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部在实施2015年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得过程中表现出十足的无能

    (2017年3月29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北灵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和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的媒体声明

    教育部在实施2015年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得过程中表现出十足的无能

    在2013年至2025年的国家教育大蓝图(请见图一)里,内容曾提起马来西亚学生在2009年国际学生评估计划(PISA)中差劲的表现,国家排名在全世界三分之一的榜末。过后,马来西亚在2012年的PISA测试中的表现没有看到显着的改善。因此,大家都非常关注2015年的PISA测试成绩,以评估教育部在提升马来西亚在阅读,数学和科学方面的表现和努力。

    图表一:马来西亚在2009PISA测试中与其他国家表现的比较

    不幸的是,尽管马来西亚在2012年至2015年间的阅读,数学和科学成绩和表现有所进步(阅读表现的分数从398上升到431,阅读表现从421上升到446,科学表现从420上升到443),但马来西亚并没有被纳入2015年PISA测试中的排名。根据2015年PISA报告里得说法,“在马来西亚,PISA测试是有根据经合组织(OECD)的标准程序和指导方针来进行。

    然而,抽样参加测试的马来西亚学校(51%)的答复比率远低于PISA测试所要求的85%标准比率。因此,这次马来西亚的表现无法与自己过去的成绩或同年其他国家的成绩来做比较。” [1]

    潘俭伟国会议员在2017年3月22日所获得的国会答复里,记录了教育部对这次不及格的参与率所给出的借口:(i) 学生不习惯使用电脑回答问题,导致他们的测试回答无法被记录成功(ii)在测试期间,发生了数据遗漏和损失等技术问题。

    这些借口无法被接受的原因如其下:

    (i)               教育部自2013年已经花了2年时间来准备2015的PISA测试。[2]

    (ii)              这次已不是马来西亚第一次经历PISA测试得过程。在2009年和2012年,学生的答复率分别为99.3%和100%。为何在2015年,整个学生得答复率突然掉到51%呢?

    (iii)            在PISA测试的成绩报告被揭晓后,教育部曾保证学生和教师都已为这次的PISA测试的参与和进行做了充分的准备。[3]

    教育部承认出现技术问题,已表明自己在执行2015年PISA测试方面表现十分不及格。正因如此,马来西亚陷入不被列入PISA排名的尴尬处境。

    因此,教育部不应该吹嘘马来西亚这次在PISA测试的进步,因为PISA报告已明确表示我国2015年的分数表现不能与过往PISA成绩进行比较。相反,教育部应该提呈一份报告,里面应该说明参赛学校的样本和解释为什么没有达到85%的答复率。副教育部长张盛闻在2016年12月曾承诺将公布这样的一份报告,但到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这份报告。[4]

    图表二:教育部所提供的理由,为何马来西亚在2015PISA测试中取得51%的答复率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PISA 2015 Results – Policies & Practices for Successful Schools Vol.II, pg. 261.

    [2] http://english.astroawani.com/malaysia-news/malaysia-capable-improving-its-position-pisa-2015-26809

    [3] 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5/02/13/students-being-prepped-for-pisa-assessment/

    [4]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malaysia/article/report-on-malaysias-pisa-disqualification-underway

  • 首相署表现管理及履行单位(Pemandu)到底从举办2017年全球转型论坛赚取多少的收入?

    (2017年3月27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首相署表现管理及履行单位(Pemandu)到底从举办2017年全球转型论坛赚取多少的收入?

    在许多人的心目中,安东尼罗宾(Tony Robbins)是一名非常著名的激励大师。他曾经是从电影明星休·杰克曼或网球明星阿加斯(Andre Agassi)的人生激励导师。只要肯付650美金的票价,你就可以购买今年在纽约所举办为期3天名为安东尼罗宾“释放你的内在力量”论坛的最远区(nosebleed seat)。若你愿意给2995美金,你就可以买到地面上的座位(floor seat),并享有进入贵宾室的特权。[1]

    试想象一下,若安东尼罗宾受邀前往马来西亚,该私人公司必须通过收取高昂的票价,以便弥补主办方的费用并赚取丰厚的利润。因此,我们很难想象这样的主办单位会马来西亚政府要求任何拨款来举办类似的活动。也许一些私人公司可能会有意赞助类似的活动,以便自己公司的管理层可以享有特殊的待遇。无论如何,这些通常都是落入私人界来承担举办的风险和收益,并没有涉及政府的参与。

    如今,马来西亚也举办了类似安东尼罗宾般让自己感觉良好的全球转型论坛。回顾2015年的第一个论坛,当时的焦点是放在如饰演终结者(Terminator)的施瓦辛格和前奥运会健将刘易斯和塞巴斯蒂安科。 今年2,我们则高调邀请了著名商人和慈善家理查德·布兰森和8届奥运田径冠军博尔特。[2]

    在2015年全球转型论坛,我们看到票价从RM427的大学生配套到RM1424的普通配套(参考图表一)。到了2017年全球转型论坛,票价猛涨从RM4000的最低配套到RM10,000的最贵配套。(参考图表二)

    如果这只是私人公司所举办的纯私人活动,那我这名议员就不会对票价或活动本身抱有任何意见。但我们别忘记,这次不是纯粹的私人活动,因为它并非完全靠个人售票和私人界来经营。

    图表一:2015年全球转型论坛的票价

    图表二:2017年全球转型论坛的票价

    我的第一个意见是这次活动的举行涉及到纳税人的钱。2015年全球转型论坛获得了政府的1,000万令吉的津贴(请参阅图3)。尽管2017年的票价比较高,但政府的津贴不降反增,高达1500万令吉(请参阅图4)。

    图表三:针对纳税人替2015年全球转型论坛所承担的成本

    图表四:针对纳税人替2017年全球转型论坛所承担的成本

    由于高票价的缘故,这次活动很大程度上只吸引那些富裕的族群,所以要求政府为这样的富人聚会提供数以百万计的津贴是完全没有意义的举动。尽管2017年票价大幅上涨,学生和一般民众都没有获得任何折扣,因此政府提高津贴的做法也不合理,从2015年的1000万令吉增到2017年的1500万令吉,增幅达50%。

    我的第二个意见是2017年全球转型论坛的收入竟然直接进入一家私人公司的口袋。2015年全球转型论是由财政部所控制和担保的有限公司的PEMANDU公司所100%拥有的BFR机构所举办。[3]2017年全球转型论坛则由其总执行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贾拉所所拥有的私人公司,即PEMANDU Associates所主办(请参阅图5)。

    图表五:PEMANDU Associates私人有限公司的拥有权(在2017年3月26日从公司委员会SSM的网站上下载)

    既然全球转型论坛不再由政府拥有的BFR机构所举办,而是PEMANDU Associates私人有限公司,那此次活动的赞助费用包括政府所买单的1500万令吉共有多少钱,会是直接进入这间由依德利斯贾拉所拥有的私人公司的账户?

    我的第三个意见是PEMANDU Associates正在用这次获得大幅津贴的活动来提高自己的公众形象,甚至随后继续提供自己的咨询服务给政府部门,政府相关公司和其他企业。

    PEMANDU Associates是成立于2016年12月16日,以便让PEMANDU Corp可以交付过去的职责給政府部门。根据PEMANDU官网,PEMANDU和BFR机构的所有员工将迁至 PEMANDU Associate,一家由PEMANDU管理层和职员新成立的私人咨询公司。另外,“根据我们和政府于2017年1月5日所达成的共识,PEMANDU Associates将在2017年派遣45名员工到公共传递单位来执行国家转型计划。这个数目将在2018年下降至30人。其余的员工则负责业务的工作,包括向公共部门提供咨询服务和处理相关业务。”[4]

    换句话说,马来西亚政府在2017年和2018年将支付给PEMANDU Associates来提供咨询服务。这意味着PEMANDU Associates将享受进入各个政府部门和机构的内部运作的权限。据我所知,依德利斯贾拉在2017年1月1日已受委为大马海尼根大马(Heineken Malaysia)公司新任主席,[5]同时尚未正式辞去PEMANDU公司首席执行员或BFR机构的主席职务。因此,我们如何能保证PEMANDU Associates不会滥用公务员的权利和知识,以便推销其咨询服务给政府部门或让想要方便进入政府部门的私人公司?事实上,只要一天依德利斯贾拉并没有澄清自己的职位,包括PEMANDU Associates私人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员兼主席,PEMANDU公司的首席执行员,BFR机构的主席和Heineken Malaysia的主席,我们就无法排除他这些职位所产生的利益冲突和争议。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s://www.tonyrobbins.com/events/unleash-the-power-within/new-york-area-07-20-2017/#pricing

    [2] One of Usain Bolt’s relay gold medals was recently taken away because of a positive drug test for one of the relay runners (not Bolt).

    [3] https://www.pemandu.gov.my/media-room-idris-jala-holds-no-shares-bfr/

    [4] https://www.pemandu.gov.my/pemandu-begins-transition/

    [5] http://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6/12/01/idris-jala-to-become-heineken-malaysia-chairman/

  • 选委会是否在第二轮选区划分展示中错误地排除掉现有的投票站和添加新的投票站

    (2017年3月16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选委会是否在第二轮选区划分展示中错误地排除掉现有的投票站和添加新的投票站

    在2017年3月8日,选举委员会发布一项公告来宣布针对马来西亚半岛(不包括雪兰莪)2016年的第二轮选区重划展示正式开始。这项公告除了刊登在国家的联邦宪报上,[1] 也在各大主流媒体,各州的地方办事处上广泛流传。

    看过了在2016年9月15日首次发布的第一轮选区重划展示(Syor 1)和2017年3月8日所发布的第二轮选区重划展示(Syor 2),我就发现到一些在第一轮展示出现,但被第二轮展示排出在外的投票区,如属于柔佛州国席Ledang(P144)和州议席Gambir(N9)下(参考图一)拥有876名选民的Kampong Teratai投票区。这是其中一个从Pagoh国席(P143)移到Ledang国席(P144)的投票站。

    图表一:2016915日的第一轮展示所公布的柔佛州国席Ledang(P144)和州议席Gambir(N9)下拥有876名选民的Kampong Teratai投票区

    令人惊讶的是,在第二轮展示中,Kampong Teratai投票区不见踪影。请问这个投票站去哪儿了?这个问题重要吗?这个课题之所以重要的原因是如果Kampong Teratai的876名选民不知道他们所在的国州选区的话,他们就无法反对第二轮展示的选区划分。因此,他们将被剥夺联邦宪法第十三条第5章节所赋予的反对权利。

    而事实证明,Kampong Teratai投票站很可能被移回Bukit Kepong(N7)州选区和Pagoh(P143)国会选区。在第二轮展示中,Bukit Kepong(N7)州议席的选民总数为27,350(参阅下图二),不过合算了26个投票站中的选民人数仅有26,474。[2] 而巧合的是,这个876个选民人数的差距和从第二轮展示消失的Kampung Teratai投票站的选民人数不谋而合。

    图表二:在第二轮展示中Bukit Kepong(N7)州议席底下26所投票站的选民总数原为27,350,但实际合算仅有26,474位选民(共有876位选民的差距)

    如果选举委员会确实犯下这起错误,从Bukit Kepong(N7)州议席中排除了Kampong Teratai投票区,那便应立即作出回应,包括在宪报和主流报纸上公布修正启示。若不这样做便可能意味着这次第二轮的公告是违宪的。

    同时,我也找到了一些在第二轮展示被新添加的投票站的例子。虽然选委会有权添加新的投票站,但也必须遵守1958年选举法第7(2)条。根据这项法令,选委会可以重新安排现有和添加新的投票站。(参阅图三)

    图表三:(公布在2016429日的宪报)重启现有和新添投票站必须遵守1958年选举法第7(2)条的法令

    如果选委会想要增加新的投票站,就必须遵守1958年选举法第7(2)条。但并不是在第一轮和第二轮展示的过程中这样做。但选举委员会恰恰就在第二轮展示中在Temerloh(P88)国席和 Mentakab(N30)州议席下添加新的Taman Rimba投票站。(参阅图四) 此前,Taman Rimba在第一轮展示中并没有被规划成一所投票站。

    新增的投票站也会影响选民反对第二轮选区划分的能力,因为选民可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分配到如Mentakab(N30)下新增的投票站。 若是这样,那么这些被联邦宪法第13条第5章节所赋予权利的选民将被受到影响。

    图表四Temerloh(P88)国席和 Mentakab(N30)州议席下添加新的Taman Rimba投票站

    根据上述所提供的证据,选委会应立即回答以下两个问题:(1) 有无投票站错误地在第二轮展示中被排除掉(例如Pagoh(P143)的Bukit Kepong(N7)的Kampong Teratai投票站)和(2)有无在第二轮展示中新增任何投票站及为何没有遵守1958年选举法第7(2)条文。

    若非如此,这举动恐怕会影响马来亚各州选区划分在宪法上的正当性和在程序上的有效性。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附录一:在第二轮展示中Bukit Kepong (N7) 的投票站和选民人数名单

    [1] http://www.federalgazette.agc.gov.my/outputp/pub_20170308_PU%20(B)%20127%20(2)%20latest.pdf

    [2] Refer to Appendix 1 below to check the total number of voters as shown in Syor 2.

  • 选委会第二次公布更新版本的选区重划建议,但却没涵盖雪州的国州选区,令人高度怀疑和违反联邦宪法。

    (2017年3月9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选委会第二次公布更新版本的选区重划建议,但却没涵盖雪州的国州选区,令人高度怀疑和违反联邦宪法。

    在2017年3月8日,选举委员会公布第二轮更新的2016年选区划分建议,并通过主流媒体和联邦政府的宪报开始流传。更甚的是,选委会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没有涵盖雪州的国州选区。 此举不仅令人非常可疑的,同时很有可能违反联邦宪法。

    根据联邦宪法的第113(6)条文,我们都可以对马来亚半岛和沙巴,沙捞越州的选区划分建议进行各别检讨。 不过,联邦宪法也很明确地规定,我们应视马来亚国家(或马来亚土地)(即是马来西亚半岛) [1] 的选区划分为一个个别的审查单位来进行检讨。因此,在不涵盖雪兰莪州的国州选区的情况下,选举委员会不能将此建议提呈到国会。

    那这就衍生到选委会此举背后所存在的理由。其中包括雪兰莪的选区划分工作目前在高等法院正被雪兰莪州政府挑战。 此首开先例由州政府所发起的法律挑战也暂缓了选委会所要展开的地方咨询和聆听反对意见的程序。可见的是,雪兰莪州政府的法律挑战对选委会可说是扮演起重要的制衡作用,以反对后者除了在在雪兰莪州外,还包括隶属同一单位的马来西亚半岛其他州属随心所欲地划分选区。

    按照过去的先例,选委会在有下一步的动作之前,理应等待高等法院就雪兰莪的案件作出的最终裁决。但是,由于高等法院的裁定之前有利于雪兰莪州政府,因此选委会不能在雪兰莪州内继续展开任何公众咨询。相反的,选委会将被迫对向上诉庭提起上诉,并可能将此案件拖到联邦法院,直到满意裁决为止。因此,这将有可能拖延选委会无法及时完成马来西亚半岛的选区划分的建议,并交由首相进行国会批准。

    选委会排除雪兰莪州公布第二轮的选区划分建议,显示它可能想要将雪兰莪州排除在外,强硬地推行选区划分工作,因为依照现有的划分建议将十分有利于国阵。如果高等法院的裁决最终有利于雪兰莪州政府,选委员就会可以向首相提出一个没有雪兰莪州的选区划分建议,以寻求在2017年7月/8月的国会通过。

    第二轮的选区划分建议必须在法庭上被挑战,因为它是违宪的。 选委会此举再次证明自己不是独立的机构,因此我们全国人民必须继续追求和建立一个强大和独立的选委会。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Including the Federal Territory of Labuan

  • 政府必须公开颁布甲洞焚化炉工程的合约内容

    (2017年2月10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政府必须公开颁布甲洞焚化炉工程的合约内容

    针对具有争议性并将每日能处理1公顿固体废料的甲洞焚化炉工程,根据财经报刊《The Edge》报道(2017年1月30日至2月5日),目前有3家公司入选了最后名单,他们包括马资源(MRCB)与韩国Hyundai Rotem公司联营、多元重工业(DRB-Hicom)与马拉克夫机构有限公司(Malakoff Corp Bhd)联营和日本住友(Sumitomo)公司。政府料于2017年3月颁布将兴建和经营此甲洞焚化炉工程的发展商。

    纵观马来西亚的特许经营协议,从不公平收费的大道合约到票价不合理上涨的快速铁路链(ERL)合约,往往都是以牺牲消费者/用户为代价来成全特许协议经营者。公众往往在这些合约被签署后才了解里面的来龙去脉,通常到最后则由政府不得不解释为什么他们必须允许这些特许协议经营者能以如此不合理的涨幅来提高大道收费或火车票价。

    如今,甲洞焚化炉将会是大马最大型的焚化炉。环顾过去的邦洛岛、浮罗交怡及金马伦高原的小型焚化炉工程过去都曾出现问题,并为中央政府带来巨大损失。公账会也曾介入调查XCN科技公司承包商所获颁合约的来龙去脉。如果甲洞焚化炉工程失败,纳税人所面临的亏损将远比上述小型焚化炉来得更大。我们也不能忘记,这次是甲洞焚化炉的第二次的招标工作因为政府在第一轮的时候仅成功收到一家公司的竞标申请。

    因此,我促请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公开工程合约内容,包括公开甲洞焚化炉的兴建费、付给吉隆坡市政厅的费用、公司的废料保证条件、工程期限、表现指标以及其他条款,以避免重蹈过去其他焚化炉的舞弊行为。

    由于吉隆坡已开始进行城市垃圾分离计划,这理应已降低必须处置的整体垃圾数量,所以部长必须说服人民,为何需要甲洞焚化炉。

    如果不这样做,只会招致居民的更多抗议,而吉隆坡的纳税人很可能会为下一个不公平的特许经营协议买单。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Page 3 of 4012345...1020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