,即使比较2014年QS世界大学排行榜,马来西亚大学的表现仍远不及英国和澳洲大学。举个例子,英国共有19所大学进入百大最佳大学的榜内,其中有4所更挤进前十名,包括剑桥大学(2),伦敦帝国理工学院(2),牛津(5)和伦敦大学学院(5)。另外,澳洲也有8所大学进入百大,包括澳洲国立大学(25),墨尔本大学(33)和悉尼大学(37)。即使在国际上鲜为人知的德国大学,都在百大榜内囊获3项排名,分别是海德堡大学(49),慕尼黑大学(52)和慕尼黑工业大学(54)。相比之下,我国并没有一所大学进入百大最佳大学,而我国进入200最佳大学榜则唯有排名第151的马来亚大学。

    除非,部长可事先获知2015年QS世界排名,显示马来西亚大学排名剧变,否则单从教育部长所提及那几所大学的排名来比较,而竟说我国高等教育水平已经与英国,德国和澳洲大学并肩,是极其荒谬的。

    其三,如果部长真的认为,基于外国学生人数,我国高等教育水平与英国,德国,澳洲处于用一水平,那他是否能提供一组外国学生名单,以显示他们在获得剑桥,牛津,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伦敦大学学院,澳洲国立大学,悉尼大学,墨尔本大学等录取后,却为了前来马来西亚大学就读,而选择放弃其录取资格?

    我并无意奚落我国的本地大学。或许相比外国大学,要被录取进入本地大学就读某些如医科和法律的课程还是比较有难度的。可我国大学事实上无法不承认,无论在教育素质,基础设施或研究经费方面,我们的表现离英国和澳洲大学的水平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第二教育部长将本地大学与拥有悠久历史,在每名学生身上有更高拨款投入和拥有更高水平研究基础设施的发达国家大学作出不相称和不公平的比较,反而是百害而无一利的。因为我们的大学终究还是未达到如此的水平,反之应以此为努力的前进目标。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thesundaily.my/news/1334897
    [2] The % of foreign students in the UK was 18% in 2013-2014 (http://www.ukcisa.org.uk/Info-for-universities-colleges–schools/Policy-research–statistics/Research–statistics/International-students-in-UK-HE/#) In Australia, the % of foreign students was 25% (http://www.australianuniversities.com.au/directory/student-numbers/)

  • 强烈谴责发生在美国南部北卡罗莱纳州教堂山三名年轻有为的穆斯林学生被谋杀的枪击事件

    (2015年2月12日)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稿

    强烈谴责发生在美国南部北卡罗莱纳州教堂山三名年轻有为的穆斯林学生被谋杀的枪击事件

    我强烈谴责于2015年2月12日在北卡罗莱纳州教堂山所发生的枪杀案。惨遭46岁凶手希克斯杀害的三名年轻有为的大学生分别是23岁的巴拉卡特,其21岁妻子优素尔及小姨拉赞。

    虽然警方还未官方证实这宗枪杀案的真正动机,但我们不能排除,这是一名对所有宗教抱有极端意见的无神论者对三名穆斯林学生所展开的仇恨犯罪。因此,我们不许对任何性质的仇恨犯罪有所容忍,并应以最强烈的措辞予以谴责。

    更可悲的是,我们在这起枪杀案牺牲了前途被看好的三个年轻生命。 巴拉卡特是一名在北卡罗莱纳州的教堂山大学就读牙科的大学生,并曾协助替北卡罗来纳州的德罕里的流浪者派发免费的牙科用具和食物。 不仅如此,巴拉卡特与其在2014年12月完婚的妻子优素尔也参与了在土耳其和中东地区的牙科医疗救援工作。优素尔将在2015年8月开始了她的牙科课程。而拉赞是在北卡罗来纳州罗利市的州立大学就读建筑和环境设计课程的,同时也是一个为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提供救济照顾的非政府组织-“美国伊斯兰救济组织”的支持者。

    我曾就读杜克大学的政治学博士课程时,在北卡罗莱纳州的城市德罕(教堂山的20公里范围之内)住了6年。我一直都觉得教堂山的社区都是很安全,附近的居民都来自就读北卡罗莱纳大学的教授,职员和大学生。因此,我猜想教堂山附近的社区居民听了这起冷血的枪杀案悲剧而都一定会感到十分震惊。

    与此同时,在发生了该悲剧后,令人鼓舞的是许多来自不同宗教,民族和背景的民众都涌现和齐聚一堂地谴责这起枪杀惨案。成千上万的人也在昨晚出席了由UNC所主办的烛光悼念活动(请参阅以下照片)。总而言之,通过从逆境之中团结起来的精神来激励大家才是这起事件的启发和意义所在。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Candlelight vigil organized at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Chapel Hill, on the 11th of February 2015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ourthreewinners/photos/a.503590726445565.1073741829.503485383122766/503831146421523/?type=1&theater

  • 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必须继续以最高的透明度标准来分配电力回购制度(FIT)配额

    (2015年2月10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必须继续以最高的透明度标准来分配电力回购制度(FIT)配额

    北灵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班底谷区国会议员努鲁依莎和我曾共同赞赏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为非个人申请少过425千瓦的太阳能光伏的电力回购制度(FIT)配额所进行第一次的公开抽签活动。该公开抽签的活动以透明的方式进行,同时也满足了所有参与竞标的申请者,甚至包括无法获得配额的其他人。 另外值得赞扬的是,SEDA即将于2015年3月9日替高达425千瓦,总额共20兆瓦的太阳能光伏(PV)发电配额。[1]

    为了维持最高透明化标准,SEDA也必须同样地透明化处理发电量介于425千瓦和最高1兆瓦,共32兆瓦的太阳能光伏(PV)配额。 此外,SEDA也已经公布的绩效积分标准,其中包括监督供应商的服务记录,股东对项目融资的能力和连接点之间的距离。[2] 因此,32兆瓦的太阳能光伏(PV)发电配额将会根据申请者的绩效分数来颁发。同时,SEDA也会在其网站上公布所有申请者的分数,并在出现申请者同分的情况下将会采取抽签的方式来进行最后决定。

    为了进一步地提高太阳能光伏(PV)配额颁发的透明度,SEDA必须履行以上的承诺。在2014年,发电量介于425千瓦和最高1兆瓦,共10兆瓦的太阳能光伏 (PV) 发电配额承诺将以绩效制来颁发,但后来却没有在网上公布或披露其详细结果。相比2014年所采用的流程,SEDA后来所建议的系统包含网上颁布成绩的功能的确是有所进步。基于透明度的作法,我也注意到SEDA还公布了所有递交申请发电量介于425千瓦和最高1兆瓦的太阳能光伏(PV)配额的146间公司。[3]

    电力回购制度(FIT)的资金是来自再生能源(RE)基金,并由马来西亚的消费者通过他们的电费帐单里的1.6巴仙来支付。仅仅在2013年,政府就从每月使用电费超过每小时300千瓦的消费者的电费帐单中的1巴仙的额外附加费成功征收3.98亿零吉。到了2013年底,可再生能源基金包含利息所累积的金额共9.28亿令吉。[4] 由于附加费在2014年将从1巴仙提升至1.6巴仙,因此这笔金额肯定只会进一步地大幅增加。有鉴于此,SEDA在确保秉持最高标准的责任来使用纳税人的金钱以促进国内的可持续能源发展是责无旁贷。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seda.gov.my/?omaneg=00010100000001010101000100001000000000000000000000&s=2158&details=162

    [2] http://www.seda.gov.my/?omaneg=00010100000001010101000100001000000000000000000000&y=45&s=4478

    [3] http://www.seda.gov.my/?omaneg=00010100000001010101000100001000000000000000000000&y=45&s=4502

    [4] SEDA Annual Report 2013 (http://seda.gov.my/?omaneg=00010100000001010101000100001000000000000000000000&s=4024)

  • 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必须公布甲洞帕林京园焚化炉计划的兴建,运营和维修成本

    (2015年2月8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必须公布甲洞帕林京园焚化炉计划的兴建,运营和维修成本

    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阿都拉曼达兰据称于2015年1月30日与吉隆坡不要焚化炉行动委员会(KTI)会面。在这之前,该委员会也已向部长提出24道问題要求解释(请参阅附录)。虽然部长抽空参与会面和聆听委员会的心声,但部长稍后在2月5日所给予的答复还是令人不满意的。特别是部长拒绝披露焚化炉计划兴建,运营和维修成本的做法恰好于他最初所承诺的国际化公开招标的过程形成了明显的落差与反讽。

    根据最新的消息透露,参与甲洞帕林京园焚化炉计划的竞标过程已经进入两间公司的最终名单。可是,阿都拉曼达兰部长仍拒绝透露有参与这次竞标过程的公司。令人更担心的是,部长拒绝透露整个工程的兴建成本,反之强调政府将不会承担兴建成本和只是会为焚化炉的垃圾倾倒费买单。[1] 根据部长所给予的回复,该(垃圾)倾倒费在目前的竞标过程中仍待被检讨。

    若部长支持公开和透明的做法,为何拒绝向公众公布焚烧炉的兴建成本,倾倒费,甚至是整个焚烧炉计划的融资模式呢?

    近日来,阿都拉曼达兰部长在其推特和面子书上称地方选举将导致税收如门牌税的增加。如今,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在吉隆坡还未推行地方选举前,我们就很大可能先看到新税收的落实,以便为兴建焚化炉来筹集资金。因此,我再一次呼吁部长马上公开有关的招标文件,包括焚化炉的兴建成本和倾倒费,同时针对吉隆坡兴建此焚化炉与否的议题来征询公众意见。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Attachment: KTI Questions to Minister Datuk Abdul Rahman Dahlan, 5 Feb 2015

    [1]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have-a-picnic-in-landfill-minister-tells-residents-opposed-to-incinerator

  • 相比行动党,巫统才是会从雪兰莪州地方选举中受益的政党

    (2015年2月6日)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稿

    相比行动党,巫统才是会从雪兰莪州地方选举中受益的政党

    在2015年2月5日,柏马当区(Pematang)州议员拿督苏来曼阿都拉萨借马来报章<Sinar Harian>的报道对行动党作出了一些毫无根据的指控。[1]

    首先,苏来曼指控,行动党大力推动地方政府选举是为了“争夺更多城市选区的席位”和“意图垄断所有决策层和职位,从而牺牲其他族群的权利”。

    事实上,从雪州地方政府选举收益最多的将会巫统,而非行动党。雪州巫统在56位州议席中占了12席(21%)和在22位州议席占了4席(18%)。尽管巫统在第13界大选赢得了雪州约18巴仙的选票,但他们却在地方政府或县议会里没有任何代表。因此,有了地方选举,巫统可以凭着18%的支持率,至少可以在300地方议席中至少夺得近50席。而目前这些席位都是直接由州政府遴选的。

    同时,巫统很大可能性通过地方选举会在多个拥有强大民意支持如瓜拉雪兰莪,沙白安南和乌鲁雪兰莪的选区有所斩获。

    再举一个例子,有了地方选举,巫统也能在过去没有任何国州议席候选人上阵的选区如八打灵再也,却会有机会来赢得八打灵再也市议会(MBPJ)的议席。

    其二,苏来曼也指控行动党想“借此机会成为地方选举的大赢家”,尤其是在拥有最多预算的八打灵再也,莎亚南,安邦再也等市议会选举。苏来曼的指控基本上是依据城市地区大多数都是非马来人选民,而这样的形势会更有利于行动党。

    可是,这种指控是毫无事实与根据的。根据2010年的人口普查,雪州12个地方政府里就有10个地区是马来人占多数,其中包括莎阿南市政厅(MBS)和安邦再也市议会(MPAJ)。此外,在八打灵再也市议会(MBPJ),马来人口也是占大多数。唯有梳邦再也市议会(MPSJ)是以华裔人口占大多数。

    图标一:根据2010年的人口普查,雪州12个地方政府的人口结构

    这是否意味着巫统已经没有信心在马来人口占多数如莎亚南和安邦的地方选举上击败行动党呢?

    其三,苏来曼指控行动党“故意制造议题以便可以归咎于联邦政府因为根据国家议会法案,地方政府选举是隶属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共同权限”。

    实际上,州政府在联邦政府拒绝合作的情况下,共有两种方式来处理地方政府选举的议题。第一,州政府立法议会可以通过地方选举的法规,以超越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来展开地方选举。这也是槟州政府目前所采取的方式,但过后却因为联邦法院驳回上诉裁决而宣告失败。

    第二,我们可以利用州政府的公权力来展开地方政府选举并委任中选者为市议员。雪兰莪州政府已经在瓜拉冷岳的Kampung Baru Sungai Jarum,吉胆岛的Kampung Bagan和巴生的Pandamaran使用这种方式来遴选该区的新村长。因此,同样的选举方法也可以用在地方政府选举的执行,但这一切仍需要更详细的商讨和规划。

    地方选举在雪州已经不是新鲜的议题。这项议题也已在雪兰莪州民联在第13届大选的宣言清楚列明,如下:“通过落实地方政府选举来逐步落实下放权力的政策”。

    如果雪州巫统继续反对地方选举,是否代表他们对自己的能力没有信心来吸引选民的支持和赢得更多的市议会席位,还是雪州巫统其实并不希望成为通过进入地方政府议会来服务民众?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Page 20 of 41« First...10...1819202122...304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