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讯部属下的特别事务局主任傅亚哈山(Fuad Hassan)由于公然违反公务员守则,应该被采取纪律对付。

    <吉隆坡10月24日讯>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稿发表

    通讯部属下的特别事务局主任傅亚哈山(Fuad Hassan)由于公然违反公务员守则,应该被采取纪律对付。

    根据1993年公务员(操守与纪律)守则[P.U. (A) 395/1993],Kumpulan Pengurusan Tertinggi (KPT) Kumpulan Pengurusan & Profesional (P&P)公务员不能涉足任何政治活动。守则阐明,公务员不能:

    a)不能以口述或书面的方式,发表偏颇某方,足可成为政治课题的言论。

    b)不能涉及在大选、补选或任何党选中,为任何政党的某个候选人拉票。

    公共服务局为公务员准备的问答录已经阐明,禁止公务员在面子书有关政治的贴文上按赞或分享,也不能在推特转推类似的文章。[1] 如果该文章的内容是偏颇特定政党,那该行为便能被诠释为该公务员对该政党的支持。它也会被归类为活跃于政治的行为。

    因此,隶属通讯部的特别事务局主任傅亚哈山(Fuad Hassan)已经公然违反公务员守则。

    傅亚哈山通过推特账户@fuhas来攻击民联和该领袖的推文包括:

    2012年4月27日#Bersih3 – Lagi usaha DSAI untuk jadikan Dtrn Mdeka as Dtrn Tahrir Mesir. Yang menari ikut rentak DSAI akan tewas dlm prg saraf ini.

    2012年5月1日Tony Pua: Najib must apologise for police brutality @DrRaisYatim @NajibRazak @fuhas_tweet – Spin, spin, spin. Fight them, fight them hard.

    2013年1月22日: LGE arah sesiapa yg mahu guna perkataan “Penang” dlm program perlu dapat kelulusan kerajaan negeri. Permulaan kea rah dictator @klposdotcom

    2013年2月3日Harakah: YB Nizar terlalu yakin PR dapat tawan Perak tapi kalau kalah ia kerana pengundi hantu. @fuhas_tweet: ini politik bangang!!.

    2013年8月29日Banning #TandaPutera : Arrogant and stupid move by Racist Chinese #Dap @teresakok

    同时间,傅亚哈山也公然在政治上,而并非政策上通过推特为巫统及国阵拉票,例如:

    2013年7月21日: Insya Allah“@wirakenyalang: RT @fuhas_tweet: Selamat pagi Dato’. Selamat berpuasa dan memastikan BN menang di DUN Kuala Besut #kbesutkini

    2013年10月8日: Tertarik perjalanan pemilihan Umno kini: Teratur, kekeluargaan, pembahruan, lebih meakar umbi & penyertaan menyeluruh. Umno has transform!.

    在2011年至2013年10月24日期间,傅亚哈山总共发表372次的推文来攻击民联,另有18次则是支持国阵与巫统。

    同一时间,傅亚哈山也通过他的部落客(http://dakwat-kertas.blogspot.com)来抨击民联和支持巫统与国阵。

    例如:

    禁映电影《新村》是讲述华人在英殖民的时代里面临共产党威胁下所发生互相扶持的爱情故事。而这部电影也支持民联三党的看法,即共产党争取独立。[2]

    傅亚哈山曾是淡江州议员,直到1999年被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击败。如果他成为公务员后,还要积极参与政治活动,大可以辞职,或申请自愿退休。

    傅亚哈山滥用特别事务局主任职位,已经破坏了广大坚守专业操守和不偏颇任何政党和不愿活跃于政治活动的公务员的名声。

    在此,我要求公共服务局总监莫哈末扎比迪(Mohamad Zabidi bin Zainal)与政府首席秘书阿里韩沙(Tan Sri Dr. Ali Hamsa),马上向傅亚哈山采取纪律行动,以维护公务员的专业与名声。

    我将会把傅亚哈山所有的推文截图,电邮给莫哈末扎比迪及阿里韩沙,以证明对方违反公务员纪律守则。我希望两人(KPPA 和 KSN)能全面调查,并向傅亚哈山采取必要的行动。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 虽然根据2005年国家文化遗产法令第25(1)条文下,旅游与文化部已将它被列为默迪卡体育馆与国家体育馆的缓冲区,为何独立遗产大厦仍被批准在默迪卡公园原址上兴建?

    <吉隆坡10月10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和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的联合新闻稿发表

    虽然根据2005年国家文化遗产法令第251)条文下,旅游与文化部已将它被列为默迪卡体育馆与国家体育馆的缓冲区,为何独立遗产大厦仍被批准在默迪卡公园原址上兴建?

    王建民是以书面方式询问文化部:“为何不根据国家文化遗产法令第25(1)条例,把默迪卡体育馆与国家体育馆毗连的默迪卡公园,颁布为文化遗产?”

    根据旅游及文化部长纳兹里一份志期9月30日的国会书面答复表示,默迪卡公园(东姑公园)在国家文化遗产法令第40(3)(a)条文下,已被列为默迪卡体育馆与国家体育馆的缓冲区。不过,尽管东姑公园因不符合法令第67(2)条文,因此不符合被列为文化遗产的条件,而未被颁布为文化遗产,惟它已受到该法令第25(1)条文的保障。”在此,我附上部长马来文的原话答复:

    ‘Untuk Makluman Yang Berhomat Serdang, Taman Merdeka Negara telah pun termasuk sebagai Zon Penampan kepada Stadium Merdeka dan Satdium Negara di bawah Section 40(3)(a), Akta Warisan Kebangsaan 2005. Sungguhpun Taman Merdeka Negara tidak diwartakan sebagai tapak warisan kerana tidak menepati kreteria di bawah Seksyen 67 (2), ia sudah pun dilindungi di bawah Seksyen 25 (1).’

    国家文化遗产法令第40条文阐明:

    (1) 若地方政府策划局在批准涉及文化遗产的计划,须获得文化遗产专员协调与咨询。

    (2) (c) 必须采取措施来维护遗产原址和其附近地区的安全性;以及

    (3) (a) 距离文化遗产200公尺距离内的发展地段

    国家文化遗产法令第25条文(1)阐明:

    尽管有关地点并不俱备文化遗产的重要性,但是基于地点与符合第24条文的文化遗产相近,因此文化遗产专员可将之指定为文化遗产地区。

    既然国家独立公园是坐落默迪卡体育馆与国家体育馆的200米的范围内,我们想知道市政厅及文化遗产专员茜蒂朱莱娜(Siti Zuraina Abdul Majid)交待,是否有咨询过市政厅有关计划会对该两个国家遗产地区的潜在负面冲击评估。我们呼吁文化遗产专员,要求市政厅勿发出发展令给发展商,以兴建这座摩天楼。

    我们也呼吁文化遗产专员援引旅游及文化部长的全力支持,将东姑公园列为文化遗产,以保留及维护符合国家文化遗产法令第25条文的默迪卡体育馆与国家体育馆。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行动党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

    致旅游及文化部长的国会书面问题

    来自旅游及文化部长纳兹里的国会书面答复

  •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偏向让大型公司推行电力收购机制(Feed in Tariff)的措施已是遭到完全挫败。反之,个人申请者应该被优先获批。

    <吉隆坡9月26日讯>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稿发表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偏向让大型公司推行电力收购机制(Feed in Tariff)的措施已是遭到完全挫败。反之,个人申请者应该被优先获批。

    根据2011年SEDA的年度报告,永续能源发展机构分别在2012年和2013年批发了总发电容量为380兆瓦(MW)的电力收购机制(FIT)额度的执照。根据SEDA的官网,至今只有可怜的31%或120兆瓦(MW)的再生能源系统成功被安装(参考以下图表)。在2013年,也有190兆瓦(MW)中的8%,也就是15兆瓦(MW)能源额度的执照被释放出来。

    各别已安装好的再生能源系统的发电容量(万兆)
    Year Biogas Biogas ( Landfill / Sewage ) Biomass Biomass ( Solid Waste ) Small Hydro Solar PV Total
    2012 2.00 3.16 43.40 8.90 15.70 31.53 104.69
    2013 3.38 0.00 0.00 0.00 0.00 11.86 15.24
    Cumulative 5.38 3.16 43.40 8.90 15.70 43.39 119.93

     

    在9月23日我收到的国会答复里,说明了共有11名获得再生能源电力回购制(FIT)额度执照的持有者的申请都被吊销了,因为他们无法遵守该指定的规则和条件。在同样的回复中,我也得知共有92名持有发电容量为190.76兆瓦(MW)的FIT持有者获得能源部批准执照的宽限期。当中,高达77%(92中的71)的发电容量便占了总额的92%(190.76兆瓦中的175.2兆瓦)是获得超过2个月的安装宽限。这也表示了在2012和2013年,竟然有超过一半的FIT额度(380万兆中的58。3%,也就是221万兆),是被延迟或取消安装。然而,此时此刻我们仍还未迈进2013年的年尾。

    最近,潘俭伟同志和我就提出了质疑,为何有部长可以凌驾于SEDA之上,干预分配再生能源发电额度执照的工作。[1] 在同一时间,我也获得相关行业的消息,有高达40间早前已申请FIT额度的公司至今仍未获得 SEDA拒绝或批准的回复。因此,这也导致了他们宝贵的资金已被套牢,而无法被善用在其他的生意活动上。

    SEDA在2013年8月28日为个体用户批准了500千瓦的太阳能发电额度的执照,而这些执照更在不到1小时之内被一扫而空。所以,由于获得个人申请者的热烈反应,SEDA也必须延迟批发另外1000千瓦发电量额度的执照。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所推行的电力收购机制(Feed in Tariff)已遭遇到完全的挫败。除了大型公司外,个人申请的额度执照应该优先被批准。目前,高达81%的太阳能发电额度的执照是被批发给非个体用户(>0.5兆瓦发电容量)。通过批发更多的个人FIT额度的执照,遭遇到无法顺利达标的风险就会分担在更多申请者的身上。此外,更多有能力安装太阳能发电装置的中小型企业也可以从中收益。最后,在即将公布的2014年民联替代财政预算案,我们会推介更多鼓励参与再生能源计划的小型企业的措施。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 政府拥有自己的教育专家,并不需要耗资2千万外聘顾问公司提供咨询服务。

    <吉隆坡9月26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和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的国会联合新闻稿发表

    政府拥有自己的教育专家,并不需要耗资2千万外聘顾问公司提供咨询服务。

    我们感到很惊讶当副首相兼教育部部长,丹斯里慕尤丁通过国会书面答复,证实了教育部支付2056万6400令吉给著名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公司(McKinsey & Co),负责草拟《2013年至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

    根据媒体的报道,部长解释道“我相信这是合理的价钱,无论我们做什么事情,都需要一些专家协助。”[1]

    当然,我们从不否认来自教育领域的专家的看法和分析的重要性。然而,我们质疑的是为何当政府一方面有很多有能力的人才,却还要聘请非教育专家来作为《大蓝图》的管理顾问。

    例如,《大蓝图最终报告》也列出了本地专家的贡献,包括了6所本地国立大学进行的研究(马来亚大学,理科大学,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大学,国民大学,博特拉大学和高等教育领导学院。)

    另外,教育部也已经获得国际专家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所提供的详细报告,关于如何提升课外活动,在教育领域中使用信息沟通技术,教师和职业技术教育与培训,考试和学生评估。

    除此之外,世界银行也在2011年针对包括教育领域的公共拨款进行了全面的研究。同一时间,由丹斯里旺莫哈末扎希领导的国家教育对话委员会在全国各地举办15场对话会后也提呈了备忘录。

    表现管理与传递单位(PEMANDU)则在国家关键表现指标领域的教育部门来通过教育实验室进行探讨。该实验室是由本地教育部专家包括教育管理与领导学院( Institut Aminuddin Baki )来领导。

    再来,大马教育检讨独立评鉴委员会是由 Tan Sri Dato’ Dzulkifli Abdul Razak教授领导。国际独立评鉴委员会则由以下专家和学者组成,包括Dr Andreas Schleicher (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的教育顾问), Dr Byong-Man Ahn (南韩前教育部部长), Prof Michael Fullan (加拿大安大略省省长之特设教育顾问) 和 Prof Sing Kong Lee (新加坡教育学院院长).

    以上顾问专家的征集已证明了教育部已经拥有许多国际水平的教育专家。 因此,为什么教育部需耗资逾2千万来外聘麦肯锡顾问公司?然而,这样的作法是否合理?

    不管是大蓝图初步报告,或是最终报告,都只字未提麦肯锡公司真正的贡献。如果麦肯锡公司不曾提供任何建议,那是否他们只扮演草拟书写报告的角色而已呢?

    所以,显而易见的,无论是提供建议还是负责草拟报告部分,麦肯锡公司的咨询服务都是没有必要的。这是因为政府已拥有很多有能力的人才,例如负责国家关键表现指标领域与国家关键经济领域教育的表现管理与传递单位(PEMANDU),教育政策策划与研究组(EPRD),和去年4月份成立的教育表現与传递单位(PADU).

    难道教育部长对自己要执行任务的专家和官员没抱有任何信心?

    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

    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

  • 为什么教育部耗资逾2千萬来外聘麦肯锡顾问公司来草拟国家教育大蓝图?

    <吉隆坡9月24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和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的国会联合新闻稿发表

    为什么教育部耗资逾2千萬来外聘麦肯锡顾问公司来草拟国家教育大蓝图? 

    在昨天的回应王建民博士的国会书面答复,证实了教育部支付2056万6400令吉给著名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公司(McKinsey & Co),负责草拟《2013年至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这笔钱分为两个阶段下放,分别是首期的470万6400令吉,以及第2期的1586万令吉。

    这是完全浪费纳税人金钱,原因如下:

    (i)                麦肯锡公司只是一般的管理顾问公司,并非是教育领域上的权威专家。或许他们有一两名拥有教育领域方面的咨询经验的资深顾问,但其经验是逊于计划工作小组和独立检讨委员会的专家。如果这些顾问受聘,是因为他们在其他国家教育领域的经验,那《大蓝图》最终报告也难以反映这点。

    (ii)              教育部与其他部门有很多有能力的人才来准备《大蓝图》。
    《大蓝图》列出20名参与专案小组(Project Taskforce)和作业管理办公室(Project Management Office)的成员,包括教育政策策划与研究组主任法丽达(Faridah Abu Hassan)、国家关键表现领域与国家关键经济领域教育主任东姑阿兹安(Tengku Azian Tengku Shahriman)。另外还有13名成员则是报告编辑队伍,包括教育政策策划与研究组副主任再纳阿南(Zainal A’alam Hassan)等人。因此,作业管理办公室肯定能善用教育部和表现管理与传递单位的人才资源来准备《大蓝图》。那请问,为什么要浪费2000万令吉,聘请昂贵的管理顾问?”

    (iii)             教育部如此做法也违反了另一项 “具体革新”,即“充分利用资金达致最佳绩效”。实际上,这些钱其实可以用来建造,每所成本500万令吉的4所新学校,或者建造更多实验室。”

    不管是大蓝图初步报告,或是最终报告,只字未提麦肯锡公司。大蓝图书面上仅列出,负责草拟蓝图的3个单位与40名专才。这违反了《大蓝图》11项“具体革新”(shift)的其中一项,即“提高教育部的行政及绩效透明度”,也叫人没有信心,教育部能如承诺般,公布透明和问责的年度报告来跟进《大蓝图》的落实进展。

    在此,我们敦促教育部解释为何要耗资逾2千萬来外聘麦肯锡顾问公司和是否有计划来继续麦肯锡的服务来支援国家教育大蓝图的执行?

    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和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

Page 38 of 40« First...102030...3637383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