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府应保障就读首要大学医药系的学生们的利益应,并应暂缓耗资23亿令吉给首要大学校园的兴建工程。

    (2014年8月18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政府应保障就读首要大学医药系的学生们的利益应,并应暂缓耗资23亿令吉给首要大学校园的兴建工程。

    根据2014年7月31日的报道,享誉国际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已经决定终止与首要大学医药研究院(PUGSOM)的合作关系[1],因为后者经常延迟付款给坐落于首要大学校园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甚至现已长达12个月未付款。

    在2011年9月12日, 首相纳吉隆重地推介了首要大学(Perdana University)。[2] 在其演讲中,首相当场宣布为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合作的医学课程招收30名首批学生。其中,有近50位的学生将会获得公共服务局奖学金的赞助。[3] 这项课程在每名学生身上预计花费高达100万令吉。[4]

    在PUGSOM课程下,第一批学生预计将在2015年毕业。随着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宣布结束合作关系,那首要大学和大马政府的首要责任便是要找到一个公平和透明的方式来确保在PUGSOM计划下的学生能如期毕业。[5] 再来,我们也不能忘记PUGSOM课程实际上是一个研究生课程,这意味着目前就读的学生都已拥有一个学士学位。然而美国的医学院,就像法学院一般,是一个博士课程,而这意味着惟独拥有本科硕士学位的学生才能申请这些课程。因此,我们并不能为了寻求解决方案而轻率地建议将这些PUGSOM学生转移到首要 大学 -爱尔兰皇家医学院去就读为期5年的医学课程。最终,校方都应向被影响的相关学生和家长们提供适当的咨询和辅导。

    此外,政府也应立即停止提供公共服务局奖学金给进入首要大学就读PUGSOM课程及PU-RSCI课程的学生们,因为该大学的业主-学术医疗中心公司能否有继续经营下去的能力仍是备受质疑的。根据该公司所提呈给公司委员会的财务账目,截至2013年底,学术医疗中心公司拥有高达1.89亿令吉的负储备资金和6360万令吉的亏损。有鉴于此,我们更不能掉于轻心,以免牺牲掉医学生现在和未来的权益。

    最后,政府应立即停止对耗资23亿令吉的公共私营合作制所进行的任何拨款,包括该项目预料在首要大学校园计划建设拥有600个床位的教学医院。[6] 而实际上,这个项目被分配给学术医疗中心公司的母公司-Chase Perdana,也引起众多争议。为何一家建筑公司会被允许颁发土地和执照来经营医药大学呢?为何该学术医疗中心公司的母公司可以被获颁该大学校园的建筑工程项目呢?

    我自己也有机会曾与一些首要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学院里的教授进行过非正式的互动和交流,并发觉他们都是非常热爱教学,同时也极力珍惜能在马来西亚作研究的机会。从这个部落格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如何鼓励报名PUGSOM课程的学生要勇于发问和具有更批判性的思考能力。[7] 可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学院教授已不再有这样的机会,而PUGSOM学生也即将会和教授们结束师生关系了。

    我衷心希望这一次的公共私营合作制不会变相成为“公共大盗合作制”,即涉及相关的私营部门罔顾大众利益而从中大捞一笔。

    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

    [1]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top-us-medical-school-cuts-ties-with-perdana-u-over-money

    [2] http://www.pmo.gov.my/?menu=speech&page=1676&speech_cat=2&news_id=521

    [3] http://malaysia-scholarship.net/2011/06/28/perdana-university-graduate-school-of-medicine-scholarships/

    [4] http://thepugsomites.wordpress.com/2012/06/17/letter-from-malaysia/

    [5] http://perdanauniversity.edu.my/pugsom/programmes/

    [6] http://www.chaseperdana.com.my/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160

    [7] http://thepugsomites.wordpress.com/2012/06/17/letter-from-malaysia/

  • 若连柏灵京花园垃圾转运站的严重河流污染问题都无法被妥善处理,那政府又要如何兴建和管理焚化炉呢?

    (2014年8月10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若连柏灵京花园垃圾转运站的严重河流污染问题都无法被妥善处理,那政府又要如何兴建和管理焚化炉呢?

    在2014年6月30日,我亲眼观察了由认可的化学实验室在吉隆坡甲洞柏灵京花园垃圾转运站(WTS)四周所进行4个水质检验的工作。这4个采集水质样本的确切位置如下图所示:

    样本W2是直接通过柏灵京花园垃圾渗液厂所排出来的污水采集。W3样本则是通过柏灵京花园附近,接近南洋花园的垃圾土埋场的污水采集。

    有关的检验结果令人感到震惊。根据以下图表1可以看出,水质检验的污染结果是超出根据1974年环境质量法的2009年环境质量(工业污水)条例B级标准。

    图表1:不符合环境局所规定标准的水质检验结果

    含粗体的化验结果表示超出环境局的B级标准

    在柏灵京花园垃圾转运站一带所检验的结果显示,化学需氧量(COD)竟高达800,4倍高于所规定的标准。样本W3的砒霜含量水平为0.7,7倍高于所规定的标准。W2的颜色值(ADMI标准)为448,2倍高于能源部所规定的标准。同样的测量,W3则为7500,37倍高于标准。W2的氨氮(或阿摩尼亞水平)含量水平为37.1,几乎2倍高于所规定20的标准。同样的检验也显示,W3的氨氮含量是412.7,20倍远远超过环境部规定的标准。

    我呼吁环境局(DOE)调查为什么甲洞柏灵京花园的垃圾转运站会无视环境局渗滤液的排放标准,并建议对采取严厉的举动来对付那些排放这些污染物进入峇都河的有关人士。此外,我也呼吁环境部立即展开调查以解释为什么会发生过去的垃圾土埋场所排放的渗滤液一直超出环境部所规定的标准及为何南洋花园渗滤液处理站仍没有投入运作。如果政府不能确保吉隆坡甲洞柏灵京花园垃圾转运站和南洋花园渗滤液处理站符合环境部所制定的标准,那甲洞居民又要如何能放心政府会确保有效地监督计划中要兴建的焚化炉的污染标准呢?

    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

    Lampiran 1: Analisis Keputusan Air yang menunjukkan pencemaran yang melebihi had Piawaian B JAS

    Lampiran 2: Gambar Pelepasan dari Loji rawatan larut lesap di Stesen Pemindahan Sisa (WTS) Taman Beringin

  • 直辖区巫青团长莫哈末拉兹兰发表要求马来西亚公民“回唐山”应被给予纪律处分

    (2014年7月21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新闻媒体声明

    直辖区巫青团长莫哈末拉兹兰发表要求马来西亚公民“回唐山”应被给予纪律处分

    今早,直辖区巫青团长莫哈末拉兹兰向我转载以下推文:

    #DAP (行动党)领袖(黄伟益)之妻陈宝诗说#Malaysia (马来西亚)是无用国家?…如果不效忠国家, @imokman (王建民) 请叫她回唐山(balik Tongsan)!”

    Yuki Tan(陈宝诗)…@imokman (王建民) 你知道这是谁吗?#DAP(行动党)强人之妻在#MH17 (MH17事故) 侮辱马来西亚。让这国家蒙羞。最好她回唐山去。

    上述推文是针对之前黄伟益的妻子,陈宝诗在其面子书发表的留言。然而,她过后也为此向大家道歉。

    令人遗憾的是,看来巫统和巫青团并没有吸取他们之前的教训。要求任何马来西亚人离开自己出生之地,是极其侮辱的。更何况,这是一位代表联邦直辖区的巫统青年团领袖所为,则显得更具冒犯。莫哈末拉兹兰言论充满种族主义元素,并与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于2008年所发表的“寄居论”如出一辙。结果,阿末依斯迈也因其“寄居论”而遭巫统吊销党籍与区部主席一职3年。

    莫哈末拉兹兰似乎没有从阿末依斯迈所犯的错误吸取任何教训。或是看来他尝试想成为巫青团里的“英雄”,因为阿末依斯迈在被吊销党职了3年似乎也没有忏悔之意,并成功中选2010年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一职。[1]

    若巫统致力于国民团结与消除种族主义,它应从纪律对付发表要求大马公民“回唐山”的直辖区巫青团长开始。较早前,这名直辖区巫青团长在今年2014年5月还曾扬言欲烧掉行动党总部。[2] 若非如此,则会鼓动更多巫统领袖,继续发表种族主义言论,对首相纳吉一个马来西亚计划而言,甚为讽刺。

    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

    [1] http://www.thestar.com.my/story.aspx/?file=%2f2008%2f9%2f11%2fnation%2f2002793&sec=nation and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bahasa/article/umno-bukit-bendera-gembira-ahmad-ismail-kembali-ketua

    [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wXTWy-tkB8

  •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罗哈妮应履行承诺,允许国会议员前往坐落于双溪毛糯,为收留吉隆坡流浪汉而建的Desa Bina Diri收容所进行考察活动

    (2014年7月17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新闻媒体声明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罗哈妮应履行承诺,允许国会议员前往坐落于双溪毛糯,为收留吉隆坡流浪汉而Desa Bina Diri收容所进行考察活动

    在上个星期日,7月13日,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罗哈妮曾表示:“坊间流传我们将取缔游民和把他们关进牢房的说法是不正确。可事实并不是如此。目前,在野党想要到坐落于双溪毛糯的Desa Bina Diri收容所(流浪汉的收容所中心)考察中心里面的设备,因为他们觉得那里像是一个牢房。对于此事,政府无任欢迎。”[1]

    在一个月前,于6月23日,我曾致信给部长,要求为有兴趣的国会议员进行正式的考察活动。在7月7日,我更进一步地接触部长的私人秘书Encik Reza-Rizvy Ahmad,并重复了同样的请求。迄今为止,尽管部长在星报公开欢迎有兴趣的在野党前往该中心考察,可我仍没有接获到来自部长或其私人秘书的任何积极的回应。

    我们这一次的考察目的是基于以下几个理由:

    (i)                 被安置的流浪汉是否心甘情愿或违背他们的意愿

    (ii)               流浪汉是否会得到必要的照顾以帮助自己从无家可归脱困。可这也必须包括在必要的时候提供专业的心理咨询辅导和适当的医疗照顾。

    (iii)             一旦工作能力被许可,流浪汉是否有获得适当的培训和工作机会。

    (iv)              流浪汉是否有被协助申请并获得正式文件如身份证明卡。

    (v)                Desa Bina Diri收容所是否有足够的空间和设施来容纳流浪汉。

    这次考察显得更有其必要性,因为根据报道,一些在双溪毛糯DBD流浪汉是不情愿地违背被安置在收容所里面。[2]请问部长是否会履行承诺允许反对党国会议员前往双溪毛糯DBD进行考察,或这只不过又是国阵政府另一个无法被履行的承诺(janji tidak ditepati) 的例子?

    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

    [1] 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4/07/13/Sleepless-over-the-homeless-Woman-Family-and-Community-Development-Minister-Datuk-Seri-Rohani-Abdul/

    [2]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malaysia/article/homeless-beg-to-be-freed-from-sungai-buloh-centre

  • 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应实现国会所做的承诺,以公布涉及甲洞帕林京园焚化炉计划的所有公开招标文件

    (2014年7月15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新闻媒体声明

    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应实现国会所做的承诺,以公布涉及甲洞帕林京园焚化炉计划的所有公开招标文件

    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阿都拉曼达兰最近在推文上表示,甲洞帕林京园焚化炉计划是根据私人财政的基础上,由成功招标者来承担兴建成本。政府只需要付每吨的补贴费,而非工厂的资本开支。[1]

    此事若属实,部长就得公布该焚化炉每吨的补贴费,以让我们可以根据国家固体废料管理局总监纳兹所提供的资料,拿来与目前由吉隆坡市政局所付的补贴费,大约每公吨RM84(包括运输成本)作比较。如果未来预计的补贴费将比目前的来得更高,那相信吉隆坡的居民也不得不支付更高的评估费用。

    在此,我想再提醒部长浮罗交怡,邦咯岛和金马仑的焚化炉运营成本每公吨的运营成本全都超过200令吉,当中则是金马仑高原的是最高,即每吨363令吉。[2] 若我们进一步还将焚烧炉的兴建成本包含算下去,那最终每吨的成本便会显著地高过200令吉。

    甲洞帕林京园焚化炉计划的征求建议书已包含了所有这些资料,如未来预计的补贴费。公共及私人界合作单位(UKAS)的主管曾在2014年7月7日在推特上回应我说,“该局预计将于2014年7月份的第三个星期公布征求建议书”。可是,当我通过推特进一步询问该征求建议书是否将被上载至UKAS的网站上时,该主管则没有给我一个答复。

    另外,我想提醒部长在该2013年11月26日财政预算案辩论的国会答复里曾说过:“So, once we tender ini adalah tender antarabangsa, tender terbuka antarabangsa yang akan diiklankan dan akan pamerkan segala data Yang Berhormat hendakkan. You know Yang Berhormat, kita tidak mahu seperti mana yang saya katakan, kita mahu yang terbaik untuk rakyat dan penduduk Kuala Lumpur.

    迄今为止,部长仍没有在我们长篇的推特交流里答应会向公众公布招标文件或RFP的文件。最后,我呼吁部长能实现国会所作出的承诺,公开所有招标文件和投标者的背景身份。否则,部长不仅违背自己的承诺,更会让公众质疑他和其部门对公众另有隐瞒。

    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

    [1] http://www.thesundaily.my/news/1112566

    [2] http://ongkianming.com/2013/12/27/press-statement-response-to-minister-dato-abdul-rahman-dahlan-on-the-small-scale-incinerators-in-langkawi-pangkor-tioman-and-cameron-highlands/

Page 30 of 44« First...1020...2829303132...4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