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稿

238 posts

民政党还是国阵的良知?别妄想了!

(2015年4月7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稿

民政党还是国阵的良知?别妄想了

尽管民联议员极力要求设立国会遴选委员会来进一步地讨论和修正,防范恐怖主义法案(POTA)最终于今天午夜2点30分仍被通过。虽然巫统内政部长拿督阿末扎希不令人意外地强行在国会上通过这一法案,但真正令人可耻的是,身为民政党主席和首相署部长的马袖强和新邦令金国会议员梁德明,竟然对此允许未审先扣的防恐法案三缄其口。

民政党常有“国阵良心”之称,并在早前曾对内安法令(ISA)提出该党抗议的声音。在2013年10月份,在一本题为“民政党敢言”的小册子就有以下声明:

“民政党一直都处于反对防范性拘留运动的最前沿,并在反对内安法令,紧急法令和其他恶法的课题上敢怒敢言。最近,我们也对防范犯罪法令表达了忧虑的声音。我们法律和人权的中央委员会一直都贯彻维护符合国际人权准则和马来西亚基本人权的法律工作。另外,我们也从不停止批评警方的过分行为和一贯支持监督警察滥权委员会的成立。”[1]

当我正对由雪邦国会议员哈尼巴所提议的防恐法案的第13至28项条文的修正方案进行辩论时,曾邀请民政党唯一的后座议员,新邦令金国会议员梁德明有机会去捍卫该党对反恐法案的立场。然而,令人失望的是,他的答复竟是“Malas nak jawab”(懒得回答)。

这可是极度地令人感到失望,因为所谓有“国阵良心”之称的民政竟然懒得理会这备受争议拥有未审先扣条文的防恐法案。

同时,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起初大力支持废除内部安全法令和煽动法令的马华,也在防恐法案的修正方案的辩论中一直保持沉默。[2]

有了号称自由民主斗士的民政党和马华,马来西亚人权状况已陷入黑暗时代。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s://www.google.com.my/url?sa=t&rct=j&q=&esrc=s&source=web&cd=2&cad=rja&uact=8&ved=0CCEQFjAB&url=http%3A%2F%2Fwww.gerakan.org.my%2Fndc%2Fmaterials%2Fitem%2Fdownload%2F22_35d58734fec5e7e0c6759ba889112543&ei=9C0jVebcCMbbuQSWrYCYAQ&usg=AFQjCNGrEu5FmDGnfQJZWkhS5tmqmNxtQg&sig2=By-GKuYNeZyy-rbNlsJiaw&bvm=bv.89947451,d.c2E

[2] http://www.mca.org.my/en/press-statement-by-mca-deputy-president-dato%E2%80%99-sri-liow-tiong-lai-on-the-abolishment-of-the-sedition-act/

为何获得政府津贴的“一个大马”面粉会在新加坡市场上出售?

(2015年4月2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和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的媒体声明稿

为何获得政府津贴的“一个大马”面粉会在新加坡市场上出售?

继米饭后,面粉可谓是所有马来西亚人最重要的主食。由于面粉是作为基本生存的必需品,因此政府是有其责任在市场上提供实惠的面粉价格。所以面粉的津贴方案必须要有良好的管理,以便确保都能满足平民老百姓,尤其是穷人的基本粮食需求。更何况目前是初步实施消费税的关键时期,尤其是几乎所有的日常消费都显得越来越贵。

在2014年,国内贸易、合作社与消费人事务部估计花费1亿8500万令吉来津贴面粉,而今年估计将会花费1亿5000万令吉津贴。其中,政府为每包1公斤售价1令吉35仙的面粉,付出55仙的津贴。(参阅以下附录一)

根据我们所接获的一张照片证据,一包印有“一个大马”标志的蓝匙牌面粉在新加坡杂货店上架,并以零售价2.20新币出售。这大概是5令吉94仙,相比它在马来西亚的价格,高出逾4倍。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在新加坡出售的同一个面粉,其包装上的售价与津贴的令吉标记,已被‘涂掉’。

事实上,我们阅读过许多关于马泰边境走私津贴柴油、汽油和其他商品的新闻。而如今让我们非常担心的是,这种走私活动似乎也在马新边境发生。

因此,我们敦促受委每年花费1亿5000万令吉津贴面粉的贸消部长哈山马力立刻调查此事。此外,部长也应该解释,提供面粉厂或批发商的津贴机制有无漏洞,好让他们有机可趁地将这些津贴面粉卖到国外。更重要的是,负责征收消费税的关税局必须解释,为何类似的津贴商品能如此轻易地出境走私。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Appendix 1: Subsidized 1Malaysia flour sold in Malaysia at RM1.35 (RM0.55 subsidy)

Appendix 2: Subsidized 1Malaysia Flour being sold in Singapore for SGD2.20

世界一流大学也制水?

(2015年4月1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稿

世界一流大学也制水?

尽管之前已经谈了许多有关第二教育部长拿督斯里依德里斯朱索指马来西亚拥有“世界级高等教育”的声明。不过,在此我想促请部长能关注坐落在万宜的马来西亚国民大学目前正面对的水供问题。

上个星期,我接获到了一些国民大学学生会的投诉,指其13间学院中共用5间已经面临长达三个星期的制水问题。截至昨天的时间,我也接获通知,表示这四间学院- Ungku Omar学院,Alminuddin Baki学院,Keris Mas学院和Burhanuddin Helmi学院仍然遭遇着水供短缺的问题。针对此事,校方也已派遣了水车去向这些学院提供水源。

若大学的水供都无法获得基本保障,那请问我们要如何才能实现世界级高等教育的地位呢?目前,校方已经把该责任归咎于雪州水供公司。虽然早前由于士毛月水坝附近被污染,而导致乌鲁冷岳部分地区的确曾面临水供短缺的的问题,唯该制水也不过持续了一两天。即使现在,万宜和加影地区都没有面临制水问题,反而国民大学的某些学院和建筑却不知何故地发生水供短缺的现象。

事实上,这问题已是见惯不怪了。[1]在最近的10年期间,国民大学曾经发生了多次严重的制水问题。[2] 而校方通常所给予的理由是,国民大学的许多地方都是坐落于地势较高的位置,进而减低了水供的压力。另外,大学的水管升级工程也急需被处理。根据我的消息来源,雪州水供公司曾提供国民大学许多建议报告以提升其内部水管系统,可是后来却不了了之,没有被执行。因此,我会在下星期与雪州水供公司的会面中,要求上述事件的书面证明。

如果校方已经意识到水管和水压的问题,那为何不能善用其发展开销来提升其基础设施?根据2014年财政预算案,在2011-2012,2013和2014年分别共有74.1亿令吉,61.5亿令吉,46.8亿令吉的发展开销分别拨款给国民大学。因此,为何国民大学校方不善用这一笔的发展开销来提升校内的水管系统呢?

与其提升校内的水管系统,国民大学将大量的资源转用于其他项目,如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所赞助的儿童学前计划(PERMATA)。再来,国家学前教育精明计划中心(PERMATA Pintar Negara) 才兴建了一年,就已耗费中央政府近2000万令吉。同时,该计划的第二阶段工程就从第十大马计划中获得近5400万令吉的拨款,并在2013年完工。[3] 另外,坐落在国民大学的PERMATA儿童专科医院也是通过私人融资计划(PFI)的方式,并耗费近606万令吉来完成兴建工程。[4]

当发展基金都流入具有政治背景的计划,却忽略了要照顾大学生和教授们的福利时,难道这应该成为一个世界级大学的榜样吗?如今,国民大学已经动工挖掘和安装管水管,以便能为上厕所和洗澡提供充足的水源。[5] 因此,我敦促第二教育部长能立即批准国民大学额外的发展预算来提升校园的基础设施,以便解决水供的问题。此外,我也呼吁校方,雪州水供公司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如州政府共同商量,以为这项问题一劳永逸地找到一个具有可行性,短期和长期的解决方案。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duriangood.blogspot.com/2013/10/water-disruption-in-ukm-conspiracy.html

[2] http://penpasksgb.blogspot.com/2015/03/pelajar-ukm-derita-10-tahun-tak-cukup.html

[3] http://www.ukm.my/news/index.php/ms/berita-kampus/631-datin-paduka-seri-rosmah-launches-permata-foundation.html

[4] http://www.ukm.my/news/index.php/extras/1528-childrens-specialist-hospital-being-built-at-ukm-medical-centre-.html

[5] https://www.facebook.com/kerismas/posts/881344688583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