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稿

238 posts

马来西亚青年国会有多大代表性?

(2015年5月15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马来西亚青年国会有多大代表性?

首届青年国会甫在上周落幕。青年国会的成立对国家是个积极正面的发展,特别是为了鼓励青年一代勇于针对全国重要课题和国家所面对的挑战进行辩论。举一个例子,在最近的一场会议中,青年国会代表就拥有一个场合来辩论马来西亚或会签署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的利与弊。

但青年国会的结构比例突显了其缺点,即无法反映国家的代表性。在我予2015年3月10日收到的国会答复,显示了以下的统计数据:

巫裔 华裔 印裔 砂州土著 沙巴土著 原住民 其他 总共
101 6 7 5 12 1 1 133
75.9% 4.5% 5.3% 3.8% 9.0% 0.8% 0.8% 100.0%

显而易见,某些族群在青年国会的比例人口代表是偏低的。根据原本各州青年人口数量,即10万名青年可获得一名议员,因此砂州应该有10位青年议员,但在真正的青年国会里,砂拉越土著只获得5席。[1] 同样地,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华裔占了人口15至40年龄层的23.5巴仙,在青年国会里只占了4.5巴仙。另外,占了同样年龄层7.6巴仙的印裔,却在青年国会区区占了5.3巴仙而已。

事实上,如果一些议员没受到委任,少数群体在青年国会可能会有更少代表。根据原本的估计,青年国会应该只有119个代表。然而,负责此计划的青年与体育部却另外委任额外14个代表。

再来,青年国会网站并没有显示青年国会的网上选举成绩及这些议员们的基本资料和背景。[2]如今,在强调透明化的时代,(青年国会)应该代表年轻和善用科技的一代,难道要把青年议员身份,甚至是推特、面子书和简介放上网,有那么困难吗?

看来我们都离这小圈子的距离都很远,因为青年国会的资讯,似乎并没有传达到广大的青年。甚至是青年国会官方推特 @MYparlimenbelia也只有可怜地少过6000名追随者。[3]

无论如何,青年国会多过实际国会代表比例的就是女性。女性在青年国会比下议院拥有更多代表,前者在133个议员议席中占了23席,即17巴仙,而后者只有区区10巴仙。

尽管青年国会是一个良好和能让青年参与民主议政的好开始,但不应该让它沦为无法代表广大的马来西亚青年的小圈子。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It is not stated how many other youth representatives from the other races were from Sarawak

[2] http://www.parlimenbelia.gov.my/index.php/2014-03-24-17-31-47/keputusan

[3] https://twitter.com/myparlimenbelia

OECD数理成绩排行榜首5名都是亚洲国家,唯独马来西亚排名第52名。我们的教育是否还拥有世界级的水平?

(2015年5月14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稿

OECD数理成绩排行榜首5名都是亚洲国家,唯独马来西亚排名第52名。我们的教育是否还拥有世界级的水平?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最近所公布的数理成绩排行榜,亚洲共有5个国家与地区占据首5个排名,分别依序是新加坡(第1)、香港(第2)、韩国(第3)、日本与台湾(并列第4)。[1]

不过,大马在76个国家之中排在第52名,并在东南亚区域,不但落后于新加坡、甚至是越南(第12名)和泰国(第47名)。同时,大马的表现也比乌克兰(第38名)、土耳其(41名)、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第45名)和哈萨克斯坦(第49名)更糟。(请参阅附件一,内含排行榜完整排名)

这份报告里的细节将完整地在韩国首尔下周所举办的2015年世界教育论坛上发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届时将讨论和决定2015年后的教育蓝图,以便取代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MDGs)里所设下的目标。

然而,目前的初步结果应该足以向我们的教育部长传达一个强烈的讯息,即是我们在中小学和大学的教育制度,距离“世界级水平”还差很远。” 我们的部长仍坚称,我们拥有“世界级水平”的教育制度,但这压倒一切的证据,却道出相反的事实,显示我们仍未全面承认,我们所面对的教育挑战。

实际上,大马应以瑞典为鉴.此前,瑞典曾是其中一个拥有最好教育制度的OECD成员国,但从2000年开始,瑞典的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PISA)与数理教育趋势调查(TIMSS)成绩开始出现滑落的现象。这样成绩下滑的表现,促使瑞典政府于2014年,开始要求OECD检讨自己的教育制度。[2] 在最新的OECD排行榜中,瑞典目前排在第35名,在众多的OECD成员国是排名最低的。

以大马为例,若我们的政策制定者仍没意识到我国现有教育制度的弱点,那我们的表现可能会进一步落后于我们的亚洲邻国,继续失去经济竞争力。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bbc.com/news/business-32608772

[2] http://www.oecd.org/sweden/sweden-should-urgently-reform-its-school-system-to-improve-quality-and-equity.htm

选举委员会主席丹斯里阿都阿兹应注重国会遴选委员会针对选举改革的建议,而不是郑全行的建议

(2015年5月5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稿

选举委员会主席丹斯里阿都阿兹应注重国会遴选委员会针对选举改革的建议,而不是郑全行的建议

据报道,选委会主席阿都阿兹正研究郑全行所规定国会议员必须要拥有大马教育文凭马来文优等资格的建议。在此,我强烈地呼吁选委会不如多花时间去研究该局之前承诺会执行由国会遴选委员会所提出有关国会改革的建议。

选委会主席于2012年4月19日针对国会遴选委员会对选举改革所发表的建议报告作出回应。其中,选委会主席承诺会从宪法,法律,条规,技术层面和管理角度来进一步地研究,因而导致这些建议无法及时在第13届大选前顺利落实。

这些需要进一步研究的建议还包括:(一)准备看守政府的守则和程序(二)建议自动登记成为选民制(三)建议区隔选委会的主要职能分别包括选区划分,选民登记和举行选举的工作(四)建议确保沙巴和砂拉越占有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国会议席(五)建议改良我国的简单多数选举制,将之取代为简单多数和比例代表混合制或完全比例代表制。

可是,经过3年的时间,我们还没有看到选委会针对上述建议进行任何公开讨论或发表或公开研究报告。

与其把精力投入到研究郑全行的建议,选委会不如履行其3年前所给予的承诺,即公布对国会遴选委员会对选举改革所作出的上述具体建议的研究报告吧。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Rujukan: Kenyataan Media Suruhanjaya Pilihan Raya Malaysia 19 April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