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什么教育部耗资逾2千萬来外聘麦肯锡顾问公司来草拟国家教育大蓝图?

    <吉隆坡9月24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和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的国会联合新闻稿发表

    为什么教育部耗资逾2千萬来外聘麦肯锡顾问公司来草拟国家教育大蓝图? 

    在昨天的回应王建民博士的国会书面答复,证实了教育部支付2056万6400令吉给著名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公司(McKinsey & Co),负责草拟《2013年至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这笔钱分为两个阶段下放,分别是首期的470万6400令吉,以及第2期的1586万令吉。

    这是完全浪费纳税人金钱,原因如下:

    (i)                麦肯锡公司只是一般的管理顾问公司,并非是教育领域上的权威专家。或许他们有一两名拥有教育领域方面的咨询经验的资深顾问,但其经验是逊于计划工作小组和独立检讨委员会的专家。如果这些顾问受聘,是因为他们在其他国家教育领域的经验,那《大蓝图》最终报告也难以反映这点。

    (ii)              教育部与其他部门有很多有能力的人才来准备《大蓝图》。
    《大蓝图》列出20名参与专案小组(Project Taskforce)和作业管理办公室(Project Management Office)的成员,包括教育政策策划与研究组主任法丽达(Faridah Abu Hassan)、国家关键表现领域与国家关键经济领域教育主任东姑阿兹安(Tengku Azian Tengku Shahriman)。另外还有13名成员则是报告编辑队伍,包括教育政策策划与研究组副主任再纳阿南(Zainal A’alam Hassan)等人。因此,作业管理办公室肯定能善用教育部和表现管理与传递单位的人才资源来准备《大蓝图》。那请问,为什么要浪费2000万令吉,聘请昂贵的管理顾问?”

    (iii)             教育部如此做法也违反了另一项 “具体革新”,即“充分利用资金达致最佳绩效”。实际上,这些钱其实可以用来建造,每所成本500万令吉的4所新学校,或者建造更多实验室。”

    不管是大蓝图初步报告,或是最终报告,只字未提麦肯锡公司。大蓝图书面上仅列出,负责草拟蓝图的3个单位与40名专才。这违反了《大蓝图》11项“具体革新”(shift)的其中一项,即“提高教育部的行政及绩效透明度”,也叫人没有信心,教育部能如承诺般,公布透明和问责的年度报告来跟进《大蓝图》的落实进展。

    在此,我们敦促教育部解释为何要耗资逾2千萬来外聘麦肯锡顾问公司和是否有计划来继续麦肯锡的服务来支援国家教育大蓝图的执行?

    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和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

  • 民主行动党兼选举主任和中央委员会重选的选举监察工作

    <吉隆坡9月20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兼2013年行动党特别大会选举主任王建民的新闻稿发表

    作为2013年行动党特别大会的选举主任,我在这里宣布民主行动党委任国际会计稽查公司-PKF Accountants and Business Advisers[1] 负责2013年9月29日于世界酒店(One World Hotel)举行的2013年行动党中央委员会重选的选举监察工作。

    PKF公司在全球125个国家440地区拥有300分部,提供客户专业的会计和商业咨询服务。PKF关联成员所在内,总营业额超过26亿美元,拥有23,000名合伙人和拥有专业经验的员工。此外,PKF 也是致力提供国际客户高水准的财务咨询和会计师业务的国际会计师联合会事务所论坛(Forum of Firms)的成员之一。[2]
    PKF也已经审查了用发信证明书方式寄出給所有有资格出席重选的中央代表的通知书。

    PKF公司目前正在与其选举团队处理选票的准备、发放、投票及计票程序。再来,PKF会反复检测电脑及人工计票程序。同时,我们也会将重选的每一个过程的标准作业程序提供给PKF以作参考之用。

    在重选日当天,PKF公司会负责审查代表的登记,发放选票、投票及计票,并在选举主任宣佈重选结果前检查选举成绩。另一方面,PKF也会派出至少5名工作人员负责当天重选的监察工作。

    除了委任PKF负责监察工作外,为了確保党选成绩的准确性,我们也会采取以下的措施:

    (一)反复测试中委会重选使用的电子表格

    (二)在重选当天採用电脑及人工计票程序

    共有2576名中央代表有资格出席重选及参与投票,这与去年在槟城的中委会选举无异。

    这次党选共有68名候选人,也与去年在槟城的中委会选举无异。在这名单中,共有5人宣布退选。这5名宣布退选的候选人包括钟绍安、余德华、嘉也巴兰、张聒翔及杨薇韦。而其中一名宣布退党者则为约翰芬南地。

    最近,我也得知还有其他陆续宣布退选的候选人。他们可以自由地选择透过任何适当的管道来公布退选的消息。无论如何,2013年9月29日的行动党中央委员会重选的候选人名单还是会保留这些人的名字。

    王建民博士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兼选举主任

  •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应先确定电力收购机制(Feed in Tariff)有效执行,才向政府申请增加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收费从1%增至2%。

    <吉隆坡9月19日讯>潘检和王建民博士的联合新闻稿发表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应先确定电力收购机制(Feed in Tariff)有效执行,才向政府申请增加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收1%增至2%

    根据2013年8月份的报章消息指出,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向政府申请,向用电量超過300千瓦時(kWh)的用戶徵收,从1%收费率增至每月2%的额外费用。[1] 根据该机构的说法,此举的理由是为了要兴建更多裝置及太阳能发电厂來增加更多再生能源固打和落实电力收购制度(FIT)以便让安装可再生能源装置的用户往后可出售电力给电网。

    然而,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应在未增加人民负担前,先确定能有效地执行现有的电力收购机制(Feed in Tariff)。 根据以下的例子,目前当局的表现仍无法让人满意,例子如下:

    (i)               很多电力收购制准证持有者并没有被吊销执照,反而获得能源部的宽限期

    根据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于2013年6月27日在国会获得的答复,目前只有两家持有准证的公司(Bumi Masyhur 5MW和Diversified Harvest Sdn Bhd 5MW),因不符合规格而被吊销准证。[2]然而,其中一家获得超过30%太阳能配额的公司(Diversified Harvest公司),是属前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西迪哈山的女儿所拥有。[3]

    接着,国会答复中也披露,4间原本应被撤销准证的公司,竟然获得能源部给予5个月的宽限期,包括西迪哈山女儿的公司。这些准证的持有者包括Cemara Angsana (2 个配额分别是1.25MW dan 4.5MW准证 ), Corporate Season (4MW) 和 Gubahan Ceria (4.5 MW). 根据当时的国会答复,“准证原本应被吊销。。。却在YBM(Yang Berhormat Menteri)的决定下被撤销”。其中Corporate Season便是由前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西迪哈山的女儿所控制。

    除此之外,如果把准证原有的有效期(2011年12月份起)与如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官网上所显示的最新的准证有效期比较下[4],共有28间公司成功获得延长期限。

    由于很多公司都在落实有效期时面对困难,因此我们很怀疑这次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能否有能力推行和落实再生能源,特别是太阳能的计划。

    (ii)              我们质疑准证持有者是否有能力完成固打配额,安装这些发电站

    举个例子,根据SEDA的官网显示,IRM Solar Sdn Bhd 曾于2013年4月份在玻璃市安装5MW太阳能电源的装置。可是该母公司,同时也是一间上市公司的IRM Group,其附属公司因面对债务违约[5],无法在2013年2月份的日期截止前呈交会计[6]而陷入PN17的行列。[7] 这让人难以想像他们如何在陷入财政危机之下还能顺利地完成耗费数以千万的太阳能装置。

    另外一间公司,Ambang Fiesta,本来必须要在2012年6月和11月份兴建两座发电量1.3MW和5W的发电厂。可是,SEDA的官网却显示在玻璃市的Ambang Fiesta只顺利地建起一座发电量1MW的发电厂。[8] 同时,潘俭伟也曾指出Ambang Fiesta 便是其中一间在2011年获得庞大太阳能配额的公司。

    (iii)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 并没有实现计划目标

    根据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的官网显示,电力收购制准证持有者在2012年成功地完成了发电量31.53MW的太阳能装置。[9]不过,如果考虑到每个固打所完成的有效期限,在2012年底其实他们必须完成高达70.3MW的发电站。[10]而在2013年1月至8月,他们原本应要完成总数41.1MW的发电站。然而,根据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官网,至今2013年9月19日,只有11.82MW的发电站被安装而已。[11]

    这也就是说明,在这一年SEDA并没有能力落实50%的太阳能固打目标。再生能源基金于2011年12月的账目为3亿令吉,在目前征收1%的再生能源税下,预料有关基金每年进账3亿令吉。该机构总执行长巴特丽雅则指该基金户头目前拥有6亿6500万令吉,但该机构自去年和今年上半年支付4400万令吉作为行政开销,唯当局没清楚阐明附加资金的去向。

    由于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的表现仍无法让人满意,因此我们敦促:

    i)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公布所有参与电力收购制度计划(FiT)的公司及个人用户名单[12]

    ii)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无法如期提供再生能源的生产者名单。

    iii)              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维持征收1%的再生能源税,直到该机构拥有透明及良好的表现为止。

    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

    全国宣传秘书兼八


    [2] http://www.kettha.gov.my/en/content/yb-tuan-tony-pua-kiam-wee-petaling-jaya-utara-2 (An Appendix to the same question showed that a third company, Abric Properties, holding a small quota of 0.0069MW, had also seen its permit revoked)

  • 如果首相纳吉是认真想要改善马来西亚土著的福利,他应执行人权委员会(SUHAKAM)所提出的18项有关原住民拥地权的建议,包括成立全国原住民委员会。

    <吉隆坡9月18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新闻稿

    如果首相纳吉是认真想要改善马来西亚土著的福利,他应执行人权委员会(SUHAKAM)所提出的18项有关原住民拥地权的建议,包括成立全国原住民委员会。

    在最近有关土著议程的演讲里,首相纳吉提到他在2010年巫统大会的致词,半开玩笑似地表示到雅刚族(Jakuns)和沙盖族(Sakai)原住民都是已被同化成马来土著。

    如果首相纳吉很认真地看待在东,西马被边缘化的土著群体(包括原住民)的诉求,他便应马上正视问题和执行人权委员会(SUHAKAM)最近推介有关大马原住民土地权事宜的听证会报告里的18项建议。[1] 这报告涵盖了很多马来西亚土族/原住民在维护世代相传的土地拥有权所面对的种种严峻挑战。此外,这份报告也突显了政府应该跟进许多相关的国际公约包括《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UNDRIP),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 和儿童权利公约(CRC)。

    与其意图只为了在来临的巫统党选前巩固其党主席一职而推介对大马政经版图带来长期负面影响的土著议程,首相纳吉是不是更应注重这些在马来西亚被边缘化的族群,包括来自西马和东马的土著原住民。其中,在这SUHAKAM报告的18项建议中,主要包括

    (i)               设立原住民法庭或特别法庭来解决民事法庭长期累积有关原住民土地拥有权纷争的案件。

    (ii)              秉持国际认可的“自由、事前与知情的同意”(FPIC)原则来尊重原住民土地,领土和资源的固有及优先权利。

    (iii)            全面检讨原住民发展局(JAKOA)的绩效。

    (iv)            成立全国原住民委员会来全面谘询各政府机构有关原住民的事务处理,提倡和监督原住民拥有地的可持续发展项目,推广原住民参与政府各阶级的发展计划和展开针对保护原住民习俗和权利的研究项目。

    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国阵政府的部长,包括首相和原住民发展局部长对SUHAKAM报告里重要的建议作出任何回应。如果首相纳吉和其内阁继续无视报告里的建议,这只会证明了该政府并不认真看待和满足国家里被边缘化土著社群的真正需求,反而更热衷于复兴失败的马哈迪朋党主义来推动土著经济强化的议程。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 首相纳吉新公布的土著议程已推翻了新经济模式,经济转型计划和政府转型计划。

    <吉隆坡9月17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新闻稿

    首相纳吉新公布的土著议程已推翻了新经济模式,经济转型计划和政府转型计划。

    首相纳吉在大马独立日前两天,9月14日宣布了雄心壮志和影响深远重大的土著议程。

    其中一些议程所关注的重点包括设立強化土著经济理事会,推出100亿个单位的“土著信托基金二”(ASB2), 加強發展土著房地产,包括提升现有供应商发展计划(VDPs),採取完全割除(carve-out)特定项目的政策来提高土著在其他大型计划如独立遗产大厦计划和橡胶研究院发展计划的参与权,推介土著新“企业家”创业计划(Superb)和通过在所有的部門成立土著发展單位(UPB)来执行土著议程方案。

    这个土著议程已几乎推翻了纳吉的一系列转型计划的关键绩效如新经济模式(NEM),经济转型计划(ETP)和政府转型计划(GTP).  新经济模式主要是为了缩减贫富,城乡,土著与非土著之间的经济鸿沟,并依据亲市场及绩效制为准则来优先照顾来自40%低收入家庭。然而,首相纳吉完全没有将新经济模式(NEM)所注重的40%低收入家庭纳入土著议程的考虑。实际上,令人遗憾的是,首相纳吉也没有考虑到东马沙巴和砂拉越和西马很多贫穷的土著和原住民的需求。相反的,这些族群的需求都在第10届大马计划和新经济模式(NEM)里曾被提起。

    PEMANDU通过六项策略性改革倡议 (SRIs) 来监督和执行新经济模式 (NEM) 里重要的建议。显然的,首相纳吉的土著议程是违背了致力通过影响官联公司的政策细节来降低政府在企业界所扮演的角色的努力。除此之外,首相纳吉也应还记过曾在致词上提过有一间官联公司-土著银行由于政府在管理和贷款指令上出现错误而已不复存在了。过后,他也应记得它的替代者便是现在的联昌银行(CIMB),一间由马来土著主导的公司,组织却是由多元种族所构成,因此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迅速地扩张到整个区域,在较少的政府干预之下,业务表现反而远好于之前的银行很多。

    首相纳吉的土著议程也在所有的部門成立多余的繁文缛节,也就是土著发展單位,因此也违背了公共服务改革的努力。当每项政策和计划都要经过审批来符合土著议程是,这无形中便会拖慢了整个的公共决策过程。 这些单位其实是多余的,因为当每个部门都履行有效率和透明的职责时,他们的决策很自然就能反映出当地的人口需求,当中便有大部分是占总人口的67.9%的土著。

    首相纳吉的土著议程也违背了公共财政改革的努力,因为在未合理地评估过去拨款是否被妥善处理的情况之下,便又继续承诺了数亿计的新拨款。举一个例子,自从土著议程领导机构(TERAJU)推介了高达2亿的发展基金后,我们便不曾看过任何说明拨款绩效的年度报告。但这并不阻碍首相纳吉继续推介一项为期3年的新贷款计划—总额1亿令吉的土著新“企业家”创业计划(Superb)。这项ASB2的推介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因为国家银行正努力地减少个人贷款和债务,并有迹象显示该银行或冻结贷款投资土著信托基金(ASB)。

    首相纳吉的土著议程也违背了经济转型改革的努力,因为并没有注重私人界主导的改革计划,反而是推行了一系列由政府主导的改革计划。採取完全割除(carve-out)特定项目的政策来提高土著在其他大型计划如独立遗产大厦计划、武吉免登城市中心、马来西亞对外贸易发展局展览中心及双溪毛糯橡胶研究院发展计划的参与权,显示了政府会介入并影响这些发展计划的落实。[1]

    首相纳吉的土著议程也违背了政府转型计划的努力,因为它摒弃了公平与平等的绩效制。国家关键绩效领域(NKRA)里所有的关键绩效指标都没有包含任何扶持性的执行措施。举个例子,致力语文教学改革的LINUS国文读写计划也是不分肤色地推广至全国各地。就连丹斯里慕尤丁也称上个星期六对土著而言是“幸运日”,因为2013-2025教育发展大蓝图(NEB)并不含任何显著的土著议程。当然,教育发展大蓝图更没有单位会负责执行任何土著议程。

    与其返回失败和老旧的马哈迪主义政策,首相纳吉应该对现有的土著政策展开严密的审查来探讨他们的弱点,填补这些漏洞,再改善他们的表现。他应思考更新更创意的策略来提高土著在经济的参与权,例如为有设土著股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s)而预扣税,以防止有人卖股赚快钱。此外,他也应认识到成功的大马企业,例如亚洲航空已为土著专业人士和合约承包商创造了无数工作机会。   因此,他在马来西亚日前2天宣布这个土著议程是多余的,甚至会对国家经济和社会凝聚力造成分化和长久性的破坏。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Naza TTDI is not a GLC but was given the land adjoining MATRADE as part of an agreement with MITI

Page 38 of 39« First...102030...3536373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