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稿

238 posts

临时腰斩原订在绿野仙踪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The Thirst 2015”演唱会将有损马来西亚国誉

(2015年4月26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稿

临时腰斩原订在绿野仙踪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The Thirst 2015”演唱会将有损马来西亚国誉

原订2015年4月25日周六晚在雪州沙登绿野仙踪国际会展中心(MIECC)热烈引爆的“The Thirst 2015:We Are All Stardust”演唱会被迫在演唱会前夕宣布腰斩活动。

根据我所获得的资料,以下是这起风波的来龙去脉。

根据沙登区警方在2015年3月25日所发出的一封信函,表示他们并不反对这项活动(请参阅附录1)。

梳邦再也市议会早在2015年4月21日给予Future Sound Asia发出临时准证,并规定要履行一系列的条件,包括确保18岁以下及穆斯林观众禁止出席该演唱会(附录2)。

接着,在4月24日周五上午, 梳邦再也市议会接获通知,指警方不批准有关演唱会的举行。

结果,梳邦再也市议会撤回对主办单位发出演唱会准证(附录3)。其余有关撤回警方对演唱会支持信的理由并没有被列明。这也是梳邦再也市议会撤回演唱会准证唯一的原因。

尽管各单位企图用各种管道来请求警方的援助和支持,但都无功而返。在百般无奈之下,主办单位唯有取消这次的演唱会,并承诺让所有购票了的观众退票。

虽然警方的确有权力基于有效和正当的理由来拒绝支持任何娱乐活动,但在演唱会11个小时前夕,却没有任何明确的理由来撤回支持信,对任何大型活动的主办单位,是属于不公平的行为。据我所知,主办单位甚至已获得国家反毒局和肃毒单位的全力配合,以在演唱会当晚值班站岗。据我所知,主办单位和赞助商已经花了数百万令吉来筹备和宣传这次演唱会。

这次演唱会临时被腰斩的风波对所有持票观众,主办单位,表演者和其他相关单位,都是挺令人失望。 这起事件恐怕会影响大马作为主办国际级娱乐活动的声誉,因为类似的活动是有可能因为准证被撤而最后时刻被取消。

至少,我希望警方能出面交代和解释为何在最后一刻撤回对演唱会的支持信。往后的日子,我呼吁为警方在类似活动上所扮演的角色设立透明化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好让有关单位能够采取必要的措施以力求不再重蹈覆撤,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取消活动。

(请参阅由梳邦再也市议会和沙登区警局所发出的信函附件)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附录 1: Letter from the IPD Serdang stating that they had no objections to the staging of the event (March 25, 2015)

附录 2: Temporary Permit (Permit Sementara) issued by MPSJ on the 21st of April, 2015



附录 3: Withdrawal of the entertainment permit by MPSj after receiving a letter from the IPD Serdang that the police had withdrawn their support for this event

为什么1MDB给予22%的关税税率上调其尚未建成50MW太阳能农场?

(2015年4月20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为什么1MDB给予22%的关税税率上调其尚未建成50MW太阳能农场?

根据《The Edge每日财经》的报道,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的太阳能发电厂,售电价将从每千瓦41仙,获调高至50仙,涨幅高达9仙或22巴仙。[1] 根据报道,消息称:“之前的售电价似乎太低,整个工程似乎不可行。而新售电价是根据Edra Global能源达9%的内部回酬率(IRR)而洽谈。”

若该报道属实,那似乎很多事情有待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长(KeTTHA)厘清。首先,如果1MDB公司旗下的Edra Global,觉得之前的每千瓦时41仙的售电价太低,那KeTTHA为何不允许让全马最大,可产50兆瓦电力的太阳能发电厂计划进行公开招标呢?实际上,KeTTHA一开始就应该优先将公开招标放在首位,而不是透过直接谈判的方式来颁授该计划给没有任何兴建和经营太阳能发电厂经验的1MDB。公开招标将能确保国家能源有限公司(TNB)享有最佳的售电价,并为未来的太阳能发电场计划设下参考标准。

根据市场标准,每千瓦时50仙的售电价仍然是偏高的。

据该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网站所显示的售电价,太阳能发电介于10兆瓦至30兆瓦的电力回购计划(FiT)最低售价正逐年降低(请参阅以下图表1)。这下降是取决于太阳能电池板的成本由于技术的改进而迅速下降。

图表1:安装太阳能发电量介于10兆瓦至30兆瓦的每千瓦时最低售电价

Tarikh pemasangan Tarif Galakan 1 Jan 2012 1 Jan 2013 28 Mac 2013 1 Jan 2014 15 Mac 2014 1 Jan 2015
Tarif Minimum setiap kWH 85 sen 78.2 sen 68 sen 54.4 sen 61.2 sen 49 sen

Sumber: www.seda.gov.my

针对2015年1月1日开始安装的太阳能发电装置,最低售电价是49仙(参阅下图)。因此,我们更有理由期待可产50兆瓦的太阳能发电厂能够提供比每千瓦时49仙更低的FiT售电价。第一,以其规模的太阳能发电厂毫无疑问地将享有更大的经济规模优势,比如更低的每单位安装成本和每单位土地收购成本。第二,此太阳能发电厂将会在未来才竣工,而这意味着革新的科学技术,将进一步地降低太阳能发电厂的兴建成本。第三,1MDB和国能之间所拟定的合同是高达25年,这比在电力回购计划所给予的21年更长。更长的合约时间,意味着保证回酬时间更长,也意味着更多的商家会愿意以较低的售电价,以便换取更长的合约时间。

有鉴于此,这次售电价的调高不禁让人怀疑,是为了提供即将上市的Edra Global更有利的融资条件以便帮助其母公司1MDB纾困。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Grafik 1: Tarif Galakan bagi Solar PV (Bukan Individu) bermula dari 1 Januari 2015

[1] http://www.theedgemarkets.com/en/article/1mdb%E2%80%99s-solar-farm-gets-tariff-hike

民政党国会议员梁德明应为自己替煽动法令修正案狡辩而感到羞愧

(2015年4月19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稿

民政党国会议员梁德明应为自己替煽动法令修正案狡辩而感到羞愧

民政党新邦令金区国会议员梁德明,为了替煽动法令修正案辩护而表示:“如果国阵能清楚地向人民解释其修订案的善意,并让人民了解它背后的动机,那他们(行动党)在下一届大选中就能被赶下台了。”[1] 眼看着有“国阵良知”之称的民政党竟然会利用如此可悲和低级的理由来企图替煽动法令修正案辩护,顿时不禁令人心寒。

若梁德明真心地认为政府提呈煽动法令修正案是源自于“善意”,那他必定是非盲即聋了。难道漫画家祖纳因批评安华肛交案的司法决定而面对多达9项煽动法令的控状,是体现了政府的“善意”?难道班底谷国会议员努鲁依莎因在国会发言谴责司法不公而被警方逮捕并隔夜扣留,也是体现政府的“善意”?难道《马来西亚局内人》和《The Edge》的4位编辑被援引煽动法令来隔夜扣留和提控,又是体现了政府的“善意”?

另外,梁德明果真低估了大马选民的智商,因为接下来他进一步地表示:“反之,政府实际上是通过立法来保护人民和提供更大的自由权利…同时,民政党意识到尤其是在社交媒体上所引起的宗教紧张关系,因此相信政府有必要采取某些手段来进行控制和监视。” 难道他从来不知道这个政府一直以来都是采取的双重标准来进行任何执法吗?难道他没听闻过虽然依布拉欣阿里公开地威胁要焚烧圣经,政府迄今却从未采取任何行动来对付他吗?难道他又没看到关于农业部长依斯迈沙比利尽管在面子书上发表了要求马来消费者抵制华商的言论后,却享有特别待遇,只需在电话向警方录取口供吗?前首相署副部长玛希达也不是发表了无根据的言论,指控有个华人在吉打焚烧可兰经后,却一样拥有类似的VIP待遇吗?

如果梁德明认为通过删除不允许保释和批评政府和司法机关的条款就能体现出政府的“善意”,那倒不如让我来介绍他参与由马来西亚律师公会,砂拉越律师协会和沙巴律师协会于4月17日所共同发表的联合声明。[2] 除了批评煽动法令修正案,这项联合声明还进一步地指出,“《1948年煽动法令》在本质上是有缺陷的,而这份修正案只会暴露并放大该缺陷。这也是会真正破坏团结和谐,无法建立持续性和平,鼓励彼此相互尊重的一个法案。因此,《1948年煽动法令》在我们这个欲成为先进,中庸和现代民主社会的国家是没有立足之地。”

替这项恶法狡辩,再次证明了梁德明和民政党已经完全失去了他们的道德罗盘。民政党或许如此天真地认为,煽动法令修正案将不被滥用。鉴于政府过往的记录,选民们在来下届大选将永远不会忘记这番行为。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95687

[2] http://www.malaysianbar.org.my/press_statements/joint_press_release_%7C_amendments_to_the_sedition_act_1948_are_draconian_militate_against_the_freedom_of_speech_and_expression_and_interfere_with_the_independence_of_the_judiciary_.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