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对安顺补选成绩的看法

    安顺(6月1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我对安顺补选成绩的看法

    正如我们之前所预测,安顺补选将会是一场激烈的选战。最后,行动党无法凭着67巴仙的投票率来保住江山,而是以238票之差痛失安顺区的国会议席。直至最后一个投票站的成绩出炉前,行动党的候选人黛安娜,实际上仍然领先对手25票。可令人遗憾的是,最后一个双溪武吉士投票站正好是国阵巫统的强区。因此,最终我们在该区输了263张多数票。

    行动党提名黛安娜为年轻女性候选人上阵补选的决定,一定程度上是大胆和有风险的战略。早前,我在撰文探讨为什么黛安娜在安顺补选将会居于下风时,也对此选情进行分析并揭露其风险。[1]在该分析中,我针对行动党的选情提出了两种可能性的推测,其中一个是相对乐观,而另外则是比较悲观的。令人遗憾的是,最终出炉的结果是应验后者的推测。

    根据分析里比较悲观的推测,华裔支持率或许会从2013年大选的85巴仙下降到70巴仙(跌幅15巴仙)。鉴于我们在选前一直都获得华裔积极的回应,特别是在最后一晚的竞选大更会取得支持者踊跃的出席,因此华裔支持率的滑落的确令我们感到意外。

    同样比较悲观的分析也推测印裔支持率可能会从上届大选的62巴仙下跌到50巴仙(跌幅10巴仙)。

    无论如何,令人欣慰的是,从2013年大选取得的25巴仙马来选票在这次补选轻微地上升至28巴仙(增幅3巴仙)。在其余的6个主要得到投票站,由于我们早前没有预料到马来支持率的增加,因此行动党普遍上获得更多马来选票(增幅从0。7巴仙至3。4巴仙)的现象是一项令人鼓舞的事情。

    再来,这场补选成绩应从短期的地方因素以及长远的国家议题两方面来进行分析。

    从地方因素来分析的话,行动党败选的原因,包括两名候选人的种族和出生背景、首相纳吉承诺马袖强胜选将受委为部长、选民普遍上认为补选对国家政治版图没有影响、国阵一如既往所派发的补选糖果和发展承诺以及选民缺乏关心这次补选所导致低投票率。而这些地方因素往往都不会对全国大选造成同样的冲击和影响。

    在全国议题上,民联领导层也需要进一步反思和分析:尤其是华社关注伊刑法课题所可能带来的冲击;印裔社会对如瓦塔慕迪辞去首相署副部长职的兴权会议题缺乏共鸣,造成兴权会效应消退;以及民联在针对这种与安顺类似,即缺乏基本设施和网络相对不方便的半城市混合选区所提出的竞选诉求和战略。

    除此之外,我们民联在未来还必须面对和反思以下的课题:

    首先,鉴于民联在伊刑法课题出现分歧,党选产生的内部问题,雪州民联政府所面对的领导纠纷,和发生“阿拉”字眼和马来文圣经风波等不利因素情况下,下一届大选是否还能维持如同2013年大选的高投票率呢?谁也无法保证这些课题不会继续在来届大选前进一步发酵,若是如此,很多选民或许就选择不回来投票。届时,全国各议席便可能会重演安顺类似的困境,造成行动党由于选民的投票率低,而输掉该议席。

    其次,民联能否在类似安顺的半城市选区,提出更具说服力的论述?相比起打击贪污和杜绝种族政治等论述,这些选区的人民似乎对于发展承诺比较受落。接着,民联比较脆弱的议席还包括木歪、岜吉里、劳勿、武吉干当、居銮、瓜拉吉打,还有数个国阵较脆弱的议席如文冬、金马仑、拉美士,岜眼色海等等。为了捍卫和赢取这些议席,民联必须建立一套完全与全国层级不同而相反的策略。

    其三,作为一个政党联盟,民联能否善用其形象来争取更多年轻选民的支持?毫无疑问的,相比国阵成员,民联的年轻国会议员更具魅力和有公信力。无论如何,年轻选票始终是很浮动的,极容易倾向国阵。因此,民联面对的挑战是,如何提供尤其是年轻马来领袖所需的舞台,好让他们有能力去展现创意的想法和提呈可靠的政策,来进一步说服年轻选民,他们与国阵相比较之下,更适合能领导这个国家。

    再来,我们可以从黛安娜在安顺竞选运动所引起的回响略窥一二。根据我的观察,黛安娜顿时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和她在马来青年社会所掀起的激情可说是盛况空前。而且,黛安娜成为候选人的现象,也引起玛拉工艺大学(UiTM)学生的纷纷热议,甚至他们都不抱负面的态度来讨论行动党。不仅如此,一位就读牛津大学的马来西亚留学生也特别撰写了一篇文章,里头引用黛安娜的例子,来探讨马来青年选择摒弃巫统的原因。[2]另外,玛丽娜(马哈迪女儿)也在回应这个现象时称赞黛安娜的思考和表达能力。[3]

    回到安顺来看,黛安娜所到之地更是获得了青年和小孩们热烈的反应,虽然他们大多数暂时都不是选民,但有朝一日他们终究还是当地的选民。因此,像黛安娜般的青年领袖届时便会占有一定程度的优势。

    再来,我们可以从黛安娜在安顺竞选运动所引起的回响略窥一二。根据我的观察,黛安娜顿时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和她在马来青年社会所掀起的激情可说是盛况空前。而且,黛安娜成为候选人的现象,也引起玛拉工艺大学(UiTM)学生的纷纷热议,甚至他们都不抱负面的态度来讨论行动党。不仅如此,一位就读牛津大学的马来西亚留学生也特别撰写了一篇文章,里头引用黛安娜的例子,来探讨马来青年选择摒弃巫统的原因。另外,玛丽娜(马哈迪女儿)也在回应这个现象时称赞黛安娜的思考和表达能力 。回到安顺来看,黛安娜所到之地更是获得了青年和小孩们热烈的反应,虽然他们大多数暂时都不是选民,但有朝一日他们终究还是当地的选民。因此,像黛安娜般的青年领袖届时便会占有一定程度的优势。

    尽管行动党在这次的安顺补选败北,但我们尝试打破种族和性别藩篱的努力,已为未来开拓了新的版图。经过安顺补选后,我很确信更多马来青年将会开始视行动党为一个未来实现政治目标的平台。最后,我也有信心,更多年轻人将会继续支持民联去追求摒弃种族的政治理想。有鉴于此,民联非但不会后退,而且会向前迈进来面对接下来的挑战。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

    [1] http://ongkianming.com/2014/05/27/press-statement-why-dyana-sofya-is-the-underdog-in-teluk-intan/

    [2]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opinion/yasmin-disney/article/dyana-and-umno-why-are-young-malays-abandoning-the-party

    [3]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malaysia/article/she-can-think-she-can-write-she-can-articulate-marina-mahathir-says-of-smar

  • 国阵政府和其支持者应为骇进准备给有需要巴士载送的雪隆区安顺游子的联络电话的举动而感到羞耻

    安顺(5月29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国阵政府和其支持者应为骇进准备给有需要巴士载送的雪隆区安顺游子的联络电话的举动而感到羞耻。

    民主行动党早前在这个星期宣布将安排巴士,载送雪隆区的安顺游子在2014年5月31日返乡投票.我们鼓励有需要这个巴士服务的外坡选民,可拨打电话联络行动党的志工。

    令人遗憾的是,怀疑是国阵支持者或甚至国阵成员,非常不负责任地骇进这些电话号码,并进一步地发送出骚扰电话和信息。此举就是想要防碍想要拨打此号码来预订巴士座位的公众。

    再来,这些不负责任的人还向这些曾联络过行动党办事处的公众发送以下(华语)信息:

    “明天是投票日。我诚恳的请求所有我尊重的公民请投我马袖强(国阵)。我会答应将会使安顺的未来更好。”

    此举很明显地是蓄意破坏行动党希望鼓励更多选民在安顺补选日投票的努力。国阵政府很清楚地了解到若投票率很高,例如高达70巴仙的话,那国阵候选人胜选的机会就很渺茫。

    国阵政府和其支持者应为破坏行动党努力提高补选的投票率而感到羞耻。

    在此,我呼吁身在外坡的安顺选民可以表达心声告诉这些不法之徒,他们的伎俩是不可能得逞的。同时,外坡选民必定会回乡投票,从而整体的投票率能轻松地超过70巴仙。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

  • 为何黛安娜在安顺的选情居于下风?

    为何黛安娜在安顺的选情居于下风?

    为什么民主行动党的候选人黛安娜,在这个行动党于第13届全国大选时以超过7000张多数票赢得的选区,会被视为处于下风?难道这仅仅是行动党为了在5月31日投票日获得同情票的策略吗?

    我相信戴安娜和行动党有可能会在这场补选中败北。正当她的参选被视为一股清新空气及在全国被各路人士赞许时,也有几个对黛安娜不利的重要因素,正在这场补选中最关键的群众─—即安顺选民——当中酝酿着。

    在某些地方已出现了有计划性的造谣行动,要求安顺华裔选民投选华裔代表。行动党从第一天开始就知道这将会是一个挑战,即在非马来人占多数的议席派出一名马来候选人会让行动党丧失一些选票,尤其是华裔选票。

    同时,黛安娜不是来自安顺这个事实也会对她不利,因马袖强背後有一个极有影响力和闻名的家族作为後盾。我们担心黛安娜在担任林吉祥的政治秘书时,搬迁到柔佛振林山,而她也愿意在安顺做同样的安排的这个事实,会被这样子的“安顺人”对垒“外地人”的竞选言论掩盖掉。当然,在这些言论中所没有提起的,就是两位生于霹雳州的前任马华总会长——林良实及黄家定,并没有因为不是当地人,而在他们的政治生涯中无法在柔佛当国会议员。

    值得一提的是,马袖强在国席获得比其两名在巴硕伯打马(Pasir Bedamar)及曾吉容(Changkat Jong)州议席上阵的国阵同僚多4606张选票,即便他对垒的是曾出任三届巴硕伯打马州议员的行动党当地人──已故谢昂凭。马袖强在第13届全国大选成功分散选票,是其家族在安顺拥有强大“品牌效应”的迹象,这在老一辈的选民当中更为关键。

    黛安娜的年龄丶性别及外貌也倍受批评及攻击,尤其是来自巫统及主流媒体。
    这些攻击在年长的华裔选民中最为有效,年长的华裔选民对民联的支持是明显低于年轻选民。举例来说,在华裔选民占92%的Market Barat 路投票站,第一个票箱有72.5%的较年长选民投给行动党,在第四个票箱有85.1%的较年轻选民投给行动党。

    安顺的较年长选民比较年轻的华裔选民来得多,40%的安顺选民年龄超过55岁,相对于35岁以下的只有21%。相比之下,马来选民只有28%是55岁以上而35岁以下也有34%。

    那些年轻及比较支持民联的华裔选民多数都在安顺以外的地区工作和求学,他们可能在这次补选无法回家投票。第13届大选的投票率达到超高的80.6%,相对于2008年的大选只有70%。这样高的投票率是归功于那些从外地回来投票的选民。这次补选的投票率势必将会比上届大选来得较低,预计会介于65%至70%之间。

    伊斯兰党意图提呈在吉兰丹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私人法案,其可能导致的冲击是不能被低估的,尤其是对华裔选民。

    这些因素──对于行动党不是当地人的非华裔候选人的较低支持率丶华裔年长选民占较高比率丶较低的投票率尤其是在外地的年轻选民,以及伊斯兰刑事法可能导致的冲击──意味着行动党在华裔选民的支持率即上届大选的85%会在本次补选下滑5%至15%。

    在印裔选民当中,第13届大选支持民联的有62%,类似的因素─—低投票率尤其是年轻选民丶伊刑法课题丶马袖强家族效应──也可以解释印裔选民在这次补选中对黛安娜及行动党的支持率下降。其他因素如兴权会主席Waythamoorthy因为首相无法兑现兴权会蓝图而辞去副首相署部长,其效应在这次补选不会太突出。印裔选民对行动党的支持率预计会下降5%至10%。
    从补选一开始到现在,黛安娜被推选为候选人并不被期望可以在安顺的马来选民当中增加对民联的支持率。即便黛安娜作为候选人已经激起全国年轻选民,包括马来年轻选民对於这次补选的关注;但安顺马来选民的原有取态,并不容易在为期两周的竞选期中有所改变。这将需要许多年的时间来赢得多数马来选民的支持,尤其是在马来人居多的曾吉容。冀望黛安娜有机会去克服这个挑战,但至少对本次补选而言,行动党在安顺的马来选民支持率,并不会比上届大选时达到的25%来得更高。鉴于巫统高层对于黛安娜不间断的攻击,和政府将会在竞选期时在安顺做出的许多选举承诺,若我们的马来支持率还可以维持在25%,那已经是一项成就了。

    根据一个相对乐观的推测,如果投票率达到70%,马来支持率维持在25%,华裔支持率下降到75%(跌幅10%),印裔选民支持率下跌到55%(跌幅5%),行动党将会以仅仅多于1000张多数票保住这个议席。但如果根据比较悲观的推测,如果投票率下跌至65%,马来支持率下降到23%(跌幅2%),华裔支持率下降到70%(跌幅15%),印裔支持率下跌到50%(跌幅10%),那行动党将会以稍微多于1000票输掉这个议席。

    投票率是关键。如果选民投票意愿不高,就如武吉牛汝莪补选般,投票率下跌至65%以下,行动党有很大可能会守土失败。倘若投票率达到70%或更多,那么安顺选民将有很好的机会拥有一位年轻丶充满活力及富有理想的国会议员。

    (作者是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

  • 阿末扎希涉嫌违反《1954年选举犯罪法令》应被展开调查

    吉隆坡(5月25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阿末扎希涉嫌违反《1954年选举犯罪法令》应被展开调查

    在2014年5月24日,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前往安顺,表示在上一届大选共有逾2000名自愿警卫团(Rela)成员没有出来投票。[1]根据报道,阿末扎希也说:“不要跟我玩玩下,我知道谁有投票,谁没有投票。”当天,阿末扎希也告诉出席者他将会“知道”没有出来投票的自愿警卫团成员身份。[2]

    选民投票结果本应是被保密,任何泄露选民投票的秘密都是违反了《1954年选举犯罪法令》第5条款。

    我敦促总检察长针对阿末扎希是否也已违反了《1954年选举犯罪法令》第5条款(选举投票的保密性)来展开调查,因为他声称能够“知道”选民有无投票。同时,这是否也意味着阿末扎希能够“知道”没有出来投票的选民身份?或是阿末扎希曾要求选委会向他泄露这些信息?他是不是利用这些“资讯”来威胁没有投票给国阵候选人的自愿警卫团(RELA)成员?

    此外,在同一个活动上,阿末扎希也表示,如果安顺区的国阵候选人马袖强在2014年5月31日的补选胜出,所有自愿警卫团成员将获得新制服。[3]

    我再次促请总检察长针对阿末扎希是否涉嫌选举贿赂,而违反《1954年选举犯罪法令》第10条款来展开调查。

    若总检察长未能迅速和果断地采取行动来回应阿末扎希的言论,那只会进一步加强公众印象,认为总检察署只会在有利于国阵政府的时候,才对涉案者有所举动。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1]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63740

    [2]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zahid-promises-rela-new-uniforms-if-gerakan-wins-teluk-intan-polls

    [3]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zahid-promises-rela-new-uniforms-if-gerakan-wins-teluk-intan-polls

  • 为何我支持黛安娜

    为何我支持黛安娜

    我有缘认识行动党安顺区国会议席候选人黛安娜超过一年的时间。在这期间,我发现她是一名足智多谋,聪明,勤奋,非常有能力和前途一片光明的年轻女士。她青年所拥有的理想主义和魄力也让我有很多启发。我深信,如果黛安娜能中选成为来届的国会议员,安顺选民将会以她为傲。而我支持黛安娜参选安顺补选,其中有三大理由如下。

    首先,黛安娜在许多重要的国家议题上表现出拥有批判性和独立性的思考。不仅如此,她也在面对许多非议和诽谤时,都展现自己的能力来捍卫本身的立场。举个例子,在2013年9月份,黛安娜当时提出建议,既然玛拉工艺大学(UiTM)成立目的是帮助来自弱势背景的土著学生能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那贫困的非马来人都应该得到类似的高等教育机会。虽然,黛安娜没有直接地要求玛拉工艺大学开放名额给非马来人,但她仍遭受到了许多高级官员,政治家甚至是包括雪兰莪州巫统领袖兼前部长,诺奥玛(Noh Omar)及该校的副校长沙胡尔哈密(Sahol Hamid Abu Bakar)的抨击。[1]而当今又有多少个国会议员能像黛安娜一样,在遭受如此众多的抨击后,她仍坚定地捍卫自己的立场。回顾这些年来,黛安娜始终表现坚定和立场从来屹立不动摇。

    接着,黛安娜也不畏惧地指出,要求玛拉工艺大学(UiTM)成为“皇家”大学以“保护”土著地位是荒谬的建议,尤其是附属玛拉大学的国际学院(International Education Centre 又被简称为INTEC)已经被开放给非土著学生就读。[2]

    再来,黛安娜也不胆怯地质问一些巫统领袖,并要求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别继续令马来西亚沦为国际笑柄,在没有任何具体证据前请停止指控末沙布涉及参与什叶派运动[3]或在马来土著议题上提醒前全国总警长哈聂夫欧玛(Tan Sri Hanif Omar),别忘记前首相马哈迪本人也曾在过去质疑和批评马来人特权。[4]

    此外,黛安娜在数项议题上也提出具有批判性的思维,包括我们国家原则(Rukunegara)的重要性,[5]国家干训局(BTN)尤其在促进各民族团结上的目标是失败和该局所带给国家的危险性,[6]及认识和牢记国家历史的重要性.[7]

    然而,这些正是一名国会议员所需要的条件,即不畏惧挑战现状,又能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来为大家打造一个更美好的国家。事实上,我可以很明确地认为黛安娜,在过去成为林吉祥的政治秘书的一年期间,在国家重要议题上的所发表和所写的言论,都远比刚上任七个月的民政党主席马袖强来得更有实质性。

    其二,身为林吉祥的政治秘书,黛安娜已经在过去的服务期间展现她的能力。虽然黛安娜不是来自柔佛州,可是她却愿意搬迁到振林山为选民服务,目的就是为了更方便地解决该选区的问题。因此,我深信,黛安娜也能在未来的安顺选区上借鉴同样的服务经验。

    在柔佛州服务选区的期间,黛安娜也面对了许多新挑战,并尝试了新的方法来克服这些挑战。例如,虽然黛安娜对爬行动物和野生动物并不太感兴趣,但她仍抽空去参观位于双溪勿刹的红树林沼泽,以了解拉姆萨尔湿地的重要性。通过这样的举动,黛安娜除了明白保护这些湿地是具有环保的重要性外,同时也为了保护人民的生计,例如住在这些湿地的附近捕鱼养家的渔民们。[8]为了解决这一挑战,黛安娜连同柔佛行动党同事和一个名为JARING的当地非政府组织,安排了一批约一百名的志愿者在那里种植了五百棵红树苗,以提高大家保护这些红树林湿地的意识。[9]

    另一方面,黛安娜也开始从事新的使命,就是协助一些行动党代表联系和接触更多的马来选民。例如,黛安娜自己的家庭则将交由兵如港(Pasir Pinji)区的行动党州议员Howard Lee来照顾。[10]而我本身也曾获益,在黛安娜协助下,成功联系到一名就读烹饪课程的学生,同时也是爱好DOTA的玩家,名为Muhaimin的马来同胞。当时,我也被安排在Muhaimin位于吉隆坡的Datok Keramat的家里待了一个晚上,看他与线上朋友一起玩DOTA游戏,过后更与他的一些中学朋友到嘛嘛档喝茶,其中还包括曾在2012年参与占领独立广场运动而被逮捕的Umar Azmi。[11](以下照片的最左边那位)

    其三,黛安娜也持续表现出强烈的求知欲望,通过不断学习来提升自己的知识水平。此外,她也不断与位于吉隆坡行动党或州总部的资深职员学习,以弥补自己知识水平的不足。另外,她也时常出席有关经济,教育和环境等课题的研讨会来继续充实自己。黛安娜总是很乐于地接受和承担新的挑战。像刚才所提到的,她也提呈了一项新的计划,希望通过国家原则的问答测验(“Kuiz Kenegaraan”),来提升大家对国家宪法,历史,艺术文化,宗教,国家领导人,国家政策和国际关系等课题的深入理解。和以往不一样的是,黛安娜还进一步地提呈了该测验的格式,并交由基层来探讨和决定该测验能否真正地反映马来西亚的社会现状。

    马来西亚政府正是急需如此多样化的新想法和思维来看待现今社会种种的挑战。黛安娜在政坛上有如清流般,将有望带动变革的风潮,开始于安顺,然后将它传播到国家的各个角落。

    因此,我恳请安顺的选民能基于黛安娜的能力,想法,理想,朝气,活力,坚定和成熟而投她一票。同时,我也促请安顺的选民为了马来西亚政治的未来而投黛安娜一票。最后,我希望安顺的选民为了打破种族,宗教,语言,文化,性别和年龄的隔阂而投黛安娜一票。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

     

    [1]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bahasa/article/uitm-tetap-hak-melayu-bumiputera-kata-naib-canselor-uitm and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is-helping-fellow-malaysians-racist-kit-siangs-aide-asks-noh-omar

    [2]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bahasa/article/uitm-jadi-universiti-diraja-cadangan-tidak-masuk-akal-kata-setiausaha-polit

    [3]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sideviews/article/zahid-hamidi-stop-making-malaysia-a-laughing-stock-dyana-sofya

    [4]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ex-top-cop-hanif-wrong-dr-mahathir-had-criticised-malay-rights-in-1965-say

    [5]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55356

    [6]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56230

    [7]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58939

    [8]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57766

    [9]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59683 and http://www.roketkini.com/2014/04/13/ole-ole-dari-hutan-paya-bakau/

    [10]https://www.facebook.com/notes/impian-malaysia/program-anak-angkat-bersama-howard-lee-chuan-how-adun-pasir-pinji/530157803700535

    [11]https://www.facebook.com/notes/impian-malaysia/program-anak-angkat-bersama-dr-ong-kian-ming-ahli-parlimen-serdang/530156563700659

Page 30 of 39« First...1020...2829303132...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