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Ms Catherine Ridu成为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的新任首席执行员

    (2014年6月7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欢迎Ms Catherine Ridu成为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的新任首席执行员

    在这里,我想祝贺Ms Catherine Ridu于2014年6月2日被委任为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的新任首席新执行员。[1]马来西亚在再生能源领域一直都面临着许多挑战和机遇,而我希望曾在隶属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KETTHA)的监管和产业发展部门服务的副局长,我希望Ms Ridu可以借助她过去的经验,协助马来西亚在再生能源领域在未来取得持续性的发展。

    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成立的核心价值观是透明,公开与诚信。同时,该局迄今为止也是努力实践这些理念的其中一个政府机构。[2]举一个例子,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在其网站公布获取电力回购制度(FIT)配额的公司名字和它们所获分配的固打。[3]

    昨天,于2014年6月6日,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在IOI度假村举办了一场汇报会,向所有的太阳能光伏/太阳能能源发电系统的供应商讲解有关个人太阳能电力回购制度配额申请的最新状况。[4]在该汇报会上,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向公众致歉并承认由于过去太多的申请者不断登陆其电子申请系统,导致目前该系统暂停分配轮侯编号给申请者。[5]

    在这个汇报会上,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透露,在2014年共接获3865宗8兆瓦发电量的个人太阳能光伏配额申请。而在这当中,共有1110宗申请是在2014年成功取得轮侯编号,并有资格获取2015年的电力回购制度(FIT)配额。其余的2459位申请者,则无法顺利取得任何的轮侯编号,主要是因为他们无法顺利地登录系统。其实,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应尽力确保大部分的人都有机会可以登陆该系统,因为在2011年12月1日,当该电力回购制度的线上系统(e-FIT system)最初被开放使用的时候,同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6]这对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可说是一大败笔,因为这已引起了很多系统供应商的不满,并怀疑轮侯编号的分配机制是不是有被“操纵“的嫌疑。

    在这个汇报会上,由于电力回购制度的线上系统(e-FIT system)在分配轮侯编号上有出现管理的不当,因此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承诺未来会作出以下的补救方案:

    (i) 为那些因无法成功登陆系统而没有获得轮侯编号的申请者提供2015年和2016年配额的轮侯编号。

    (ii) 采用由第三方的独立代表所管理的抽签方式(人手抽签或电脑自动抽签系统)。

    (iii) 公布获得2014和2015年的轮侯编号和电力回购制度固打的分配的公司名单(需通过法律程序的批准),以提高透明度和向公众交代,该轮侯编号的分配机制并没有涉及“不正经”的勾当。

    (iv) 向政府建议其中取得的2015年轮侯编号的296名申请者获颁2014年的固打配额。

    (v) 考虑向因无法获得轮侯编号而有意撤消对电力回购制度(FIT)配额竞标的申请者提供退款。

    (vi) 向政府建议2014年的(个人)太阳能光伏的基本费率于将不会与2015年有所差别。

    (vii) 承诺将在今年年底前完成2015年配额的分配工作,好让相关的系统供应商可以在2015年的1月1日就开始安装工作。

    我希望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的新任首席执行员Ms Ridu可以实现昨天该局首席运营官阿利亚士 和他的团队所做的上述承诺。

    另外,我促请新任首席执行员可以考虑以下几点建议:

    (i) 公布2012年再生能源基金里五亿令吉的账目。2011年《可再生能源法》第27条规定,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必须准备和提呈再生能源基金的账目给国会。迄今为止,再生能源基金的账目并没有被提呈过给国会。[7]公众有权知道他们所支付给再生能源基金的费用(电费里已经被征收和正被征收的1。6巴仙)是否有被妥善运用 。

    (ii) 公布包含因安装失败而被撤消的电力回购制度(FIT)配额的完整名单,以确保透明度和证明这些被撤销的配额是否已经被重新公开招标。

    (iii) 考虑从大型项目,如产生425千瓦(kW)电量以上的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配额中,重新分配较小的配额来满足小型供应商的需求,同时也能为太阳能光伏产业产生较大的乘数效应,最终使大部分的终端消费者受惠。

    最后,我在此衷心祝福Ms Ridu在成为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新任首席执行员的任期内有卓越的表现。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

    [1] http://seda.gov.my/?omaneg=00010100000001010101000100001000000000000000000000&y=45&s=3864

    [2] http://seda.gov.my/?omaneg=00010100000001010101000100001000000000000000000000&s=2222

    [3] http://seda.gov.my/?omaneg=00010100000001010101000100001000000000000000000000&s=1817

    [4] http://www.seda.gov.my/?omaneg=00010100000001010101000100001000000000000000000000&s=2158&details=136

    [5] http://seda.gov.my/?omaneg=00010100000001010101000100001000000000000000000000&y=45&s=3830

    [6] http://seda.gov.my/?omaneg=00010100000001010101000100001000000000000000000000&y=45&s=1251

    [7] The Accounts of the RE Fund is different from the Accounts of SEDA which have been tabled in parliament as part of SEDA’s annual reports 2011 and 2012.

  • 针对为什么民主行动党没有要求重算选票或抗议选委会在安顺补选所宣布的成绩票数出现差距的解释

    (2014年6月6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针对为什么民主行动党没有要求重算选票或抗议选委会在安顺补选所宣布的成绩票数出现差距的解释

    许多民联支持者都好奇行动党为什么没有对国阵候选人所赢得的238张微差多数票要求重新计算。此外,他们也问,当选委会在投票结束后一开始和最终所公布的票数成绩有所差距时,为什么行动党并没有挑战成绩呢。

    让我针对票数重算的议题先作出以下澄清。

    根据1981年选举(选举程序)条例第25(13)条文,只有在双方候选人所获得的票数差距少于总票数的4%,该候选人或选举代理人或计票员才可要求重算。而这一切的计算工作都只能在个别投票站发出决定成绩的表格14前提出要求。

    由于我们在每个投票站都安排了富有经验的计票员,而他们也并没有接受任何指示,若票数差距少于4%就得要求重算票数。(有七个投票渠道的票数差距为4%或更低)我们一直都很相信这些有经验的计票员有能力地履行他们的职责,来确保计票过程中的透明度和准确性。

    此外,根据第25(13)条例,重算选票是不包含损坏选票或废票。实际上,涉及的有效票数在重算后能改变最终成绩的机会是很渺茫,也并不足以扭转238张多数票。再来,重算选票往往也很容易出现反效果,例如国阵候选人结果获得更多选票。

    一旦表格14S已在投票站被公布,要求重算个别投票站的选票是不可能的事。行动党唯有要求选举管理委员会根据表格14S重新计算总票数。然而,行动党从自己的计票员收集了所有表格14S,最终也证实了由选举委员会所公布的成绩是正确的,并与我们的表格14S的计算结果相符。

    第二,当选委会在投票结束后一开始和最终所公布的票数成绩有所差距时,为什么行动党并没有挑战成绩呢?

    大约在5:30pm,选举委员会便宣布当天的总票数为39850张。若选委会的公布属实,加上提早投票的392张,总票数应为40242张。可是,当成绩最终揭晓后,总票数是40619张(国阵获得20157张票,行动党获得19919张票和有543张废票)。显然的,选委会最初所公布票数(40242张)和最终成绩(40619张)是有明显的差距。同样地,这个票数差距已经超过了国阵候选人的238张多数票。

    民主行动党全国秘书长,林冠英已致函要求选举委员会主席阿都阿兹解释为何最初所公布票数和最终成绩之间会出现差距。在进一步与律师团讨论前,我们仍等待选委会的答复。律师团建议我们在这个阶段先不要发表任何意见,直到我们得到选举委员会的正式答复。全国秘书长目前正努力地向选举委员会寻求此事件的真相。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

  • 雪州宗教局以后是否会禁止穆斯林出席其他宗教的节日庆典和仪式呢?

    (2014年6月5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雪州宗教局以后是否会禁止穆斯林出席其他宗教的节日庆典和仪式呢?

    我非常震惊地得知雪州宗教局副总监阿末查基针对雪州宗教局于6月1日前往搜查或干扰这场在八打灵再也兴都庙举办的婚礼所作出的回应。根据报道,他作出以下辩解:

    “例如,如果拉斐尔纳达尔(Rafael Nadal,西班牙网球好手)来到马来西亚,并前往教堂,我们必须调查,因为他拥有穆斯林名字。因此,请别下定论。”[1]

    首先,辩称拉斐尔纳达尔是拥有穆斯林名字是一个非常滑稽的说法。据我所知,无论是拉斐尔或纳达尔,这些名字都已被世界任何地方的穆斯林社群广泛使用。因此,使用纳达尔为穆斯林名字的例子来辩解已清楚地突显了雪州宗教局副总监阿末查基的无知。

    其次,特别是来自沙巴和砂拉越,已有许多马来西亚的非穆斯林拥有像是穆斯林的名字。例如,表现管理及传递单位(PEMANDU)的首席执行员,依德利斯贾拉上议员尽管是一名来自砂拉越巴里奥(Bario)的卡拉毕(Kelabit)基督徒,但却拥有像是穆斯林的名字。那这是否意味着若雪州宗教局接获公众投报拥有依德利斯贾拉名字的人前往雪兰莪的任何教堂,便会依法对这个人进行调查呢?

    其三,雪州宗教局副总监是否在暗示会对任何出现在非穆斯林宗教场合的穆斯林进行调查呢?然而,关键的是,作为一名穆斯林,是否就不应该在任何节日庆典中参观教堂,华人或印度寺庙呢?举个例子,(行动党党报)火箭报的其中一名党员,最近在梳邦再也的教堂里进行结婚仪式,过程中大家高唱基督教歌曲和诵读圣经的章节。同时,行动党里的许多包括来自马来出版社Roketkini的马来同事 ,都有出席这一场教堂婚礼。所以,若雪州宗教局接到有马来人出席这场婚礼的投报的话,那他们也是否会对这场婚礼进行搜捕或检举行动呢?再来,在雪兰莪州的所有非穆斯林同胞是否以后应该停止邀请马来朋友来出席任何在非穆斯林的宗教场合所举行的婚礼或节日庆典呢?同理,马来西亚的穆斯林政治人物是否也应停止出席任何在非穆斯林的宗教场合所举行的任何活动呢,因为这样邀请的举动可以被视为非穆斯林正在进行传教活动。

    雪州宗教局毫不敏感所采取的这次搜捕活动和该局副总监所发表的无知言论,已清楚显示了宗教局缺乏敏感度,在没有考虑到雪兰莪州非穆斯林社群的心情,便过度热心地对这次的投报进行调查。雪州宗教局不应继续采取“先行动,后思考”的作业程序,而是尊重非穆斯林宗教场合的神圣性,并在进行类似涉及非穆斯林的行动前,理应先咨询和寻求雪州政府的批准。[2]

    最后,雪州宗教局所采取的一系列行动,包括扣查属于马来西亚圣经公会(BSM)的马来文版本的圣经和在2011年突击八打灵百乐镇卫理会(DUMC)事件,只会加强非穆斯林在雪州被“围攻“的公众印象,甚至进一步恶化雪州和国内其他地方的种族关系。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

    [1]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jais-denies-raiding-hindu-temple-says-wanted-to-speak-to-bride-about-her-re

    [2]https://my.news.yahoo.com/mb-jais-action-embarrassment-072636971.html

  • 为什么我们不能接受凯里的“道歉”,因为这不算是真正的道歉

    (2014年6月3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为什么我们不能接受凯里的“道歉”,因为这不算是真正的道歉

    根据当今大马昨天的报道,凯里在记者会上回答当今大马的记者询问他是否会针对为直辖区巫青团于2014年5月22日恫言焚烧行动党总部的行为公开道歉时表示:

    “不管是私下或公开(道歉),这仍是同一回事。关于行动党党产遭破坏一事,我已表示歉意了,甚至建议赔偿。我想,这已足够了。”[1]

    在这里,我想要作出以下几点声明:

    首先,我并无意揭露和公开凯里的私人道歉。当我与行动党同事分享这通私人讯息时,我明白这通私人讯息只是发送给我而已,并不用于公开用途。更何况很多来自不同政党背景的政治人物也都会时常通过言语或其他如短讯,电邮,推特,面子书等媒介来分享彼此的私人信息。我也明白这些私人信息是应该不公开和不允许被任何政党利用来捞取政治资本。这直到凯里最近向当今大马透露,他曾向我公开道歉,而实际上我曾对此向凯里回复,这样私底下的道歉是不能被接受的。我也进一步地举例,若行动党成员在破坏了巫统的财产后仅仅私底下传送信息给首相致歉,然而这种做法是否能被接受呢。[2]因此,我再次坚持早前的立场,凯里对我的私下道歉是无法被接受的。[3]凯里应该为直辖区巫青团长拉兹兰,恫言焚烧行动党总部和把撕毁的备忘录扔向我的脸上的流氓行为公开向行动党道歉。

    其次,既然凯里曾公开地表示他已私底下向我道歉,那我就借此机会来分享他“道歉”的内容。(附录一)

    Khairy Jamaluddin: The lads got carried away. Apologies for the sign. I’ll have it replaced. Please inform your party. (May 22)

    Ong Kian Ming: They r coming again tomorrow after prayers, expected to b bigger group, hope u can ask them not to come, hard to control once they r here. (May 22)

    Khairy Jamaluddin: OK.

    Khairy Jamaluddin: Send me the bill for the sign. (May 22)

    Ong Kian Ming: bro, a private apology cannot be considered an apology lah (May 23)

    我想在这里强调的是,凯里并没有为巫青团党员的行为道歉,反而仅为破坏资产道歉。他连私下也无法为直辖区巫青团长拉兹兰恫言焚烧行动党总部的威胁和其他巫青团党员的流氓行为作出道歉。虽然这名青年领袖可以在更“开明”或国际观众面前巧舌如簧,他却没有勇气去承认和谴责自己巫青团党员的不文明行为。

    我想在这里重新提醒凯里自己曾经在2012年的巫统大会,向巫青团代表们发表以下演说:

    23第九个建议;巫青团促请首相要坚定地完成他的政治转型计划。除了经济问题,政治改革对于年轻人是极为关键的。他们渴望可以继承前首相阿都拉和历任首相在领导期间的努力,促进马来西亚成为更开放和民主的国家。可是,我们不能松懈下来;巫统和国阵真正为良好施政奋斗和反腐败的政党一个保护人权和重视公民社会议程的政党。这就是现今的政治现实。尽管在过去的日子,我们未曾想过我们可以在没有内安法令的环境下可以和平地相处下去,今天我们已经证明并非如此。因此,巫青团敦促政府继续现有的政治改革,以便年轻一代不再为政治改革而烦恼。当年轻人渴望改革时,我们希望他们会相信国阵是最理想的选择。从创党以来,巫统始终是为诚信,透明,自由和公正而奋战的。[4]

    31,如果今天我们的关注焦点是第十三届大选,那在大选之后,我们必须加倍努力,去培育优秀的青年领袖人才。在这样的背景下,当谈到培育和教育,巫青团必须意识到,我们政治课程的内容必须符合现今政治所面临的挑战和版图。如果今天我们教导的都是过时的政治内容,那请问我们要如何培育千千万万未来的领导人呢?

    请问凯里上述主张的政治改革,是否包括纵容流氓和纵火威胁的行为?难道这又是巫青团学院所教导的政治课程的一部分?

    虽然民主行动党尊重任何团体在马来西亚的任何地方,包括行动党总部外面示威的权利,但我们仍谴责对财产和人身进行肢体暴力的任何威胁行为。我们希望巫青团团长可以通过公开道歉和谴责直辖区巫青团党员恫言焚烧行动党总部和其流氓行为,来为马来西亚青年树立良好的榜样。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

    Appendix 1: Private “Apology” of Khairy Jamaluddin to me
    http://ongkianming.com/wp-content/uploads/2014/06/khairy-umno-protest.jpg

    [1]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64493

    [2]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63671

    [3] 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4/05/23/Khairy-Ong-Kian-Meng-apology-rejected/

    [4] http://www.nst.com.my/nation/umno/speech-by-umno-youth-s-khairy-jamaluddin-1.177903

  • 我对安顺补选成绩的看法

    安顺(6月1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我对安顺补选成绩的看法

    正如我们之前所预测,安顺补选将会是一场激烈的选战。最后,行动党无法凭着67巴仙的投票率来保住江山,而是以238票之差痛失安顺区的国会议席。直至最后一个投票站的成绩出炉前,行动党的候选人黛安娜,实际上仍然领先对手25票。可令人遗憾的是,最后一个双溪武吉士投票站正好是国阵巫统的强区。因此,最终我们在该区输了263张多数票。

    行动党提名黛安娜为年轻女性候选人上阵补选的决定,一定程度上是大胆和有风险的战略。早前,我在撰文探讨为什么黛安娜在安顺补选将会居于下风时,也对此选情进行分析并揭露其风险。[1]在该分析中,我针对行动党的选情提出了两种可能性的推测,其中一个是相对乐观,而另外则是比较悲观的。令人遗憾的是,最终出炉的结果是应验后者的推测。

    根据分析里比较悲观的推测,华裔支持率或许会从2013年大选的85巴仙下降到70巴仙(跌幅15巴仙)。鉴于我们在选前一直都获得华裔积极的回应,特别是在最后一晚的竞选大更会取得支持者踊跃的出席,因此华裔支持率的滑落的确令我们感到意外。

    同样比较悲观的分析也推测印裔支持率可能会从上届大选的62巴仙下跌到50巴仙(跌幅10巴仙)。

    无论如何,令人欣慰的是,从2013年大选取得的25巴仙马来选票在这次补选轻微地上升至28巴仙(增幅3巴仙)。在其余的6个主要得到投票站,由于我们早前没有预料到马来支持率的增加,因此行动党普遍上获得更多马来选票(增幅从0。7巴仙至3。4巴仙)的现象是一项令人鼓舞的事情。

    再来,这场补选成绩应从短期的地方因素以及长远的国家议题两方面来进行分析。

    从地方因素来分析的话,行动党败选的原因,包括两名候选人的种族和出生背景、首相纳吉承诺马袖强胜选将受委为部长、选民普遍上认为补选对国家政治版图没有影响、国阵一如既往所派发的补选糖果和发展承诺以及选民缺乏关心这次补选所导致低投票率。而这些地方因素往往都不会对全国大选造成同样的冲击和影响。

    在全国议题上,民联领导层也需要进一步反思和分析:尤其是华社关注伊刑法课题所可能带来的冲击;印裔社会对如瓦塔慕迪辞去首相署副部长职的兴权会议题缺乏共鸣,造成兴权会效应消退;以及民联在针对这种与安顺类似,即缺乏基本设施和网络相对不方便的半城市混合选区所提出的竞选诉求和战略。

    除此之外,我们民联在未来还必须面对和反思以下的课题:

    首先,鉴于民联在伊刑法课题出现分歧,党选产生的内部问题,雪州民联政府所面对的领导纠纷,和发生“阿拉”字眼和马来文圣经风波等不利因素情况下,下一届大选是否还能维持如同2013年大选的高投票率呢?谁也无法保证这些课题不会继续在来届大选前进一步发酵,若是如此,很多选民或许就选择不回来投票。届时,全国各议席便可能会重演安顺类似的困境,造成行动党由于选民的投票率低,而输掉该议席。

    其次,民联能否在类似安顺的半城市选区,提出更具说服力的论述?相比起打击贪污和杜绝种族政治等论述,这些选区的人民似乎对于发展承诺比较受落。接着,民联比较脆弱的议席还包括木歪、岜吉里、劳勿、武吉干当、居銮、瓜拉吉打,还有数个国阵较脆弱的议席如文冬、金马仑、拉美士,岜眼色海等等。为了捍卫和赢取这些议席,民联必须建立一套完全与全国层级不同而相反的策略。

    其三,作为一个政党联盟,民联能否善用其形象来争取更多年轻选民的支持?毫无疑问的,相比国阵成员,民联的年轻国会议员更具魅力和有公信力。无论如何,年轻选票始终是很浮动的,极容易倾向国阵。因此,民联面对的挑战是,如何提供尤其是年轻马来领袖所需的舞台,好让他们有能力去展现创意的想法和提呈可靠的政策,来进一步说服年轻选民,他们与国阵相比较之下,更适合能领导这个国家。

    再来,我们可以从黛安娜在安顺竞选运动所引起的回响略窥一二。根据我的观察,黛安娜顿时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和她在马来青年社会所掀起的激情可说是盛况空前。而且,黛安娜成为候选人的现象,也引起玛拉工艺大学(UiTM)学生的纷纷热议,甚至他们都不抱负面的态度来讨论行动党。不仅如此,一位就读牛津大学的马来西亚留学生也特别撰写了一篇文章,里头引用黛安娜的例子,来探讨马来青年选择摒弃巫统的原因。[2]另外,玛丽娜(马哈迪女儿)也在回应这个现象时称赞黛安娜的思考和表达能力。[3]

    回到安顺来看,黛安娜所到之地更是获得了青年和小孩们热烈的反应,虽然他们大多数暂时都不是选民,但有朝一日他们终究还是当地的选民。因此,像黛安娜般的青年领袖届时便会占有一定程度的优势。

    再来,我们可以从黛安娜在安顺竞选运动所引起的回响略窥一二。根据我的观察,黛安娜顿时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和她在马来青年社会所掀起的激情可说是盛况空前。而且,黛安娜成为候选人的现象,也引起玛拉工艺大学(UiTM)学生的纷纷热议,甚至他们都不抱负面的态度来讨论行动党。不仅如此,一位就读牛津大学的马来西亚留学生也特别撰写了一篇文章,里头引用黛安娜的例子,来探讨马来青年选择摒弃巫统的原因。另外,玛丽娜(马哈迪女儿)也在回应这个现象时称赞黛安娜的思考和表达能力 。回到安顺来看,黛安娜所到之地更是获得了青年和小孩们热烈的反应,虽然他们大多数暂时都不是选民,但有朝一日他们终究还是当地的选民。因此,像黛安娜般的青年领袖届时便会占有一定程度的优势。

    尽管行动党在这次的安顺补选败北,但我们尝试打破种族和性别藩篱的努力,已为未来开拓了新的版图。经过安顺补选后,我很确信更多马来青年将会开始视行动党为一个未来实现政治目标的平台。最后,我也有信心,更多年轻人将会继续支持民联去追求摒弃种族的政治理想。有鉴于此,民联非但不会后退,而且会向前迈进来面对接下来的挑战。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

    [1] http://ongkianming.com/2014/05/27/press-statement-why-dyana-sofya-is-the-underdog-in-teluk-intan/

    [2]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opinion/yasmin-disney/article/dyana-and-umno-why-are-young-malays-abandoning-the-party

    [3]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malaysia/article/she-can-think-she-can-write-she-can-articulate-marina-mahathir-says-of-smar

Page 30 of 40« First...1020...2829303132...4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