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幸福城市,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门是否通过减少循环再使用的活动,来确保甲洞柏灵京垃圾转运站未来获得足够固体废料的供应?

    (吉隆坡4月13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幸福城市,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门是否通过减少循环再使用的活动,来确保甲洞柏灵京垃圾转运站未来获得足够固体废料的供应?

    隶属幸福城市、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门的全国固体废料管理处(JPSPN)在回复我的国会问题,有关在2020年吉隆坡的垃圾数量预计会是多少时表示,根据每年3至3.5巴仙的年度增幅来预测,在2020年吉隆坡的垃圾数量会高达每天3千2百吨 。

    上述回复完全与早前在宪报上公步的《2020年吉隆坡城市发展蓝图》[1] 和《2020年吉隆坡城市发展蓝图草案》里的内容是完全不同。根据该草案,预计在2020年,整个固体废料会有四十巴仙的数量被回收和每人制造的垃圾数量将被降至每天0.6公斤(附录1)。由此换算过来的话,根据吉隆坡城市蓝图草案,吉隆坡预计会有2千2百万人口日产1320吨垃圾,而这个数字却是全国固体废料管理处(JPSPN)在国会回复中所提供的3200吨垃圾的40巴仙。

    这是否意味着即是全国固体废料管理处(JPSPN) 有心不要达成《2020年吉隆坡城市发展蓝图》的垃圾回收目标呢?这背后的终极议程是否为了确保会有固体废料的固定供应给还未投入运作的甲洞柏灵京垃圾转运站?

    上述理由也是否导致有关部门为何过于重视甲洞柏灵京垃圾转运站的建设,甚于在《2020年吉隆坡城市发展蓝图》所圈定在陈秀连花园及灵东甘再也美拉华蒂花园的垃圾回收中心的建设呢?

    在派发给甲洞柏灵京垃圾转运站的潜在投资者的资格预审调查表(PPQ )中有表示 ,马来西亚政府将会向成功得标者保证每天最少有1000吨的固体废料供应。当中,有潜在投资者曾问起,如果吉隆坡市议会所收集的固体废料在特许经营期间有所减少时,他们该怎么办。结果,他们的答复是,目前马来西亚政府将会确保供应每天1000吨的垃圾量,并有方法来处理供应上的短缺(附录三 )。由此可见,这意味着该合同的签订将包括提供一个赔偿机制,以防止每天固体废料数量无法达到特许经营合同所承诺的1000吨垃圾数量。因此,政府发布的所谓“澄清”声明,实际上只会增加人们认为政府没有认真通过推广3R运动(减少,再使用和循环再造)来减少固体废料数量的印象。

    政府让“没有在垃圾收集过程中进行分类”的潜在投标人有资格参与竞标活动(附录四),更进一步证明了有关部门并不认真开展3R运动来减少浪费活动。尽管前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曹智雄早在2011年曾说过,根据《2007固体废料管理与公共清洁法令》,他们会针对城市垃圾的源头进行分类工作,但同时刚才的招标过程也显示着政府无意在未来的三年内对固体废物的源头进行分类工作。[2] 该法令的第74(1)条例也赋予权利给国家固体废料管理处的总执行长来执行对固体废料及源头的分类工作。[3]

    从该部门的国会答复,资格预审问卷的资料到随后的澄清,再次证明该部门为了放任固体废料的增长以满足分別坐落在吉隆坡甲洞柏令京花园、柔佛武吉巴絨和马六甲双溪乌浪的垃圾焚化炉的需求,并无意开展认真,协调一致和全面性的3R运动,以有效地减少吉隆坡的固体废料数量。

    在此,我敦促部长出面澄清以下几点:

    (i) 请问吉隆坡在2020年的人均产生的固体废料和循环再使用率的目标是多少?有关部门会采取什么具体的行动来达成上述目标?

    (ii) 有关部门是否已经放弃固体废料源头分类 的计划呢?

    (iii) 有关部门几时会公布如《2020年吉隆坡城市发展蓝图》里所提及两个分别坐落在陈秀连花园及灵东甘再也美拉华蒂花园的循环回收地点呢?

    我敦促部长开展更积极的3R运动,并充分利用《2007固体废料管理与公共清洁法令》,在进一步考虑甲洞柏灵京垃圾转运站的计划前,来达到《2020年吉隆坡城市发展蓝图》里所设定的垃圾回收目标。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Lampiran 1: Pelan KL City 2020 menunjukkan sasaran kitar semula dan pengeluaran sisa pepejal pada tahun 2020

    Lampiran 2: Pelan KL City 2020 menunjukkan rancangan untuk tapak insinerator Taman Beringin serta kemudahan pusat kitar semula di Taman Lindungan Melati dan Chan Show Lin

    Lampiran 3: Penjelasan tentang dokumen PPQ mengenai jumlah minimum sisa pepejal yang dijamin

    Lampiran 4: Pengesahan bahawa pemisahan sampah tidak akan dijalankan semasa pemungutan


    [1] http://klcityplan2020.dbkl.gov.my/eis/?page_id=491

    [2] http://www.thestar.com.my/story.aspx/?file=%2f2011%2f3%2f1%2fnation%2f20110301150815&sec=nation

    [3] Ketua Pengarah boleh memberi arahan bertulis sebagaimana yang difikirkannya patut kepada mana-mana orang berkenaan dengan pengasingan, pengendalian dan penstoran apa-apa sisa pepejal terkawal dalam milikan orang itu bagi maksud memastikan pematuhan Akta ini.

  • 社会包容委员会可以扮演如同人权委员会的角色来密切监督政府在各人权领域的扶弱政策。

    (吉隆坡4月10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社会包容委员会可以扮演如同人权委员会的角色来密切监督政府在各人权领域的扶弱政策

    在3月27日,掌管经济策划组的首相署部长阿都瓦希(Abdul Wahid Omar )在针对我的社会包容案的提呈时,回答议会表示,“国家不需要社会包容法案,因此政府不会将之列为考虑事项。”[1] 眼见国内日益严重的赤贫问题,这无疑是令人失望的回复。

    虽然国家的赤贫水平已经在过去的50年已显著地减少,但事实上,在520万个家庭中有80巴仙,是符合参与第一轮的一马援助金(BR1M)的资格。相对的,这就清楚地表示了这个国家的赤贫困问题仍需要被关注的。最近, 财政部副部长拿督阿末马斯兰指出,相比BR1M 1.0的26亿令吉和BR1M 2.0的45亿令吉,政府将会在未来发放45亿令吉的一个大马人民援助金BR1M 3.0,预料造惠790万人。[2]

    日前,和丰国会议员再也古玛 (Dr Jeyakumar)是在我的支持下向国会提呈题为2014年社会包容法的私人法案,主要建议是成立一个社会包容委员会,来密切监督政府的扶弱政策和在有必要的时候为当局提供适当建议。社会包容委员会的角色是如同监督政府在各职责领域的人权记录的人权委员会(SUHAKAM)。举个例子,两个委员会都有权利针对任何必要的投诉来展开调查[3]和在一些被关注的社会领域里进行民意调查和作出进一步的研究。[4]

    在过去的记录,人权委员会在广泛的社会领域都致力推动保护人权的工作,包括监督针对警察虐待和暴力,土著族群的土地权利,儿童权利,妇女权利的投诉,和不断加强高等院校学生对人权保护的意识。在最近2013年人权委员会的年度报告中,他们也针对2013年防范罪案 (修正与扩充) 法案中许多有不足的地方提出相对的建议。同时,人权委员会的努力也进一步向政府施加压力,以便对其行为负责,包括回应人权委员会2012年的年度报告。

    社会包容委员会可以扮演如同人权委员会的角色,来监督和确保政府完善的扶弱政策。有鉴于此,国会应该接受这项2014年社会包容法的提呈,让国会议员辩论。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 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詹姆士道达沃斯是否有隐瞒事实,咖啡山的废物焚化炉所释放的二恶英毒气含量每个月是否有被检测?

    <吉隆坡4月5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詹姆士道达沃斯是否有隐瞒事实,咖啡山的废物焚化炉所释放的二恶英毒气含量每个月是否有被检测?

    在辩论感谢最高元首施御词时,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詹姆士道达沃斯在回复由后座议员所提出的课题时,说位于森美兰咖啡山的废物焚化炉所释放的二恶英毒气含量每一个月都会被进行检测工作。这是当我问起副部长,有关针对位于上述地址的焚化炉的二恶英毒气含量所作出的检测工作到底进行多少次时所得到的回复。而在之前,拉沙区(Rasah)国会议员陆兆福则曾质询该部门,位于森美兰咖啡山的废物焚化炉在合约于2015年2月28日到期后,将会被重新安置在哪里。

    过后,根据环境影响评估报告(EIA)和环境部指南(DOE),当我告知副部长有关焚化炉的二恶英毒气含量的检测工作只会在每年进行一次,而并非每个月一次。而针对此事,副部长则辩称他是根据在古晋的焚化炉经验才这样回复的。

    当翻阅经营森美兰州咖啡山焚化炉的UEM-Enviro(也是Kuali Alam有限公司的母公司)的2012年及2011年的年度可持续发展报告时,我感到非常震惊。根据这份报告的内容指出,监视焚烧炉排放物的数个监测站所提供的2012年报告中的第75页有提到 “记录了一些包括二恶英和呋喃等的有毒空气污染物。这些空气污染物可能是由废物焚化炉所造成的。”[1]

    可是,在报告里的第82页,当我正继续往下翻看里面所发布的一堆监测结果时,竟然发现没有公布二恶英和呋喃含量的测量水平。(请参考以下附录1)

    同时,在2011年的报告里,我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根据2011年报告里的第50页,有提到二恶英和呋喃含量水平的检测工作记录,但却最后没有被公布出来。(请参考以下附录2)[2]

    换言之,不仅是在西马半岛的大型废物焚化炉里的二恶英和呋喃毒气含量的检测工作并没有每月被定期进行,而且这些检测结果也不曾在经营废物焚化炉公司的2011年和2012年环境可持续发展报告里被刊登过。因此,这是否意味着隶属国家天然资源和环境部底下的环境部(DOE),并没有尽到应有的责任作好执法工作呢?若真是如此,那我们又要如何相信环境部(DOE)能确保拟定在甲洞柏林京花圆建设的垃圾焚烧厂遵守良好的空气质量标准呢?

    在此,我呼吁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要公开从2011年至2013年,位于森美兰咖啡山废物焚化炉的二恶英和呋喃毒气含量的检测信息和有多频繁作出这些检测工作。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Lampiran 1: Keputusan Pemantauan Lepasan Cerobong dari Laporan Kemampanan Alam Sekitar 2012 UEM Enviro – Tiada sebarang pengukuran dioksin dan furan yang diterbitkan

    Lampiran 2: Keputusan Pemantauan Lepasan Cerobong dari Laporan Kemampanan Alam Sekitar 2011 UEM Enviro – Tiada sebarang pengukuran dioksin dan furan yang diterbitkan


    [1] http://www.kualitialam.com/wp-content/files_flutter/1372134827UEMEnvironmentSustainabilityReport2012_forwebsite1.pdf (Scheduled waste is another term for hazardous waste)

  • 大臣不应放弃雪州政府为大马圣经公会(BSM)被雪州宗教局(JAIS)扣押的320本马来文与伊班文圣经一事寻求一个公正和公平解决方案的责任。

    (吉隆坡42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大臣不应放弃雪州政府为大马圣经公会(BSM)被雪州宗教局(JAIS)扣押的320本马来文与伊班文圣经一事寻求一个公正和公平解决方案的责任。

    我们得知雪州大臣卡立于昨日促请大马圣经公会(BSM),致函总检察署取回被扣押的320本马来文与伊班文圣经。另外,我们也极度关注大臣有关圣经公会(JAIS)“需要突出它想要拿回马来文与伊班文圣经的立场”的一番言论。[1]

    我们欲提醒大臣于今年1月8日,即雪州宗教局扣押圣经的一周后,曾指示圣经公会寻求内政部解释,[2]这些圣经是否符合国阵政府在2011年砂州选举前所宣布的十点方案。[3]

    我们希望大臣能记住十点方案里的一些内容,已清楚地显示了印刷和派发马来文圣经给在马来西亚半岛的基督徒与十点方案的规定是一致的。这包括以下几点:

    1. 所有包括马来文/印尼语言的圣经都可以被进口到国内。

    2. 这些圣经是可以在马来西亚半岛,沙巴和沙捞越被印刷。这是一个值得受基督教团体欢迎的新发展。

    5. 顾虑到广大穆斯林社会的利益,所有在马来西亚半岛印刷和进口的马来文/印尼语言的圣经,都必须要在封面标示着基督教出版社和十字符号印的字眼。

    虽然大臣卡立于1月25日曾说,雪州政府在决定下一步行动前,必须等待雪州宗教局完成对这些圣经的调查,但民众迄今仍未听闻其调查结果。[4] 在此,我们敦促大臣要求雪州宗教局提供更多关于调查进展的更新消息,在调查进行期间,到底有无需要继续扣押逾300本马来文和伊班文圣经。

    大臣要求雪州宗教局直接致函总检察署的做法是令人感到意外和担忧的,因为早前于2014年1月31日他曾指出这项课题的解决法案已进入最后的阶段了。[5]

    大臣的要求,是放弃雪州政府为此事寻求一个公正和公平解决方案的责任。而这也牵涉了宪法所保障的宗教自由权益,包括联邦宪法第11(3)条文所阐明,管理个人信仰事务的权益。

    最后,我们想提醒大臣卡立,人民是基于民联承诺包容及公正施政,才在第13届全国大选赋予雪州民联强大的委托。要求大马圣经公会直接致函总检察署,来展现他们要求取回圣经的‘决心与想望’,将被视为漠视这个竞选承诺。同时,我们也促请大臣卡立设法会见有关单位,包括雪州宗教局、大马圣经公会、总检察署和内政部,来主动寻找解决方案,而非将责任推给大马圣经公会。一名真正的改革者,是应该要有决心来为此事寻找一个公正和公平的解决方案。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1]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malaysia/article/selangor-tells-bsm-to-seek-bibles-return-on-its-own

    [2] http://www.freemalaysiatoday.com/category/nation/2014/01/08/sgor-mb-say-confiscated-bibles-must-be-returned/

    [3] http://www.thestar.com.my/Story/?file=%2F2011%2F4%2F3%2Fnation%2F8407376

    [4] http://www.fz.com/content/sgor-wait-jais-complete-probe-seized-bibles-khalid

    [5]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bible-society-told-to-write-to-attorney-general-for-return-of-al-kitab

  • 掌管选委会的沙希旦部长建议按照种族比例来投一人一票,是无法改善马来西亚的族群问题,反之,会使问题更为恶化。

    (吉隆坡4月1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掌管选委会的沙希旦部长建议按照种族比例来投一人一票,是无法改善马来西亚的族群问题,反之,会使问题更为恶化。

    昨天,掌管选举委员会的沙希旦部长,发表出了“基于种族,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表示建议同一个种族的选民将投票给一样种族的议会代表,即马来人将票投给马来人代表,华人将票投给代表华人代表和印度人将票投给印度代表。沙希旦部长接着还说,这样的制度将会减缓在这个国家的族群问题。

    沙希旦部长的建议是荒谬的,因为它不仅是不民主和违反宪法精神的,而且通过倡导“种族比例制选举’,会将进一步使问题恶化,而非改善这个国家的族群关系。如果马来人代表只需由马来选民投票,那他们将很可能只能反映出马来选民的意见而已。同样的,由华人选民投票出来的华人代表,由印度选民投票出来的印度代表,由伊班族选民投票出来的伊班代表,由卡达山族选民投票出来的卡达山代表等等都是如此。这也意味着在这种选举制度之下,人民代表将不会有选举诱因来考虑非自己族群选民的感受和看法。因此,这将毫无疑问地将导致各族群进一步分化,而无法减缓国家族群问题。

    相比之下,像我本身的沙登选区是处在多族群混合选区(49%华人, 40%马来人 ,10%印度人,1%其他族群)。因此,我必需要聆听来自各族群选民的声音和意见。事实上,尤其处在多族群混合城市选区的许多民联议员,都是由各族群选民投票出来,因此时常不得不从多种政治观点来面对许多民生议题。如果我们实施了种族比例制选举的话,那中选的人民代表甚至不再需要出席其他族群的宗教和文化庆典,因为其他族群的人民都不会是自己的选民!如果马来议员的所有选民通通都是马来人的话,那为何马来议员还有这个必要去参观华人或印度寺庙或教堂呢?如果华裔议员的所有选民都是华人的话,那为何华裔议员还需要与马来同胞一起在回教堂和清真寺进行斋戒活动呢?
    在此,我敦促声称拥有博士学位的沙希旦部长,向所有马来西亚人民公开,他到底进行了怎样的研究,来显示“种族比例制选举’将可以减缓马来西亚族群间的分化问题。另外,我还呼吁沙希旦部长告知马来西亚人民到底有那些国家已经成功通过实施了“种族比例制选举’,而有效地减缓种族问题。

    如果沙希旦部长无法向我们提供充分理据来证明此建议的可行性,那他就无法胜任掌管选委会的部长。所以,我再次呼吁部长必须辞职,如果他没有这样做,那首相则有必要插手此事件。

    在今天上午的国会下议会辩论中,沙希旦部长的这番建议也得到京那巴当岸国会议员邦莫达的支持。由于该提案已经获得两个巫统国会议员表示支持,所以我呼吁首相出面澄清,是否整个巫统也支持这个建议。同时,我也呼吁国阵其他非巫统政党的领袖出来澄清,他们是否会支持沙希旦部长的这番建议。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Page 30 of 37« First...1020...2829303132...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