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必须公布甲洞帕林京园焚化炉计划的兴建,运营和维修成本

    (2015年2月8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必须公布甲洞帕林京园焚化炉计划的兴建,运营和维修成本

    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阿都拉曼达兰据称于2015年1月30日与吉隆坡不要焚化炉行动委员会(KTI)会面。在这之前,该委员会也已向部长提出24道问題要求解释(请参阅附录)。虽然部长抽空参与会面和聆听委员会的心声,但部长稍后在2月5日所给予的答复还是令人不满意的。特别是部长拒绝披露焚化炉计划兴建,运营和维修成本的做法恰好于他最初所承诺的国际化公开招标的过程形成了明显的落差与反讽。

    根据最新的消息透露,参与甲洞帕林京园焚化炉计划的竞标过程已经进入两间公司的最终名单。可是,阿都拉曼达兰部长仍拒绝透露有参与这次竞标过程的公司。令人更担心的是,部长拒绝透露整个工程的兴建成本,反之强调政府将不会承担兴建成本和只是会为焚化炉的垃圾倾倒费买单。[1] 根据部长所给予的回复,该(垃圾)倾倒费在目前的竞标过程中仍待被检讨。

    若部长支持公开和透明的做法,为何拒绝向公众公布焚烧炉的兴建成本,倾倒费,甚至是整个焚烧炉计划的融资模式呢?

    近日来,阿都拉曼达兰部长在其推特和面子书上称地方选举将导致税收如门牌税的增加。如今,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在吉隆坡还未推行地方选举前,我们就很大可能先看到新税收的落实,以便为兴建焚化炉来筹集资金。因此,我再一次呼吁部长马上公开有关的招标文件,包括焚化炉的兴建成本和倾倒费,同时针对吉隆坡兴建此焚化炉与否的议题来征询公众意见。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Attachment: KTI Questions to Minister Datuk Abdul Rahman Dahlan, 5 Feb 2015

    [1]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have-a-picnic-in-landfill-minister-tells-residents-opposed-to-incinerator

  • 相比行动党,巫统才是会从雪兰莪州地方选举中受益的政党

    (2015年2月6日)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稿

    相比行动党,巫统才是会从雪兰莪州地方选举中受益的政党

    在2015年2月5日,柏马当区(Pematang)州议员拿督苏来曼阿都拉萨借马来报章<Sinar Harian>的报道对行动党作出了一些毫无根据的指控。[1]

    首先,苏来曼指控,行动党大力推动地方政府选举是为了“争夺更多城市选区的席位”和“意图垄断所有决策层和职位,从而牺牲其他族群的权利”。

    事实上,从雪州地方政府选举收益最多的将会巫统,而非行动党。雪州巫统在56位州议席中占了12席(21%)和在22位州议席占了4席(18%)。尽管巫统在第13界大选赢得了雪州约18巴仙的选票,但他们却在地方政府或县议会里没有任何代表。因此,有了地方选举,巫统可以凭着18%的支持率,至少可以在300地方议席中至少夺得近50席。而目前这些席位都是直接由州政府遴选的。

    同时,巫统很大可能性通过地方选举会在多个拥有强大民意支持如瓜拉雪兰莪,沙白安南和乌鲁雪兰莪的选区有所斩获。

    再举一个例子,有了地方选举,巫统也能在过去没有任何国州议席候选人上阵的选区如八打灵再也,却会有机会来赢得八打灵再也市议会(MBPJ)的议席。

    其二,苏来曼也指控行动党想“借此机会成为地方选举的大赢家”,尤其是在拥有最多预算的八打灵再也,莎亚南,安邦再也等市议会选举。苏来曼的指控基本上是依据城市地区大多数都是非马来人选民,而这样的形势会更有利于行动党。

    可是,这种指控是毫无事实与根据的。根据2010年的人口普查,雪州12个地方政府里就有10个地区是马来人占多数,其中包括莎阿南市政厅(MBS)和安邦再也市议会(MPAJ)。此外,在八打灵再也市议会(MBPJ),马来人口也是占大多数。唯有梳邦再也市议会(MPSJ)是以华裔人口占大多数。

    图标一:根据2010年的人口普查,雪州12个地方政府的人口结构

    这是否意味着巫统已经没有信心在马来人口占多数如莎亚南和安邦的地方选举上击败行动党呢?

    其三,苏来曼指控行动党“故意制造议题以便可以归咎于联邦政府因为根据国家议会法案,地方政府选举是隶属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共同权限”。

    实际上,州政府在联邦政府拒绝合作的情况下,共有两种方式来处理地方政府选举的议题。第一,州政府立法议会可以通过地方选举的法规,以超越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来展开地方选举。这也是槟州政府目前所采取的方式,但过后却因为联邦法院驳回上诉裁决而宣告失败。

    第二,我们可以利用州政府的公权力来展开地方政府选举并委任中选者为市议员。雪兰莪州政府已经在瓜拉冷岳的Kampung Baru Sungai Jarum,吉胆岛的Kampung Bagan和巴生的Pandamaran使用这种方式来遴选该区的新村长。因此,同样的选举方法也可以用在地方政府选举的执行,但这一切仍需要更详细的商讨和规划。

    地方选举在雪州已经不是新鲜的议题。这项议题也已在雪兰莪州民联在第13届大选的宣言清楚列明,如下:“通过落实地方政府选举来逐步落实下放权力的政策”。

    如果雪州巫统继续反对地方选举,是否代表他们对自己的能力没有信心来吸引选民的支持和赢得更多的市议会席位,还是雪州巫统其实并不希望成为通过进入地方政府议会来服务民众?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 首相纳吉应指示依斯迈沙比里道歉,并撤回毫无根据的指控

    (2015年2月3日)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稿

    首相纳吉应指示依斯迈沙比里道歉,并撤回毫无根据的指控

    根据1948年煽动法令第3(1)e,任何会引起大马人民种族之间的恶意及仇恨,都被视为具有煽动倾向。

    农业及农基部长依斯迈沙比里通过面子书呼吁马来人杯葛华商,毋庸置疑地已让马来人滋生憎恨华商甚至是华人社群的情绪。

    我们可以从依斯迈沙比里的面子书留言版中看到实证,其中可以参考以下言论:

    当中,我们可以发现有留言者将华商标签为水蛭并呼吁马来社会向他们宣战。有则指控华人侮辱马来社会。有则使用粗俗和侮辱的字眼如“Bangsat”来称呼华人。更有人留言以上述例子来“证明”马来人已成为华人压迫底下的受害者。

    依斯迈沙比里的指控是毫无根据, 已让马来人滋生憎恨华商甚至是华人的情绪.

    不管任何种族的商家,在油价下跌后都没有降价,而当中的原因是何其多。实际上,油价只占商品成本的一小部分而已。尽管国际油价已被下调,但很多东西例如员工的薪水,电费,煤气价格,车价都仍维持不变,并没有随着下降。再来,由于马币近期的贬值,许多进口商品的价格不仅没有下降,反而是增加了!

    因此,我呼吁纳吉,身为一名首相应该照顾国内各族的和谐,并指示依斯迈沙比里道歉,并撤回针对华商所作出毫无根据的指控。若首相没有这么做,那他最好把一个大马口号丢进垃圾桶。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 恢复地方选举可以加强问责制度,更好地反映朝野政党的代表和提升行政的透明度

    (2015年1月25日)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恢复地方选举可以加强问责制度,更好地反映朝野政党的代表和提升行政的透明度

    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在1月23日发布文告表示,以会出现城乡发展鸿沟会导致社会不稳定和513种族冲突恐会重演为由,坚决反对恢复地方选举。[1]

    与其回应这种没有根据的声明,我要阐明的是,为何我们比以往更需要地方选举。恢复地方选举可强化地方问责、更好折射地方政治的代表性,以及强化市议会行政和拨款决策的透明度。

    提升地方政府的问责制度

    在担任了国会议员约一年半时间及分别与梳邦再也和加影地方市议会共事后,我也对地方县市议员有更深层的了解和敬意。当居民面对地方民生问题如非法垃圾,沟渠阻塞或路面坑洞时,县市议员其实应该是第一个回应的单位。在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中选的国会或州议员其实应该注重立法的工作事项,而县市议员则应负责处理地方的大小事宜。

    在马来西亚,惟因县市议员乃由州政府遴选,人民并不认识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负责的范围。大家不熟悉县市议员的主因之一,便是他们并非民选的。作为民选议员,我们时常也会接到来电帮忙处理他们的垃圾问题,理由是“我们(人民)有投票给你”,然而同样的口吻却不能用在县市议员。

    在现有制度下,地方县市议员负责的对象是他们所属的政党,而不是他们服务的人民。如果这些表现差劲的县市议员会因没有接获到民选国会或州议员的推荐的情况下无法连任,那问责文化依然是存在的。但是,现实中只要获得政党的保护,这些表现不佳的县市议员仍有可能继续留任。在许多情况下,来自不同政党的民选议员委任各自的县市议员,也导致了报告和问责制度更显得模糊不清。

    因而,地方选举是最有效恢复县市议员与居民之间的联系的方式,县市议员候选人必须竞选,并提出竞选承诺。这也能进一步地提升他们在人民心中的地位。同时,他们更有责任地照顾投票给自己的人民。这些无疑都是恢复地方选举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更好地反映朝野政党的代表

    延续目前的委任制度,州执政党仍会继续委任本身阵营的县市议员,并将另一个阵营的人选拒于门外。

    例如,伊斯兰党虽赢得了瓜拉登嘉楼所有四个国州议席,却在市议会没有任何代表。同样地,巫统在威省的21个州议席赢得其中的7席,但他们在威省市议会也是零代表。再来,民联在吉隆坡11个议席中赢得了其中9席,也在吉隆坡市议会没有一个代表。因此,地方选举能克服这个问题,让市议会都能反映朝野政党的代表。

    有了地方选举,基于两个原因,行动党不一定受益于城市选区的竞选。第一,其他政党与政治力量在本地崛起,因此城市地区的县市议员,不一定会由行动党完全包揽,绿色组织代表也可能中选。相比起难以依靠特定课题动员的非城市选区,在八打灵再也的城市地区,特定课题的代表,如反金白大道与保护动物组织人士,中选的机会反而会很高。

    第二,相较于513种族暴动发生之前,大马现在的种族组成结构已有所不同,在马来人大量从乡区迁徙至吉隆坡等城市的情况下,大部分城市的马来人甚至比华人还要多。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吉隆坡的马来人占45.9%,已超越了占总人口43.2%的华裔。大马的12个市政厅与37个市议会里,华裔人口占大多数的地区,只有6个而已这6个地方政府,分别是怡保、古晋南市、新山中区、诗巫、槟城与梳邦再也。[2] 换句话说,88%的城市地区含概多元族群。在大部分(城市)地区,马来居民占了大多数。即便是在八打灵再也,马来人占46.2%,而华裔只有39.6%。(请参考附录一)

    由于在上述的城市选区,马来社会多数人口是属于年轻人,才会使到该族群在上述部分城市地区的选民人数稍低.因此,有些人以多数城市地区是由华人控制,而指摘行动党牢控地方选举,这种说法明显是错误的。

    提升分配拨款预算过程的透明度

    最后,地方选举必须恢复是为了监督和提升预算的透明度。目前,我们都鲜少会参与地方议会的预算分配的讨论和审查。这可是一件影响很大的举措,例如,预算拨款分配的多寡,将会决定有多少游乐场被提升,有多少天桥被兴建,有多少拨款被花费在垃圾清理和公共清洁及有多少庭园会被绿化。

    有了更负责任,更好反映朝野政党的代表的民选地方议员,方能更好地对地方预算拨款作出制衡和监督。就如在野政党分别在中央和州政府所扮演监督预算分配的角色,一个更有民意代表的议员也能对地方政府的预算作出相等的监督工作。

    结论

    无论在恢复地方选举的课题上存在许多合理的探讨,例如要使用何种的选举制度,县市议员具体拥有的权利,选民的资格等等,可像是重演513种族冲突的忧虑绝对可以被排除在外。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Lampiran 1: Komposisi etnik 3 Dewan Bandaraya, 9 Majlis Perbandaran dan 37 Majlis Daerah di Malaysia menurut data bancian 2010.

    [1] http://m.harakahdaily.net/index.php/presiden/33425-pembangunan-bandar-bermasyarakat-madani

    [2] Some of these places have since been upgraded to city councils e.g. Petaling Jaya.

  • 我们的国立大学的行政开销是否会在最新财政预算案的调整下受到削减?

    (2015年1月23日)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我们的国立大学的行政开销是否会在最新财政预算案的调整下受到削减?

    首相纳吉最近宣布调整2015年财政预算案,在削去的行政开销中,其中最大影响的32亿令吉是属于公共机构、官联公司、政府基金等拨款,尤其是那些有稳定的现金流和高储备。这是一个显著的预算削减。然而,涉及的机构需要知道有多少的行政拨款将被削减。基于公众的利益,我们想要知道国立大学会的拨款会被削减多少钱。

    根据2014年至2015年经济报告,公共机构从行政开销获得约167亿令吉拨款,大部分由国立大学所得。除了国际伊斯兰大学,大马所有国立大学均属公共机构。

    按照2015年支出预算评估,国内20所国立大学获得74亿令吉拨款,用作行政开销用途,占公共机构行政开销167亿令吉的44%。鉴于公共机构、官联公司、政府基金的32亿令吉支出必定会作出调整,因此看起来,我们的国立大学不可能不受削减预算牵连。然而,现在问题是:国立大学共被削减多少钱?

    大马共有逾120个中央级的公共机构,至少10个政府基金与多个官联公司在不同的程度下都有接受中央政府的拨款。由于首相纳吉未能提呈其预算检讨的细节至国会,因此我与其他国会议员怀疑,许多公共机构、官联公司、政府基金并不知道他们是否受影响。

    正当其他计划与开支项目,如首相署旗下的学前教育计划(Permata)获得3070万令吉拨款,却安然无恙,我们的国立大学却受巨大预算削减,这是不公平的。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附录一:根据2015年支出预算评估,20所国立大学所获得的拨款

Page 20 of 39« First...10...1819202122...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