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稿

238 posts

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必须公布甲洞帕林京园焚化炉计划的兴建,运营和维修成本

(2015年2月8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必须公布甲洞帕林京园焚化炉计划的兴建,运营和维修成本

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阿都拉曼达兰据称于2015年1月30日与吉隆坡不要焚化炉行动委员会(KTI)会面。在这之前,该委员会也已向部长提出24道问題要求解释(请参阅附录)。虽然部长抽空参与会面和聆听委员会的心声,但部长稍后在2月5日所给予的答复还是令人不满意的。特别是部长拒绝披露焚化炉计划兴建,运营和维修成本的做法恰好于他最初所承诺的国际化公开招标的过程形成了明显的落差与反讽。

根据最新的消息透露,参与甲洞帕林京园焚化炉计划的竞标过程已经进入两间公司的最终名单。可是,阿都拉曼达兰部长仍拒绝透露有参与这次竞标过程的公司。令人更担心的是,部长拒绝透露整个工程的兴建成本,反之强调政府将不会承担兴建成本和只是会为焚化炉的垃圾倾倒费买单。[1] 根据部长所给予的回复,该(垃圾)倾倒费在目前的竞标过程中仍待被检讨。

若部长支持公开和透明的做法,为何拒绝向公众公布焚烧炉的兴建成本,倾倒费,甚至是整个焚烧炉计划的融资模式呢?

近日来,阿都拉曼达兰部长在其推特和面子书上称地方选举将导致税收如门牌税的增加。如今,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在吉隆坡还未推行地方选举前,我们就很大可能先看到新税收的落实,以便为兴建焚化炉来筹集资金。因此,我再一次呼吁部长马上公开有关的招标文件,包括焚化炉的兴建成本和倾倒费,同时针对吉隆坡兴建此焚化炉与否的议题来征询公众意见。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Attachment: KTI Questions to Minister Datuk Abdul Rahman Dahlan, 5 Feb 2015

[1]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have-a-picnic-in-landfill-minister-tells-residents-opposed-to-incinerator

相比行动党,巫统才是会从雪兰莪州地方选举中受益的政党

(2015年2月6日)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稿

相比行动党,巫统才是会从雪兰莪州地方选举中受益的政党

在2015年2月5日,柏马当区(Pematang)州议员拿督苏来曼阿都拉萨借马来报章<Sinar Harian>的报道对行动党作出了一些毫无根据的指控。[1]

首先,苏来曼指控,行动党大力推动地方政府选举是为了“争夺更多城市选区的席位”和“意图垄断所有决策层和职位,从而牺牲其他族群的权利”。

事实上,从雪州地方政府选举收益最多的将会巫统,而非行动党。雪州巫统在56位州议席中占了12席(21%)和在22位州议席占了4席(18%)。尽管巫统在第13界大选赢得了雪州约18巴仙的选票,但他们却在地方政府或县议会里没有任何代表。因此,有了地方选举,巫统可以凭着18%的支持率,至少可以在300地方议席中至少夺得近50席。而目前这些席位都是直接由州政府遴选的。

同时,巫统很大可能性通过地方选举会在多个拥有强大民意支持如瓜拉雪兰莪,沙白安南和乌鲁雪兰莪的选区有所斩获。

再举一个例子,有了地方选举,巫统也能在过去没有任何国州议席候选人上阵的选区如八打灵再也,却会有机会来赢得八打灵再也市议会(MBPJ)的议席。

其二,苏来曼也指控行动党想“借此机会成为地方选举的大赢家”,尤其是在拥有最多预算的八打灵再也,莎亚南,安邦再也等市议会选举。苏来曼的指控基本上是依据城市地区大多数都是非马来人选民,而这样的形势会更有利于行动党。

可是,这种指控是毫无事实与根据的。根据2010年的人口普查,雪州12个地方政府里就有10个地区是马来人占多数,其中包括莎阿南市政厅(MBS)和安邦再也市议会(MPAJ)。此外,在八打灵再也市议会(MBPJ),马来人口也是占大多数。唯有梳邦再也市议会(MPSJ)是以华裔人口占大多数。

图标一:根据2010年的人口普查,雪州12个地方政府的人口结构

这是否意味着巫统已经没有信心在马来人口占多数如莎亚南和安邦的地方选举上击败行动党呢?

其三,苏来曼指控行动党“故意制造议题以便可以归咎于联邦政府因为根据国家议会法案,地方政府选举是隶属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共同权限”。

实际上,州政府在联邦政府拒绝合作的情况下,共有两种方式来处理地方政府选举的议题。第一,州政府立法议会可以通过地方选举的法规,以超越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来展开地方选举。这也是槟州政府目前所采取的方式,但过后却因为联邦法院驳回上诉裁决而宣告失败。

第二,我们可以利用州政府的公权力来展开地方政府选举并委任中选者为市议员。雪兰莪州政府已经在瓜拉冷岳的Kampung Baru Sungai Jarum,吉胆岛的Kampung Bagan和巴生的Pandamaran使用这种方式来遴选该区的新村长。因此,同样的选举方法也可以用在地方政府选举的执行,但这一切仍需要更详细的商讨和规划。

地方选举在雪州已经不是新鲜的议题。这项议题也已在雪兰莪州民联在第13届大选的宣言清楚列明,如下:“通过落实地方政府选举来逐步落实下放权力的政策”。

如果雪州巫统继续反对地方选举,是否代表他们对自己的能力没有信心来吸引选民的支持和赢得更多的市议会席位,还是雪州巫统其实并不希望成为通过进入地方政府议会来服务民众?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首相纳吉应指示依斯迈沙比里道歉,并撤回毫无根据的指控

(2015年2月3日)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稿

首相纳吉应指示依斯迈沙比里道歉,并撤回毫无根据的指控

根据1948年煽动法令第3(1)e,任何会引起大马人民种族之间的恶意及仇恨,都被视为具有煽动倾向。

农业及农基部长依斯迈沙比里通过面子书呼吁马来人杯葛华商,毋庸置疑地已让马来人滋生憎恨华商甚至是华人社群的情绪。

我们可以从依斯迈沙比里的面子书留言版中看到实证,其中可以参考以下言论:

当中,我们可以发现有留言者将华商标签为水蛭并呼吁马来社会向他们宣战。有则指控华人侮辱马来社会。有则使用粗俗和侮辱的字眼如“Bangsat”来称呼华人。更有人留言以上述例子来“证明”马来人已成为华人压迫底下的受害者。

依斯迈沙比里的指控是毫无根据, 已让马来人滋生憎恨华商甚至是华人的情绪.

不管任何种族的商家,在油价下跌后都没有降价,而当中的原因是何其多。实际上,油价只占商品成本的一小部分而已。尽管国际油价已被下调,但很多东西例如员工的薪水,电费,煤气价格,车价都仍维持不变,并没有随着下降。再来,由于马币近期的贬值,许多进口商品的价格不仅没有下降,反而是增加了!

因此,我呼吁纳吉,身为一名首相应该照顾国内各族的和谐,并指示依斯迈沙比里道歉,并撤回针对华商所作出毫无根据的指控。若首相没有这么做,那他最好把一个大马口号丢进垃圾桶。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