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的国立大学的行政开销是否会在最新财政预算案的调整下受到削减?

    (2015年1月23日)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我们的国立大学的行政开销是否会在最新财政预算案的调整下受到削减?

    首相纳吉最近宣布调整2015年财政预算案,在削去的行政开销中,其中最大影响的32亿令吉是属于公共机构、官联公司、政府基金等拨款,尤其是那些有稳定的现金流和高储备。这是一个显著的预算削减。然而,涉及的机构需要知道有多少的行政拨款将被削减。基于公众的利益,我们想要知道国立大学会的拨款会被削减多少钱。

    根据2014年至2015年经济报告,公共机构从行政开销获得约167亿令吉拨款,大部分由国立大学所得。除了国际伊斯兰大学,大马所有国立大学均属公共机构。

    按照2015年支出预算评估,国内20所国立大学获得74亿令吉拨款,用作行政开销用途,占公共机构行政开销167亿令吉的44%。鉴于公共机构、官联公司、政府基金的32亿令吉支出必定会作出调整,因此看起来,我们的国立大学不可能不受削减预算牵连。然而,现在问题是:国立大学共被削减多少钱?

    大马共有逾120个中央级的公共机构,至少10个政府基金与多个官联公司在不同的程度下都有接受中央政府的拨款。由于首相纳吉未能提呈其预算检讨的细节至国会,因此我与其他国会议员怀疑,许多公共机构、官联公司、政府基金并不知道他们是否受影响。

    正当其他计划与开支项目,如首相署旗下的学前教育计划(Permata)获得3070万令吉拨款,却安然无恙,我们的国立大学却受巨大预算削减,这是不公平的。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附录一:根据2015年支出预算评估,20所国立大学所获得的拨款

  • 选委会作出不添加国会议席的选择,是否为了要在来届砂州选举前仓促通过重划选区?

    (2015年1月8日)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选委会作出不添加国会议席的选择,是否为了要在来届砂州选举前仓促通过重划选区

    最近,选委会于2015年1月5日通过在宪报与报章公布砂州地图来正式展开重划选区的工作的确让人震惊,因为这是砂州历史上,首次大幅增加州议席数目,而完全没有添加国会议席。

    以下图表一显示了自1968年砂州5次重划选区国州议席的数量,可见这次砂州首两次(1968和1977年)划分选区时并没增加任何国州议席,而后三次(1986,1996和2005年)划分选区则同时增加国会与州议席。

    在最近的砂州重划选区的工作,选委会建议在砂拉越历史性地增加11个州议席。这将会导致砂拉越的州议席从目前71增加到82个。

    请问选委会是基于什么理由来建议增加11个州议席,但却没增加任何国会议席? 如果增加州议席的考量,是因为选民人口的增加,为何国会议席却没有作出同样的考量呢?

    这不禁让人质疑,没有增加国会议席的真正原因是,这需要国会修改宪法,然而国阵目前并没掌控国会的三分二优势。如果选委会提出增加新国席的建议,重划砂州选区的建议可能就会在国会的阶段卡住,进而耽误整个砂州重划选区的工作。

    选委会建议只增砂拉越州席,而不添国席,清楚显示选委会的政治考量,以便在来届2016年前必须解散议会的砂州选举前仓促通过重划选区。因此,此事显示选委会毫不独立、不公平与不透明。只要是支持独立与公平选举的政党,公民社团和公众,都必须一起反对这次不公与不民主的砂州划分选区工作。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 今年圣诞,布城政府忘了帮助在秋杰路被边缘化的孩子和流浪者

    (2014年12月23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今年圣诞,布城政府忘了帮助在秋杰路被边缘化的孩子和流浪者

    在传统习俗的意义上,圣诞节就是欢庆互赠礼物的节日和让我们提倡多帮助一些弱势对象。可令人遗憾的是,在今年的圣诞节,在秋杰路地区被边缘化的弱势群体就获得了让人心碎的消息,因为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已决定停止拨款给两个过去一直都在照顾他们需求的非政府社区组织。

    根据报道,在12月19日,过去由政府通过马来西亚艾滋病委员会(MAC)提供给社会服务援助中心(PBKS)高达70万令吉的拨款将会从2015年开始起被终止。[1]自从2007年成立以来,PBKS就在非政府组织和政府之间维持一种合作伙伴关系,成为提供秋杰地区被边缘化援助的一站式中心。[2]根据新闻报道和志愿者的供词,[3]与之前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曾表示过,PBKS似乎正提供着与隆市议会一样重叠的服务。[4]但随着政府的拨款被终止,PBKS或许就面临了经济压力而影响到能否继续其服务的能力。

    不久后,根据2014年12月23日的报道,另一个由Yayasan Chow Kit所经营的项目-少年及青年中心(KL Krash Pad)也即将于2015年开始停止获得由政府部门所提供的30万令吉的拨款。[5]

    令人讽刺的是,实际上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整体运营拨款预算是已经翻了一倍,从2010年的10.4亿令吉增至2015年的20.4亿令吉!再来,提供社区福利(kebajikan masyarakat)的预算拨款也已经从2010年的1.956亿令吉增至2015年的3.146亿令吉,增幅足足高达61巴仙。作为运营PBKS和KL Krash Pad活动一年所需的100万令吉也只占了社会福利总预算的0.3巴仙而已。

    同一时期,部门整体和社会福利的预算拨款都在短短的5年内分别增加了100和60巴仙的情况下,有关政府部门是否还面临资金短缺的问题,导致不能继续拨款给每年约耗资100万令吉的项目呢?拿督罗哈妮部长又是否这样忍心地终止致力于服务在秋杰路被边缘化的孩子,穷人和流浪者的两社区组织的拨款呢?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group-undeterred-by-funding-cut-vows-to-keep-serving-chow-kits-needy

    [2]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opinion/lyana-khairuddin/article/being-a-part-of-the-solution

    [3] http://www.gua.com.my/seroja/kamu_dia/Amal_Firdausi_Lambang_Cinta_Abadi.html

    [4] 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4/07/05/Tengku-Adnan-I-know-the-plight-of-the-homeless/

    [5]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centre-for-chow-kit-street-kids-left-in-the-lurch-after-ministry-cuts-fundi

  • 为何获得金马仑与刁曼岛垃圾焚化炉的同一家承包商再度获颁政府旅游部广告合同?

    (2014年12月6日)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为何获得金马仑与刁曼岛垃圾焚化炉的同一家承包商再度获颁政府旅游部广告合同?

    大马旅游促进局与大马旅游局在2014年11月27日公布9间负责它们长达3年在全球与国内的广告运动。其中一家获选拿到国内广告与促销运动的合同公司即是Sumur Mutiara私人有限公司。[1]

    Sumur Mutiara私人有限公司也是金马仑与刁曼岛垃圾焚化炉承包商公司。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总稽查司报告》就曾指出,上述焚化炉工程延期建竣,且未按照所需标准运作。

    我透过网站搜查Sumur Mutiara公司资料后,发现该公司的商业性质是一个总承包商。

    其中,一间大马广告业贸易杂志《Marketing》杂志甚至只能透过谷歌引擎搜寻这家公司,再致电该公司询问,才能进一步查证这家公司来历。[2] 而该公司网页(www.sumurmutiara.com.my)仍在建构过程中。这仿佛都强烈暗示着这间公司在广告业界乃名不经传。

    根据大马旅游局官网,这笔2015年的行政与促进预算高达4亿5400万令吉,将被拨作广告与促销运动用途。基于旅游局促进广告是这么一笔的庞大费用,为何一家之前获得2个垃圾焚化炉计划,却未如期交递且不符合规格的承包商,有资格得到这么大的促销合约呢?令人感到好奇的是,兴建焚化炉是否可以与旅游局促进广告的技术和专长相匹配呢?

    在此,我敦促旅游部长纳兹里与大马旅游促进局主席黄燕燕,可以公布Sumur Mutiara公司在这3年合约里得到的合约款项,以及交待颁发合约给没有知名度,并且未如期完成符合规格位于金马仑与刁曼岛的焚化炉工程的承包商公司的原因。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Rujukan: Profil Syarikat Sumur Mutiara Sdn. Bhd.

    附录一:Sumur Mutiara公司网页仍在建构过程中的截图

    [1] http://corporate.tourism.gov.my/mediacentre.asp?page=news_desk&news_id=1111

    [2] http://www.marketingmagazine.com.my/index.php/categories/breaking-news/10626-who-is-sumur-mutiara-and-hbr-media-asia

  • 为了显示打击贪污的决心,政府应该提升大马反贪污委员会的独立和全力通过公开招标来颁发政府合约

    (2014年12月4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为了显示打击贪污的决心,政府应该提升大马反贪污委员会的独立和全力通过公开招标来颁发政府合约

    我们非常肯定最近有关马来西亚在今年贪污印象指数的排名成功从2013年的第53名(分数50)改善3个名次至2014年的第50名(分数52)的报道。相比较马来西亚的CPI分别在2011年获得60的分数和10分之4。3的成绩,这可谓是显著的进步。

    这样的成绩除了归功于政府转型计划(GTP)的反贪关键绩效指标(NKRA)外,但非政府组织贡献也必须获得认可。这些组织包括负责发布贪污印象指数的国际透明组织、民主与经济事务中心、全国监督与吹哨者中心(NOW)、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C4)和许多来自地方和联邦政府,不懈努力地揭露国家贪污弊病和设法寻求解决方案的民选代表。

    我们不应该为2014年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和分数出现进步而自满。反之,我们更需要作出更多的努力,来证明排名和分数改善并不只是来自于政府的正面公关宣传。                                                          为了展现政府反贪的政治意愿,政府应该首先专注提升大马反贪污委员会的独立,并且大幅增加政府合约的透明。

    第一,为了加强反贪会的独立,政府必须设立不同的服务委员会,以让反贪会有权聘请并革除本身的职员。这将保障反贪会主席更难被革除,并且也赋予它独立的提控权,并且受到公民社会和国会等力量妥善的监督。

    第二,政府也必须确保所有政府合约都是通过公开招标发出。如果有一些情况直接协商是有必要的,那政府也得对此原因作出解释。除此之外,(直接协商)的条件和其合约过后也必须对外公开。目前仅有少数的直接协商合约被上载到MyProcurement网站,而且也不是所有公开招标结果都在网上能找到。最让担忧的是,政府继续以遵守合约为由,拒绝公开一些计划的合约,比如金白大道、白沙罗-沙亚南大道、西海岸大道、新街场-淡江高架大道(SUKE)和巴生河流域东部大道(EKVE)等大道合约,以及甲洞焚化炉计划的招标文件,来保护特定的私人单位。实际上,政府应该规定透明公布是招标过程的必要条件。因此,所有不愿合约公开公布的公司,都不会获准参与招标。

    若缺乏了这些实质的改革方案,如今我们看到的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和分数改善可能只是暂时性的成绩,甚至是无法说服心里已经充满猜疑的公众。

    最后,我在此呼吁所有关心打击贪污议题的人民代议士、非政府组织和公众能参与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部于12月13日早上7点在蒂蒂旺沙公园所举行的“反贪之行”。[1]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transparency.org.my/media-and-publications/press-release/walk-against-corruption-on-saturday-13-december-2014/

Page 20 of 38« First...10...1819202122...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