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anuary 2018

The Delimitation Exercise in Selangor is still unfair and unconstitutional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ember of Parliament for Serdang and Assistant National Director for Political Education, on the 16th of January 2018 The Delimitation Exercise in Selangor is still unfair and unconstitutional Yesterday, on the 15th of

Tagged with:

是时候推行100令吉无限次使用的隆雪区公共交通月票

(2018年1月11日)行动党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兼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是时候推行100令吉无限次使用的隆雪区公共交通月票 在2017年10月,我曾撰文提起尽管政府近年来投入了数十亿令吉,但轻快铁,捷运和电动火车的乘客数量仍出现下滑的迹象。[1] 交通部最近公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的铁路统计数据[2]也印证了我的看法和忧虑,也就是2017年7月和8月轻快铁和捷运的乘客人数因票价减半而有所提高只是暂时的现象。 在去年8月份票价减半的时期,每日高峰期间搭乘双溪毛糯-加影捷运路线的乘客曾达到135,112人。但优惠期结束后,每日乘客量就骤减至103,345人,远低于15,0000人的目标。同样的,格拉纳再也和安邦轻快铁的每日乘客量在8月份分别上升至262,606和195,536人。一旦优惠结束后,每日乘客量就分别下降至219,568和157,533 人。事实上,轻快铁9月份的乘客量甚至比3月份的乘客人数(格拉纳再也和安邦轻快铁分别为238,602和169,057人)还低。 (请参阅下图1和表1) 表1: 根据2017年1月至9月,格拉纳再也和安邦轻快铁(LRT),捷运(MRT)和吉隆坡单轨(KL Monorail)的每日乘客量 来源:交通部的铁路统计数据 图1: 根据2017年1月至9月,格拉纳再也和安邦轻快铁(LRT),捷运(MRT)和吉隆坡单轨(KL Monorail)的每日乘客量 Type of Service 服务类型 JAN FEB MAC APRIL MEI JUN JULAI OGOS SEPT LALUAN KELANA JAYA 格拉纳再也             211,913             220,418             238,602             223,057            

Time to introduce a RM100 public transportation pass in the Klang Valley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ember of Parliament for Serdang and Assistant National Director for Political Education, on the 11th of January 2018 Time to introduce a RM100 public transportation pass in the Klang Valley In October 2017,

Tagged with:

马来西亚在2022年或2023年将有可能面临预算赤字危机,而非零赤字

(2018年1月9日)行动党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兼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马来西亚在2022年或2023年将有可能面临预算赤字危机,而非零赤字 第二财政部长拿督斯里佐哈里最近承认,马来西亚到了2020年将无法实现平衡预算的目标。[1] 这番言论对于长期观察马来西亚经济预算的人士而言并无太大惊喜。尽管首相纳吉多次承诺,马来西亚将在2020年达到这个平衡预算的目标。 马来西亚的债息费用从2009年的142亿令吉增加至2018年的308亿令吉。债息费用所占预算的比例从2009年的9.1%也增加至2018年预计的13.2%。(请参阅下图1和2) 图1: 2009年至2011年,中央政府根据各项目所产生的营运开销,包括债息费 图2: 2016年至2018年,中央政府根据各项目所产生的营运开销,包括债息费 由于中央政府的债务成长远高于收入的成长,因此债息费用占预算的比例有所提高也不会令任何人感到意外。从2009年(纳吉在2008年9月成为财政部长)到2017年,中央政府的债务成长了89.7%,每年成长率为11.2%;反之,同一时期的中央收入的成长率为37.5%,每年成长率为4.7%(参阅表1和图3)。 表1:2009年至2017年,中央债务对比中央收入的成长比率 图3: 2009至2017年,中央债务对比中央收入的成长曲线 更令人担忧的是,由财政部100%所拥有的特殊用途工具所衍生的债息费用也由政府买单,但最终却被“隐藏”在政府预算案里。例如,根据2018年的财政预算案中,战略性行业的开销从2017年的12.86亿令吉增加至2018年的37.48亿令吉。这包括支付给负责为捷运工程和泛婆罗洲高速大道融资的基建基金公司(Dana Infra)11亿令吉 。第二 财政部长在2017年11月29日也通过国会书面回复来核实这一点(附录1)。 此外,“其他款项”(Lain-Lain Bayaran Balik)也从2017年的15.28亿令吉增加至2018年的42.36亿令吉。这笔款项的最大用途是为了私人融资计划(PFI)用途,总额为39.71亿令吉(参阅附录2)。 PFI实际上是由财政部100%拥有的特殊用途工具,如已累积近260亿[2]令吉债务的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和发行100亿令吉债劵的BLT建筑私人有限公司。这些债劵是为政府支付建设警察宿舍的年度“租金”费用来进行融资。[3] 如果我们都将这些预算表外的债息费用都拿来加总的话(2018年约为50亿令吉),我国的总债息费用将是350亿令吉或刚达政府行政所规定的债息费用占总预算的15%。(参阅下图4)。 图4: 2018年经济报告所给予债息费的定义 (第84页) 随着捷运2号线,3号线,轻快铁3号线和泛婆罗洲高速大道等项目的陆续推行,由财政部100%所拥有的特殊用途工具(SPV)所发行的债务总额也会继续增加,我们可以预计(隐藏和非隐藏式)总债息费用在未来十年将继续加速提高。中央政府2016年担保1873.2亿令吉的债务提高至2017年9月的2268.8亿令吉的债务,于此可见一斑。[4] 实际上,我并不反对所有为人民带来长期利益的发展开销。但是,通过将这些开销的债息费用“隐藏”在这些特殊用途工具之下,我们无意间默许其他部门(如首相署)所造成的浪费和腐败现象持续发生下去。对人民最不利的局面是,我们开始通过大砍高等教育机构和公立医院的拨款,以有能力负担和支付这些被“隐藏”的债息费用。 如果这种趋势继续演进的话,我认为即使到了2022年或者2023年,政府也不可能实现平衡赤字。事实上,随着我们的财政状况有下滑的迹象,因此我们的赤字危机更有可能进一步地恶化。 附录1:支付给2018战略领域单位的费用(37.48亿令吉) 附录2:其他偿还费用 (42.36亿令吉) [1] https://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8/01/05/fiscal-space-needed-to-balance-govt-finances-by-2022-or-2023/ [2]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malaysia/article/putrajaya-confirms-pembinaan-pfi-debt-pile-near-rm27b [3] https://www.marc.com.my/index.php/marc-rating-announcements/512-marc-affirms-its-aaais-rating-on-aman-sukuk-berhad-s-rm10-0-billion-islamic-mtn-programme-30102015 [4] http://www.theedgemarkets.com/article/malaysias-spiralling-debt-burden

Malaysia more likely to face a budget crisis than to balance the budget by 2022 or 2023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ember of Parliament for Serdang and Assistant Political Education Director, on the 9th of January 2018 Malaysia more likely to face a budget crisis than to balance the budget by 2022 or 2023

Tagged with: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