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PPA 第一部分:慕斯达法和工商部应该为推动公众参与的努力而获得赞赏

    (2016年1月14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针对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的新闻媒体声明

    TPPA 部分:慕斯达法和工商部应该为推动众参与的努力而获得赞赏

    在1月12日星期二,我与来自双方政治阵营的国会议员们一起出席了由工商部长慕斯达法和其团队所安排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的特别汇报会议。据我了解,这是自第十三届大选以来首次由部长为所有国会议员安排了一个跨政党汇报会,以准备为该动议或法案来进行国会表决。[1]

    在会议期间,部长接受了所有国会议员的现场提问。另外,他表示将在2016年1月26和27日的国会特别辩论环节时建议让国会议员对TPPA进行投票表决。实际上,TPPA并无需经过立法批准,因此部长针对此特别会议的建议应被受赞扬。这次的特别会议将允许来自两党的国会议员提出非常多涉及TPPA的重要问题和疑虑。

    在该会议结束后,国会议员也进一步地被邀请选择出席四项热门议题的工作坊之一:知识产权与药物的获取,投资者-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ISDS),政府部门采购(GP)和国有企业和市场进入/劳工/环境。我则选择出席了市场进入/劳工/环境的工作坊,并想赞扬来自工商部的公务员愿意回答所有来自双方议员的提问。他们的回答非常全面,同时反映他们深刻掌握和了解相关的议题。

    同时,工商部允许让公众获得TPPA资料之举也应被受赞扬。这是两项研究机构-普华永道(PwC)的成本效益分析(CBA)和国际问题与战略研究所(ISIS)的国家影响评估(NIA) 首次受委来评估TPPA的冲击。虽然这两项研究都为TPPA给予大部分的正面评估,但他们还不忘强调了多项关注的领域及TPPA所产生的负面冲击。这两项研究原都是英文版本,但工商部最近也提供马来文的精简版本。TPPA的最终印刷版本(共16册)也在去年国会议会最后一天被派发了给所有的国会议员。这也包括CBA和NIA的印刷版本。TPPA的马来文精简版本则在周二被派发给国会议员。以上所有这些资料都可以从工商部官网上的TPPA页面下载。[2] 其他包括过去由工商部所举办的汇报和对话会议的相关资料都可以在这个网站上获取。

    虽然我仍对TPPA存有许多的疑虑,并会接下来的声明中进一步地提出,但慕斯达法和工商部的团队在推动公众参与方面,不仅是国会议员,而且还与州政府,各产业界及非政府组织代表互动,都是值得赞赏。在公众宣传方面,这对公务员而言尤其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体现一个进步政府应有的榜样和参考。若在来临1月26和27日的国会环节TPPA获得大部分国会议员的支持表决,希望政府可以在接下来落实TPPA的过程中继续贯彻这样的互动。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I had previously attended a bipartisan briefing on the revamp of the National Service that was arranged by the Ministry of Defense. But this was not in connection with any bill or motion which needed to be passed in parliament.

    [2] http://fta.miti.gov.my/index.php/pages/view/71

  • 既然KLIA2延伸路线计划估计将带来8千900万令吉的年收入,那KLIA Express车票涨价20令吉是否合理?

    (2015年12月7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既然KLIA2延伸路线计划估计将带来8900万令吉的年收入,那KLIA Express车票涨价20令吉是否合理

    当听闻交通副部长阿都阿茲尝试替吉隆坡机场快铁票价从2016年1月1日将从35令吉提高至55令吉辩解,称这次的涨价实属有必要来偿还该公司自2002年运营以来所面临的亏损。同时,我也震惊地获悉KLIA Express表示根据特许经营权合约,被允许提高票价至64令吉。

    根据交通部于2013年至2014年间的统计数据,KLIA Express 的载客量从2,062,223提高至2,928,302人次,涨幅达42巴仙。同时,KLIA Transit的载客量从4,373,220人次提高至6,310,323人次,涨幅为44巴仙。总载客量则从6,436,443人次提高至9,238,625人次,涨幅高达44巴仙。载客量的成长可以说受益于2014年5月6日从KLIA前往至KLIA2铁道路线的落实和启动。(参阅以下图表一)在2013年至2014年间的44巴仙成长的载客量,估计可为KLIA Express带来额外6千400万令吉的收入。[1]

    相较2015年和2014年同期第一季度至第三季度,KLIA Express和 KLIA Transit的载客量分别成长了26.3和9巴仙。如果这成长趋势在2015年第四季度持续下去,即意味着从2014年至2015年的额外收入估计可高达2千500万令吉。

    以2013年为基准,这意味着KLIA2延伸路线将在2015年为Express Rail Link私人有限公司估计带来8千900万令吉的额外收入。

    Source: Ministry of Transportation (KLIA2 extension started operations on the 6th of May, 2014)

    由于ERL私人有限公司并无需为KLIA2延伸路线的建设成本付任何一分钱和承担非常少的额外运营费用,那为什么它仍被允许作出如此不合理的涨价呢?

    难道载客量增加所带来的额外收入并不足以提供ERL较合理的利润和填补其资本开销吗?

    根据惯例,当每逢遇到影响原来协议的重大改变时,特许经营业者通常会与政府另外签署附加协议。例如,由于要落实通往安邦的Besraya Eastern Extension (BEE) 大道计划,BESRAYA与政府在2011年签署附加协议。同理,作为KLIA Express和KLIA Transit的特许经营者,ERL私人有限公司必定也会针对KLIA2延伸路线计划与政府签署附加协议。一般上,该协议会包括随着未来所允许涨价的详细信息。政府是否刻意地忽视延伸路线计划会带来数目庞大载客量的前提下,仍允许ERL私人有限公司在附加协议里提出涨价的要求呢?既然政府为此KLIA2计划全额买单,为什么不选择去限制特或阻止许经营者的涨价要求?

    在此,我呼吁政府公开ERL私人有限公司的特许经营合约,让便所有马来西亚人可以自行评估车票涨价的合理性,还是政府刻意忽视老百姓的权益,而允许特许经营者获得巨额利润。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Assuming a fare of RM35 for passengers on KLIA Express and an average fare of RM17.50 for passengers on KLIA Transit, some of whom use this service to go to Putrajaya and Cyberjaya.

  • 交通部长廖中莱必须解释为何他不阻止KLIA Express提高其前往KLIA的单程票价从35令吉至55令吉的做法,犹如允许“光天化日下打抢百姓”的行径

    (2015年12月2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交通部长廖中莱必须解释为何他不阻止KLIA Express提高其前往KLIA的单程票价从35令吉至55令吉的做法,犹如允许光天化日下打抢百姓的行径

    根据昨天的报道,吉隆坡国际机场快铁的票价将于2016年1月1日被提高。届时,从吉隆坡中环广场至KLIA(吉隆坡国际机场)或KLIA2(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单程票价将会是55令吉,从原价的35令吉提高了20令吉或涨幅达57巴仙。除了欲前往KLIA或KLIA2的乘客将感受到票价上涨所带来的冲击。那些从KL Sentral(吉隆坡中环)前往Putrajaya(布城)/Cyberjaya(赛城)的乘客也将面临从9.50令吉涨至14令吉,即4.5令吉或47巴仙的票价涨幅。(请参阅以下附录一的整体票价上涨的比较列表)。

    基于以下几项客观事实,交通部长廖中莱必须针对如此昂贵的票价上涨事宜来作出解释。

    首先自KLIA 2 延伸路线被开放以来,KLIA Express的乘客流量已有显著40巴仙的提升,以至于2014年底政府已额外订购6个新车厢。[1] 这意味着载客流量的提升必定会增加KLIA Express的收入及利润。[2] 尽管如此,我还想提醒各位总值1亿令吉的KLIA 2延伸路线计划的全部费用是由政府支付。[3] 因此,KLIA Express 是在无需花费到额外资本开销的情况下,便能享受到载客量提升的经济利益。

    第二,KLIA Express与铁路资产公司(RAC)已经签订了一项长期租赁,以使用连接吉隆坡中环广场,KLIA和KLIA2的铁路轨道。因此,我高度怀疑KLIA Express利用租赁费用上涨超过50巴仙的理由来合理化提升票价的决定。实际上,我甚至高度地怀疑租赁费用根本没有被提高过。为了维护公众利益,廖中莱应公布RAC和KLIA Express之间的租赁合约条款。

    第三,KLIA Express一直都会获得由马来西亚机场控股有限公司(MAHB)所收集到的机场税的部分费用。在2009年的国会问答环节中,时任交通部长翁诗杰证实每一笔国际航班的机场税的51令吉都会拨出5令吉给KLIA Express。 目前,国际航班的机场税是65令吉。[4] 那请问KLIA Express是否继续从中获取机场税的部分费用呢?这一笔费用有无随着机场税的增加而提高呢?若此属实,为什么KLIA Express仍如此过分地提高它的票价呢?廖中莱必须针对这一点来解释。

    最后,我希望交通部长也没有忽略到此前往KLIA的高铁路线是有获得政府大力的扶持,包括马来西亚开发与基建银行高达9。4亿令吉的贷款。再来,我也希望部长也没有忘记,成功获得建设前往KLIA的铁路总值24亿令吉的合同的集团成员是来自YTL集团属下的杨忠礼发展有限公司(SPYTL)。杨忠礼集团更也KLIA Express的大股东。这意味着杨忠礼集团理应从该连接KLIA铁路计划中至少囊获不少的利润。

    KLIA Express这般过份涨价的行为恰好体现了马来西亚工程计划普遍所出现的成本“社会主义化”和“利润私有化”的现象。

    在此,我呼吁廖中莱马上无限期搁置KLIA Express票价上涨的计划,并针对该如何作出合理的收费调整的课题来进行公开调查。针对这一点,部长也必须披露与KLIA Express 签署30年的特许经营权的全部合约内容,KLIA 2 延伸路线所衍生的附加合约,所有与其他公司如ERL Maintenance Support Sdn Bhd 所签署有关维修的合约内容和KLIA Express和铁路资产公司之间的长期租约。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railwaygazette.com/news/traction-rolling-stock/single-view/view/express-rail-link-orders-cnr-trains-for-50-capacity-increase.html

    [2] The company which runs the ERL trains is Express Rail Link Sdn Bhd. When I use KLIA Express in this press statement, I am referring to the company, Express Rail Link Sdn Bhd.

    [3] 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4/05/01/erl-construction-cost-to-be-borne-by-govt-says-hisham/

    [4] http://english.astroawani.com/malaysia-news/klia2-mahb-and-govt-agreed-rm100-mil-erl-deal-analyst-34934

  • 马来西亚所拟定的[国家预期決定做出的贡献](INDC)在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上欠缺决心和协调

    (2015年12月1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马来西亚所拟定的[国家预期決定做出的贡献](INDC)在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上欠缺决心和协调

    在巴黎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1)的不久前,马来西亚最后一分钟所提呈的[国家预期決定做出的贡献](INDC),提出了宏大的目标,即相对于2005年排放浓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议决要在2030年前减少温室气体(GHG)排放浓度占GDP多达45%。[1] 虽然这些目标都似乎令人感到满意,但是马来西亚在对待COP21的处理方式表现出政府的最高领导层欠缺减排的决心和该INDC也体现了涉及解决气候变化挑战的各重要部门之间都缺乏良好的协调。因此,这不禁让人们怀疑马来西亚政府对减排承诺的可信度。

    出席这次巴黎的COP21大会共有142名重要的各国首脑,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中国主席习近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印度总理莫迪,印尼总统佐科威,巴西总统罗塞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等。[2] 首相纳吉不出席COP21的决定等同于向国际社会发出明确的信号,马来西亚不将自己视为应对全球暖化挑战的重要角色。

    纳吉在巴黎的缺席,也未完全反映他在气候变化议程上的不作为。实际上,他在2015年(迄今为止)都没有在国内外发表任何有关气候变化议题的重要讲话。他最近一次的国内讲话也要追溯回他于2014年11月19日在吉隆坡由纽约时报所举办的“未来的能源”会议上。[3] 至于有关气候变化议题的讲话则是回到2014年9月23日于纽约所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峰会。[4] 在2015年,首相纳吉都还没有推介任何显著的国内政策,来展现马来西亚在应对气候变化议程的决心。

    反之,首相纳吉的高尔夫球友,奥巴马总统在2015年九月为了更大的议程,即展示全球暖化的严重挑战而前往阿拉斯加州访问。[5] 在当地,奥巴马总统推介了干净发电厂计划,以减少发电厂的温室气体排放。再来,他也进一步地在将气候变化的议程纳入与中国和印度的外交政策上的谈判与合作课题之一。

    纳吉在气候变化议程上缺乏领导力再次被曝露,尤其是前自然资源和环境部长巴拉尼威在解决环境关键议题上如温室气体排放的表示是完全疏忽。在我两年的国会生涯中,我并没有听闻过他参与或回答任何涉及他部门的财政预算案辩论。而我也不相信新任的自然资源和环境部长旺朱乃迪有能力掌握涉及气候变化和温室气体排放的关键议题。在2015年11月16日,我曾质询部长为何马来西亚是东南亚两个还未呈交INDC的国家之一(另外是汶莱)时,他回答表示马来西亚仍等待来自迪拜的联络单位前几周的回复。(请参阅以下附录一)。或许他没有​​了解到马来西亚的INDC的目标应根据国内的条件和因素来制定的,而非被不知名国家的“联络小组”主宰。我不知道该单位有哪些条件被反映在马来西亚在11月27日最终所揭示的INDC。不过,自从上次的交涉后,我几乎可以肯定我们在内阁并没有讨论到任何有关INDC的内容。

    自然资源和环境部应在制定温室气体排放和气候变化政策上发挥协调中心的重要角色。其他部门如包括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贸易和工业部,首相署,种植与原产业部,交通部与农业与农基工业部等在减排的策略上都扮演极其关键的角色。第11大马计划里的有关气候适应型发展的策略文件已指出各部门和机构存在缺乏协调和计划的弱点。[6] 从马来西亚的INDC来看,我们尤其欠缺的更是减排策略和政策上的整体协调。我们没有看到任何相关部门的特定目标,政策以及各自对减排的努力。如果没有这些目标和政策,马来西亚很大可能性地将无法成功达到整体INDC减排45%的目标。如果没有各部门之间的策略协调,我们很大可能性将看到反复无常的气候变化政策。

    再举一个在能源发电领域上的重要例子。如今,主要为煤炭,其次为天然气的发电厂在国内二氧化碳的总排放共占了50%以上。[7] 若要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其中一种方法便是大力推动可再生能源的产业,如太阳能,生物质能和沼气发电来取代高污染如煤炭发电厂。然而,根据负责计划国家整体供电需求的能源委员会,煤电发电预计在2020年共占总能源的64%(从2016年的56%开始增加),而可再生能源直至2024年仅占整体的3%。(请参阅以下附录二)

    相比之下,能源可持续发展局预计可再生能源将分别在2020年和2030年占整体能源结构的11%和17%( 请参阅以下附录三)。如果连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也不能好好地对涉及最大温室气体排放量的政府部门在发布相互矛盾的目标数字之间来进行协调,我们怎么能相信马来西亚有能力可以达到所宣布的减排45%的目标呢?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Appendix 1: Question to and reply from Wan Junaidi in parliament as to why Malaysia still had not submitted its INDC as of the 16th of November 2015.

    Source: Parliament Hansard, 16th of November 2015

    Appendix 2: Projected Generation Fuel mix by the Energy Commission (2014 to 2024)

    Source: Peninsular Malaysia Electricity Supply Outlook 2014, published by the Energy Commission

    Appendix 3: Power Mix of Renewable Energy (2011 to 2030)

    Source: Sustainable Energy Development Authority (SEDA)

    [1] http://www4.unfccc.int/submissions/INDC/Published%20Documents/Malaysia/1/INDC%20Malaysia%20Final%2027%20November%202015.pdf

    [2] http://unfccc.int/meetings/paris_nov_2015/items/9331.php

    [3] http://www.pmo.gov.my/home.php?menu=speech&page=1676&news_id=744&speech_cat=2

    [4] http://www.pmo.gov.my/home.php?menu=speech&page=1676&news_id=736&speech_cat=2

    [5] https://www.whitehouse.gov/2015-alaska-trip

    [6] http://rmk11.epu.gov.my/pdf/strategy-paper/Strategy%20Paper%2011.pdf

    [7] http://www.universitypublications.net/ijbms/0302/pdf/P4RS188.pdf

  • 第21屆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1)-马来西亚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

    (2015年11月29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21国气候变化(COP21)-马来西亚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

    今年11月30日在巴黎将召开联合国2015气候变化大会(COP21)。这次会议是要让各国代表都达成雄心勃勃的协定,同意来减少温室气体(GHG)排放量,以便实现全球平均温在2100年前控制在摄氏两度以内。为了实现此宏大目标,各国主要讨论将会是富裕国家愿意为贫穷国家在清洁能源科技领域上提供多少援助,而另一方面贫穷国家在经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的过程时愿意承担多少的发展代价。马来西亚将自己视为发展中国家来掌握话语权,可是预料将在我们迈向发达国家的路上面对进退两难的局面。

    多国为了COP21已率先投入大量的政治资本。这包括美国和中国都将气候暖化视为双方合作的优先领域。[1] 此举将对其他主要污染大国,如印度,俄罗斯,巴西,日本,加拿大和印尼带来相当大程度的压力,以便提出限制温室气体排放增长的实质性计划。实际上,几乎将出席COP21的各国代表都已提呈了自己的「国家预期決定做出的贡献」(INDCs),以分别概述各国将如何减排的计划。[2] 马来西亚则在2015年11月27日周五才较迟提呈自己的INDC。[3]

    首先,马来西亚把自己锁定在发展中国家的行列,成为同组“相互接近的发展中国家”(LMDC)的发言代表之一,该组其实还包括如中国和印度的大国代表,及如阿根廷,伊朗,沙特阿拉伯和委内瑞拉等的较小型国家组别。事实上,在8月31日所率先召开的筹备会议中,马来西亚也荣幸地有机会代表LMDCs的组别致开幕词。[4]

    发展中国家在COP21所采取的谈判手段是合理的。简单而言,发达国家在其初期发展阶段曾享有不公平比例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因此,要求发展中国家在自己的发展过程中限制其温室气体排放量是相对的不公平。前期所主要讨论的“减缓”(碳排放)措施,将为发展中国家带来太多的负担。这也会导致发达国家被视为“欺负”发展中国家。因此,LDMCs要扩大对气候变化的讨论范畴,并涵盖“适应”(如何帮助弱势群体应对目前气候变化的措施),金融,建设能力,技术研发和转移,行动和支援方案的透明度,损失和伤害。[5] 换言之,如果发达国家要求发展中国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或限制其增长,那它们也必须尽自己的义务来提供融资和技术转移方面的援助。

    目前这一切都还不错,然而我们应该留意马来西亚若以LMDCs的身份来谈判,过后可能将面临的后果。首先,若马来西亚在2020年晋身为高收入国家,将会导致我们被中止任何来自发达国家所提供与气候变化相关的拨款。例如,若我们在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家,便很有肯能无法获得绿色气候基金高达每年一千亿美金的拨款。再来,透过种种的迹象显示马来西亚在不久的将来有兴趣成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集团成员之一。若此属实,那马来西亚近乎肯定将被中止资格获得只有属于发展中国家的气候变化拨款。

    其次,发达国家或许不能适当地满足由LMDCs所要求各项措施的拨款,而这又能成为马来西亚减少对国内议程如要推动正当环境管理关注的借口。例如,马来西亚可以使用借口,来临的COP21谈判过程中提出发展国家针对“适应”成本也有不足的考虑,尤其是一些曾面临基于全球变暖和气候变化所导致更严重洪灾的国家。然而,我们也不乏拥有确凿证据来表明在2014年底所发生在吉兰丹,登嘉楼和彭亨的水灾至少部分是由糟糕的森林和土地管理及非法伐木所导致的。从“适应”的角度来放大COP21里的潜在弱点,我们反而提供自己一个借口,不注重那些造成环境严重破坏的非气候变化因素。

    我们已经可以从被马来西亚政府提呈的INDC看到一些“端倪”,其中内容强调一直和将来要采取的“适应”措施,如防洪,食水安全,粮食安全,保卫沿海岸线地区和健康所带来的昂贵成本。(针对马来西亚版本的INDC,我稍后将公布更详细的评论)

    一言蔽之,即将举行的COP21的谈判重点会是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隔阂,马来西亚政府不能忽视自己国家目前介于发展中和发达国家间的过渡期趋势,更不能从分歧中逃避实施对国家有益的政策和确保更好地执行它们来保护马来西亚的环境。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s://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2015/09/25/us-china-joint-presidential-statement-climate-change

    [2] http://www4.unfccc.int/submissions/indc/Submission%20Pages/submissions.aspx

    [3] http://www4.unfccc.int/submissions/INDC/Published%20Documents/Malaysia/1/INDC%20Malaysia%20Final%2027%20November%202015.pdf

    [4] http://www4.unfccc.int/submissions/Lists/OSPSubmissionUpload/213_149_130855029280220574-LMDC_Opening_Statement_31Aug2015.pdf

    [5] http://pib.nic.in/newsite/PrintRelease.aspx?relid=126913

Page 10 of 42« First...89101112...20304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