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內政部副部長的国会回复清楚地显他并不了解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CRC)的内容

    (2014年11月26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內政部副部長的国会回复清楚地显他并不了解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CRC)的内容

    议长昨天针对半島电視台通过一部名为“大马被遗弃的一群”纪录片揭露在马的难民与寻求庇护者遭遇不人道对待的课题,而给于国会议员进行一个小时辩论。 这次辩论是通过援引议会常规第18条(1)而被允许的,因为议长裁定这项议案是符合(一)有特定性(二)公共利益和(三)紧急动议。这次的紧急动议由我的同志,泗岩沬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在国会提呈的。

    可令人遗憾的是,即使內政部副部長旺朱乃迪曾接受了该半岛电视新闻台节目的采访,但从他的回答已清楚地显示,他并不了解该指控的严重性。

    此外,副部长的回复也突显他对由政府签署的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UNCRC)是一无所知的。

    在昨天的辩论环节中,我也指出这部纪录片所曝露的两个例子,显示马来西亚是如何违反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一,一名缅甸难民在分娩过后,便在与自己的孩子分开的情况下被关起来。第二,来自阿富汗的难民也向半岛电视台记者透露,他只被允许每个月和同在一间扣留所的儿子见面,甚至在一年后,他的儿子竟然已认不出自己的父亲。

    我是依据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分别是第4,8,9,10,20和22的6项条例来为以上两个违反公约的例子提供注解。

    诚如部长在访问时所说,政府是基於人道的立场,出于小孩更适宜在父母身边生活的因素,因而才安置這些难民的小孩与在扣留营內的父母生活。

    这已完全忽略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所赋予保护儿童自由的条规,包括一名孩子只能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考虑被拘留,并以最短和恰当的时间为依据。

    显而易见的,该阿富汗父亲的孩子被关押在同一扣留所长达一年的现象也违反了上述公约。此外,副部长刚才所提到政府的人道立场也完全站不住脚,因为该名父亲只能每一个月才与孩子见面,甚至孩子无法辨认自己陌生的父亲!

    这也显示旺朱乃迪副部长并没有具体地回答到我有关阿富汗难民和他的孩子所面临的问题。或许副部长本身甚至也还没有观看该部纪录片!

    难民被揭露在扣留中心所面临种种的困境并不是新鲜的报道。前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委员詹行琼曾在2008年12月5日通过一份报告来揭露这些现象。令人遗憾的是,如果政府还是抱持着否认症候群的态度来继续处理这些课题的话,那未来这些难民的待遇和马来西亚的国际声誉仍会受到进一步的损坏。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附录: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相关条文

    第四条

    缔约国应采取一切适当的立法、行政和其他措施以实现本公约所确认的权利。关于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缔约国应根据其现有资源所允许的最大限度并视需要在国际合作范围内采取此类措施。

    第八条

    1.缔约国承担尊重儿童维护其身份包括法律所承认的国籍、姓名及家庭关系而不受非法干扰的权利。

    2.如有儿童被非法剥夺其身份方面的部分或全部要素,缔约国应提供适当协助和保护,以便迅速重新确立其身份。

    第九条

    1.缔约国应确保不违背儿童父母的意愿使儿童与父母分离,除非主管当局按照适用的法律和程序,经法院审查,判定这样的分离符合儿童的最大利益而确有必要。在诸如由于父母的虐待或忽视、或父母分居而必须确定儿童居住地点的特殊情况下,这种裁决可能有必要。

    第十条

    1.按照第9条第1款所规定的缔约国的义务,对于儿童或其父母要求进人或离开一缔约国以便与家人团聚的申请,缔约国应以积极的人道主义态度迅速予以办理。缔约国还应确保申请人及其家庭成员不致因提出这类请求而承受不利后果。

    第二十条

    1.暂时或永久脱离家庭环境的儿童,或为其最大利益不得在这种环境中继续生活的儿童,应有权得到国家的特别保护和协助。

    第二十二条

    1.缔约国应采取适当措施,确保申请难民身份的儿童或按照适用的国际法或国内法及程序可视为难民的儿童,不论有无父母或其他任何人的陪同,均可得到适当的保护和人道主义援助,以享有本公约和该有关国家为其缔约国的其他国际人权和(或)人道主义文书所规定的可适用权利。

  • 新上任巴生港务局主席的江作汉必须解释为何该局决定撤销针对巴生港口总承包商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简称KDSB)高达7亿2000万令吉的民事诉讼

    (2014年11月24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新上任巴生港务局主席的江作汉必须解释为何该局决定撤销针对巴生港口总承包商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简称KDSB)高达7亿2000万令吉的民事诉讼

    根据今天的报道,巴生港务局于2014年11月21日(周五)决定,撤销该局针对被征收总额高达7亿2000万令吉的利息而起诉巴生港口总承包商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简称KDSB)的民事诉讼。[1]

    新上任巴生港务局主席的江作汉必须解释这项令人错愕的决定的理由,因为这些都牵涉到纳税人的金钱。实际上,港务局自2010年起就累计亏损高达6亿7400万令吉,单在2013年就高达2亿100万令吉。如总检察署之前在港务局2013年年度报告说明,若非获得政府4%低息贷款支持,并且展延支付利息直到2018年,港务局恐怕已经难以支撑下去。

    若港务局能够从KDSB取回7亿2000万令吉受争议款项中的一部分,都将有助于减缓港务局的财务负担,并且能够偿还拖欠政府的一些长期债务。根据港务局2013年报告,该局已拨出18亿2000万令吉作为或有资产,并可以在起诉KDSB的案件中胜利后索回。就算不是18亿2000万令吉,取回一部分都有助于巩固港务局的财务状况。

    同时,财政部也必须解释,为何其政府代表莫哈末依沙缺席上周五作出同意撤销有关诉讼的会议。所有目前和未来提供港务局任何财政援助的决定最终都是来自财政部,因此他的缺席的确让人费解。

    有了这样的先例,港务局接下来是否也会撤销因为了取回9.2亿令吉受争议的费用征收对KDSB(和负责自贸区工程的绘测公司BTA Architec)和因涉嫌疏忽职守的前总经理冯惠珠的诉讼呢?

    虽然林良实无罪释放,加上陈广才的3项控状被撤销,如今港务局撤销对KDSB的第一项诉讼,我们是否会看到,所有涉及自贸区丑闻的人士将被放掉,只剩下纳税人来买单?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klang-port-drops-suit-against-developer-in-pkfz-case#sthash.yq2nAlU2.dpuf

  • 政府将会继续资助巴生港口自贸区至少直到2036年

    (2014年11月23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政府将会继续资助巴生港口自贸区至少直到2036年

    根据这星期派发给国会议员的2013年巴生港务局(PKA)常年报告显示:

    “根据财务报表,巴生港务局截至2013年12月31日的长期负债已达42亿4000万令吉。根据巴生港务局目前的财务状况,它的长期负债是需要获得政府持续性的财务资助,才有望解决。”

    由于涉及巴生港口自贸区大丑闻,已导致巴生港务局面对巨大的财务亏损。自2010年起,巴生港务局在近4年来已面对6亿7400万令吉净亏损;在2013年,巴生港务局所支出的财务成本达约2亿380万令吉,这只是稍微少过2亿1740万令吉的总收入。

    另外,巴生港务局的长期贷款已从2010年的35亿令吉,增加至2013年的42亿4000万令吉。而该局的总贷款(包括短期贷款),则从2010年的40亿6000万令吉,增加至2013年的44亿1000万令吉。而其中的42亿4000万令吉长期贷款的38亿1000万令吉是来自大马政府。

    根据巴生港务局的常年报告,财政部在2013年12月19日已赞同重组巴生港务局的政府贷款,利息每年占未清债务的4%,以及每年2%的罚款。宽限期是4年,从2014年开始至2017年;还债期限则是19年,从2018年起至2036年。

    就算有宽限期及4%的利息,巴生港务局仍需要支付每年约2亿8500万令吉的利息,长达19年,从2018年起至2036年。巴生港务局目前的收入只是2亿1740万令吉,但他同时仍需要支付其他开支,例如员工开销及物品贬值成本等。

    再来,巴生港口自贸区的收入,以承担这些利息的能力,是令人质疑的。巴生港口自贸区2013年的收入只是约1010万令吉,盈利只是约20万9615令吉。巴生港务局前主席李华明本周接受《The Edge》一项访问时,也质疑被投入巨资的巴生港口自贸区,是否真的可以赚钱。过后,巴生港自由贸易区首席执行官谢观龙在同一项访问时表示,目前的重组计划是取决于能否获得来自中国的SM国际批发中心(中国)私人有限公司的租赁合约,从而致力把巴生港自由贸易区成为国际批发中心。这些投资是否真的安全,以及可协助巴生港务局赚钱,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我们都不想看到巴生港口自贸区的失败,因为这只会导致更多纳税人的钱白白浪费,因此政府看来只会将继续重组贷款给巴生港务局。换句话说,纳税人将持续为巴生港务局的丑闻而百般痛苦,至少直到2036年。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 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是否通过延迟提呈其2013年的账目,来尝试掩盖债台高筑的问题?

    (2014年11月19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是否通过延迟提呈其2013年的账目,来尝试掩盖债台高筑的问题?

    根据最新系列的《2013年总稽查司报告》,由财政部掌管的官联公司,PFI建筑公司在2012年拥有高达279亿令吉的债务,排在所有官联公司中第3,仅排在国油和国库控股之后。

    另外,PFI公司的负债也似乎以令人担忧的速度增长。例如,在2011的财政年底,PFI公司的负债总额已达199亿令吉(附录1)。然而,到了2012的财政年底,PFI公司的负债总额却已攀升至279亿令吉,也就是在短短一年内便增加了80亿令吉的负债(附录2)。

    PFI公司在2012年6月29日和2013年6月28日分别提呈了公司的2011和2012年财政报表。不过,当我最近在2014年11月11日进行查阅时,却发现PFI公司并没有提呈2013年财政报表,而这意味着它几乎是迟了5个月的时间。

    PFI公司是否尝试掩盖其2013年债台高筑的账目问题? 它是否像是别的官联公司如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一样延迟提呈公司账目呢?

    在此,我呼吁财政部立即发表声明来解释为何 PFI建筑私人有限公未交2013财政年报,并解释政府的发展资金为什么会被投入在这神秘的公司身上。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Appendix 1: Summary of Financial Information for Pembinaan PFI Sdn Bhd for FY 2011

    Appendix 2: Summary of Financial Information for Pembinaan PFI Sdn Bhd for FY 2012

  • 为何政府要花费292亿令吉租回自家土地?

    (2014年11月18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为何政府要花费292亿令吉租回自家土地?

    根据最新系列的《2013年总稽查司报告》,由财政部掌管的名不经传的官联公司,PFI建筑公司在2012年拥有高达279亿令吉的债务,排在所有官联公司中第3,仅排在国油和国库控股之后。

    PFI建筑公司的所有贷款都是来自公积金局。为了偿还公积金局的200亿令吉的贷款,政府进行了一项复杂和让人匪夷所思的交易。联邦土地专员(FLC) 通过签约共将全马186片地段租给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然后再向它租回这些土地。(参阅附录一所示的租约合同的前2页)

    换言之,政府正为自己转租给自己的土地付租金!这就好像我将自己的公寓租给我妻子,然后再向她转租并为之缴付租金。

    联邦土地专员从2013年2月15日至2027年8月13日的这15年期间,分成30次的阶段来向PFI建筑公司缴付高达292亿令吉的租金。(参阅附录二)

    在此,我敦促财政部解释,为何安排这种政府竟然须为自己土地交付租金的交易?这个合约是否要隐瞒这笔政府开销,好让我们的财政预算案赤字看起来正在减少?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Appendix 1: Sub-Lease Agreement between Pembinaan PFI Sdn Bhd and the Federal Lands Commissioner

    Appendix 2: Schedule of Rental Payments by the Federal Lands Commission (FLC) to Pembinaan PFI Sdn Bhd

Page 20 of 37« First...10...1819202122...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