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pril 2017

有关就业保险计划 (EIS) 的十道问题

【2017年4月28日】希望联盟对就业保险计划所发出的文告 有关就业保险计划  (EIS) 的十道问题 劳动节即将来临,我们向劳工们为国家的贡献给予承认与肯定。在今年7月至8月的国会里,预料首相将提呈就业保险计划 (Employment Insurance Scheme , EIS)。这项计划对劳工在失业的过渡期时有莫大的帮助。然而,该计划的详细内容还没对外公布,政府也没有设立一个国会委员会,探讨当前马来西亚的工作、就业和经济,因此该计划还有很多疑问需要被解答。 我们在此列出10道问题,希望政府能够解答,以便让人民更相信这个就业保险计划,能够更有效地帮助我国的劳工。 1)                  现有的1955年劳工法令 (Employment Act 1955) 和1980年就业停职和离职福利规定(Employment Termination and Lay-Off Benefits Regulations 1980),已经列明裁员赔偿金。请问新的就业保险计划推行后,是否继续保障现有的裁员赔偿金?此外,劳工现有的裁员保障是否会为了推行EIS而被妥协牺牲掉? 2)                  EIS估计在一年内可以收取7亿令吉至8亿令吉(根据劳工和雇主各贡献0.25%、650万劳工、2千令吉薪金来计算)。请问EIS的行政成本将会是多少?是否像一些报告中所说的,占总收额25%那么高? 3)                  EIS就像SOCSO一样的保险计划,那是不是表示说如果一名劳工在一生中没有被辞退过,他是否不能领回已缴付的金额?同时,EIS会从一名劳工的一生人薪水拿走多少可支配收入/钱? 4)                  请问EIS基金的将如何被管理?它是否会像SOCSO一样发放利息,就算它的回率低过公积金? 5)                  EIS的其中一个目的是再训练和培训失业的劳工。请问这新培训计划和现有的计划有什么区别?比方说政府所推行的 Skim Latihan 1 Malaysia (SKIM)。政府必须举个有说服力的例子来说明在EIS下新的培训计划将会比现有的更有效。 6)                  其实我们已经有一些培训计划,那些培训是由雇主支付并由人力资源发展基金(HDRF)管理。有报告指出,HRDF管理的培训计划,逾1亿令吉的基金没有使用在再培训计划中。请问要如何确保EIS计划不会演化成HRDF基金一样,许多钱最后并没有用在训练失业劳工上。 7)                  初步报告显示只有在SOSCO中受保,也就是月薪少于4千令吉的劳工才有资格投保EIS。但是,当今许多中等收入的劳工也面对被裁员的困境,就像金融业和石油业一样。请问政府有什么计划可以帮助在中等收入的劳工?

10 Soalan Mengenai Skim Insurans Pekerjaan (SIP)

Kenyataan Media oleh Pakatan Harapan pada April 28, 2017 mengenai Skim Insurans Pekerjaan (SIP) 10 Soalan Mengenai Skim Insurans Pekerjaan (SIP) Menjelang Hari Pekerja yang berlangsung pada 1 Mei, kami mengiktiraf sumbangan golongan pekerja di Malaysia terhadap negara. Skim Insurans

Tagged with:

10 questions on the Employment Insurance Scheme (EIS)

Statement by Pakatan Harapan on the Employment Insurance Scheme (EIS) on the 28th of April, 2017 10 questions on the Employment Insurance Scheme (EIS) As we approach Labour Day on the 1st of May, we acknowledge the contributions which the

Tagged with:

选委会不应允许雪州继续发生毫无根据的反对登记新选民的案件

(2017年4月18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选委会不应允许雪州继续发生毫无根据的反对登记新选民的案件 昨天早上,新古毛区州议员李继香同志和我前往位于沙亚南的雪州选委会办公室视察被举报的选民。根据我们的观察,上述被反对者总共有400名,分别来自4个不同的国会议席。这些议席包括,乌鲁雪兰莪国会议席P94的峇东加里N7州议席,丹绒加弄国会议席P95的伯马登N9和双武隆N8州议席,乌鲁冷岳国席P101的杜順大N23和士毛月N24州议席和蒲种国席 P103 的斯里沙登N29州议席。 从我们这次与被举报者的视察和访问,我们发现以下很明显的事实: (i)               被举报的理由毫无根据和缺乏基础证据。举个例子,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蒲种选区的选民被举报的理由是“可疑选民”(请参阅附录1)。另外,乌鲁冷岳选区被举报的理由像剪贴复制般的一样,都是“此选民无法在该住址被发现”(请参阅附录2)。 (ii)              许多被举报者的唯一共同点就是来自华裔的背景。从我所拍到的附录2至附录5的  被举报者名单,所有都是华裔名字 (iii)            很多举报者当天并没有现身。 (iv)            从上述的被举报者的个案来看,我们都发现这些举报都没有拥有任何的实质性的证据。大部分被举报者都只需前往听证室现身几分钟,便成功取消该举报。(请参阅附录6) 在2002年选举法令第15章(5)下,有阐明“在该法令下,只有受到任何反对的举报,选举官只要认为举报理由不充足,就可以要求举报人在7天内提供相关证据。” 另外,第15章(6)有阐明“只要举报人无法进一步地提供资料,那选举官有权力马上取消该举报,并不予理会。” 上述案件已清楚显示了选举官可以根据自己的条例,有权力自行决定拒绝那些毫无根据的举报。只要这些虚假举报的案件一再发生,就表示(1)整个举报机制已被滥用。(2)浪费有现身听证会的被举报者的时间。(3)忽略那些由于各种理由如无法请假,缺乏交通,必须上课等理由而最终无法现身听证会的选民的登记权利。 因此,我们敦促选委会必须拒绝那些反对登记却无法提供有效证据的举报,以便保护合格及有效选民登记的权利。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附录7下的照片组图) 附录1: 蒲种区无理举报的例子 附录2: 乌鲁冷岳区P101被举报的选民清单 附录3: 乌鲁雪兰莪区P94被举报的选民清单 附录4: 丹绒加弄区P95被举报的选民清单 附录5: 蒲种区P103被举报的选民清单 附录6: 推翻被举报的表格 附录7: 李继香和王建民位于莎亚南的选委会办公室

Election Commission (EC) should not allow groundless and baseless objections to take place in Selangor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18th of April, 2017 Election Commission (EC) should not allow groundless and baseless objections to take place in Selangor Yesterday morning, myself and my colleague, ADUN for Kuala

Tagged with: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