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October 2016

Kenyataan Abdul Rahman Dahlan baru-baru ini menunjukkan mengapa kita tidak boleh mengharapkan BN untuk melaksanakan sistem pembiayaan politik yang adil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4 Oktober 2016 Kenyataan Abdul Rahman Dahlan baru-baru ini menunjukkan mengapa kita tidak boleh mengharapkan BN untuk melaksanakan sistem pembiayaan politik yang adil  Menteri di Jabatan Perdana Menteri, Abdul

Tagged with:

Semakan kehakiman difailkan bagi pihak 3 orang pengundi di Batang Kali / Kuala Kubu Baru yang mencabar pemindahan pemilih dan penggarisan semula garis sempadan oleh Suruhanjaya Pilihan Raya yang tidak sah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4 Oktober 2016 Semakan kehakiman difailkan bagi pihak 3 orang pengundi di Batang Kali / Kuala Kubu Baru yang mencabar pemindahan pemilih dan penggarisan semula garis sempadan oleh Suruhanjaya

Tagged with:

Judicial Review filed on behalf of 3 voters in Batang Kali / Kuala Kubu Baru challenging the illegal transfer of voters and redrawing of boundary lines by the Election Commission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24th of October 2016 Judicial Review filed on behalf of 3 voters in Batang Kali / Kuala Kubu Baru challenging the illegal transfer of voters and redrawing of

Tagged with:

Abdul Rahman Dahlan’s recent statements show why we cannot expect the BN to implement a fair political financing system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24th of October 2016 Abdul Rahman Dahlan’s recent statements show why we cannot expect the BN to implement a fair political financing system The Minister in the Prime

Tagged with:

2017年财政预算案:剥丝抽茧

(2016年10月22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2017年财政预算案:剥丝抽茧 对一般民众而言,财政预算案可能令人感到很混淆。有大量的工程计划和开销项目被公布,预算从数百万令吉到数十亿令吉不等。即使我们有些精通经济学的专业士都可能会被预算案演讲中所宣布各种计划的大数字(整份报告大约超过700页)而感到混淆。 为了了解这些计划对经济和政策层面的影响,我们通常有必要对此深入研究。我称此过程为“剥丝抽茧”。为了更容易消化这些内容,我已经将这些计划和开销进行分类。针对以下每个计划,我都会一一解释它们对目标群体将造成的影响。 第一类别:预算拨款变化不大的现有开销计划 有鉴于预算的整体规模(2017年的2,610亿令吉),因此毫不令人感到意外,随预算案演讲而附带的报告里共列出了数千项计划和开销。 虽然金额数目看来很大,但是这些似曾相识的计划大多数都已曾被列在过去的预算案内容。 举个例子,预算案演讲第225句提到了许多针对中小学贫困儿童的援助计划,如耗资11亿令吉的宿舍膳食援助计划的和耗资3亿令吉为小学生而设的一个大马补助食品计划(如以下图表一)。 教育部的预算估计开销显示上述都是预设的计划,而2017年所获得的预算拨款与2016年没有太大的分别。宿舍膳食援助计划的预算已经减少近1500万令吉,一个大马补助食品计划的预算则提高了近5000万令吉,提供给留宿学生的交通津贴也减少了360万令吉,而教科书预算也提高了2500万令吉。针对学前教育的粮食津贴和人均补助金也维持在2016年的水平。(请见图二) 图表一:降低儿童入学开销的政府项目 图表二:教育部的估计预算开销清单(2016年和2017年) 第二类别:面临预算大幅度削减的计划 首相还宣布为20所国立大学和4所医学院分别提供高达74亿令吉和14亿令吉的拨款。虽然这样的拨款似乎看起来是非常大的数目,但实际上的估计预算开销则告诉了我们一个非常不同的故事。 国立大学的运营开销从2016年的76亿令吉减少至2017年的62亿令吉,减幅高达14亿令吉。同时,3所医学院包括马大医院,国民大学医疗中心和理科大学医学院的预算从2016年的11.8亿令吉减少至2017年的10.2亿令吉,减幅约1.5亿令吉。 国立大学的开销拨款只不过是众多面临预算被大幅度削减的计划之一。只要进一步地彻底分析这次财政预算案的内容便能得知一二。这也再次反映了政府正面临着巨大的财政压力。 第三类别:不再被列入预算案中的拨款 虽然许多人都会注意到首相所宣布的计划,但或许我们也需要非常注意没有被公布和完全被撤掉的计划。 举个例子,在2016年预算中,曾有一笔高达5.93亿令吉被用来赔偿因被工程部延期涨价过路费的大道特许经营公司的“一次性”开销。但是,这笔开销项目却完全不被列入进2017年的财政预算案! 工程部的固定开销从2016年的6亿零300万令吉降至2017年的38万5000令吉。这表示,包括南北大道在内的收费大道,明年几乎肯定调涨过路费,而这就有违国阵的2013年大选竞选宣言。 再来,食用油津贴也从财政预算案中“消失不见”。食用油稳定方案(COSS)津贴原是在种植及原产业部下,但2017年预算案并没有这个项目。这与第二财长拿督佐哈利的承诺相左,而且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这项津贴计划将在2017年预算案继续实行。[1] 我也几乎肯定还有其他项目已被完全抽出预算案,而这些项目都将直接冲击选民的生活费。 第四类别:“可疑的”的新预算项目 之前有传闻卫生部的开销会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中被削减。因此,我还蛮惊讶地发现卫生部最终的预算从2016年的214亿令吉提高至2017年的234亿令吉,涨幅高达20亿令吉。 不过,我在检查卫生部的预算开销时发现,该部在2017年有一项称为“医院支援服务私营化”的特别计划,费用高达20亿零1000万令吉,惟据他了解,卫生部未曾作出相关宣布,而医院的支援服务目前多是外包。首相在预算案演词中也未提及这个新项目,为何一笔数字如此庞大的开销,可无声无息被纳入预算案中?我们还能在预算案中,找到多少个类似的项目? 第五类别:无法在2017年预算案中找到的开销项目 首相在预算案演词中公布多项涉及巨额开支的计划,都无法在预算案中找到;譬如建议中全长600公里丶从道北至吉隆坡丶预料耗资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并未列为一个开销项目。捷运1号线及轻快铁延长线计划的开销,将通过特别用途公司(SPV)来承担,这些公司将自行贷款。 这个融资模式的问题在於,它隐藏了政府真正的开销负担。许多基建计划,(公司)都无法支付资本支出及相关的利息支出,这表示政府最终必须介入,代这些特别用途公司来偿还贷款。因此,政府或会通过调涨消费税率,以拯救这些公司。 初步翻阅了2017年财政预算案後,我们已逐渐揭露许多问题,包括出现和没有出现在报告里的项目开销疑虑。我也相信在更多国会议员分析这份“鬼祟”的预算案后,会揭发更多事项。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freemalaysiatoday.com/category/nation/2016/10/20/johari-subsidy-for-cooking-oil-will-continue/

Top