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相纳吉应严厉谴责总统特朗普所签署的穆斯林禁令

    (2017年1月29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首相纳吉应严厉谴责总统特朗普所签署的穆斯林禁令

    总统特朗普昨天签署了行政命令,禁止叙利亚难民进入美国,同时禁止来自七个穆斯林为主的国家,包括利比亚,伊朗,伊拉克,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和也门的非美国公民进入美国 。而我们都必须强烈地谴责这种做法。

    尤其是对于那些已经获准在美国旅行或寻求庇护的叙利亚难民而言,这是一种极为不人道的做法。

    针对那些数千名在美国留学和合法工作的学生和雇员们,这也是一个不合理的举动。

    同时,这也是令人极为不安的行为,因为特朗普可能采取进一步的步骤,令来自其他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如马来西亚的公民更难以前往美国旅行,留学和工作。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特朗普的行政行动将影响了来自这七个国家的公民,尤其是他们曾经被邀请前往美国进行访问,学习或参与美国联邦的研究计划,如国际访问者计划(IVP)和福布莱特奖学金计划等等。身为福布莱特奖学金的前收益者,我有幸在杜克大学完成了政治学的博士学位。因此,我在此强烈地谴责特朗普的这项举动,因为它与美国一向奉行的不歧视和开放原则大相径庭。

    实际上,许多国家领导人已经对总统特朗普的这项行政命令发表批评看法。[1] 在2017年1月21日,首相纳吉曾恭贺特朗普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 如今,首相纳吉是否也会谴责特朗普所下令将影响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的边境政策吗?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aljazeera.com/news/2017/01/world-leaders-condemn-donald-trump-muslim-ban-170128134635041.html

  • 政府应在批准巴黎协议之际不忘核准《京都协定书多哈修正案》

    (2016年10月27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健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政府应在批准巴黎协议之际不忘核准《京都协定书多哈修正案》

    在2016年10月25日的国会问答会议上,我向自然资源和环境部长提问政府何时将核准《京都议定书第二期承诺-多哈修正案》。[1]

    而部长在他的口头答复,表示政府重点会放在“巴黎协议”而非“京都协议”。(他的口头回复的短片可以在youtube上找到: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mlFP-i7cQQ&feature=youtu.be)。他的回答报道也被刊登在第二天的星报上(请参阅下图)

    部长还进一步地表示各国并不对《多哈修正案》感有兴趣,因为目前只有70个国家(截至2016年9月)核准了这项原本需要144个国家(《京都议定书》所有缔约国的四分三)核准的修正案。[2] 他也强调连美国和加拿大都是尚未签署《多哈修正案》的其中两个国家,因而再次证明核准这项修正案不再是政府的优先事项。

    但是,若马来西亚轻易地放弃批准《多哈修正案》而急于核准《巴黎协议》将会是一项错误,因为:

    1. 《多哈修正案》第二期承诺将从2013年执行到2020年,而《巴黎协议》则将在2021年才开始实施。[3] 因此,《京都议定书》第二期承诺与《巴黎协定》并没有出现任何重叠。 因此,在等待《巴黎协议》被启动的同时,全球社会需要确保减少碳排放的措施能继续被实施,而推动第二期承诺才会让这些努力生效。因此,当听到部长表示《京都议定书》和《巴黎协议》有出现重叠时,我感到很震惊。 这并不会是一件乐见的事情,因为就是这名部长和其部门的官员代表我们国家去进行谈判,以便达成一项对我国的环境,社会和经济具有深远影响力的协议。

    2. 尽管《多哈修正案》因核准的国家数目不足而无法生效,但马来西亚也不应就偏离自己的原则和道德立场。事实上,我们应该更尽早地批准,以便确保我们能在它生效之际还来得及为所需的减排数量而作出贡献。 若发达国家核准第二期的减排承诺是义不容辞的话,那作为发展中的马来西亚在批准第二期承诺便更没有任何包袱。这也符合发达国家对气候变迁的历史使命所一贯应承担的责任。 而《第二期承诺》将是最好的一次历史机会。

    3. 就如东盟十个国家其中的七个国家一样,马来西亚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全球公民,应以身作则核准《多哈修正案》。[4] 除了马来西亚外,尚未核准《多哈修正案》的其它两个东盟国家包括老挝和缅甸则是属于最落后国家的行列。这是否意味着马来西亚逐渐要从属于先进行列的发展中国家退下成为最落后国家的行列?倘若马来西亚连《多哈修正案》都不核准,那能否还在东盟国家中继续有效地倡导和推行解决气候变迁和其他环境课题的政策?

    4. 核准《多哈修正案》将彰显马来西亚并非只会前往纽约高调参与签署仪式,而是真正拥有持续和一致的计划来解决当前的气候变迁课题。

    我呼吁全体内阁应批准政府在核准巴黎协议之际,也要同时核准《京都协定书的多哈修正案》。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unfccc.int/kyoto_protocol/doha_amendment/items/7362.php

    [2] https://unfccc.int/files/kyoto_protocol/doha_amendment/application/pdf/frequently_asked_questions_doha_amendment_to_the_kp.pdf

    [3] http://www.wri.org/faqs-about-how-paris-agreement-enters-force and https://treaties.un.org/doc/Publication/CN/2016/CN.735.2016-Eng.pdf

    [4] https://treaties.un.org/Pages/ViewDetails.aspx?src=TREATY&mtdsg_no=XXVII-7-c&chapter=27&clang=_en

  • 代表在峇冬加里/新古毛的三名选民挑战选举委员会非法搬迁选民和重新划定选区边界而提出司法审核

    (2016年10月24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健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代表在峇冬加里/新古毛的三名选民挑战选举委员会非法搬迁选民和重新划定选区边界而提出司法审核

    在2016年10月21日,代表来自雪兰莪的峇冬加里N6和新古毛N7州议席的三名选民的律师向吉隆坡的马来亚高等法院提出司法审核,入禀法庭寻求推翻选委会于2016年4月29日在联邦政府所宪报的重划选区所建议的做法。

    选举委员会是根据1958年选举法令第7条文来通过选民搬动(belah bahagi)的权限。但是选委会无论在国或州议席上并没有权利将选民在不同选区之间进行搬动。除非是在选区重划的框架下进行,不然选委会无论在国或州议席上也没有权利重新修动任何选区的边界。

    在选举委员会于2016年9月15日所宣布的重划选区的报告中,乌鲁雪兰莪P94国席的边界里的峇冬加里和新古毛州议席的边界并不受影响。这意味着,通过“选民搬动”工作而在峇冬加里和新古毛州议席之间被搬动的选民不能在重划选区的公共调查和听证会上表达他们的反对意见。

    因此,申请司法审核便成为了峇冬加里和新古毛的选民的唯一选择,以便寻求推翻选委会的这种非法搬动选民和修动选区边界的做法。

    相比起第十三届大选,经过2016年4月29日的“选民搬动”活动,同样新古毛选区的边界已被修动。(请参阅以下图表一)

    图表一:相比起第十三届大选(蓝色边界)新古毛州议席选区的边界和经过“选民搬动”的选区边界结果白色边界)

    由于非法修动边界,有5,000多名选民便被从峇冬加里州议席搬到新古毛选区。因此,我们有必要申请司法审查来推翻选委会的做法。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 从阿都拉曼达兰的立场可见,根本不能相信国阵能公平公正地落实政治献金法令

    (2016年10月24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健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从阿都拉曼达兰的立场可见,根本不能相信国阵能公平公正地落实政治献金法令

    令人感到不陌生的是,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为了提升自己在巫统领导层的排位时常会语出惊人。无论如何,我仍对阿都拉曼达兰支持对付净选盟商家的言论因为他指控净选盟要以非法途径推翻政府,感到非常震惊。

    首先,我很震惊地看到部长竟然指控净选盟要以非法途径推翻政府。净选盟最初要求制度与选举改革的8项诉求,没有一项呼吁以非法方式推翻政府。这8项诉求,在来临的5.0大集会简化成5个要点—干净选举、干净政府、异议权利、保护议会民主、拯救经济——没有一个是呼吁已非法方式推翻政府。

    实际上,我在推特上曾挑战阿都拉曼达兰(@mpkotabelud),以点出哪名净选盟领袖呼吁,在2016年11月19日的净选盟5.0集会以非法方式推翻政府,但对方并没回应。

    第二,我想要进一步地质问阿都拉曼达兰有何权力,将支持净选盟的商家列入黑名单及禁止他们获得政府合约?部长这项行动是基于什么法律?部长接下来会否对付支持在野党的商家?

    第三,这名部长的行为清楚显示,谈到公平公正落实政治献金法令,国阵根本不可信。如果这名部长要基于虚假和毫无根据的理由,来对付支持净选盟的商家,那当政治献金法令,公开那些支持在野党的商家与个人资料时,又如何阻止国阵有选择性地歧视他们呢?

    因此,全马人民都必须严厉地苛责阿都拉曼达兰的欺凌与散播恐惧的伎俩。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 2017年财政预算案:剥丝抽茧

    (2016年10月22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2017年财政预算案:剥丝抽茧

    对一般民众而言,财政预算案可能令人感到很混淆。有大量的工程计划和开销项目被公布,预算从数百万令吉到数十亿令吉不等。即使我们有些精通经济学的专业士都可能会被预算案演讲中所宣布各种计划的大数字(整份报告大约超过700页)而感到混淆。

    为了了解这些计划对经济和政策层面的影响,我们通常有必要对此深入研究。我称此过程为“剥丝抽茧”。为了更容易消化这些内容,我已经将这些计划和开销进行分类。针对以下每个计划,我都会一一解释它们对目标群体将造成的影响。

    一类别预算拨款变化不大的现有开销计划

    有鉴于预算的整体规模(2017年的2,610亿令吉),因此毫不令人感到意外,随预算案演讲而附带的报告里共列出了数千项计划和开销。

    虽然金额数目看来很大,但是这些似曾相识的计划大多数都已曾被列在过去的预算案内容。

    举个例子,预算案演讲第225句提到了许多针对中小学贫困儿童的援助计划,如耗资11亿令吉的宿舍膳食援助计划的和耗资3亿令吉为小学生而设的一个大马补助食品计划(如以下图表一)。

    教育部的预算估计开销显示上述都是预设的计划,而2017年所获得的预算拨款与2016年没有太大的分别。宿舍膳食援助计划的预算已经减少近1500万令吉,一个大马补助食品计划的预算则提高了近5000万令吉,提供给留宿学生的交通津贴也减少了360万令吉,而教科书预算也提高了2500万令吉。针对学前教育的粮食津贴和人均补助金也维持在2016年的水平。(请见图二)

    图表一降低儿童入学开销政府项目

    图表二:教育部的估计预算开销清单(2016年和2017年)

    第二类别:面临预算大幅度削减的计划

    首相还宣布为20所国立大学和4所医学院分别提供高达74亿令吉和14亿令吉的拨款。虽然这样的拨款似乎看起来是非常大的数目,但实际上的估计预算开销则告诉了我们一个非常不同的故事。

    国立大学的运营开销从2016年的76亿令吉减少至2017年的62亿令吉,减幅高达14亿令吉。同时,3所医学院包括马大医院,国民大学医疗中心和理科大学医学院的预算从2016年的11.8亿令吉减少至2017年的10.2亿令吉,减幅约1.5亿令吉。

    国立大学的开销拨款只不过是众多面临预算被大幅度削减的计划之一。只要进一步地彻底分析这次财政预算案的内容便能得知一二。这也再次反映了政府正面临着巨大的财政压力。

    第三类别:不再被列入预算案中的拨款

    虽然许多人都会注意到首相所宣布的计划,但或许我们也需要非常注意没有被公布和完全被撤掉的计划。

    举个例子,在2016年预算中,曾有一笔高达5.93亿令吉被用来赔偿因被工程部延期涨价过路费的大道特许经营公司的“一次性”开销。但是,这笔开销项目却完全不被列入进2017年的财政预算案!

    工程部的固定开销从2016年的6亿零300万令吉降至2017年的38万5000令吉。这表示,包括南北大道在内的收费大道,明年几乎肯定调涨过路费,而这就有违国阵的2013年大选竞选宣言。

    再来,食用油津贴也从财政预算案中“消失不见”。食用油稳定方案(COSS)津贴原是在种植及原产业部下,但2017年预算案并没有这个项目。这与第二财长拿督佐哈利的承诺相左,而且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这项津贴计划将在2017年预算案继续实行。[1]

    我也几乎肯定还有其他项目已被完全抽出预算案,而这些项目都将直接冲击选民的生活费。

    第四类别:可疑的”的新预算项目

    之前有传闻卫生部的开销会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中被削减。因此,我还蛮惊讶地发现卫生部最终的预算从2016年的214亿令吉提高至2017年的234亿令吉,涨幅高达20亿令吉。

    不过,我在检查卫生部的预算开销时发现,该部在2017年有一项称为“医院支援服务私营化”的特别计划,费用高达20亿零1000万令吉,惟据他了解,卫生部未曾作出相关宣布,而医院的支援服务目前多是外包。首相在预算案演词中也未提及这个新项目,为何一笔数字如此庞大的开销,可无声无息被纳入预算案中?我们还能在预算案中,找到多少个类似的项目?

    第五类别:无法在2017年预算案中找到的开销项目

    首相在预算案演词中公布多项涉及巨额开支的计划,都无法在预算案中找到;譬如建议中全长600公里丶从道北至吉隆坡丶预料耗资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并未列为一个开销项目。捷运1号线及轻快铁延长线计划的开销,将通过特别用途公司(SPV)来承担,这些公司将自行贷款。

    这个融资模式的问题在於,它隐藏了政府真正的开销负担。许多基建计划,(公司)都无法支付资本支出及相关的利息支出,这表示政府最终必须介入,代这些特别用途公司来偿还贷款。因此,政府或会通过调涨消费税率,以拯救这些公司。

    初步翻阅了2017年财政预算案後,我们已逐渐揭露许多问题,包括出现和没有出现在报告里的项目开销疑虑。我也相信在更多国会议员分析这份“鬼祟”的预算案后,会揭发更多事项。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freemalaysiatoday.com/category/nation/2016/10/20/johari-subsidy-for-cooking-oil-will-continue/

Page 4 of 40« First...23456...1020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