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兰莪之战”最终章

    (2017年9月29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雪兰莪之战”最终章

    在本篇第14届大选“雪兰莪之战”的最终章里,我分析了下列雪兰莪州选举的三种预测结果和可能性。

    首先,我假设伊斯兰党(及其选举联盟成员)将在雪兰莪州的所有56个州议席上竞选。在伊斯兰党在第13届大选里竞选的席位中,我预计在下一届大选中,马来选民对伊斯兰党的支持水平将分别下滑15%,20%和25%。这意味着如果伊斯兰党在第13届大选中获得了40%的马来选票,那在第1,2和3的预测中,其马来选民的支持将分别下滑25%,20%和15%。同时,我也预测伊斯兰党的非马来人票仓中,80%的华裔选民,60%印裔选民和50%其他选民将弃投伊党。

    针对行动党和公正党在第13届大选所竞选的议席中,我通过第1,2和3的可能性中预测伊党将分别赢得25%,20%和15%的马来选票。另外,我预测非马来选民的支持率约为 1%(可被忽略不计)。

    上述预测是否务实呢?我们别忘记伊党在大港补选中的马来选民支持率从40%下滑了10%至30%。有鉴于团结党加入希望联盟,希盟的领导层进一步地巩固,公正党与伊斯兰党划清界线,因此我们对伊斯兰党的马来选民支持率将在第14届大选进一步下滑预测并非不切实际的。若马来海啸如实发生,便会应验第3种预测结果,我们甚至会看到许多伊斯兰党和巫统的支持者在第14届大选中转投希望联盟。

    在大港补选中,非马来人对伊斯兰党的支持率可谓是微不足道的。自从该补选后,伊斯兰党已经无法继续说服非马来选民在第14届大选中支持自己。

    有很多迹象显示马来选民对国阵的支持率将在第14届大选中下滑。城乡选民普遍上都能感受到消费税生活成本上涨所产生的影响和。自从第13届大选,纳吉所获得的支持率大不如从前。 由敦马哈迪和慕尤丁领导的土团党,将允许希望联盟渗入过去在野党无法触及的巫统据点。

    现在的问题不在于马来选民对国阵的支持率会下滑多少。在第1种预测情景,我预测国阵将减少5%的马来选票。这并非不切实际的数据,因为雪兰莪州的选民更加“务实”(“雪兰莪之战”第1集曾触及这个课题)。因此,这些选民除了考虑消费税课题外,也会关注如1MDB和FELDA之类的施政课题。在这个情景下,非马来选民对国阵的支持率则维持不变。

    在第2种情景中,我预测马来选民对国阵的支持率下滑幅度更大,高达8%;非马来选民的支持下滑近3%。。在第3种情景,我就附和刘镇东同事所提出的“马来海啸”预测,即马来选民对国阵的支持下滑10%(非马来选民下滑5%)。

    上述3种情景所产生的预测结果分别是如何呢? 请参阅图表2。

    在第1种情景中,希望联盟预计将赢得56个议席中的35席。尽管这不如民联在第13届大选所赢得的44个议席,但仍然足够让希盟在雪兰莪州执政。

    在第2种情景中,有如迷你马来海啸,希望联盟预计将赢得43席,与民联在第13届大选的成绩相差一个席位。

    在第3种情景中,就如马来海啸来袭,希望联盟预计将赢得50个州议席。

    我想从上述的分析强调3个观点。

    首先,上述预测清楚地表明,即使在最悲观的预测情景下(站在希望联盟的角度来观察),伊斯兰党也无法阻止希望联盟在雪兰莪州执政。这是第1种情景。

    其次,上述预测显示,在第14届大选之后,伊斯兰党在雪兰莪州将无法占有任何席位。原因很简单。伊斯兰党将失去大部分非马来选民的支持,尤其对拥有多元种族社会的雪兰莪很重要,因为非马来人占全体选民的49%。单凭马来选票,伊斯兰党独自无法赢得任何州议席。

    第三,在发生马来海啸的情况下,希望联盟拥有最佳的优势来收割政治红利。 希望联盟可以务实地竞选,针对联邦政府不受欢迎的政策而大力提出替代方案。伊斯兰党则无法以同样的策略来竞选。此外,伊斯兰党甚至无法成为雪兰莪州选举的造王者,因为它不可能赢得任何席位。通过运用对的战略,希望联盟可以赢得比第13届大选更多的议席,应验最乐观的第3种预测情景。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