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国会紧急辩论上针对烟霾问题所提出的5道问题

    (2015年10月22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在国会紧急辩论上针对烟霾问题所提出的5道问题

    在昨天的国会紧急辩论,我提出了5道针对烟霾的课题。但由于时间的限制,部长并无法回应大多数的问题。

    • 马来西亚版本跨境烟雾污染法进展

    早前,自然资源和环境部部长曾宣称马来西亚将根据2014年新加坡的法令为参考,来制定自己版本的跨境烟雾污染法令。

    我对部长问起我国版本的法令会否针对新加坡版本的弱点来改进,包括对需替烟霾问题负责的单位作出200万新币的最高罚款。相比起这些公司动辄高达数十亿的收入,这样罚款的金额则显得微不足道。

    有趣的现象是,尽管我表示了新加坡政府已向4间被发现导致烟霾问题的印尼公司发出通告,部长在回答中仍坚持指出新加坡的法令只能用来对付在自己国家注册或拥有分行的公司。 (更新:截至目前,新加坡政府已发出了6封通告,其中5封是致予印尼公司,而只有一封是给在新加坡拥有办公室的亚洲浆纸集团(Asia Pulp and Paper). [1]我并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来显示这5间印尼公司是在新加坡拥有自己的办公室)。不仅如此,部长也没有作出任何表示我国版本的法令什么时候将在国会上被提呈。

    • 在我国参与公开烧笆活动的马来西亚公司与分公司会采取怎样的行动

    我进一步地提供具体的马来西亚公司资料,其印尼的分公司被提控涉及放任其他单位在自己的园地进行烧芭活动。PT ADEI种植工业公司,是大马上市公司吉隆坡甲洞KLK的分公司,该经理被提控涉嫌疏忽,无法阻止其他单位于2014年9月份在自己园地纵火和烧笆。最终,该经理被判入狱一年。同时,其中一名公司董事则被勒令罚款,并入狱5个月。[2] 因此,我询问部长会否对该公司采取任何行动,然而却再一次无疾而终。

    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政府也应考虑与在印尼有业务的马来西亚公司共同制定规范和标准,以便更好地管理油棕园来降低自己园地范围内发生焚烧活动的可能性。

    • 环境部空气PM10和5的测量法

    许多来自朝野政党的国会议员,一直都好奇为何马来西亚政府不能效仿新加坡的空气污染指数是以PM2.5来测量,即粒径更小的颗粒物的总质量浓度,而非PM10的测量法。

    我也向部长表示,马来西亚已经共有5所具备测量PM2.5空气指数设备的监测站。它们都坐落于布城,万津,蕉赖,浮罗交怡和古晋。事实上,根据2012年星报(Star)的报道,这些监测站自2011年就已拥有这些配备来测量PM2.5的空气指数![3] (更新:根据马新社的报道,目前我们共有12所具备测量PM2.5指数设备的监测站。) [4]

    考虑到当前烟霾问题的严重性,我曾向部长建议要求国家能源局通过监测站公布PM2.5空气污染指数。不出意料之外,部长的回应还是石沉大海。

    • 除了目前的每24小时测量,也要公布每3小时API测量指数

    除了目前每24小时发布一次API,我建议部长也要效仿新加坡政府每3小时就发布(API)空气污染指数。这都是为了反映更新和准确的烟霾情况,而非只参考过去24小时的平均污染指数。例如,前一天每小时的空气污染指数可能已经是100点以下,但可能在过去的几个小时内突破200点的空气污染水平。然而,API的指数仍保持100点水平以下,因为它显示了过去24小时内空气污染的平均指数。这也是为何外界都对我们的API指数保持怀疑态度因为他们都没有意识到实际上该指数只是24小时测量的平均值。其实,我国能源局要在24小时平均指数之外再公布每3小时一次的空气污染指数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而新加坡政府正实施这样的政策。越更新的指数将向外界提供越清晰的烟霾情况,也有利于教育部,如针对是否要关闭第二天的学校上课时间作出更明智的决定。同样的,我没有获得部长的回应。

    • 更新监测空气素质合约的最新进展

    另外,我也指出在全国52个地点进行空气素质监测的工作已经让一家名为Alam Sekitar Malaysia Sdn Bhd (ASMA)的私人公司承包。[5] 为期20年的合约(自1995年起)将在今年到期。隶属首相署底下的政府私人合作伙伴计划单位(PPP)在2014年9月就公开合约招标的工作。[6] 因此,我便询问部长有关合约的最新进展和在内容里是否有加入任何条件。此外,我还提问有关合约是否有必要外包给一家私人公司,而为何不是在部门进行内部专业培训来监测空气质素,因为有则会认为这方面应该是环境部里最基本的专业知识之一。

    同样地,没有任何回应。

    我会在预算案辩论环节中再要求部长回应上述议题。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singapore/nea-sends-notice-to-4/2149996.html and http://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environment/nea-asks-a-6th-company-pt-bumi-andalas-permai-to-take-measures-to-mitigate

    [2] http://www.thejakartapost.com/news/2014/09/11/malaysian-firm-fined-executives-get-prison-role-forest-fires.html

    [3] http://www.thestar.com.my/Lifestyle/Features/2012/11/06/Clearing-the-air/

    [4] http://www.theborneopost.com/2015/10/08/doe-automatic-air-quality-monitoring-stations-work-around-the-clock/

    [5] http://www.enviromalaysia.com.my/index.html

    [6] http://www.ukas.gov.my/en/arkib-sebutharga-dan-tender?p_p_id=archivetenderportlet_WAR_tenderportlet&p_p_lifecycle=0&p_p_state=normal&p_p_mode=view&p_p_col_id=column-17&p_p_col_count=1&_archivetenderportlet_WAR_tenderportlet_keywords=&_archivetenderportlet_WAR_tenderportlet_advancedSearch=false&_archivetenderportlet_WAR_tenderportlet_andOperator=true&_archivetenderportlet_WAR_tenderportlet_delta=75

  • 政府必须善待被关在扣留中心的1918名外国儿童

    (2015年10月21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政府必须善待被关在扣留中心的1918名外国儿童

    昨天,我收到有关截至目前全国被关押在扣留中心人数的国会答复。我对7万1362名外国公民,当中共有1918人为儿童被关感到震惊。它占总扣留者人数的3巴仙。

    一部名为《在大马被遗弃的一群》的半岛电视台“东101”纪录片过去揭露了有儿童被关在扣留中心的课题,其中记者必须乔装成牧师来向拘留中心的一名儿童发问问题。[1] 国会答复中的数据也清楚地显示这不是一个起个案。实际上,13所拘留中心都关了儿童,最高和最低分别落在砂拉越的Bekenu(299人)和Semuja(9人)。

    依据最高至最低的顺序,这些儿童的国籍分别是缅甸(813人),印尼(422人),菲律宾(295人)和柬埔寨(121人)。这四个国籍的儿童占了总扣留人数的86巴仙。

    在此,我促请内政部作出以下几点动作:

    • 遵守马来西亚也有签署的儿童权利公约(CRC),以便确保这些儿童的福利和安全获得最优先的保障。
    • 与涉及国家的大使馆合作,尤其是东盟国家,把被扣留的儿童遣送回国,早日返家与父母团聚。
    • 与大马人权委员会、非政府组织及其他团体合作,让这些被关在扣留中心的外国儿童被释放和安排在更适合的居住环境。

    在此,我促请内政部为国会议员安排一趟前往在巴生谷地区(武吉加里尔,吉隆坡国际机场或士毛月),好让大家来观察这些被关的儿童的生活条件。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aljazeera.com/programmes/101east/2014/11/malaysia-unwanted-20141118111742722400.html

  • 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应将马来西亚政局发展诠释为顺应霸权政党轮替的全球趋势

    (2015年10月8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应将马来西亚政局发展诠释为顺应霸权政党轮替的全球趋势

    在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学者和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Bilahari Kausikan)题为“新加坡不是一个孤岛”的专栏文章,[1] 他将马来西亚现今的政治困境解析为穆斯林与非穆斯林,马来人与非马来人,尤其是华裔之间的博弈。

    我对他狭隘地诠释马来西亚政治格局感到惊讶,尤其是考虑到他所拥有的外交经验,与其观察更宏观的全球性趋势,其中一度被视为坚不可摧的政权正随着和平选举进程而逐渐被绊倒。马来西亚反对党正选择为这一斗争路线而努力奋斗。

    国阵是当今现代民主选举的历史上执政时间最长的政府。其实不然,自1929至2000年执政70多年的革命制度党在所有总统,州,立法和直辖市选举都无法被挑战成功。该党政权一度屹立不摇,主导所有政府机构,立法机构和州议会。但在2000年的总统选举中,革命制度党候选人Franciso Labastida Ochoa在三角竞选中败给了“变革联盟”的前可口可乐总裁及瓜纳华托州长Vicente Fox Quesada。

    在2000年的总统大选,台湾国民党的执政王朝也随着民进党陈水扁在三角战的胜利而被结束。近期,统治战后政局近半个世纪的日本自民党也在2009年全国大选败给了日本民主党。

    针对霸权政党通过选举制度垮台,其他较鲜为人知的例子包括,包括塞内加尔的社会党(1960至2000年)和乌拉圭的科罗拉多党(1947至2008年)。

    然而,这些政权的共同点到底是什么?多年的政治主导地位成了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执政集团内部的精英派系彼此的分裂,更进一步地削弱自己的政权。反之,在野党固已变得更团结和强大,凝聚彼此的力量来击溃长期执政的霸权。

    这是反映了马来西亚当今的政治现况。由于马来西亚的选举制度是偏向议会选举,而不是总统制,因此在野党无法通过总统选举般的精英派系间的分裂来获胜。此外,在选区划分非常不公平的制度下,其中在野党除了在广泛被接受的城市选区外,得至少赢得更多半城市和乡村议席,方能赢得多数议席。另外,考虑到半城市和乡村的选区大部分都是马来人或土著(沙巴和砂拉越),这就意味着在野党必须赢得更多的马来人和土著选票。在野联盟里没有人会谎称我们只要赢得压倒性多数的非马来人,尤其是华裔选票便能赢得了国会的多数议席。我们也没有向支持者谎称这一点。

    实际上,我也想提醒Kausikan大使,在2013年全国大选,来自在野党共有40名土著国会议员(39名马来人和1名卡达山人)中选。相比之下,1999年大选只有32名马来国会议员,当时伊斯兰党更进一步地崛起为最大的反对党。

    如今,我们当务之急的是成立拥有广泛基础的政党联盟,以便至少赢得60巴仙的多数选票(这意味着获得更多的马来和土著选票)。我们不仅应只关注执政当局滥权行为和贪污腐败,而且还要关心因消费税所造成生活成本高涨的问题,执政当局可悲地企图挑起族群间的紧张气氛,甚至进一步地提出一系列清晰的替代政策,让大家看清楚在野党联盟的施政如何可以比起执政当局更好。

    虽然Kausikan大使有权利地表示新加坡政府“别无选择,只能与任何出现在马来西亚的领导层和政府合作。”但同时令人不禁地怀疑,他对马来西亚政权会可能出现和平及有秩序的轮替所产生的恐惧,并非只是单纯地关心马来西亚政局,而是终究这种可能性在新加坡是如此地遥不可及?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straitstimes.com/opinion/singapore-is-not-an-island

  • 为何自然资源及环境部长对新加坡的跨国界烟霾污染法令(THPA)理解和表现得如此无知?

    (10月6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为何自然资源环境部长对新加坡跨国界烟霾污染法令THPA理解和表现得如此无知

    当昨日读到马来西亚国家通讯社(Bernama)引用自然资源和环境部长拿督斯里旺朱乃迪所发表的报道,我不禁感到十分震惊:

    新加坡最近执行已被列入宪报上的跨国界烟霾污染法令好让他们能对造成烟霾自家公司采取行动和进行检控。

    如果(我们)通过司法开始草拟令,我们便可以对无论是来自马来西亚,印尼或新加坡的有关单位采取行动。 [1]

    据报道,他还表示马来西亚所建议的法令将与新加坡有所不同,因为后者只允许对新加坡公司采取法律行动。

    相比起前任部长,我希望新的自然资源和环境部长将会是一名更有能力的继承者,但看来我是错误的。

    如果部长曾经阅读,尤其是来自新加坡媒体的新闻,那他应不难发现新加坡的跨国界烟霾污染法令(THPA)是允许执政当局采取法律行为来对付需为烟霾问题负责的单位,包括非新加坡公司。

    在此,我引用来自环境和水资源部在9月25日所发布的新闻声明,其中指出:[2]

    新加坡政府已引用跨国界烟霾污染法令来致函间造成烟霾问题的印尼公司。根据该法令烟霾污染的定义是24小时为单位的PSI数据若持续24小时或更长时间停留在101的水平以上2015910,根据THPA的定义,烟雾污染已发生四期

    根据调查显示共有间所拥有的土地涉嫌被焚烧并造成烟霾问题的印尼公司,它们分别是

    1. PT Rimba Hutani Mas;
    2. PT Sebangun Bumi Andalas Wood Industries;
    3. PT Bumi Sriwijaya Sentosa; and
    4. PT Wachyuni Mandira.”

    虽然THPA也有不足的地方,例如仅对有数十亿收入的公司开出200万新币的罚款。无论如何,事实上,该法令是允许新加坡执政当局对付所有造成印尼烟霾问题的公司。[3]

    如果连部长都对新加坡标志性的烟霾污染法令的内容是一无所知,人民可能不禁地想问,当马来西亚政府在国会提呈自己的烟霾污染法令,又会存有任何不足的地方吗?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bernama.com/bernama/v8/ge/newsgeneral.php?id=1176890

    [2] http://www.gov.sg/news/content/singapore-sends-notices-to-four-indonesian-companies-and-seeks-information-from-singapore-listed-app#sthash.7Hymm1yS.dpuf

    [3]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sideviews/article/going-beyond-the-law-to-fight-transboundary-air-pollution-eugene-k.b.-tan

  • 作为东盟其中两个无法如期,即2015年10月1日提呈国家自主贡献预案(INDCs)的马来西亚已展现了政府在应对气候变迁议题中所缺乏的领导力

    (10月5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作为东盟其中两个无法如期,即2015101日提呈国家自主贡献预案(INDCs)的马来西亚已展现了政府在应对气候变迁议题中所缺乏的领导力

    在2014年9月23日,首相纳吉于纽约举办的联合国气候峰会致词时,不仅重申了自己在2009年哥本所所承诺,将在2020年前减少马来西亚40巴仙的碳排放量,而且也已经成功降低至少33巴仙的排放强度。[1]

    令人遗憾的是,我们从来无法得知这些碳排放的来源。事实上,当考虑到我们长期对煤炭发电厂的依赖,人们还是会怀疑这些数字的真实性,包括政府对减少碳排放的决心。根据我从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所获得的国会书面答复,煤炭发电厂所产生的燃煤组合(相比于天然气发电厂,这组合的碳排放量将远来得比较高)预料将从2015年的50巴仙增加致2022年的65巴仙。反之,在202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所占的比例预计只占区区的3巴仙(请参阅以下回复)。

    相反的,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宣布了涵盖了严格法规和相应激励配套的清洁能源计划,以便减少美国对高碳型发电厂(尤其是煤炭发电厂)的依赖和成功地迈向可再生能源的发展。[2] 与美国相比,马来西亚的经济发展无可否认是处于非常不同的阶段。无论如何,马来西亚在应对气候变化课题上所缺乏的领导力的确还是令人无法接受的。

    最近的例子包括,马来西亚和汶莱是东盟仅有的两个无法如期在2015年10月1日截止之前,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提呈自己的国家自主贡献预案(INDCs)。[3] 法国巴黎在12月份所举行的缔约国大会(COP21),一个准备针对气候变迁议题辩论的会议,INDCs在这过程将是其中的重要部分之一。

    截至10月1日,119个国家(总数是167)包括较大的发展中国家,如中国,印度,巴西和印尼和其他较小的发展中国家,如利比亚,津巴布韦,哈萨克斯坦和蒙古都已呈交自己的INDCs。无法如期呈交的国家名单包括马来西亚,阿富汗,朝鲜,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委内瑞拉等。

    这不仅导致身为2015年东盟主席的马来西亚顿时黯然失色,同时也不禁让人质疑马来西亚在面对COP21的准备功夫。这也反映了另一个更大的国家问题,即政府在解决最重要的环境议题,尤其是目前的阴霾问题时并无法展示国家领导力。为了解决这些议题,马来西亚尤其是在与邻国印尼交涉及如何善用东盟框架时需要展现强大的领导力。在此,我呼吁新的自然资源和环境部长,拿督旺祖乃迪针对这种反映马来西亚缺乏领导力的尴尬局面向公众提供满意的解释。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Parliamentary Reply from KeTTHA on Generation Fuel-Mix from 2015 to 2030

    [1] http://www.pmo.gov.my/home.php?menu=speech&page=1676&news_id=736&speech_cat=2

    [2] https://www.whitehouse.gov/climate-change#section-clean-power-plan

    [3] http://newsroom.unfccc.int/

Page 10 of 40« First...89101112...20304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