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现实,不透明化,难以成为改变游戏规则的第十一大马计划

    (2015年5月21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不现实,不透明化,难以成为改变游戏规则的第十一大马计划

    我对最近提呈的《第十一大马计划》没有留下任何深刻的印象。我原本期待这是将是一份会位国人勾勒出迈向先进国新愿景的声明。不过,我们所看到的却是一份与当今政经现实脱节,不具有透明度,也难以改变游戏规则的计划。

    我国在2015和2016年所面对最关键的经济挑战莫过于天然气和石油价格下跌对公共财政所带来的影响。油价在2014年底令人出乎意料地下跌至每桶40美元,迫使首相在同年年底宣布财政修正案。基于美国页岩石产量的增加而导致天然气价格下滑和国际油价盘旋在每桶100美元以下,政府所依赖石油产业相关的收入,如石油税,国油公司的所得税和特别花红也相应地会遭受到重挫。在缺乏大幅度修正政府长期的开销和近期推行的消费税所带来的收入增加,我看不出来政府要如何在2020年前真正地削减财政赤字和将联邦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降至45巴仙以下。

    如果政府开销没有随着廉价石油和天然气的新经济现实而有所调整,那这计划还有什么可取之处呢?

    在刚昨天发表对第十一大马计划的愿望清单中,[1]我特别强调要求政府诚实地提供人民一个公共财政支出的现况,并需要公布在公私伙伴关系计划下所涉及的不被列入预算案开销和未来开销帐目。再来,我也要求政府通过网上公布完整名单,昭示所有涉及第十一大马计划的新基础设施的工程发展项目和其预估所需的成本。可令人遗憾的是,这份名单并没有如意产生。因此,我们仍然还是会对第十一大马计划所打算兴建的新医院,学校,大学,技职和技术学院的数量和地点一无所知。

    政府缺乏透明度的作法的确是令人感到失望,因为财政部在每次会议中能够提供各部门的年度开销预算,但为何经济策划单位(EPU)却无法在第十一大马计划中效仿呢?另外,我也在之前所获得的国会答复中,显示将被列入在第十一大马计划中的新工程和所分配的预算。

    真希望政府能对其开销继续有更透明化的处理。

    最后,第十一大马计划里作为能改变游戏作法的战略目标都是围绕着商业领域而设的。例如,大马计划里所提到的“重点投资具有竞争力的城市”将作为改变游戏规则的作法,但却无法提出具体的建议,以便释放更多的权力和资金给地方和市议会来实现这一目标。再来,“提高B40家庭的水平,以踏入中产阶级社会”的计划没有提出任何实质性的作法,来减少我国对外劳的依赖,因为这会进一步地拉低收入阶层的工资和就业机会。

    唯一与我的愿望清单匹配的亮点是,政府为了对贫穷建立起更全面的定义,会致力公布多元贫穷指数(MPI)的评估方式。基于我其余的愿望都落空了,这样的安慰可说是聊胜于无,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ongkianming.com/2015/05/20/新闻稿-我对第十一大马计划的愿望清单/

  • 我对第十一大马计划的愿望清单

    (2015年5月20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我对第十一大马计划的愿望清单

    首相纳吉明天将在国会提呈第十一马来西亚计划 (2016至2020年)。这项大马计划将引领我们达成2020年先进国家的宏愿。因此,大家都对此计划抱着非常高的期望,因为它不仅将为如何达成先进国家宏愿勾勒蓝图,而且也为未来前进的方向铺路。

    以下是我所列出的愿望清单,希望都会包含在这次的第十一大马计划。可令人遗憾的是,尽管此计划是如此关键和重要,但政府在准备此计划的过程中竟没有咨询代表了我国52巴仙选民的反对党和国会议员。

    愿望一:重新采纳新的贫穷定义

    引述Pemandu的首席执行长拿督依德利斯贾拉所指出,马来西亚的贫困率已降至只有1巴仙的家庭生活在贫穷线下,平均月收入少过830令吉(西马),1090令吉(沙巴)和920令吉(砂拉越)。

    暂且先不论有关数据的准确性和代表性,反而我希望马来西亚政府能采纳贫困的新定义。由于依德利斯喜欢采用国际组织如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作为参考,因此我想在此指出OECD对贫困的定义如下: “贫穷线是指中等家庭收入的一半” 发展中国家应多关注绝对的穷困线(赤贫),而先进国家则应注重相对穷困线(穷困)。既然马来西亚正在向先进国家的宏愿前进,因此采纳相对穷困线的测量方式会来的更为恰当。[1]

    根据2012年家庭收入调查结果显示,平均中等家庭收入为每月3626令吉。若根据OECD相对穷困线的衡量标准,这意味着马来西亚的相对穷困线为每月1813令吉以下。实际上,来自中等家庭收入最低的40巴仙为每月1852令吉。若采用这新的相对穷困线,那马来西亚的贫穷率将升至约20巴仙,即中等收入最低40仙的一半。

    同时,我也呼吁经济策划单位设立由OECD倡议的多元贫穷指数(MPI),因为这种计算会考虑到收入以外的衡量条件比如不理想的房房环境,缺乏有持续性的资产及无法满足日常的基本需求。事实上,2013年马来西亚人类发展报告还倡议EPU定制和使用衡量贫穷的其他方式。

    愿望二:具有透明化和说服力的津贴合理化政策

    政府已经在津贴合理化计划中采取了重要的举措,包括近期的取消汽油补贴和削减电费补贴。尽管如此,政府还有许多欠缺透明化和昂贵的国家补贴是值得检讨和改革的。

    例如,农业部将在2015年估计花费22亿令吉来津贴各类型的水稻产业。其中,近半数的拨款是用来津贴专为低收入群体的ST15稻米生产。但是,许多批发商竟”骑劫“和重新包装这些经过津贴的稻米,然后以更高的价格出售稻米。这些获得 ST15配额的“幸运儿”足以从政府的津贴和在市场上高价售卖中双重获利。尽管公共帐目委员会(PAC)已建议政府取消这项ST15的补贴计划,奈何农业部拒绝这项请求,甚至拒绝审查总稽查司报告里所提出的各种弱点。

    如果政府是认真地要执行津贴合理化的政策,那就应展现其政治决心来处理不透明化和昂贵的津贴计划,例如各种稻谷和大米相关的津贴。政府要求消费者现实地面对汽油价格主导的市场所带来的波动,另一方面却是不断地提供由拥有特殊关系网络的中间人所’获益’的各种津贴。

    愿望三:透明化和不“隐瞒”的政府支出

    任何大马计划中其中最重要的部分是,它将概述如何在未来的5年内分配预算拨款给国家重大基础设施和发展项目。所以,第十一大马计划也会包含新医院,学校,政府机构,道路,桥梁和其他基础设施的提升所获得的预算拨款。为了配合政府所倡议的更透明化支出,所有基础设施和发展项目的名单应该被公开。

    此外,政府的当务之急是诚实和透明化地交代政府的账目,如各计划的预算成本和谁替这些项目交付。例如,有一些正进行中的大型和昂贵的工程项目,却没有出现在任何的官方财政报告。这包括成本分别耗费110至120亿令吉的轻快铁延长线工程和360亿令吉的捷运系统1号路线,都不列入财政预算支出,并由特殊机构或官联公司提供资金。

    其他大型工程项目还包括轻快铁3号延长线,捷运系统2号和未来3号路线,来往新加坡的高速铁路和可能会建的两座大型核电站。

    此外,政府已通过由财政部100巴仙控股的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花费了近300亿令吉以用作发展开销。这笔开销也不会出现在任何官方的财政预算报告,甚至也没有被列进帐目的债务报表。这样的开销方式,无非就是为了躲开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冲破55巴仙,进而吓坏了市场。

    为了加强透明度,政府应该公布谁会替这些计划支付,这些计划如何进行融资和由政府担保的计划未来所会出现的风险。

    愿望四:具有透明度和不偏帮私人企业的公共与私人伙伴关系(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计划

    为了建立透明化,公平和利益惠及各方的公共与私人伙伴关系计划(PPP),马来西亚政府的记录可谓是非常糟糕的。许多PPP的交易都是十分倾向偏帮私人企业,尤其是独立发电厂(第一代)和众多高速大道过路费的合约。

    相信要求这些PPP合约内容在签署之前对外公布,以让有兴趣的各单位进行足够的公共监督。若能源机构都可以对外公布新发电厂的竞标价格,那为何由首相暑旗下掌管所有PPP细则的UKAS办不到呢?

    这样的例子,包括西海岸高速公路(WCE),许多在PPP底下批准的巴生谷高速公路,在甲洞兴建和经营的大型焚化炉合约及计划中可能兴建和经营的两座核电厂。

    愿望五:下放更多权力给州政府和地方政府

    政府在分配发展开销往往会遇到的其中一个问题,就是拨款很大程度上没有被使用。虽然有些理由的解释是合理的,例如无法找到合适的承包商;其他难以接受的理由则包括不必要的延误和联邦政府低下的效率。

    同时,州政府和地方政府都面对诸多限制,包括不允许通过提高税收来推动地方发展。

    如果政府借机将第十一大马计划纳入其更远大的计划,即下放更多的权力和更多的预算拨款,包括让州和地方政府来通过税收来增加收入,这对国家而言将会产生革命性的影响。这将让面对资金短缺的地方政府有管道去筹集和花费在当地发展和基础设施项目。

    在理想的情况下,这种去中央化的作法也应包括允许地方政府选举,以便提升纳税人对地方政府的问责制。

    愿望六:我们必须清楚和做出艰难的抉择

    我最后第六个愿望,从政府的角度来看亦是最苛刻的要求。当我们跻身先进国家的行列时,我们必须在许多公共政策上作出艰难的选择。我们一方面要求更清洁和健康的环境,但同时也得愿意付出更高的电费来补贴可再生能源。我们一方面要享受更优质,方便和实惠的医疗服务,但同时也得愿意为更好的器材设备付费和提供专业医生更高的薪酬。我们一方面想拥有世界级的本地大学,但同时也得愿意想尽办法找到更多研究经费和提供更好的薪酬来吸引优秀的学者。

    如果政府可以诚实地告诉我们,必须作出哪些艰难的抉择,政府将来会作出的决定和其背后支持的理据,那该有多好啊?

    最后,我要呼吁政府提呈一个诚实和透明化的第十一大马计划,以便为国家未来5年前进的方向勾勒出清晰的愿景,希望一点也不为过吧?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unece.org/fileadmin/DAM/stats/documents/ece/ces/ge.15/2013/WP_17_OECD_D_En.pdf

  • 马来西亚青年国会有多大代表性?

    (2015年5月15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马来西亚青年国会有多大代表性?

    首届青年国会甫在上周落幕。青年国会的成立对国家是个积极正面的发展,特别是为了鼓励青年一代勇于针对全国重要课题和国家所面对的挑战进行辩论。举一个例子,在最近的一场会议中,青年国会代表就拥有一个场合来辩论马来西亚或会签署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的利与弊。

    但青年国会的结构比例突显了其缺点,即无法反映国家的代表性。在我予2015年3月10日收到的国会答复,显示了以下的统计数据:

    巫裔 华裔 印裔 砂州土著 沙巴土著 原住民 其他 总共
    101 6 7 5 12 1 1 133
    75.9% 4.5% 5.3% 3.8% 9.0% 0.8% 0.8% 100.0%

    显而易见,某些族群在青年国会的比例人口代表是偏低的。根据原本各州青年人口数量,即10万名青年可获得一名议员,因此砂州应该有10位青年议员,但在真正的青年国会里,砂拉越土著只获得5席。[1] 同样地,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华裔占了人口15至40年龄层的23.5巴仙,在青年国会里只占了4.5巴仙。另外,占了同样年龄层7.6巴仙的印裔,却在青年国会区区占了5.3巴仙而已。

    事实上,如果一些议员没受到委任,少数群体在青年国会可能会有更少代表。根据原本的估计,青年国会应该只有119个代表。然而,负责此计划的青年与体育部却另外委任额外14个代表。

    再来,青年国会网站并没有显示青年国会的网上选举成绩及这些议员们的基本资料和背景。[2]如今,在强调透明化的时代,(青年国会)应该代表年轻和善用科技的一代,难道要把青年议员身份,甚至是推特、面子书和简介放上网,有那么困难吗?

    看来我们都离这小圈子的距离都很远,因为青年国会的资讯,似乎并没有传达到广大的青年。甚至是青年国会官方推特 @MYparlimenbelia也只有可怜地少过6000名追随者。[3]

    无论如何,青年国会多过实际国会代表比例的就是女性。女性在青年国会比下议院拥有更多代表,前者在133个议员议席中占了23席,即17巴仙,而后者只有区区10巴仙。

    尽管青年国会是一个良好和能让青年参与民主议政的好开始,但不应该让它沦为无法代表广大的马来西亚青年的小圈子。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It is not stated how many other youth representatives from the other races were from Sarawak

    [2] http://www.parlimenbelia.gov.my/index.php/2014-03-24-17-31-47/keputusan

    [3] https://twitter.com/myparlimenbelia

  • OECD数理成绩排行榜首5名都是亚洲国家,唯独马来西亚排名第52名。我们的教育是否还拥有世界级的水平?

    (2015年5月14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稿

    OECD数理成绩排行榜首5名都是亚洲国家,唯独马来西亚排名第52名。我们的教育是否还拥有世界级的水平?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最近所公布的数理成绩排行榜,亚洲共有5个国家与地区占据首5个排名,分别依序是新加坡(第1)、香港(第2)、韩国(第3)、日本与台湾(并列第4)。[1]

    不过,大马在76个国家之中排在第52名,并在东南亚区域,不但落后于新加坡、甚至是越南(第12名)和泰国(第47名)。同时,大马的表现也比乌克兰(第38名)、土耳其(41名)、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第45名)和哈萨克斯坦(第49名)更糟。(请参阅附件一,内含排行榜完整排名)

    这份报告里的细节将完整地在韩国首尔下周所举办的2015年世界教育论坛上发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届时将讨论和决定2015年后的教育蓝图,以便取代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MDGs)里所设下的目标。

    然而,目前的初步结果应该足以向我们的教育部长传达一个强烈的讯息,即是我们在中小学和大学的教育制度,距离“世界级水平”还差很远。” 我们的部长仍坚称,我们拥有“世界级水平”的教育制度,但这压倒一切的证据,却道出相反的事实,显示我们仍未全面承认,我们所面对的教育挑战。

    实际上,大马应以瑞典为鉴.此前,瑞典曾是其中一个拥有最好教育制度的OECD成员国,但从2000年开始,瑞典的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PISA)与数理教育趋势调查(TIMSS)成绩开始出现滑落的现象。这样成绩下滑的表现,促使瑞典政府于2014年,开始要求OECD检讨自己的教育制度。[2] 在最新的OECD排行榜中,瑞典目前排在第35名,在众多的OECD成员国是排名最低的。

    以大马为例,若我们的政策制定者仍没意识到我国现有教育制度的弱点,那我们的表现可能会进一步落后于我们的亚洲邻国,继续失去经济竞争力。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bbc.com/news/business-32608772

    [2] http://www.oecd.org/sweden/sweden-should-urgently-reform-its-school-system-to-improve-quality-and-equity.htm

  • 选举委员会主席丹斯里阿都阿兹应注重国会遴选委员会针对选举改革的建议,而不是郑全行的建议

    (2015年5月5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稿

    选举委员会主席丹斯里阿都阿兹应注重国会遴选委员会针对选举改革的建议,而不是郑全行的建议

    据报道,选委会主席阿都阿兹正研究郑全行所规定国会议员必须要拥有大马教育文凭马来文优等资格的建议。在此,我强烈地呼吁选委会不如多花时间去研究该局之前承诺会执行由国会遴选委员会所提出有关国会改革的建议。

    选委会主席于2012年4月19日针对国会遴选委员会对选举改革所发表的建议报告作出回应。其中,选委会主席承诺会从宪法,法律,条规,技术层面和管理角度来进一步地研究,因而导致这些建议无法及时在第13届大选前顺利落实。

    这些需要进一步研究的建议还包括:(一)准备看守政府的守则和程序(二)建议自动登记成为选民制(三)建议区隔选委会的主要职能分别包括选区划分,选民登记和举行选举的工作(四)建议确保沙巴和砂拉越占有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国会议席(五)建议改良我国的简单多数选举制,将之取代为简单多数和比例代表混合制或完全比例代表制。

    可是,经过3年的时间,我们还没有看到选委会针对上述建议进行任何公开讨论或发表或公开研究报告。

    与其把精力投入到研究郑全行的建议,选委会不如履行其3年前所给予的承诺,即公布对国会遴选委员会对选举改革所作出的上述具体建议的研究报告吧。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Rujukan: Kenyataan Media Suruhanjaya Pilihan Raya Malaysia 19 April 2012

Page 20 of 44« First...10...1819202122...304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