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兰莪之战”第2集

    (2017年9月27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雪兰莪之战”第2

    在“雪兰莪之战”的上半集中,我从过去的选举历史中论证了雪兰莪州选民如何务实地惩罚治理差劲的政府及投票给有政绩的政党。

    在“雪兰莪之战”的第二集里,我将会从政治环境来讨论如何最小化伊斯兰党在下届大选中的三角战中所造成的影响。

    许多来自希望联盟,国阵,伊斯兰党的政治观察家和分析家都保持着一个普遍观点,国阵将在三角战中获得胜利。在伊斯兰党和城信党有角逐的双补选中-大港区和江沙区补选,国阵都以大幅度的多数票来赢得选举(与第13届大选相比),因此论证了三角战只对国阵有利。

    当然,我不反对最理想的情况会是希望联盟可以与国阵一对一碰头。但是,我想借用以下三点来论证,即使在伊斯兰党搅局的三角战中,希望联盟仍然可以赢得雪兰莪州政权。

    (i) 大港区和江沙区双补选后的国家政治格局已发生重大变化

    选民在补选中的政治回报并不高。他们都知道补选并不会决定一个州或联邦政府的未来。因此,地方课题比州和国家课题对选民而言更为重要。再者,补选的总投票率也远低于全国大选的记录。所以,国阵在这两场补选中会表现得更好,也并不令人感到惊讶。

    自从那两场补选以来,全国政治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回顾当年,团结党还没有被创立。马哈迪和慕尤丁还没有离开巫统。伊斯兰党尚未与公正党破局。团结党还没有加入希望联盟。希望联盟的领导阵容尚未成立。经过两次补选后,选民已经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如今只有两个截然不同的政治联盟有望组成下一个联邦政府和雪兰莪州政府的主人。伊斯兰党在这两个联盟中都无立足之地。

    如果我们相信所有曾投票给伊斯兰党的选民意识到手中的选票将决定国家和州政府的未来主人,仍在下一届大选重投伊斯兰党,将会是一个天真的错误想法。

    我们只要不断强调下一届大选将会是历史性机会,由世界恶名昭彰的盗国贼所领导的国阵政府对垒一个具有执政良好记录的州政府的替代联盟,那更多选民不会轻易浪费选票在没有机会在州或联邦组成政府的第三方候选人的身上。

    在1990年前的大选中,在两个或多个在野党竞选的席位上,选民从来没有需要在可能影响下一个州或联邦政府的在野党联盟之间作出投票的选择。在国阵,行动党和伊斯兰党之间的选战中,在野党的支持者不必考虑行动党或伊斯兰党是否有机会组成州或联邦政府的可能性。然而,在14届大选中,选民有了这个务实的选择机会,因为希望联盟有机会可以赢得布城政权和很大可能性继续在雪兰莪州执政。

    因此,我们必须重新思考过去针对选民如何在多角战中投票的猜想。

    (ii) 伊斯兰党在雪兰莪州的选举胜利是属于比较近期的成绩

    政治观察家倾向高估PAS在雪兰莪的整体支持的原因之一是由PAS在GE13获得的15个州和4个议会席位。 但他们忘记了PAS在雪兰莪的选举成功是一个比较近的现象。

    根据图表1,伊斯兰党在1990年至2004年期间在雪兰莪州都没有赢得任何的国会议席。即使在1999年烈火莫熄的选举中,虽然伊斯兰党成为国会里最大的在野党和赢得登嘉楼州政权(继续执政吉兰丹 ),它也只能在雪兰莪州赢得4个州议席,分别是沙白安南县的大港(Sungai Besar)州议席,丹绒加弄县的双溪武隆(Sungai Burung)州议席,鹅唛县的鹅唛斯迪亚(Gombak Setia)州议席和乌鲁冷岳县的加影(Kajang)州议席。[1]

    图表1:伊斯兰党在1990年至2013年期间在雪兰莪州所赢得的国会议席和竞选的胜率

    图表2:伊斯兰党在1990年至2013年期间在雪兰莪州所赢得的州议席和竞选的胜率

    即使在2008年和2013年的大选中,伊斯兰党也只能在国会议席上分别获得52.9%和54.3%的普通选票,而在州议席上分别获得49.5%和54.9%的普通选票。正如我们即将看到的数据显示,这很大一部分的非巫裔选民,将可能会在第14届大选中放弃投票给伊斯兰党。

    当然,伊斯兰党也可以回应称,行动党和公正党在雪兰莪州的选举胜利也是一个近期的现象。 这样的说法并无不妥。可不同之处在于,行动党和公正党目前是更大的政治联盟-希望联盟阵容的成员之一,更有机会组成下一个联邦政府,并且有更好的优势来继续执政雪兰莪州。另一方面,自1986年以来,伊斯兰党就在政治上处于孤立的地位(除了人民和谐阵线-Gagasan Sejahtera之外),进而缺乏了组成州政府或联邦政府的机会。[1]

    (iii) 伊斯兰党在第13届大选中并没有赢得雪兰莪州马来选民的多数票

    也许,我们可以用2013年大选的成绩来检视伊斯兰党在雪兰莪州的实力,该党在其中的20个国席中历史性地赢得了15个席位。图表3显示了在该15个州议席中巫裔,华裔和印裔选民对伊斯兰党的支持水平 。[2]

    图表3: 在伊斯兰党所赢得的15个州议席中,巫裔,华裔和印裔选民分别对伊斯兰党的支持水平

    从图表3显示,除了万宜选区外,伊斯兰党在其余的选区都无法赢得超过50%的马来人选票。 马来人对伊斯兰党胜选的议席的平均支持率为40%。因此,伊斯兰党在2013年的大选中,雪兰莪州所赢得的15个州议席中有14个议席,是获得非马来人,估计分别有88%的华裔和68%印裔的高支持率。

    因此,我的观点是伊斯兰党在2013年大选的胜选席位所赢得的马来支持票,如斯里沙登(Seri Serdang),柏也加拉斯(Paya Jaras)和摩立(Morib),主要是因为在野党联盟的效应,而不是得益于自己的基层实力和支持。一旦伊斯兰党不再是在野党联盟的成员之一,我认为非马来人的支持率不仅会急剧下降,马来选民在许多地区对伊斯兰党的支持率也将下降。

    希望联盟在雪兰莪州的挑战

    政治学中有一种称为杜瓦杰法则(Duverger’s Law)。它指出在马来西亚,英国和美国等使用的“领先者当选“选举制度的国家中,选民往往将选票集中在两大阵营(或马来西亚的两大联盟)。[1] 换句话说,大多数选民往往不想在第三方候选人“浪费”自己的选票,因为他们知道这些候选人没有机会赢得这些席位。但,这并不意味着第三方候选人不会获得选票,而是只获得数量相对较少的选票。

    希望联盟可以通过以下步骤加快在雪兰莪州内形成只有两大阵营之间的竞争局面。

    首先,希望联盟可以向选民清楚交代,不管第14届大选的结果如何,伊斯兰党都不会成为新雪兰莪州政府的成员之一。这将进一步鼓励在野党支持者投票给希望联盟,以避免国阵重新夺回雪州政权。

    其次,希望联盟必须积极地拉拢摇摆选民和伊斯兰党同情者,以便在第14届大选的雪兰莪州选举中继续投票给希望联盟政府。正如我在“雪兰莪之战”第1集所提过的观点,雪兰莪的许多选民并没有很强的政党忠诚度。因此,在第13届大选投票给伊斯兰党的选民,特别是马来选民,有机会被说服将其票投给不同的政党,只要他们可以期望希望联盟能在雪兰莪州和布城组成下一届的新政府。

    第三,希望联盟必须集中产生与国阵差异化的竞争形象,而不是全力以赴地攻击伊斯兰党。 雪兰莪州和其他州的主要政治对手仍然是国阵。 如果希望联盟太痴迷于攻击伊斯兰党,这将不可避免地会疏远了许多伊斯兰党的同情者。

    最后,由于现任雪州大臣阿兹敏,受到特别是马来社区的爱戴,因此他仍有希望领军在雪兰莪州取得令人信服的胜利,哪怕是希望联盟不得不与国阵和伊斯兰党在一些席位竞选,包括鹅唛(Gombak)国席和国际山庄(Bukit Antarabangsa)州议席。

    在本系列的第3集中,根据不同假设,我将提供在第14届大选中若发生三角战,伊斯兰党会获得多少票的可能性和选举结果。通过这些数据,我希望我可以说服某些有疑虑的人,即使发生三角战,希望联盟仍然有很大希望重新执政雪州政府。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uverger%27s_law

    [1] PAS was part of the Angkatan Perpaduan Ummah (APU) coalition with Semangat 46 in 1990 and 1995, the Barisan Alternative in 1999 and 2004 and Pakatan Rakyat after the 2008 general elections.

    [2] The Indian support could not be calculated in all seats because not all seats have a large enough % of Indian voters.

    [1] This was prior to the 2003 delimitation exercise which reconfigured many of the seats which PAS won to make it more difficult for them to retain these seats in the 2004 general election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