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年体育部长凯里是否曾批准举办近期临时被取消的2017马来西亚马拉松赛?

    (2017年9月9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青年体育部长凯里是否曾批准举办近期临时被取消的2017马来西亚马拉松赛?

    在活动正式开始的前一个月,原订于10月1日在吉隆坡所举办的马来西亚马拉松赛就临时被取消了。在2017年9月5日,当局也透过官方网站和面子书专页来公布这项赛事被取消的消息。在9月7日,旅游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也宣布取消马拉松的原因是主办单位无法履行最初要吸引5000名来自中国的参赛者的承诺。[1]

    令人毫不意外的,马来西亚参赛者都感到沮丧并涌入马来西亚马拉松比赛的面子书专页来宣泄不满。截稿为止,该面子书贴文已经收集到371条大部分都是负面的评论。[2] 实际上,马来西亚赛事最后一分钟被取消已不是新鲜事。类似的事件之前已发生过很多次,这也是为何我在2017年8月1日的国会上透过他的副部长沙拉瓦南向青体部长凯里转交一分关于马来西亚跑步爱好者的问卷调查结果。[3] 当然,我们可以理解的是, 凯里部长一直都忙于筹备第29届吉隆坡东运会和将从2017年9月17日开始进行的残奥会赛事。但这件事情也将矛头指向旅游部和青体部,因为它们都被列为马来西亚马拉松比赛的联办单位(其他单位还包括吉隆坡市议会和Wisdom Sports(M)Sdn Bhd)。

    第一,如果身为举办单位的Wisdom Sports无法实现吸引足够前来竞跑的中国参赛者的承诺,旅游部是否有任何应急计划?部长应该要了解,即使是拥有高达四万名参赛者的赛事,如马来西亚渣打马拉松比赛(SCKLM)和槟城国际马拉松比赛(PBIM),外国参赛者都远低于5000人,更何况是这个原定于只有2万人参加的马拉松赛事。[4] 此外,当局也没有考虑到已报名参赛的马来西亚人福利,其中很多已经提早预订了火车,巴士和飞机票,从其他州属前往吉隆坡参与这次的赛事?即使中国参赛者人数不达标,当局是否无法吸引足够的企业赞助来协助筹备这次赛事的费用呢?总而言之,部长宣布取消的解释是无法被接受的,同时凸显部长并不关心马来西亚参赛者和国内游客的福利。

    第二,青年和体育部长应该在批准这起赛事方面给公众一个交代。 1997年体育发展法令第33条文规定:“未经部长事先的书面批准,任何在马来西亚所举办的国际体育赛事都不被视为最终决定。”

    既然青年和体育部被列为这起赛事的联办单位之一,加上因涉及如此大量中国参赛者的国际赛事而需要部长的批准,因此凯里应该给公众一个明确的交代。如果他曾批准这次比赛的筹备,那么凯里应该向公众交代,如何保证即使在缺乏中国参赛者的情况下,也不会取消类似的赛事。我根本不认为这会是其他国际马拉松如渣打马拉松和槟城国际马拉松比赛可以被取消的合理借口。那反观马来西亚马拉松赛事呢?

    此外,马来西亚马拉松比赛还有暴露一些细节上的疏忽,再次显示举办单位并不遵守国际体育标准(1997年体育发展法案第34条文所规定),包括没有公布42公里,21公里和10公里比赛的路线图,奖金和其他奖品信息,和一开始就错误标签拥有国际田径联合协会(IAAF)的认证等等。[5] 纵观所述,凯里部长在签名批准筹备这起赛事前,是否有意识到马来西亚马拉松的所有上述潜在的缺点?

    同时涉及两个政府部门为联办单位,最终却临时被取消的国际马拉松比赛,不禁让众多跑步爱好者贻笑大方。如果连马来西亚政府都不能在这起马来西亚马拉松比赛中妥当地保护马来西亚参赛者的福利,那么我们又如何寄托政府在其他马拉松赛事照顾国民的福利呢?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thesundaily.my/node/479618?

    [2]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malaysia-marathon/cancellation-of-malaysia-marathon-2017/276215422875144/

    [3] http://ongkianming.com/2017/08/01/media-statement-the-ministry-of-youth-and-sports-needs-to-do-more-to-improve-the-quality-of-running-events-in-malaysia/

    [4] 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7/03/01/marathon-targeting-20000-entries-one-belt-one-road-run-at-dataran-merdeka-expected-to-generate-rm40m/

    [5] The claim of the IAAF certification was later removed when it was questioned by members of the running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