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y 2017

选委会是否企图通过“走后门”的方式来增加选民以协助国阵来赢取全国大选

(2017年5月31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选委会是否企图通过“走后门”的方式来增加选民以协助国阵来赢取全国大选 我在位于沙亚南的选委会办事处发现今年首季的“经要求后列入选民册”的名单,感到惊讶。在这张照片中,清楚显示桌上放着“经要求后列入选民册”的名单。(请看下图一) 图1:位于沙亚南的选委会办事处所出现的“经要求后列入选民册”的名单 据我所知,我是首次看见类似的“经要求后列入选民册”的名单。与展示附加选民册(RDPT)时的做法不同,选委会这次并没有发文告通知公众这件事,也没有在雪州的每个国会选区展示这些名单。 选委会是根据不为大家所熟悉的2002年选举(登记选民)条例第14条文: 这个条文的出发点是为了解决选委会的常见问题,如因某种原因而忘记在附加选民册输入名字,或遗漏在邮政局所登记的选民名单。 可是,根据诚信党青年团所收集的资料,共有2万8416名被遗漏的选民被列入附加选民册中,其中雪州有1170名选民。(请见图表2)选委会是会让我们相信,这批2万8000多名的选民是在第一季被“遗忘”而没有纳入选民册吗?此外,为什么选委会如此仓促地添加选民名单,而非等到第二季度附加选民册的公开展示呢? 图表2:依据2002年选举(登记选民)条例第14条文来添加选民名单 来源:诚信党青年团 根据分析,这些新登记选民都是军人选民和其配偶。(请见以下图表3) 另外,我也想重申我并不是要反对在选民册中新增军人选民。反之,我是想厘清军人选民新登记的过程而已。 我已经向雪州选举委员会呈交备忘录,要求针对这些新增选民和为何这批选民没有在第一季度展示附加选民册时被纳入。若选委会无法妥当给予合理的解释,只会进一步地影响公众对选民册干净的信心。 图表3:依据2002年选举(登记选民)条例第14条文所新添的军人选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Adakah Suruhanjaya Pilihanraya (SPR) sedang cuba untuk menambahkan pengundi melalui ‘pintu belakang’ untuk membantu BN memenangi PRU yang akan datang?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31 Mei, 2017 Adakah Suruhanjaya Pilihanraya (SPR) sedang cuba untuk menambahkan pengundi melalui ‘pintu belakang’ untuk membantu BN memenangi PRU yang akan datang? Semalam, saya terkejut apabila menerima satu

Is the Election Commission (EC) trying to add voters via the ‘back door’ to help the BN win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31st of May, 2017 Is the Election Commission (EC) trying to add voters via the ‘back door’ to help the BN win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I was

Tagged with:

马来西亚选民“用脚投票”倾向移居雪槟两州

(2017年5月30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马来西亚选民“用脚投票”倾向移居雪槟两州 根据今年5月26日公布的2016年移民报告,雪兰莪和槟城分别乃是迁入人口最高的两个州属。在2015年至2016年期间,雪兰莪州的净迁入人口为19,400人,而槟城则面临12,000的净迁入人口。(请参考图表四) 来源:2016年的移居调查报告 雪槟两州的净人口迁入的趋势并不是短暂的现象。根据过去2011年至2016年移居调查报告的数据,雪兰莪州和槟城的净迁入人口分别为125,400人和49,800人,并导致这两州成为国内排名最高的州属。(参考图下) 来源:2011年至2016年的移居调查报告 移居调查报告显示了大马人是‘用脚来投票’,大量人口移居指雪州与槟州,明显大马人对这两个由希盟执政的州属非常有信心。 槟州的成就是最杰出的,虽然它是在大马人口最稠密的州属排名第8,但却是人口移居第二多的州属。根据移居调查报告,“在2015年至2016年,槟州的外来移居者达到58.4%的比例,这意味着每100个人移居,有58人是移居至槟州的。” 另外,在2009年至2016年期间,国内人口迁离州内最高的两个州属分别为吉隆坡(163,400人)和霹雳(40,000人)。虽然统计局没有在报告中,针对霹雳州人口减少一事提供理由,不过相信是因为雪州与槟州有比较多工作机会的关系。再来,人们从吉隆坡移居去雪州,可能是因为首都的楼价太高,以及被雪州政府的政策所吸引。 根据2016年的移居调查报告,2014-2015年和2015-2016年,分别有62%和61%都是从吉隆坡外来移居至雪州。(参考以下图表6) 如果这样的趋势继续,吉隆坡很快就成为了充斥极端的有钱人,外籍人士和来移居的穷人。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Malaysians are voting with their feet by moving to Selangor and Penang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30th of May, 2017 Malaysians are voting with their feet by moving to Selangor and Penang In the Migration Report 2016, which was released on the 26th of

Tagged with: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