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November 2017

下届大选国阵一旦继续掌权,则必然会再度调高高速公路收费率。

(2017年11月28日)沙登区国会议员兼行动党政治教育局副主任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文告 下届大选国阵一旦继续掌权,则必然会再度调高高速公路收费率。 如果大家还记得的话,国阵2013年在第13大选的竞选宣言中许诺,逐步降低同城高速公路的收费。既然同城高速公路主要设在巴生谷(雪隆)一带,民众难免期待,主要的同城高速公路如,隆布大道(MEX)、加影外环大道(SILK)、新街场大道( BESRAYA)、白蒲大道(LDP)和西部疏散大道(SPRINT)将降低收费。 图表一:国阵2013年在第13大选的竞选宣言中许诺“逐步降低同城高速公路的收费”。 但大选两年半后,国阵政府违反其竞选宣言,允许18个高速公路的收费调高20仙至2令吉30仙。[1] 举个例子,隆布大道通往布城的收费从2令吉50仙提高至3令吉30仙、白蒲大道的收费从1令吉60仙调高50仙至2令吉10仙、鹅唛的加叻大道(Karak Highway)收费则从5令吉调高1令吉至6令吉。在我的选区,新街场大道的收费从1令吉30仙提高70仙至2令吉,加影外环大道则提高80仙。从1令吉变成1令吉80仙。 如果国阵成功在第14届大选后继续掌权,情况会如何呢?几乎可以保证,国阵选后至少会允许一轮的涨价。毕竟,许多高速公路已经延后调涨收费,包括南北大道公司(PLUS)的所有收费站,即南北大道(NSE)、新巴生河流域大道(NKVE)、第二中环接大道(ELITE)、东海岸大道(LPT)和沙亚南大道(KESAS)。许多大道,包括白蒲大道也没有根据特许经营合约调高收费。在这段期间,政府必须要缴付赔偿。 数据二:2015年10月12日巴生谷(雪隆)一带的过路费调涨 考虑到目前面对的财务压力,政府不怎么可能会继续赔偿,意味过路费高涨将势在必行。但究竟会涨多少呢?根据特许合约,南北大道公司旗下的收费站原本应该在2016年调涨5%,但最终没落实。根据媒体报导,该公司允许每3年提高收费5%。若把2016年的涨幅纳入2019年的预算涨幅,南北大道公司旗下的大道收费将调高10%。举个例子,从八打灵再也的白沙罗收费站到槟城爪夷收费站的单程收费,将从40令吉50仙提高4令吉5仙至44令吉55仙,而从吉隆坡新街场收费站到新山士古来的单程收费则将调高4令吉13仙,而从41令吉30仙增至45令吉43仙。此外,从吉隆坡国际机场的第二中环接大道到大使路的单程路费,将从9令吉10仙增加91仙至10令吉1仙;而从白沙罗新巴生河流域大道到实达阿南的单程路费将提高27仙,从2令吉70仙变成2令吉97仙。 沙亚南大道的3个收费站估计将分别从2令吉涨至2令吉50仙、蕉赖—加影大道(蕉赖9里和蕉赖11里的收费站)的收费将从1令吉30仙涨至1令吉80仙、蒲種的白蒲大道收费将从2令10仙提高至3令吉10仙、安邦高架大道(AKLEH)的路费则从2令吉50仙涨至3令吉50仙。不仅如此,西部疏散大道的白沙罗、班底和武吉加拉收费站也将分别调高收费,即从2令吉提高至2令吉50仙、2令吉50仙涨至3令吉50仙及3令吉提高至5令吉。牙直利大道(GUTHRIE highway)的收费预计从1令吉90仙提高至2令吉60仙。加叻大道的鹅唛站收费将从6令吉提高至8令吉,文冬的收费会从3令吉50仙涨至5令吉。 图表一:若国阵赢了第14届大选,收费站过路费预计的调涨[2] Highway Name Toll Plaza Current (Nov 2017) Post GE14 # Increase Post GE14 % Increase Post GE14 North South Highway (NSE) Damansara to JAWI (PJ to

Expect Toll Hikes if Barisan Nasional (BN) wins the 14th General Election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ember of Parliament for Serdang and Assistant Political Education Director for the Democratic Action Party (DAP) on the 28th of November 2017 Expect Toll Hikes if Barisan Nasional (BN) wins the 14th General

Tagged with: ,

Question to Dato’ Seri Liow Tiong Lai – What happened to the Malaysian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 (MTSB) that could have been tasked with investigating the accidents involving KTM cargo trains?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ember of Parliament for Serdang and Assistant Political Education Director for the Democratic Action Party (DAP) on the 24th of November 2017 Question to Dato’ Seri Liow Tiong Lai – What happened to

Tagged with:

为何新街场收费大道的司机们要给钱塞车?

(2017年11月21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为何新街场收费大道的司机们要给钱塞车? 每逢工作日的下午,从新街场大道(Besraya)前往绿野仙踪购物中心的路段必定面临交通拥堵的问题。长达2.4公里的车贴车式的交通堵塞令给钱塞车的司机们大吐苦水。即使我们在新街场大道收费站朝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UPM)路段的反方向另设多一条车道,也无助减缓交通拥堵的现象。 许多司机们或许没有了解到政府,尤其是工程部在遇到交通持续拥堵的情况下是可以对收费大道公司采取行动。例如新街场大道,收费大道公司必须确保在收费站或交汇处能提供C级的服务水平(LOS)。C级的服务水平意味着交通流量必须顺畅或接近自由流动。在目前的繁忙时间,新街场大道收费站的服务水平是F级,即十分拥堵(bumper to bumper traffic)。 根据特许合约,如果交通流量低于C级的服务水平,则大道公司必须委任一名顾问来进行交通评估。如果该顾问确认交通拥堵情况属实,那大道公司必须实施弹性的收费方式。这意味着在非繁忙时段,过路收费必须降低至少10%(参阅下表1)。这是为了鼓励更多驾车人士选择在非繁忙时段使用该大道。 图表一:在交通繁忙期间,当服务水平下降至C水平时,过路费根据繁忙和非繁忙时期的收费架构 Peak Period (a) 6:30 am – 9:30 am  (b) 4:30 pm – 7 pm Toll Rate As per this agreement  As per this agreement Off Peak (a) 9:31 am – 4:29

Mengapa pengguna BESRAYA membayar tol untuk tersekat dalam kesesakan lalu lintas?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1 November 2017 Mengapa pengguna BESRAYA membayar tol untuk tersekat dalam kesesakan lalu lintas? Setiap petang hari minggu, tanpa gagal, kesesakan trafik bermula dari tol BESRAYA Sungai Besi sehingga

Tagged with: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