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野生动物-大象保护区与半导体工厂之间有任何共同吗?

    野生动物-大象保护区与半导体工厂之间有任何共同吗?答案是两者都需要洁净的水供来维持运转。 上周,我有机会前往参观槟城水供公司(Perbadanan Bekalan Air Pulau Pinang,简称PBA)所经营的Sungai Dua水供处理厂。这个污水处理厂为槟城州内的住宅区和商业区提供80%以上的水源。

    Sungai Dua污水处理厂的水源是来自乌鲁慕达(Ulu Muda)森林保留区。我也在此逗留了几天的时间。另外,这里也成为Muda,Pedu和Ahning水坝的集水区。(请参阅下文)

    大多数马来西亚人应连听也没听说过Ulu Muda,更不用前往参观了。它是高达50至60头亚洲野生大象的家园(估计马来西亚半岛的总大象数量在1,200到1,600之间)。

    在Ulu Muda的第一个晚上,正当板船慢慢地沿着河流行驶,我很幸运地瞄到了两群大象。 除了亚洲大象之外,Ulu Muda也成为其他大型哺乳动物所居住的栖息地,其中包括貘,桑巴和吠鹿,斑点豹,太阳熊和长臂猿及10种不同类型的犀鸟,如盔犀鸟,大犀鸟等。我们下午沿着河边驶船时,发也目睹了许多成群结对的犀鸟划过天际。

    除了动物外,森林里四处还有充斥着大量的植物和昆虫,其中包括能容纳近一百个蜂巢和大量乳香树支撑(kundur trees)的葫芦树(请参阅下文)。

    令人遗憾的是,多年来持续砍伐次生林的活动开始越来越影响大象栖息的边缘地区,即舔盐地。盐碱地是能让大象和其他大型哺乳动物长期食用森林里地下矿物以补充其营养。


    (The Ayer Hangat Salt Lick, the only salt lick which is also a hot spring. Notice the elephant droppings all around the place)

    我们发现了一条用来收集和运输木头的旧伐木公路,蜿蜒围绕Muda水坝的边沿,同时我们发现到了一条正准备兴建前往进Ulu Muda森林保留区中心,并非常接近我们居住的生态度假村的新路。

    这种不负责任的伐木活动不仅对Ulu Muda的动植物生态产生重大影响,而且污染到吉打和槟城居民的水供。

    事实就是这样,在Ulu Muda周边的长年伐木活动,也导致泥沙流入河川渐显棕褐色。如果不再禁止类似的伐木活动,附近Sungai Dua污水处理厂的水源就必定会遭殃了。

    当然,吉打州政府可能会表示需要通过伐木活动来获取收入。吉打州政府(或其他州政府)为了保留完好无损的森林的其中一种方式是通过减少毁林和森林退化所致排放量(REDD +)倡议下的国际拨款。例如,我们可以通过森林碳合作伙伴关系基金(FCPF)来申请这笔拨款,除了马来西亚之外,东南亚国家如印尼,泰国和越南都是这项倡议的受益者。我认为联邦政府需要在遵循“气候公约”框架下来与联合国有关机构合作,以便通过明确和透明的途径来获取REDD +的资金。由于出现不负责任的企业试图欺骗某些州政府以便参与所谓的REDD骗局,因此联邦政府有必要用更强硬的手腕来领导这些计划。

    回归一开始的问题,半导体工厂似乎与Ulu Muda的大象保护区风马牛不相及,但实际上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它们也是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因为需要定期清洁的水供。 因此,努力保护作为大象栖息地的Ulu Muda集水区是一件尤其重要的任务,以便位于距离200公里下游最大的槟城水供处理厂能获得长期清洁的水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