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詹姆士道达沃斯是否有隐瞒事实,咖啡山的废物焚化炉所释放的二恶英毒气含量每个月是否有被检测?

    <吉隆坡4月5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詹姆士道达沃斯是否有隐瞒事实,咖啡山的废物焚化炉所释放的二恶英毒气含量每个月是否有被检测?

    在辩论感谢最高元首施御词时,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詹姆士道达沃斯在回复由后座议员所提出的课题时,说位于森美兰咖啡山的废物焚化炉所释放的二恶英毒气含量每一个月都会被进行检测工作。这是当我问起副部长,有关针对位于上述地址的焚化炉的二恶英毒气含量所作出的检测工作到底进行多少次时所得到的回复。而在之前,拉沙区(Rasah)国会议员陆兆福则曾质询该部门,位于森美兰咖啡山的废物焚化炉在合约于2015年2月28日到期后,将会被重新安置在哪里。

    过后,根据环境影响评估报告(EIA)和环境部指南(DOE),当我告知副部长有关焚化炉的二恶英毒气含量的检测工作只会在每年进行一次,而并非每个月一次。而针对此事,副部长则辩称他是根据在古晋的焚化炉经验才这样回复的。

    当翻阅经营森美兰州咖啡山焚化炉的UEM-Enviro(也是Kuali Alam有限公司的母公司)的2012年及2011年的年度可持续发展报告时,我感到非常震惊。根据这份报告的内容指出,监视焚烧炉排放物的数个监测站所提供的2012年报告中的第75页有提到 “记录了一些包括二恶英和呋喃等的有毒空气污染物。这些空气污染物可能是由废物焚化炉所造成的。”[1]

    可是,在报告里的第82页,当我正继续往下翻看里面所发布的一堆监测结果时,竟然发现没有公布二恶英和呋喃含量的测量水平。(请参考以下附录1)

    同时,在2011年的报告里,我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根据2011年报告里的第50页,有提到二恶英和呋喃含量水平的检测工作记录,但却最后没有被公布出来。(请参考以下附录2)[2]

    换言之,不仅是在西马半岛的大型废物焚化炉里的二恶英和呋喃毒气含量的检测工作并没有每月被定期进行,而且这些检测结果也不曾在经营废物焚化炉公司的2011年和2012年环境可持续发展报告里被刊登过。因此,这是否意味着隶属国家天然资源和环境部底下的环境部(DOE),并没有尽到应有的责任作好执法工作呢?若真是如此,那我们又要如何相信环境部(DOE)能确保拟定在甲洞柏林京花圆建设的垃圾焚烧厂遵守良好的空气质量标准呢?

    在此,我呼吁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要公开从2011年至2013年,位于森美兰咖啡山废物焚化炉的二恶英和呋喃毒气含量的检测信息和有多频繁作出这些检测工作。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Lampiran 1: Keputusan Pemantauan Lepasan Cerobong dari Laporan Kemampanan Alam Sekitar 2012 UEM Enviro – Tiada sebarang pengukuran dioksin dan furan yang diterbitkan

    Lampiran 2: Keputusan Pemantauan Lepasan Cerobong dari Laporan Kemampanan Alam Sekitar 2011 UEM Enviro – Tiada sebarang pengukuran dioksin dan furan yang diterbitkan


    [1] http://www.kualitialam.com/wp-content/files_flutter/1372134827UEMEnvironmentSustainabilityReport2012_forwebsite1.pdf (Scheduled waste is another term for hazardous waste)

  • 大臣不应放弃雪州政府为大马圣经公会(BSM)被雪州宗教局(JAIS)扣押的320本马来文与伊班文圣经一事寻求一个公正和公平解决方案的责任。

    (吉隆坡42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大臣不应放弃雪州政府为大马圣经公会(BSM)被雪州宗教局(JAIS)扣押的320本马来文与伊班文圣经一事寻求一个公正和公平解决方案的责任。

    我们得知雪州大臣卡立于昨日促请大马圣经公会(BSM),致函总检察署取回被扣押的320本马来文与伊班文圣经。另外,我们也极度关注大臣有关圣经公会(JAIS)“需要突出它想要拿回马来文与伊班文圣经的立场”的一番言论。[1]

    我们欲提醒大臣于今年1月8日,即雪州宗教局扣押圣经的一周后,曾指示圣经公会寻求内政部解释,[2]这些圣经是否符合国阵政府在2011年砂州选举前所宣布的十点方案。[3]

    我们希望大臣能记住十点方案里的一些内容,已清楚地显示了印刷和派发马来文圣经给在马来西亚半岛的基督徒与十点方案的规定是一致的。这包括以下几点:

    1. 所有包括马来文/印尼语言的圣经都可以被进口到国内。

    2. 这些圣经是可以在马来西亚半岛,沙巴和沙捞越被印刷。这是一个值得受基督教团体欢迎的新发展。

    5. 顾虑到广大穆斯林社会的利益,所有在马来西亚半岛印刷和进口的马来文/印尼语言的圣经,都必须要在封面标示着基督教出版社和十字符号印的字眼。

    虽然大臣卡立于1月25日曾说,雪州政府在决定下一步行动前,必须等待雪州宗教局完成对这些圣经的调查,但民众迄今仍未听闻其调查结果。[4] 在此,我们敦促大臣要求雪州宗教局提供更多关于调查进展的更新消息,在调查进行期间,到底有无需要继续扣押逾300本马来文和伊班文圣经。

    大臣要求雪州宗教局直接致函总检察署的做法是令人感到意外和担忧的,因为早前于2014年1月31日他曾指出这项课题的解决法案已进入最后的阶段了。[5]

    大臣的要求,是放弃雪州政府为此事寻求一个公正和公平解决方案的责任。而这也牵涉了宪法所保障的宗教自由权益,包括联邦宪法第11(3)条文所阐明,管理个人信仰事务的权益。

    最后,我们想提醒大臣卡立,人民是基于民联承诺包容及公正施政,才在第13届全国大选赋予雪州民联强大的委托。要求大马圣经公会直接致函总检察署,来展现他们要求取回圣经的‘决心与想望’,将被视为漠视这个竞选承诺。同时,我们也促请大臣卡立设法会见有关单位,包括雪州宗教局、大马圣经公会、总检察署和内政部,来主动寻找解决方案,而非将责任推给大马圣经公会。一名真正的改革者,是应该要有决心来为此事寻找一个公正和公平的解决方案。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1]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malaysia/article/selangor-tells-bsm-to-seek-bibles-return-on-its-own

    [2] http://www.freemalaysiatoday.com/category/nation/2014/01/08/sgor-mb-say-confiscated-bibles-must-be-returned/

    [3] http://www.thestar.com.my/Story/?file=%2F2011%2F4%2F3%2Fnation%2F8407376

    [4] http://www.fz.com/content/sgor-wait-jais-complete-probe-seized-bibles-khalid

    [5]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bible-society-told-to-write-to-attorney-general-for-return-of-al-kitab

  • 掌管选委会的沙希旦部长建议按照种族比例来投一人一票,是无法改善马来西亚的族群问题,反之,会使问题更为恶化。

    (吉隆坡4月1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掌管选委会的沙希旦部长建议按照种族比例来投一人一票,是无法改善马来西亚的族群问题,反之,会使问题更为恶化。

    昨天,掌管选举委员会的沙希旦部长,发表出了“基于种族,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表示建议同一个种族的选民将投票给一样种族的议会代表,即马来人将票投给马来人代表,华人将票投给代表华人代表和印度人将票投给印度代表。沙希旦部长接着还说,这样的制度将会减缓在这个国家的族群问题。

    沙希旦部长的建议是荒谬的,因为它不仅是不民主和违反宪法精神的,而且通过倡导“种族比例制选举’,会将进一步使问题恶化,而非改善这个国家的族群关系。如果马来人代表只需由马来选民投票,那他们将很可能只能反映出马来选民的意见而已。同样的,由华人选民投票出来的华人代表,由印度选民投票出来的印度代表,由伊班族选民投票出来的伊班代表,由卡达山族选民投票出来的卡达山代表等等都是如此。这也意味着在这种选举制度之下,人民代表将不会有选举诱因来考虑非自己族群选民的感受和看法。因此,这将毫无疑问地将导致各族群进一步分化,而无法减缓国家族群问题。

    相比之下,像我本身的沙登选区是处在多族群混合选区(49%华人, 40%马来人 ,10%印度人,1%其他族群)。因此,我必需要聆听来自各族群选民的声音和意见。事实上,尤其处在多族群混合城市选区的许多民联议员,都是由各族群选民投票出来,因此时常不得不从多种政治观点来面对许多民生议题。如果我们实施了种族比例制选举的话,那中选的人民代表甚至不再需要出席其他族群的宗教和文化庆典,因为其他族群的人民都不会是自己的选民!如果马来议员的所有选民通通都是马来人的话,那为何马来议员还有这个必要去参观华人或印度寺庙或教堂呢?如果华裔议员的所有选民都是华人的话,那为何华裔议员还需要与马来同胞一起在回教堂和清真寺进行斋戒活动呢?
    在此,我敦促声称拥有博士学位的沙希旦部长,向所有马来西亚人民公开,他到底进行了怎样的研究,来显示“种族比例制选举’将可以减缓马来西亚族群间的分化问题。另外,我还呼吁沙希旦部长告知马来西亚人民到底有那些国家已经成功通过实施了“种族比例制选举’,而有效地减缓种族问题。

    如果沙希旦部长无法向我们提供充分理据来证明此建议的可行性,那他就无法胜任掌管选委会的部长。所以,我再次呼吁部长必须辞职,如果他没有这样做,那首相则有必要插手此事件。

    在今天上午的国会下议会辩论中,沙希旦部长的这番建议也得到京那巴当岸国会议员邦莫达的支持。由于该提案已经获得两个巫统国会议员表示支持,所以我呼吁首相出面澄清,是否整个巫统也支持这个建议。同时,我也呼吁国阵其他非巫统政党的领袖出来澄清,他们是否会支持沙希旦部长的这番建议。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 掌管选委会的部长沙希旦,应为发表遵循种族比例的建议而辞职谢罪,否则首相应要求他辞职。

    (吉隆坡331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掌管选委会的部长沙希旦,应为发表遵循种族比例的建议而辞职谢罪,否则首相应要求他辞职。

    今早,掌管选举委员会的部长沙希旦在国会下议院问答环节中,被芙蓉区国会议员陸兆福受询及政府在“一人一票”议题上所持立场时,竟自己发表遵循种族比例的建议。例如,若有100个议席,那土著席位占67%,巫裔选民就选择巫裔政党,华裔议席占23%,华裔选民应该投票给华裔政党,印裔就拿下8%的席位,而印裔选民投给印裔政党。他更为此取名为以种族结构为基础的一人一票制度(“One Vote, One Person, Based on Race” /  “Satu Undi, Satu Manusia, Berdasarkan Kaum”)。[1]

    我在此敦促沙希旦立即辞去首相署部长职谢罪,尤其是这名部长将会领导执行选区重新划分的工作。基于以下3个错误为由,沙希旦部长应为此辞职谢罪。

    第一,沙希淡的建议等同主张政府落实种族隔离政策。在南非的隔离政策,黑人投给黑人、有色人种投给有色人种、白人投票给白人。而这就是符合了该部长所主张的建议。这个源自於南非的政策,早就因為不民主而遭世界各国(包括马来西亚)的排斥而最终被南非政府废除。这种变相的种族隔离政策已高度冒犯了马來西亞社会,因此人民绝不能接受这样的一个建议。同时,这再次显示了这名部长对于选举制度的无知,包括了他所建议曾在南非落实的种族隔离政策。

    其次,这突显了部长对一人一票制的无知,因为这投票制度是受民主国家所广泛接受的。多数采用比例代表制的民主国家,例如英国,美国和加拿大都认可和尊重这个原则,并制定选举法来限制各选区选民人数之间的差距。此外,研究选举改革的国会特选委员会也在报告里的22项建议中再次强调一人一票制的重要性。[2] 因此,一人一票是受大多数民主国家所公认最民主的投票制度,若他连这一点也搞不清楚,他就不配当部长。

    其三,建议种族隔离政策的选举制度也突显了部长对联邦宪法精神的无知。因为联邦宪法也未說明可以只限某个种族来投选议员代表。除此之外,联邦宪法的第十三条款的2C条文则有说明在符合条件下的一人一票制。其条文如下所示:

    (c) 每个选区内的选民人数应该要接近平等,除非接触居住在偏僻地区的选民有难度和其他问题,否则我们应考虑和计算当地选区的人口密度。

    (强调我这一点)

    沙希旦已无法胜任部长一职,因为他根本不遵守宪法精神和发表备受谴责的种族隔离政策建议。

    由于沙希旦部长不再仅是国阵后座议员,而是代表政府的一员的内阁部长,因此他不能說这纯粹是他个人建议而已 。另一方面,他也是正负责掌管国内选举事宜的部门,也就是选举委员会。

    沙希旦部长这次的道歉不足以改变他对一人一票制的无知,对来自国会特选委员会所提出的选举改革建议的不尊重和他认为种族隔离政策是维持国内和谐的最佳方法的事实。不仅如此,这番论调也让他顿时丧失了可以胜任掌管选委会部长一职的公信力。

    若沙希旦部长拒绝辞职的话,我则会进一步敦促首相要求后者辞职。若首相无法办到这一点,那在第13届大选后所谓一个大马口号和扮演促进国民团结的国民团结咨询理事会(NUCC)所做的任何努力只能沦为空谈。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1] http://www.kinitv.com/video/5350O8

    [2] Pengesyoran No. 20 iaitu:

    20.1. Jawatankuasa mengambil maklum cadangan urusan kajian persempadanan semula bahagian-bahagian pilihan raya Parlimen dan Negeri mengambil kira keseimbangan jumlah pemilih termasuk wajaran kawasan luar bandar (rural weightage) dan juga memenuhi prinsip ‘Satu Orang, Satu Undi’.

    20.2. Jawatankuasa mengesyorkan SPR menyemak semula Jadual Ketigabelas Perlembagaan Persekutuan bertujuan memberi makna sepenuhnya kepada prinsip ‘Satu Orang, Satu Undi’ dan mengembalikan wajaran kawasan luar bandar (rural weightage).

    20.3. Jawatankuasa mengesyorkan SPR menentukan satu formula yang adil dan saksama berdasarkan satu prinsip yang tetap dalam menentukan jumlah pengundi di sesuatu bahagian pilihan raya dalam satu negeri tidak berbeza dengan ketara.

  • 魏家祥应停止撒谎和敦促联邦政府尽快为加影新城华小向加影市议会提呈发展准证(KM)的申请

    (吉隆坡327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魏家祥应停止撒谎和敦促联邦政府尽快为加影新城华向加影市议会提呈发展准证(KM)的申

    前教育副部长,魏家祥曾在2014年3月20日针对未竣工的加影新城华小发表以下言论:

    “至今,虽然我们在多年前就已经取得联邦政府的批准,但建校舍的工程还未能开始动工。我们虽已在2012年4月申请图测,却未获得任何消息。我们希望州政府能将政治分歧摆在一旁,并将教育放在第一位。”[1]

    令我失望的是,前教育副部长兼目前亚依淡国会议员,竟作出一个完全不正确的言论。然而我并不知道这是出自于他的无知还是他正在公然地说谎。但我所知道的有如以下所示。根据乌鲁冷岳土地/民政事务处(请参考附录1 )所提供的文件,他们早在2012年5月收到上述的校地图测申请。而雪州政府行政会议也在2013年3月13日通过市议会批准了上述申请,并在2013年4月1日发出批准(5A)通知,而联邦政府(教育部)也在6月时缴还了RM1369的校地地价。

    一旦校地地价已被缴还,联邦政府(教育部)已经拥有土地拥有权,可以进一步地为学校向加影市议会提呈发展准证。一旦该准证被批准后,建委会便可继续提交其他文件,如建筑与技术图测的申请。

    可是,教育部却迟迟不向加影市议会为加影新城华小提呈发展准证(KM)的申请,导致任何兴建工程无法顺利开始展开。

    因此,指联邦政府自2012年开始没有收到任何消息的说法是不正确的。事实上,联邦政府一直忽视其职责,因为在2013年6月14日缴还校地地价后却迟迟不提呈发展准证的申请。与其怪罪于加影市议会和雪兰莪州政府,魏家祥应该质问教育部长,自2012年来为何不指示教育部提呈发展准证。

    在2014年的21日,我和行动党同志巡视了加影新城华小校地,竟发现该地没有一砖一瓦。我们在此呼吁国阵政府信守承诺来协助建立这所学校,而不是有心怠慢建校工程,尝试利用加影补选的结果,来“惩罚”加影选民。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Lampiran 1: Surat dari Pejabat Daerah / Tanah Hulu Langat

     


    [1] 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4/03/20/SJK-C-Sungai-Chua-to-start-single-session-next-year/

Page 37 of 44« First...102030...3536373839...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