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斯兰刑事法,作为私人法案要在被辩论之前,还有一段很远的路要走。

    日前,关于伊斯兰议员是否会将通过提呈私人法案到国会,并在这个国家来落实伊斯兰刑事法,仍然众说纷纭,观点各异。不过,许多人并不知道要成功将一项私人法案呈上国会议员的手上其实是一项艰巨和繁冗的过程。

    在近期国会议会之前,和丰国会议员再也古玛(Dr Jeyakumar)尝试提呈一项题为社会包容法案的私人法令。作为沙登区国会议员,我也挺身附议这项法案。在三月份的国会议会开始的几个星期前,我们便提交了该法案和许多相关文件。不过,这项法案最终也没有被编入国会议程,也就是将所有议案编入议会文件以允许个人国会议员进行辩论和批准。

    或许大家会有疑问,到底什么是社会包容法案?简单来说,这项法案就是建议设立一个由国会遴选的成员所组成的社会包容委员会,来监督影响社会公正和赤贫的国家政策和相关议题。

    试将社会包容委员会想像类似于人权委员会(SUHAKAM),但社会包容委员会的职责是专注在赤贫的课题领域,而非维护人权。自创立以来,SUHAKAM便致力在各社会领域上发挥亮眼的表现,不断监督凡涉及滥用人权的案件,例如贩卖人口活动,净选盟大集会期间所发生的警察暴力事件和原主民土地权纠纷等等。因此,我们期许社会包容委员会也能在赤贫课题上交出相同的表现。

    事实上,既然全国有80巴仙的家庭,由于收入过低,而有资格获取第一轮的一马援助金(BR1M),那批准设立社会包容委员会便不是没有道理的建议。究竟为何我们的法案还是无法被通过呢?

    我们得知的理由是,这法案不符议会常规49(2)条文,因为它违反联邦宪法第38条文,有关条文清楚阐明统治者的权力,包括要在涉及该条文的政策上必须咨询该理事会,例如东马土著和马来人的特别权益。然而,我们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因为这项被提呈的法案已清楚表明了社会包容委员会应遵循联邦宪法第38条文来进行。

    无论如何,我们在作出局部的修改后,还是会在六月份的国会议会上尝试再提呈这项私人法案。

    若议长以违反联邦宪法的理由来驳回社会包容法案,那他便没有理由不拒绝同样作为私人法案而被提呈的伊斯兰刑事法法案,因为它进一步涉及变更国家体制和修改数项法令,包括刑事法。

    无论是社会包容法案或伊斯兰刑事法法案,作为一项私人法案是很难会被议长接受的,因为议长必须履行职务根据次序的重要性而将议案编入国会议程里。一般上,政府事务会被优先编入国会议程,包括附加预算和其他有待表决的法案。唯有政府事务进行完毕后,来自朝野双方的个别国会议员才有机会提出自己的议案。

    然而,政府事务从来都是堆积如山和难以被处理完毕,那更何况是非政府事务,包括辩论私人法案的工作便永远被排除在议会厅外,

    当然,议长可以行使他的权利来批准伊斯兰刑事法为优先处理的政府事务,以便允许议员进行辩论。但此举是很危险的,其原因有两个。第一,这会树立一个不好的先例,允许国会优先辩论由个人议员提呈的私人法案甚于处理政府事务。第二,更重要的是,正如国阵极力避免此事情的发生,然而当议员对这项法案进行表决时,会容易便试图根据宗教和种族来制造下议院议员的分裂。

    不过,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若伊斯兰刑事法在不太可能的情况下被安排进入辩论环节,卡巴星必定会发表了慷慨激昂的和铿锵有力的讲话来捍卫人权的民主宪政和正义的原则,坚定立场誓死反对伊斯兰刑事法。虽然卡巴星已离开了我们,但身为行动党党员的我们必定会通过议会斗争和决心来延续他的精神和不屈服的姿态来捍卫世俗国的地位。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The Star Online

  • 国会改革刻不容缓,薪金调涨不是唯一办法。

     (2013年12月8日) 国会改革刻不容缓,薪金调涨不是唯一办法。(The Star)

    马来西亚国会议员应享有多少的薪酬?什么才是合理及公平的津贴呢?其他国家的国会议员,本地高级公务员或私人界的高级管理层或首席执行长的薪酬是否可作为参考性的衡量基准呢?国会议员的薪酬越高,是否会降低贪污现象发生的诱因?丰厚的薪酬是否会鼓励更多的人才投身于政治活动?雪州政府最近大幅度调涨大臣,行政议员,议长,立委的薪金的做法,也让上述的公共议题在社会上引起热议。无可否认,明年三月份的国会议员薪金检讨必然将迎来上述课题的争辩与讨论。

    尽管这些议题是十分重要的,但我们似乎在国会议员薪金议题上模糊了更核心的焦点。这也就是马来西亚国会的地位和国会议员该如何扮演好该角色。因此,在探讨国会议员加薪的同时,我们并不能将更核心的国会改革的议题排除在外。

    除了在一些场合发生撕纸抗议,议会杯葛和互相叫嚣之外,如今的国会是十分沉闷的。若不探讨一名国会议员在国会里所真正应该扮演的角色和需要怎样的改革的话,我们是无法对议员薪酬的议题进行严肃和有意义的讨论。

    最长的年终国会议会环节才刚结束。此环节为时进行了2个月左右。这些法案程序经常被延长至晚上8点,以让更多的国会议员能参与并针对预算案在政策和部门上的层次进行辩论,同时也允许部长有更充裕的时间来作出回复。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议员因时间的限制而来不及参与辩论的环节。另一方面,当部长(更多的是他的副部长)在作出回复的时候,也不是全部参与辩论的国会议员有在现场。

    在第一届的国会议员任期,我们似乎并没有善用这些时间。成立特选委员会显得更有效率,以便监督各部门的运作和对不同的议题进行有深度的辩论 。因此,每位国会议员应被安排参与至少其中一个国会特选委员会。此举能让每位国会议员挑选他最擅长的专业领域和长期针对某政策进行研究。这些特选委员会的联合主席也可以从国阵和民联两方各委任一名议员来担任。同时,此举也会带来正面的影响,好让当民联在众国会议员中在委任各特选委员会的主席时,而无形中组成“影子内阁”。

    这些特选委员会的成立,可以避免政府草率地提呈未经过慎重考虑的方案,以至在公众反弹时面临尴尬的处境而被逼撤回这些法案。其中最好的例子,便是2013年伊斯兰法行政(联邦直辖区)法案里允许家长因未经得另一半同意下可以修改孩子的宗教所引发的争议。在最近的法案审核的过程中,总共有六项涉及国家安全的法案也因需要更多时间来寻求咨询而被逼撤消。然而,若能成立特选委员会来针对这些法案来进行辩论和研究的话,这些法案便能在呈上国会前获得修正和调整。

    成立这些特选委员会只是为了在公众(特别是选民们)面前打造有公信力的国会议员的其中一项过程罢了。成为特选委员会里的国会议员,更责无旁贷地在被监督的部门里所产生的一些重要的公共议题里发声发言为民请命。为了进一步地提高公信力,每一个委员会的国会会议也应进行电视或网络直播,好让公众能评估该议会里的国会议员的表现。举个例子,目前人们是对公共账目委员会上所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例如被质询的问题和他们所回复的答案。最近,我也了解到那些不属于该公账会委员的国会议员是不被允许出席这些会议的。这是非常滑稽和无法被接受的。因此,这些或其他国会会议为了公众利益而必须作出现场直播。

    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助理,以协助国会议员针对国会法案包括特选委员听证会作出更好的准备和研究。而我也能见证当我有了研究助理的协助,我能为我的国会辩论准备更充实的相关内容。大部分的先进国家都会拨款给立委来聘请研究助理。很多马来西亚国会议员也都乐见有了薪金调涨,可以作为拨款替代,来用有竞争力的薪酬来聘请更多有素质的助理。

    确保每位国会议员都能获得选区发展的拨款,能便为议员腾出更充裕的时间来专注于本身的议会工作,特别是民联的国会议员迄今为至并没有获得任何来自联邦政府的选区发展拨款。

    国会改革的目的是为了打造更有效率的国会。成立由国会遴选来监督各部门的特选委员会,能也能加强国会议员的专业问政能力,并进一步提升他们国会辩论的素质。而当这些议会能作出现场直播的话,我们的部长和副部长也必须在公众的面前努力地表现更好。通过这种方式,主要会议便可以被腾出更多时间,来让议员讨论涉及国家利益的重要课题。然而,目前这些讨论都因时间限制下而不被允许进行。

    在长远的方面上,研究助理及选区发展的拨款将能帮助国会议员更有效地完成他们在国会上的工作。总而言之,议员加薪上的公共讨论,不能脱离更核心的挑战和问题,那也就是议会改革。

    http://www.thestar.com.my/Opinion/Online-Exclusive/Im-OK-man/Profile/Articles/2013/12/08/Parliamentary-needs-reform.aspx

Page 2 of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