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陆地公共交通委员会应确保出租车司机与网召车服务司机之间存有公平竞争的关系,并提供司机适当的安全保障

    (2017年7月6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和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的媒体声明

    陆地公共交通委员会应确保出租车司机与网召车服务司机之间存有公平竞争的关系,并提供司机适当的安全保障

    在巴生谷河流域,我们大约拥有3万7千名的士司机,估计6万名Uber和Grab司机,不仅为消费者提供了至关重要的公共交通服务,也为司机本身提供了重要的就业来源。随着越来越多马来西亚人民无论是通过兼职或全职的方式来加入网召车服务司机(GRAB和UBER)的行列,因此陆地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有必要确保有一般的出租车司机和网召车服务司机之间存在公平竞争关系,并向司机们提供适当的安全保障。

    最近,行动党研究团队以马来文和中文所进行的网络调查,并收集到近300份答复,最终发现UBER和GRAB驾驶员中有40%是全职司机,另有53%则是兼职司机。换句话说,受访的大多数UBER和GRAB司机在很大程度上都很依赖他们作为司机的收入。在受调查的司机中有很大比例-64%至少持有一个Diploma文凭,这说明了许多具有高等教育资格的学生都将网召车服务司机视为一种可考虑的就业形式。此外,我们的调查也发现,约有34%或三分之一的网召车服务司机是来自巴生谷河流域之外的地区。随着UBER和GRAB逐渐扩展自己的服务至吉隆坡和雪兰莪之外的二线城市和郊外,因此这组数字有可能还会进一步地增长。

    全职司机的平均每月工资约为3200令吉。虽然这看起来像是不错的收入,但这并没有考虑到每月平均至少1000令吉的车辆维修成本。虽然网召车服务公司都有为司机和乘客提供人身意外保险,但却没有包括司机需自身承担的汽车保险和维修成本。

    75%的受访司机认为UBER或GRAB所收取的20-25%的佣金是不公平的,超过60%的司机希望政府能规范网召车服务公司的佣金比例。另外,有些司机也觉得如果UBER或GRAB因客户不合理的投诉而被暂停或吊销服务,他们就缺乏适当的上诉途径。随着全职的UBER或GRAB司机的数量逐渐增加,包括那些为了成为全职而购买新车辆的司机,因此不合理的吊销案件将只会日益严重。

    虽然政府对2010年陆地公共交通法案和1987年商业车辆执照委员会法案的修正案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步伐,但需要完成的工作还包括:

    (i) 提升网召车服务公司司机对修正案的意识和对细节的了解

    (ii) 确保网召车服务不会成为垄断/寡头垄断的市场,并损害司机和乘客的利益

    (iii) 规范网召车服务公司可向司机收取佣金的多寡

    (iv) 设立仲裁庭以便听取网召车服务司机针对自己认为被公司不公平地吊销服务的上诉

    (v) 确保出租车司机与网召车服务司机之间在车票价和工资方面存有一个公平的竞争关系

    最终,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创造出租车司机及网召车服务司机彼此都能获得公道待遇的市场。同时,这些公司不能滥用自己寡头垄断的地位来恶待司机及提供乘客不良的服务体验。

    下载: Self-Employed E-Hailing Services Drivers (SEEDs) Survey Findings (5 July 2017)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