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求一个独立委员会来处理即将到来的选区划界为选举委员会的完整性和独立是非常值得怀疑

    (吉隆坡326联委员会对重新划分选区工作的媒体新闻稿

    要求一个独立委员会来处理即将到来的选区划界为选举委员会的完整性和独立是非常值得怀疑

    在提呈第13届大选的报告书里,人民仲裁庭建议成立一个新的独立联邦机构来处理即将来临的选区重新划分工作。

    基于目前选举委员会的完整性和独立性是让人存有高度怀疑,民联委员会在选区重新划分工作方面,支持这一建议。实际上,选举委员会的前主席丹斯里阿都拉昔承认,他曾经为了捍卫马來人政治地位,并没有遵守宪法原则来执行选区划分的工作。而这进一步证明了选举委员会在执行公正和公平选区划分工作方面无法让人取得信赖。

    因此,我们呼吁联邦政府成立类似英国选区划分委员会的独立联邦机构,以公正和独立的方式来执行即将来临的选区划分工作。而我们也注意到,有关选举改革的国会特选委员会曾建议选举委员会的职能可一分为三,包括选举执行,选民登记和选区划分。这将会是政府的最适合时机,可以在即将来临的选区重新划分工作之前,通过成立这个新的独立联邦机构来实践这项建议。[1] 这个联邦机构应由资深公务员,学者和在选区划分和相关领域有专业知识的法官或律师所组成。

    即将来临的选区划分工作在马来西亚历史上将最备受争议,因为任何议会席位的增加将需要通过民联国会议员的同意之下,才能完成该宪法修正案。此外,任何吉兰丹,槟城和雪兰莪州议席的增加都将需要三个州的宪法修正案,而该州的议会有超过三分之二的州议席都是属于民联的。在丁加奴,吉打,霹雳及森美兰方面,任何州议席增加的州宪法修正案也都需要得到民联州议员的同意,因为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州议席是属于他们的。

    如果国阵是有诚意地执行公正和公平的选区划分工作,那它应该成立一个独立的选区划分委员会,而并非依靠目前有偏见和不公正的选举委员会来执行即将来临的选区划分工作。

    (回教党) 哈达蓝立医生
    (公正党) 拿督曼苏
    (行动党) 王建民博士


    [1] Seksyen 18.2 Laporan Jawatankuasa Pilihan Parlimen atas hal reformasi pilihan raya.

  • 耗费8百48万令吉的沙登电动火车站(KTM)废弃多层停车场已突显了国阵所倡导的“公开招标”系统是毫无效益和无法成功地遏止浪费现象。

    (吉隆坡3月14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耗费8百48万令吉的沙登电动火车站(KTM)废弃多层停车场已突显了国阵所倡导的“公开招标”系统是毫无效益和无法成功地遏止浪费现象。

    根据铁路资产公司(Perbadanan Aset Keretapi)(参考以下附录1)的网站所提供的招标公告,耗费8百48万令吉毗邻沙登火车站的多层停车场工程本来应该在2012年8月2日前竣工。[1] 沙登国阵主席拿督廖润强也曾在2011年3月11日宣布了这则消息,而新闻也被刊登在报章上。[2] 可遗憾的是,这项工程早在2013年5月5日,也就是在我被委任成为沙登国会议员之前就已经停工了。

    虽然我曾直接向当局接洽,可是却无法获得任何回复。因此,我必须通过国会作出质询来获得回复(参考附录2)。根据此国会回复,这项工程理应在2013年1月2日前竣工。这显然地与以下附录1所示的招标公告不相符。这份报告也说明了获颁工程的公司由于陷入财政困难而无法如期竣工。结果,这间公司最终也因于2013年1月3日至7月延迟了208天无法竣工,而被清算和罚款约318,940.96令吉。此外,这间公司的42万4千令吉定金或相等于合约价值里的5%也被没收了。

    其实,这份国会回复并没有提供该公司的名字。所以,我只能通过招标文件来得知该公司的名字,就是Anjung Global有限公司。根据Anjung Global的公司背景(参考以下附录),该公司的业务性质是有关“一般维修和清洁服务”。在马来西亚公司委员会(SSM)于2009年的最新记录,Anjung Global的收入只有3百20万零吉,而这个数目是远少于沙登火车站多层停车场的工程合约价值。再来,Anjung Global的储备金是在负值的水平。(负107,293令吉).

    请问主要业务是一般维修和清洁,仅有2009年的最近记录和储备金是负值的一间公司,为何能够获颁8百48万令吉价值的合约呢?若这就代表了国阵政府所推行国家转型计划(GTP)的“公开招标”过程,那也难怪这个政府多年来都无法成功地减少浪费现象。另外,国家审计报告也揭示了其他相似的例子。而沙登电动火车站(KTM) 的多层停车场只不过是国阵政府众多浪费纳税人金钱的工程中 (Satu Lagi Projek Kerajaan Barisan Nasional) 其中一个比较明显的例子。(参考附录3的照片)

    由于Anjung Global所承包多层停车场无法顺利竣工,因此我们又得公开另一个招标。我们预定在2014年2月27日前挑选承包商。工程应在2014年3月17日开始,并在12个月内,也就是2015年3月16日前峻工。而我会继续严密地监督这一次的施工过程,以防止发生另一宗失败的工程承包项目。

    同时,沙登居民仍然无法有效地找到靠近火车站适合的停车场位置。因此,在新街场高速大道旁的非法停车现象仍会继续造成交通阻塞。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Lampiran:

    1) Keputusan Tender KTM Serdang daripada Perbadanan Aset Keretapi

    2) Profil Syarikat Anjung Global Sdn Bhd daripada SSM

    参考附录1: Keputusan Tender untuk Pembinaan Kompleks Letak Kereta Bertingkat di KTM Serdang

    参考附录2: Jawapan Parlimen tentang kompleks letak kereta KTM Serdang yang terbengkalai

    参考附录3: Foto-foto kompleks letak kereta KTM Serdang yang terbengkalai

     

  • 吉兰丹州话望声县罗京(Lojing)警察涉嫌执法不公,导致有3名特米亚族(Temiar)原住民在暴力攻击事件中受伤,却被逮捕和指控骚乱。

    (吉隆坡312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吉兰丹州话望声县罗京(Lojing)警察涉嫌执法不公,导致有3名特米亚族(Temiar)原住民在暴力攻击事件中受伤,却被逮捕和指控骚乱。

    2014年2月26日,6名吉兰丹的特米亚族原住民在前往罗京甘榜瓜拉达胡 (Kampung Kuala Tahu)附近出席村民会议时遭到为数约40至100名缅甸籍外劳围殴。两位原住民因此在攻击事件中受重伤,其中一位名为依淡。安江(Itam Anjang)的原主民头部须缝7针,另一人拉曼。乌达(Rahman Uda)的头部则须缝15针。另有一名原住民逃离现场后弃置的摩托车则遭推土机严重毁坏。[1]

    2014年2月27日,被攻击的原住民前往话望声警区总部报警,警方却要报案的原住民跟雇佣该批外籍工人的雇主谈判私下解决。同时,他们也被劝告以接 受行凶工人的雇主所给予的500令吉赔偿金。这批行凶工人的雇主,是开发罗京原住民习俗地的承包商- Allgreen Agritech有限公司。[2] 警方也试图说服原住民更改说法,并说他们的伤势是因为从摩托车摔下来所造成,而且当时他们还处于喝醉酒的状态。

    2014年3月5日,6名原住民,包括攻击事件中的受害者,在律师公会律师的协助下,前往吉隆坡武吉安曼全国警察总部纪律部门投诉话望声警区警官滥用职权诱使原住民销案。[3]

    2014年3月9日,6名前往报案的原住民里其中的3人,突然遭警方逮捕,并被扣押在话望声警局。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148条文“持械骚乱”罪名扣查3名遭人暴力攻击的受害者。被捕3人分别是依淡.安江、拉曼.乌达及阿尼斯.阿凯(Anis Akai)。他们都是2月26日攻击事件中的受害者和3月5日前往武吉安曼的报案者。

    2014年3月11日,3名特米亚族原住民于《刑事法典》第148条文被控上话望声推事庭。推事庭允准3人各交2000令吉保外候审。由于当天他们一时之间无法筹到保释金,而无法被顺利保释。

    罗京特米亚族原住民在暴力袭击事件中,被打伤后还要被警方冤枉“持械骚乱”,完全突显了官商勾结的赤裸裸一面和显示对正义最高的嘲弄。

    我们也很难不怀疑这3名罗京原住民遭控上话望声法庭,会不会是因为他们向武吉安曼警察总部投诉话望声警察滥权?

    同时,这也牵涉到话望声警方是否有保护当地原住民的习俗地免遭外人侵占的能力和他们与雇佣该批行凶的外籍工人的雇主- Allgreen Agritech有限公司之间是否存有任何关系。

    因此,我敦促总警察长丹斯里卡立阿布峇卡,针对话望声警方滥权的投诉展开全面调查,并撤消所有针对依淡.安江、拉曼.乌达及阿尼斯.阿凯的控状。若有发现话望声警方涉及执法不专业的话,请马上对他们采取严肃的纪律处分,以防止一部分害群之马破坏整个警队的声誉。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Lampiran:
    Laporan Polis dan Foto-Foto Kecederaan yang dialami Orang Asli Temiar disebabkan serangan pekerja asing

     


  • 房屋与地方部长,阿都拉曼应该参阅环境局指南,而非不负责任地要求关心议题的居民和选民使用谷歌来搜查资料。

    (吉隆坡3月7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房屋与地方部长,阿都拉曼应该参阅环境指南,而非不负责任地要求关心议题的居民和选民使用谷歌来搜查资料

    我感到很惊讶,因为得知房屋与地方部长,阿都拉曼竟然吩咐我去用谷歌来搜查有关日本垃圾焚化炉的资料,以了解固态废料焚化厂的安全性。[1] 身为部长的他,理应对其言行举止负责任,而非轻蔑关心议题的居民和选民。

    不过,为了应酬部长,我也听从了他的劝告,通过谷歌搜寻有关“日本焚化炉”的资料,并搜寻到以下为第一页的结果。

    来自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的第四个搜寻结果[2]:

    从1985年到2001年,日本厚木市的垃圾焚化炉 ,在厚木市的海军航空兵设施(NAF)服务的人员揭露,日本可能已经暴露在离岸垃圾焚烧炉所排放环境污染物底下。该Shinkampo综合焚烧炉(SIC)是一座每日有能力处理90吨工业和医疗废物的垃圾处理焚化炉。而它所排放出来的包括有化学物质和其他的颗粒。这座焚化炉是由一间日本私人公司所拥有和经营。美国海军也发现它有影响健康的风险,并与日本政府合作来关闭这座综合焚烧炉。最终,此焚烧炉在2001年5月被关闭。如果有谁担心曾暴露在厚木市的污染底下,请联络健康护理服务的提供者或当地的弗吉尼亚州环境健康协调员。

    来自香港网站的第六个搜寻结果[3]:

    燃烧垃圾可以立即大幅减少90%的垃圾量。这似乎是一个非常方便和容易的解决方案。然而,垃圾焚化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香港长远的垃圾问题。提议中的综合废物管理设施每天只能处理3,000吨的固体废物,而都市固体废物的堆填区目前每天可处理达9000吨的垃圾。虽然这些设施的规模可以被扩大,但它们仍然不能满足当地的垃圾处理的需求。如果一个焚烧炉不能满足需求,那我们是否要建设第二个呢?随着垃圾量的不断增加,那我们又是否还需要多一个焚化炉呢?如此一来,我们在未来只会建立更多的焚化炉而已。

    来自联合国环境计划署的化学物品部的第七个搜寻结果[4]:

    一般上,日本的空气中二恶英是其他工业国的含量近10倍。在很大程度上,这一数据是归因于该国对建设焚化炉的偏好,因为它占了每年焚烧5公斤垃圾所释放有毒化学物质的90巴仙。

    结果,依循部长的劝告,我并没有通过谷歌找到充分的证据,足以说明日本焚化炉有十分良好的记录。

    既然部长喜欢给予我建议,那我也想借此机会向部长提出自己的劝告。请他仔细翻阅隶属天然资源及环境部的环境局2012年11月所出版的“环境冲击评估——固态废料焚化厂指南”。这份文件是环境局最新的指南,只可惜的是,它并没有被上载到网络,因此无法通过环境局官网,或者通过谷歌找到。我阅读的是印刷版,因此我建议部长在有空时,不妨翻阅一下这份文件。在此,我想补充指南第44页的说明如下:

    “一般来说,马来西亚固体废物焚烧厂所采用缓冲区的最小范围是500米(从工厂的边界开始测量) 。这个距离是按照环境局指引重工业所采用的一般准则。无论如何,随着科技上的进步,我们可以通过采用最佳可行技术(BAT)来将所产生的影响降到最低。因此,凡牵涉到环境敏感区例如坐落在生态敏感的住宅区的缓冲区最小范围应设定在500米(从工厂的边界开始测量),直到我们可以通过科学数据和所选择的科技,例如使用最佳可行技术,空气污染物扩散的模拟结果等,来证明缓冲区的范围可以被进一步缩小。

    若不能满足这合适的缓冲距离,加上此工程必须在特定地点上进行建设,那我们就得考虑提供额外的附加工程或操作管理,以便减少此工程污染所产生的潜在影响。因此,这些拥有充分的科学评估作为基础的研究应在环境报告里清楚地被展示,因为污染风险越低,缓冲距离的范围也会越低。

    尽管如此,上述状况应属个别案件和在发生出现没有充分缓冲区的选址之前,工程项目的相关人士是有责任地挑选合适的地点。”

    (上述斜体和粗体为自己的观点)

    环境局的指南很清楚地写明了,在规划兴建焚化炉的时候,必需优先寻找拥有充分缓冲区的地点。因此,我们不能因为日本焚化炉就在学校或医院的隔邻,就代表这种做法在大马是可以被接受的,或者它符合马来西亚的规范。实际上,政府挑选没有充分缓冲区的甲洞柏林京花园,就证明了房地部和其部长准备践踏环境局的程序和指南。

    部长早前曾对此作出驳斥,包括工艺大学(UTM)的环境报告已过时和政府不能靠谣言和毫无根据的指责来运作,否则我们不能管理这个国家。[5].

    部长应该可以了解工艺大学是在2013年2月份完成这份环境报告,并将它派发给有意参与柏林京花园焚化炉计划的潜在竞标者。在报告里,被设定的地点(环境报告的选项B)并没有改变,因此,这也代表了该缓冲区范围也不该有改变。而针对报告的这一部分内容,以我的了解,并不存在任何“过时”的说法。

    再来,工艺大学报告里所突出缺乏充分缓冲区的事实,并非空穴来风和来自没有根据的谣言。除此之外,新加坡在2013年11月份所发生的大士(Tuas)焚化炉爆炸案,[6] 以及在2013年12月份所造成一人死亡的中国上海焚化炉爆炸案,[7], 以及在2013年12月份所造成一人死亡的中国上海焚化炉爆炸案,也绝对是事实,不是什么没有根据的谣言。(我在此特别附加了相关的资料链接,以免劳烦部长用谷歌来作出搜寻)。而这些不幸事件恰恰证明了焚化炉缓冲区是如此的重要,以避免牺牲无辜的民众,而造成不必要的死伤。所以,部长应该参阅这些指南,而非不负责任地,耍嘴皮要求关心议题的居民和选民使用谷歌。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 甲洞柏林京花园的焚化炉计划里所圈定的焚化炉地点备受高度争议。

    (吉隆坡3月4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甲洞柏林京花园的焚化炉计划里所圈定的焚化炉地点备受高度争议。

    今天早上,我以潜在竞标者的身份,联同其他有意竞标者,跟随政府代表前往查看焚化炉兴建地点。该建议地点坐落在柏林京花园焚化炉的旁边。

    其中由工艺大学(UTM)子公司——Uni-Technologies 在去年2月完成实地考察后所公开的环境报告。这份报告题为“研究适合在增江北区柏林京花园固体废料管理中心建立垃圾热能处理站的地点”(参考以下附录)。这份于2013年2月完成的报告(参考以下附录)揭示了这块土地将会设立垃圾热能处理站,或简称焚化炉。由此可见,这进一步证明,尽管国家固体废料管理机构曾表明这项招标科技中立性,但整个招标程序却偏向兴建焚化炉。

    令人担忧的是,上述报告显示了该建议焚化炉地点B的距离其实并不符合环境局所设定的500公尺缓冲区标准。针对B1和B2,这两个地点选项,与增江北区住宅区的距离,分别只有91.78和56.93公尺(参考以下附录1A和1B)。
    不仅如此,这两个适合兴建焚化炉的地点(B1和B2),皆很靠近油站,分别只有76.72和112.4公尺的距离。

    缺乏缓冲区不只让增江北区的居民面对风险,也可能危害经常前来这两个油站的人士。 而不久前,在2013年11月,新加坡大士(Tuas)焚化炉才发生爆炸事故。然而,甲洞焚化炉位于第二中环公路旁,也是人口密集的地区。 [1] 因此,若这个焚化炉也发生同样的事件,许多人将面对生命危险。

    另外,根据2020吉隆坡发展大蓝图,城市区内的人口未来计划与焚化炉计划的地点已经发生重叠(参考以下附录2)。

    实际上,国家固体废料管理机构只把这份报告交予潜在投标者,却不对外公开报告内容,显示当局可能担忧报告会引起公众的负面回应。 这再度显示国家固体废料管理机构和幸福城市、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在处理焚化炉计划时,有欠一致性和透明的立场。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Attachment: “Mengkaji Kesesuaian Tapak Bagi Pembinaan Loji Rawatan Termal di Kawasan Tapak Pelupusan Sisa Pepejal Taman Beringin, Jinjang Utara, Kuala Lumpur” (Site Suitability Study for the building of a thermal treatment plant at the Solid Waste Disposal Site in Taman Beringin, Jinjang Utara, Kuala Lumpur)

    Appendix 1A: Option B1 on Proposed Location Site

    Appendix 1B: Option B2 on Proposed Location Site

    Appendix 2: Overlap between Site Option B and Future Residential Planning

Page 38 of 44« First...102030...363738394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