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了显示打击贪污的决心,政府应该提升大马反贪污委员会的独立和全力通过公开招标来颁发政府合约

    (2014年12月4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为了显示打击贪污的决心,政府应该提升大马反贪污委员会的独立和全力通过公开招标来颁发政府合约

    我们非常肯定最近有关马来西亚在今年贪污印象指数的排名成功从2013年的第53名(分数50)改善3个名次至2014年的第50名(分数52)的报道。相比较马来西亚的CPI分别在2011年获得60的分数和10分之4。3的成绩,这可谓是显著的进步。

    这样的成绩除了归功于政府转型计划(GTP)的反贪关键绩效指标(NKRA)外,但非政府组织贡献也必须获得认可。这些组织包括负责发布贪污印象指数的国际透明组织、民主与经济事务中心、全国监督与吹哨者中心(NOW)、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C4)和许多来自地方和联邦政府,不懈努力地揭露国家贪污弊病和设法寻求解决方案的民选代表。

    我们不应该为2014年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和分数出现进步而自满。反之,我们更需要作出更多的努力,来证明排名和分数改善并不只是来自于政府的正面公关宣传。                                                          为了展现政府反贪的政治意愿,政府应该首先专注提升大马反贪污委员会的独立,并且大幅增加政府合约的透明。

    第一,为了加强反贪会的独立,政府必须设立不同的服务委员会,以让反贪会有权聘请并革除本身的职员。这将保障反贪会主席更难被革除,并且也赋予它独立的提控权,并且受到公民社会和国会等力量妥善的监督。

    第二,政府也必须确保所有政府合约都是通过公开招标发出。如果有一些情况直接协商是有必要的,那政府也得对此原因作出解释。除此之外,(直接协商)的条件和其合约过后也必须对外公开。目前仅有少数的直接协商合约被上载到MyProcurement网站,而且也不是所有公开招标结果都在网上能找到。最让担忧的是,政府继续以遵守合约为由,拒绝公开一些计划的合约,比如金白大道、白沙罗-沙亚南大道、西海岸大道、新街场-淡江高架大道(SUKE)和巴生河流域东部大道(EKVE)等大道合约,以及甲洞焚化炉计划的招标文件,来保护特定的私人单位。实际上,政府应该规定透明公布是招标过程的必要条件。因此,所有不愿合约公开公布的公司,都不会获准参与招标。

    若缺乏了这些实质的改革方案,如今我们看到的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和分数改善可能只是暂时性的成绩,甚至是无法说服心里已经充满猜疑的公众。

    最后,我在此呼吁所有关心打击贪污议题的人民代议士、非政府组织和公众能参与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部于12月13日早上7点在蒂蒂旺沙公园所举行的“反贪之行”。[1]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transparency.org.my/media-and-publications/press-release/walk-against-corruption-on-saturday-13-december-2014/

  • 警方必须解释为何在上星期日尝试干扰和终止加影伯达尼教堂的礼拜活动

    (2014年12月2日)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警方必须解释为何在上星期日尝试干扰和终止加影伯达尼教堂的礼拜活动

    根据早前的新闻报道,两名警察上门终止加影伯达尼教堂(Bethany Church)以马来文进行的礼拜活动。过后,我曾致电该教堂的尼尔森牧师,并证实了此新闻的报道。根据他的说法,两名警察要求马上终止礼拜活动,可是在尼尔森牧师尝试让他们与马来西亚福音派基督教联合会(NECF)马来文及原住民的执行秘书进行沟通后就离开该教堂。

    基于没有出现犯罪活动或涉及生命受威胁的紧急情况,警方其实根本没有权力终止任何宗教组织的服务活动。那两名警察在伯达尼教堂的所作所为是侵犯了宪法所赋予尼尔森牧师和其他信徒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

    另外,有关质疑店屋能否成为宗教礼拜场所的课题不是由警方,而是地方市议会即加影市议会(MPKj)来处理和决定的。警方接获了几宗“投诉”个案,尤其是没有发生任何犯罪活动的情况下,就在没有市议会的陪同下采取行动,是让人完全无法接受的。

    在此,我呼吁加影警区主任能对这起事件进行详细的调查,并在有必要的情况下,要求他的警察向尼尔森牧师和其他信徒道歉。我也将与加影警区主任会面并要求他保证这起事件将来不会在他管辖的范围里重蹈复辙。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 为什么国会议员需要素质良好的国会研究助理呢?

    为什么国会议员需要素质良好的国会研究助理呢?

    根据很多人一般的观察,马来西亚议会很多时间看起来像是在浪费时间。率先脑海里出现最清晰的画面莫过于就是在国会上看到两侧的国会议员相互叫嚣 ,有者则以行为不检为由而被逐出议会或议员们群起撕纸抗议的场景。

    然而,在现场辩论和直播的媒体镁光灯之外,实际上一名国会议员可以扮演更多和重要的角色。为了让我们能成为更高效的立法议员,我们其实需要富有能力,经验和勤奋的国会研究助理。

    基本上,我们需要研究助理来帮助我们准备国会书面问答和演讲稿。一个好的研究助理将能够协助通过国会问答(包括口头和书面质询)和辩论期间梳理日内的重要民生问题并提出相关要点。例如一名国会议员需要善用十项口头和五项书面议会的机会找到恰当的平衡点,除了针对国家课题进行质询和获得有效的资讯外,同时也要处理与自己选区相关的民生问题。为了协助取得这种平衡,一个好的研究助理不仅要深入了解国家课题,而且也是要时刻注意选区的民生问题。除此之外,在国会辩论环节开始之前,研究助理也必须有能力了解法律文件和快速地整理出相关重点。一名国会议员在经验丰富的研究助理的配合下,是有能力将国会的所见所闻及时地整理出新闻稿和在国会外进行媒体发布会。就如我的行动党同志潘俭伟所说,在最理想的情况下,一名国会议员的新闻发布稿和国会演讲稿应是随手可得。

    除了一般的国会程序,一名国会议员在开会过程中是会收到很多重要文件的。例如,最近的年度财政预算总结会议期间,我就收到100份年度报告,7份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的报告,21份国会法案文件,5份(联邦政府)审计查司报告,26份(州政府)审计查司报告,国会口头提问的官方回复,国会会议长达28天的记录报告和5份与财政预算案的相关报告(请参阅下图)。不仅如此,我们陆续还有针对国会书面提问的1000份的官方答复。

    图片:(2014年10月至11月)在2014年预算案会议期间所获得的相关文件档案

    实际上,一名国会议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处理如此繁重的文件。因此,国会研究助理就是扮演如此不可或缺的角色。他必需能在这众多的资料中进行筛选和过滤,协助该国会议员选择重点提问或呈现。由于许多提供给国会议员的文件档案都并非公开予大众,因此该研究助理所扮演的角色就显得更重要了。再来,许多记者其实都没有时间和兴趣去查阅这些文件。所以,国会议员的使命就是在这些众多的报告和国会问答回复中发现蛛丝马迹和提出重要的课题。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国会议员正是依靠自己的研究助理来处理这些翻阅和过滤文件的初步工作。

    举个例子,我已经和即将翻阅的3份年度报告分别是为了要找出因PKFZ丑闻而造成的实际亏损状况而查看的巴生港务局的2013年度报告,为了分析整体学生贷款数量的增长和评估其可持续性而阅读的PTPTN贷款2013年度报告和为了查看国内的再生能源的近况的能源而翻看的可持续发展管理局(SEDA)2013年年度报告。其中,我之前也特别关注一份公帐会报告,主要是有关政府颁发工程合约,好让分别在邦咯岛,浮罗交怡岛,金马仑高原和刁曼岛可以兴建小型焚烧炉。这是因为我正在帮助居民抗议即将在甲洞柏林京花园所兴建每日可处理千吨垃圾的焚烧炉。

    有了富有能力和经验的国会研究助理,我相信能更有效地整理和揭露更多的重要课题。否则,这些课题往往很容易就消失在新闻媒体的镁光灯下。当国会没有议程时,一名国会议员的工作也没有因而停止。我们时刻要研究如何回应新的时事课题和国家政策,准备与公众互动的演讲活动,回应国家和地方议题的新闻媒体稿,研读和消化一份又一份新的分析报告等等。

    一个富有经验的和高效的国会研究助理是能提供非常显著的价值。研究助理不但可作为首席战略家,甚至可并延伸成为国会议员的左右臂膀。他或她可以优先关注国会议员所注重的领域,并时刻提供议员所必要的资料。因此,研究助理的工作不只是独立的国会议员重要的资产,同时也给该议员的办公室,选区,甚至是整的党带来宝贵的价值。

    因此,当你下次还想要问国会议员要求加薪是否合理之前,或许更贴切的问题应该是国会议员是否值得拥有素质良好的国会研究助理。一个真正好的国会研究助理是值得重金犒赏的待遇。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 內政部副部長的国会回复清楚地显他并不了解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CRC)的内容

    (2014年11月26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內政部副部長的国会回复清楚地显他并不了解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CRC)的内容

    议长昨天针对半島电視台通过一部名为“大马被遗弃的一群”纪录片揭露在马的难民与寻求庇护者遭遇不人道对待的课题,而给于国会议员进行一个小时辩论。 这次辩论是通过援引议会常规第18条(1)而被允许的,因为议长裁定这项议案是符合(一)有特定性(二)公共利益和(三)紧急动议。这次的紧急动议由我的同志,泗岩沬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在国会提呈的。

    可令人遗憾的是,即使內政部副部長旺朱乃迪曾接受了该半岛电视新闻台节目的采访,但从他的回答已清楚地显示,他并不了解该指控的严重性。

    此外,副部长的回复也突显他对由政府签署的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UNCRC)是一无所知的。

    在昨天的辩论环节中,我也指出这部纪录片所曝露的两个例子,显示马来西亚是如何违反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一,一名缅甸难民在分娩过后,便在与自己的孩子分开的情况下被关起来。第二,来自阿富汗的难民也向半岛电视台记者透露,他只被允许每个月和同在一间扣留所的儿子见面,甚至在一年后,他的儿子竟然已认不出自己的父亲。

    我是依据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分别是第4,8,9,10,20和22的6项条例来为以上两个违反公约的例子提供注解。

    诚如部长在访问时所说,政府是基於人道的立场,出于小孩更适宜在父母身边生活的因素,因而才安置這些难民的小孩与在扣留营內的父母生活。

    这已完全忽略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所赋予保护儿童自由的条规,包括一名孩子只能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考虑被拘留,并以最短和恰当的时间为依据。

    显而易见的,该阿富汗父亲的孩子被关押在同一扣留所长达一年的现象也违反了上述公约。此外,副部长刚才所提到政府的人道立场也完全站不住脚,因为该名父亲只能每一个月才与孩子见面,甚至孩子无法辨认自己陌生的父亲!

    这也显示旺朱乃迪副部长并没有具体地回答到我有关阿富汗难民和他的孩子所面临的问题。或许副部长本身甚至也还没有观看该部纪录片!

    难民被揭露在扣留中心所面临种种的困境并不是新鲜的报道。前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委员詹行琼曾在2008年12月5日通过一份报告来揭露这些现象。令人遗憾的是,如果政府还是抱持着否认症候群的态度来继续处理这些课题的话,那未来这些难民的待遇和马来西亚的国际声誉仍会受到进一步的损坏。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附录: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相关条文

    第四条

    缔约国应采取一切适当的立法、行政和其他措施以实现本公约所确认的权利。关于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缔约国应根据其现有资源所允许的最大限度并视需要在国际合作范围内采取此类措施。

    第八条

    1.缔约国承担尊重儿童维护其身份包括法律所承认的国籍、姓名及家庭关系而不受非法干扰的权利。

    2.如有儿童被非法剥夺其身份方面的部分或全部要素,缔约国应提供适当协助和保护,以便迅速重新确立其身份。

    第九条

    1.缔约国应确保不违背儿童父母的意愿使儿童与父母分离,除非主管当局按照适用的法律和程序,经法院审查,判定这样的分离符合儿童的最大利益而确有必要。在诸如由于父母的虐待或忽视、或父母分居而必须确定儿童居住地点的特殊情况下,这种裁决可能有必要。

    第十条

    1.按照第9条第1款所规定的缔约国的义务,对于儿童或其父母要求进人或离开一缔约国以便与家人团聚的申请,缔约国应以积极的人道主义态度迅速予以办理。缔约国还应确保申请人及其家庭成员不致因提出这类请求而承受不利后果。

    第二十条

    1.暂时或永久脱离家庭环境的儿童,或为其最大利益不得在这种环境中继续生活的儿童,应有权得到国家的特别保护和协助。

    第二十二条

    1.缔约国应采取适当措施,确保申请难民身份的儿童或按照适用的国际法或国内法及程序可视为难民的儿童,不论有无父母或其他任何人的陪同,均可得到适当的保护和人道主义援助,以享有本公约和该有关国家为其缔约国的其他国际人权和(或)人道主义文书所规定的可适用权利。

  • 新上任巴生港务局主席的江作汉必须解释为何该局决定撤销针对巴生港口总承包商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简称KDSB)高达7亿2000万令吉的民事诉讼

    (2014年11月24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新上任巴生港务局主席的江作汉必须解释为何该局决定撤销针对巴生港口总承包商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简称KDSB)高达7亿2000万令吉的民事诉讼

    根据今天的报道,巴生港务局于2014年11月21日(周五)决定,撤销该局针对被征收总额高达7亿2000万令吉的利息而起诉巴生港口总承包商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简称KDSB)的民事诉讼。[1]

    新上任巴生港务局主席的江作汉必须解释这项令人错愕的决定的理由,因为这些都牵涉到纳税人的金钱。实际上,港务局自2010年起就累计亏损高达6亿7400万令吉,单在2013年就高达2亿100万令吉。如总检察署之前在港务局2013年年度报告说明,若非获得政府4%低息贷款支持,并且展延支付利息直到2018年,港务局恐怕已经难以支撑下去。

    若港务局能够从KDSB取回7亿2000万令吉受争议款项中的一部分,都将有助于减缓港务局的财务负担,并且能够偿还拖欠政府的一些长期债务。根据港务局2013年报告,该局已拨出18亿2000万令吉作为或有资产,并可以在起诉KDSB的案件中胜利后索回。就算不是18亿2000万令吉,取回一部分都有助于巩固港务局的财务状况。

    同时,财政部也必须解释,为何其政府代表莫哈末依沙缺席上周五作出同意撤销有关诉讼的会议。所有目前和未来提供港务局任何财政援助的决定最终都是来自财政部,因此他的缺席的确让人费解。

    有了这样的先例,港务局接下来是否也会撤销因为了取回9.2亿令吉受争议的费用征收对KDSB(和负责自贸区工程的绘测公司BTA Architec)和因涉嫌疏忽职守的前总经理冯惠珠的诉讼呢?

    虽然林良实无罪释放,加上陈广才的3项控状被撤销,如今港务局撤销对KDSB的第一项诉讼,我们是否会看到,所有涉及自贸区丑闻的人士将被放掉,只剩下纳税人来买单?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klang-port-drops-suit-against-developer-in-pkfz-case#sthash.yq2nAlU2.dpuf

Page 20 of 39« First...10...1819202122...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